四岳裔冑

可發文群組
  • Content Count

    172
  • Joined

  • Last visited

Posts posted by 四岳裔冑

  1. 我感覺我們學校的學生滿喜歡自己的制服

    不過我覺得那大概是有「特殊原因」

    在我看來我們學校制服料子差就算了...穿起來還活像個緬甸軍閥!= =""

    而且穿出校外也有諸多「不便」......

    呵呵 這就是制服的困擾之一嗎

    我們沒有制服

    所以我們在九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五會有制服日

    雖然穿便服真的很無拘無束

    但是我還是會懷念國中穿制服的日子

    針對你說的"特殊原因"

    我們學校的人會喜歡背紀念書包

    為的也許就是要彌補人家不知道我們學校的缺憾吧(笑)

  2. 是啊 奇妙了

    為什麼不是歐美的人來學中文呢

    或許是因為他們太高傲的緣故

    當今的社會充斥著大量歐美資訊

    世界各地的傳統文化都正在漸漸崩姐

    我不是反對西化的保守派

    但我反對西方世界的文化強行置入

    在他們的摧殘之下

    有多少國家在世界經濟體的邊陲地帶一蹶不振

    我同樣不是共產主義者

    但我可以了解當時激烈反對所謂走資派人士的想法

    資本主義對某些貧民來說的確是一種剝削

    因為它造就了一個弱肉強食的社會

    不夠強健 你就要出局

    另外一件奇怪的事情是

    端午節變成了粽子節 中秋節變成了烤肉節

    究竟從什麼時候開始

    傳統節日都喪失了其原有的意義

    華人族群在科技上是進步了

    但在精神層次呢

  3. 再學校待了一年的經驗

    管出缺席的麗芬姐其實是好人...只是表情有點僵硬XDD

    魯教看起來是壞人但其實面惡心善

    學務處其實可以很歡樂....(是我太high?)

    新教官有待觀察啦

    教務處我是不太熟(我是輔導室的常客XDDDDD)

    但是今年的組長們人都很好,超NICE的

    輔導室中午頗溫馨

    但也人聲鼎沸.....怕吵的就別來了...(唉...我的午睡....)

    噢噢 是啊 其實各處室的老師都有他們必須負起的責任

    在這種學生和上頭(Watch out the Soup!)的雙重壓力之下會きもち不好是很正常的事啊

    想想如果你的爹娘和老師同時對著你狂嚎要你提升成績 想必會相當不爽的

    事實上他們私底下都很好的

  4. 我覺得學校的行政有些不合邏輯的情形

    今天人數變多的情況下不加班次就算了 竟然還減班

    我本來撘校車(雙和線) 現在放學擠到我不想搭

    往往我們這些有第八節的再怎麼趕就是沒位子

    但是530一滿就會開走 不撘校車就得再往上走

    偏偏大家往上走之後又喜歡再往更上方的那一站前進

    因此真正能坐到車位的學生其實不多

    大家寧可花更多時間往山下走

    但是這是學生權益不是嗎 我相信我們學生是應該有這個權利去訴求現況改善的

    另外 學長姐們都高三了 仔細觀察的話相信可以發現他們真的非常需要位子

    我絕對沒有針對高一新生的意思

    只是往往有位子做的都是高一生 亟需休息的高三生反而得坐在台階或地上

    這好像有點供需不平衡吧

    可以思考一下

  5. 這麼說吧

    我的認為是:

    (單以奇幻小說論 我沒玩魔獸啊啊)

    半獸人之所以被植以各種負面形象

    恐怕是因為人類自認為相對於獸類的優越感

    以及對自己所擁有的文明的炫耀

    (對不起我是偏激份子)

    再加上英雄光砍史萊母或獸形生物是不能顯現其英勇

    理所當然要有人形、很多、很討人厭(不然會被讀者抗議)、很好打發的對手

    而多數時間

    半獸人就這麼被塞進那個位置了

    這麼說來還挺悲哀的==

    事實上這就是民主制度下產生的必然結果

    總是有些人必須受到壓制 社會才能安寧

    所以所謂的"人人皆有人權"這碼子事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這就是身為弱者的悲哀

  6. 我覺得跑班確實是一種浪費時間而效率不高的制度

    而且像小女子我很健忘 常常把東西搞不見

    因為放在學科型教室裡的大部分有利用價值的東西通常會被污走(如衛生紙和筆)

    (高一的慘痛經驗:曾經把一個內含全班英文成績的資料夾弄丟 實在慚愧啊)

    再者 跑班時常常製造出某些不必要的噪音

    無論是高國三甚至是高二在某些時候都是亟需安靜的

    這也是跑班的一種壞處

    (最近在某小部分新生之間好像在流行集體跑過走廊時發出很響亮的腳步聲......)

    只是我覺得把高三放在7樓好像只是一種隔離制度 治標不治本

    真的很吵的人還是有能力把聲音傳上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