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動態

這個動態牆會自動更新   

  1. 今天
  2. 我也是一喔OuO 不過是碩一www 而且再過不久就是碩二了QAQ
  3. 連我明年研究所也要畢業了QuQ
  4. 遊戲ID:夜之痕 【線路選擇】: 國際線路 【遊戲名稱】: 萌牛希望戀曲 【官方網址】: 點擊進入 【官方RC群】: 27344980(RC貢獻有獎勵) 【版本類型】: 台版希望戀曲 【游戲設置】: 仿官方 【經驗倍率】: 每個等級不同,請至萌牛設置介紹 【泡點設置】: 全地圖泡點,5分鐘2點 【釣魚特色】:不同於一般不定時更換 【新手保護】:新手保護不被惡意PK 【任務獎勵】:獎勵10倍到百倍 【RC貢獻獎勵】: 貢獻值有豐厚獎勵 【遊戲簡介】: 台版希望戀曲,全新戀曲全新的職業。 全新的道具,全新的配置,全新的環境。 仿官方但是經驗掉落等都是正服的爽級,讓您玩的爽。 遊戲順暢掛網,安心養寵,安心PK,順到爆炸,快來加入我們吧。 萌牛希望私服沒有AT團,沒有親友團,維持平衡,公平正義,所以別來詢問買頂裝。 http://www.mnseal.com/data/attachment/forum/201511/07/135523joitoivrap0b73hh.jpg[/img] http://www.mnseal.com/data/attachment/forum/201511/07/135524zvwoh4g0uv2gcua2.jpg[/img] http://www.mnseal.com/data/attachment/forum/201511/07/135524pqzq9vn0qqr0wf0i.jpg[/img] http://www.mnseal.com/data/attachment/forum/201511/07/135525q3jk3jm0bbcjjc3u.jpg[/img] http://www.mnseal.com/data/attachment/forum/201512/06/031218iu7qv5istu98dagv.jpg[/img] 特色一:台版戀曲版本 玩膩了一塵不變的希望嗎?來吧!全新的希望戀曲,帶你體驗不一樣的世界。 特色二:新職業 小丑希望時代已經過了,你還在玩小丑希望嗎? 拿起華麗的彈弓,槍手的喇叭槍與弓箭手的紅龍弓? 讓大家看看誰比較強?藝者與槍手難道就是王道嗎? 錯~錯~錯~~~ 饕客同步開發中近期更新會以全新面貌出現,與我們一起期待吧! 特色三:大型軍團副本 還在一個人打普通地圖的BOSS嗎?飛越讓你體驗打更強的BOSS,更多人一起挑戰。 還有更多的小型獨立副本,讓你體驗不一樣的感受,更讓你回味真正的希望戀曲。 特色四:大聲公 大膽宣示你的愛情宣言...不怕別人不知道,就怕你不趕說出口^0^全地圖大聲公實現。 特色五:網頁商城 全新網頁商城,應有盡有,希幣也能買,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讓你一次在網頁上買的夠買得盡興。 特色六:釣魚驚喜 水裡有驚喜,釣魚除了寵物外,也會不定時換上其他驚喜,例如裝備或絕版玩具等等,就怕你不釣,哈哈。 看完上面的介紹跟圖片,我相信您都明白了!還在等什麼?現在趕緊加入萌牛希望戀曲私服的行列,別錯過唷!
  5. 哈囉 我在國一 國二時 在班上大概都前三名 被老師 同學稱作 學霸 有老師和我說過 不是所以同學都愛讀書 畢竟是公立學校 我卻把讀書的氛圍帶進班上 當然還有種種原因 在班上人緣不好 國三時 順利考上那邊有名的私立學校 入學標準算蠻高 有些人說 我絕對考不上 不過還是考上了 但是那裡的同學個個聰明 我變成倒數的 終究脫離不理 一直的困境 9月要開始上高中了 有點害怕
  6. 16.      一點睡意也沒有,我盯著天花板上的循環扇轉動著。隔著一層簾子,傅建宇就坐在旁邊的椅子上陪我休息,過程中他有稍微起身拉開簾子查看,但只要他一起身我便會趕緊閉上眼睛裝睡。      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再加上在包紮的過程中傅建宇看見那傷口時,露出了相當驚訝的表情,可我知道他驚訝的不是受傷的程度,而是我竟然一點都不覺得疼。      手裡還握著何瑋妮給的巧克力,我伸手將包裝給拆開來然後對折,從簾子間的縫隙中遞出去,說:「給你。」      「妳沒睡著嗎?」傅建宇問著。      「剛醒。」我撒了個小謊。      接著他接過巧克力,問我能不能將簾子給拉開來,我先是思考了一會後,緩慢的坐起身子說:「嗯。」      傅建宇將簾子給拉開的同時,椅子也跟著拉到床的旁邊,他先是一臉擔心的坐在椅子上看著我,最後伸手觸碰被紗布包著的手說:「這傷……怎麼來的?」      「跑步的時候跌倒。」我簡單地回答,接著要他回教室,因為我們已經待在這裡兩堂課了。      「我有責任把妳帶回去,或者請妳家人送妳回家。」傅建宇將巧克力放進嘴裡說著:「記得我開學的時候跟妳說過吧?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找我。」      「嗯。」我點點頭:「但不包括我自己不小心受傷跌倒。」      接著他笑了,然後問我覺得怎麼樣需不需要喝水。      「傅建宇。」我喊了他的名字說:「為什麼你要這麼熱心?」      「什麼意思?」他帶點疑惑的問我。   「明明可以讓何瑋妮陪我來,畢竟她是上一任的保健股長,根本不需要你這班長出馬。」我緩慢地說著:「你不覺得這樣太過雞婆嗎?」      「妳要覺得雞婆我也沒關係,畢竟我只是做我覺得正確、該做的事。」傅建宇一派輕鬆的說:「而且幫助別人,對我而言並沒有損失,班長這個頭銜頂多只是幫助推甄。」      「原來是為了自己的將來。」我也跟著笑了,然後開口跟他道謝。      「如果妳覺得感謝的話,就回答我一個問題吧。」傅建宇突然一臉正經的看著我說:「用道謝換一個答案,不算吃虧吧?」      「你想問什麼?」我調整姿勢,認真的看著他,雖然心裡早以預設好,他會問的問題絕對是我為什麼老是避開他,但只要找個合理的理由帶過就可以了。      「妳為什麼跟林真希她們吵架了?」傅建宇皺著眉問著。      一臉錯愕的看著他,沒想到他的問題竟然不是跟自己有關,反而問起朋友的事,我尷尬地說:「沒有吵架,就只是不適合當朋友而已。」      「一直以來她們都很擔心妳,在運動會之後。」傅建宇拿起放在後頭的水杯,先喝了口水後繼續說:「可是妳卻總是冷淡的回應,我很想知道原因,畢竟……剛開學的時候一切都好好的。」      「你的問題多過於道歉。」我無奈的笑著:「我知道你很關心身邊的人,但有些事情是勉強不來的,而你也不用知道。」      「好吧。」傅建宇嘆了口氣,然後坐在椅子上沈思,直到保健室的老師走過來關切,才化解這尷尬的氣氛,然後一起離開保健室。      一路上傅建宇若有似無的用手攙扶著我,經過操場看到一群人在練習愛國歌曲比賽時,開口說了很羨慕他們的向心力。      「我們班也很團結。」我看著那些人說。      「是啊,但如果可以解決那些,隱藏在背後的問題的話,會更好。」傅建宇語帶保留地說。      低下頭沒有回應,因為我感覺到傅建宇似乎觀察出了些什麼事情,但想起李哲偉的叮嚀,所以我保持沈默沒有打算坦白。      就這樣放學的鐘聲響起了,許多同學紛紛衝出教室,來到川堂前排路隊準備下課,因為實在太多人了,於是傅建宇要我好好跟在後頭以免被人群撞到。看著眼前這龐大的身軀,我知道在這男孩的背後,我會非常的安全,就像上次地震時他將我擁入懷裡一樣,不讓我遭受半點傷害。      回到教室時其實班上同學已經走得差不多了,蘇聿閔站在走廊上朝傅建宇揮了揮手。      「腳踏車女孩,妳還好嗎?」蘇聿閔探了探頭,看著我說。      「我沒事。」我笑著:「謝謝你,蘇聿閔。」      「林真希他們呢?」傅建宇看著教室問著。      「不知道,應該是去幫我們搶座位了,不是說好今天要一起吃飯嗎?」蘇聿閔一邊說著,一邊將傅建宇的書包遞給他。      接著兩個人先是上下打量我,接著異口同聲的問:「妳怎麼回家?」      「騎車。」我簡單地回答:「快去跟她們會合吧,我沒事!」      「真的?」蘇聿閔挑起眉問著。      「我又不是不能動,只是手受傷而已。」我伸出被紗布包著的手,然後靈活的伸展著。      「妳確定自己一個人可以?」傅建宇再次確認。      「沒問題。」我語氣堅定地說。      不想勉強我,最後他們也只好點頭跟我說再見。      教室裡沒有人,而我的座位被整理的很整齊,應該是何瑋妮幫我收好的,我先是坐在位子上發呆了好一會,然後發現抽屜裡放有一本紫色的筆記本,伸手將筆記本拿出來查看,右下角寫著裴子瑜的名字。      大概翻了一下內容,發現是剛才上課的筆記,她抄了一份給我,這讓我有點不知所措,因為我明明已經說了不要再有交集,所以沒有多想,我將筆記本放回她的抽屜裡然後準備回家。       來到車棚這,我先是打開書包拿出鑰匙將車鎖給解開,但在解開鎖的同時突然感到奇怪,於是再次打開書包查看,發現原本放在裡頭的藥袋竟然不見了。      慌張的翻開夾層查看,但沒有找到,有可能遺忘在教室了,怕被人發現,於是我再次將車子給上鎖,然後往教室走去,只是才剛上樓沒多久,便遇到了何瑋妮。      「嗨,何瑋妮,妳怎麼還……」正想問她怎麼還沒回家時,她一邊走下樓一邊將手伸進書包裡,我聽見了塑膠袋碰撞的聲音,接著她拿出了一個綠白色的藥袋,得意地笑著。      「妳……」我驚訝的看著她。      「妳在找這個嗎?楊、語、珊——」何瑋妮搖著手中的袋子說。      「啪擦」的一聲,我感覺到自己的理智線被剪斷了。         人生難過的事情之一:被信任的人背叛。
  7. 15.   隨著春天的到來,許多嫩葉還有花草紛紛綻放出美麗的模樣,天氣比較好的時候,我會再次把腳踏車當成通勤工具,雖然媽都有定期幫我送修檢查,但好一陣子沒騎了還是有些不習慣。      將車子停好準備上鎖時,我聽到不遠處傳來腳踏車煞車的聲音。      「早啊,楊又寧。」傅建宇牽著自己的腳踏車走了過來。      我轉過頭驚訝地看著他,問:「你怎麼……」   「這是生日禮物。」傅建宇聳著肩說:「最近天氣漸漸變好了,騎車上課滿舒服的。」      「呃……原來是生日禮物啊?生日快樂。」我將車鎖給扣上後,拿著書包快步的往教室走去。      「欸,等我一下啦!」傅建宇一邊喊著,一邊將腳踏車給停好,但我沒有理會他,反而加快腳步前行。      離傅建宇遠一點,否則我會揭開妳的真面目。   耳邊不停地傳來這句話,於是我握緊了書包的背帶,小跑步的上樓,但即使跑得再快,最後還是被傅建宇給抓住。      「為什麼妳最近常常避開我?」傅建宇一臉疑惑的問。      「沒、沒有啊,因為我想趕快進教室,有功課還沒寫完。」我解釋著。      「妳說謊。」傅建宇一臉肯定的說。      我尷尬地看著他沒有說話,他先是露出疑惑的表情,接著是無奈,最後才開口問:「我是不是做了什麼讓妳不開心的事?」      「沒有,你沒有做錯事。」我搖著頭說:「真的,沒事,我只是想趕快進教室寫作業而已。」      最後傅建宇嘆了口氣,越過我走在前頭,背影看起來相當的失落。我明白自己的行為讓他感到難過,可是比起別人的心情,我更擔心自己的秘密被人揭開。      「對不起。」看著他逐漸消失的背影,我說。      接下來的日子除了準備愛國歌曲比賽外,大多數時間我都集中精神在課堂上還有股長的工作,唯有這樣我才不會去在意身邊的人,很慶幸自己的鄰居是蘇聿閔,不然圍繞在他們之中,那股尷尬的氣氛絕對會讓我受不了。      偶爾騎車上課的日子還是會碰到傅建宇,他依然會熱情地跟我打招呼,但最後只會得到我冷淡的回應。      沒多久後我收到了第三封威脅信,這次不只有照片,還附了一個隨身硬碟,我看著櫃子發呆好久,最後趁著午休時間假裝是要做作業,請老師開證明後跑到圖書館借電腦,將這份隨身硬碟裡的內容給打開。      裡面除了有幾張我國中和高一時的照片外,還有三四個影片檔,我戴起耳機,深吸幾口氣後才將檔案給打開來。      影片的內容是一群女生拿著掃把,將廁所的門給堵住,然後拿起水管將水給灑進被鎖住的那間廁所裡,她們玩得很開心,甚至還講了難聽的字眼。      「臭婊子,冬天用冷水洗澡感覺怎麼樣?不錯吧?」其中一個女生喊著。      我快速的將耳機給拔掉,因為不用聽就知道接下來的對話內容。安靜地看著電腦螢幕沒有說話,然後將下一個影檔打開,同樣是一群人捉弄一個女生的側拍,最後我喘著氣將隨身碟給拔出來,然後緊握著。      「林真希……」我低下頭難過地說著,明明我已經遠離了傅建宇,也跟她說清楚講明白了,為什麼還要特地去找這些我以前被欺負的影片?甚至拿給我看?目的到底是什麼?      帶著慌張的心情,我一邊走著一邊將手上的隨身碟給拆解開來,最後用盡全力想將最重要的硬體給折斷,過程中不僅僅割傷了自己的手,甚至還流血,但我一點也不怕痛,只一心想把那片硬體給折斷,可因為是電路板,除非有工具不然根本摧毀不了,於是我氣憤地將它丟在地上踩踏,然後丟進廁所的排水孔裡。      有人知道我過去的事情,而且可能已經跟那些人接觸過了,我感到相當的不安,回到教室時我從書包裡拿出備用藥,趁著沒人注意時將藥給吞下,然後趴了下來。      正當我想好好休息時,何瑋妮走過來拍了我的肩膀說:「又寧,妳看起來好像不太舒服,怎麼了?」      我搖搖頭沒有回應。      「不舒服的話要跟我說喔,不要勉強。」何瑋妮從桌子下方遞給了我一塊巧克力,說是吃了心情會比較好一點。      「謝謝。」我小聲的回應,並接過那巧克力,只是手一攤開來,便讓何瑋妮嚇了一跳。      「又寧妳……妳的手……」何瑋妮將我的手給拉過去,仔細地查看:「不行,妳快點跟我去保健室!」      「不小心跌倒而已,沒事。」我淡淡的說著,然後將手給抽回來。      「妳明明就傷得很重,怎麼會沒事?快點跟我去保健室!」何瑋妮不放棄的將我從座位上拉起來,那一瞬間我感到一陣暈眩。      突然間有人伸手接住我的身體,開口問:「怎麼回事?」      「又寧受傷了,可是她不肯去保健室。」何瑋妮語氣擔心的說:「蘇聿閔你快點勸她啦!再這樣下去傷口可能會發炎。」      接著蘇聿閔將我的手給舉起來查看,雖然我瞇著眼睛,但仍可以清楚看見他的表情,他皺著眉有點慌張,接著開口喊著:「阿宇!」      「不、不要……不要叫他……」我喊著,但沒多久傅建宇便跑過來。      「這傢伙受傷了,你是班長,帶她去保健室。」蘇聿閔一邊說著一邊要傅建宇接住我的身體。      「我也一起去吧!」何瑋妮拉著傅建宇的手說。      「妳留在教室裡跟老師說明情況,畢竟妳是第一個發現的人。」傅建宇對著何瑋妮說:「她可能感冒了,最近班上很多人感冒,需要第二個人注意。」      沒有力氣推開傅建宇,只能不停的在他耳邊要求他放我下來,可他不知道是假裝沒聽見還是故意的,就這樣在全班的注視下將我背起來,然後往保健室走去。      「傅建宇……」我喊著。   「這種時候就別想著推開我了吧?妳若有什麽萬一,我會愧疚。」傅建宇懇求著。      「嗯……」閉上眼睛將交錯的手抓得更緊,雖然知道這麼做一定會再收到第四封威脅信,可現在的我只想好好的去感受,傅建宇帶給我的溫暖和溫柔。     如果沒有了痛苦的記憶,是否就能當個正常開朗的人?
  8. 14.   寒假期間,除了過年的時候回台北拜訪一切親戚外,其他時間幾乎都待在家裡,雖然沒有出很多作業,但窩在房間裡看著課本拼命讀書的時間變多了,因為唯有這樣,我才能不去想放假之前所發生的事情。   最近一次的回診中跟醫生提起了這些事,經過一小時的對談,他沒有給我任何建議或看法,只是告訴我千萬不要傷害自己就好,畢竟如果是在以前,我可能早就已經站在頂樓準備尋死,或是拿起刀子亂割自己的手。   替自己倒了杯牛奶後回房間準備睡覺,在經過書櫃前我看著龍貓娃娃發呆了好一會,忍不住的就拿起來在手上把玩。   從那天之後,雖然只剩下幾天短短的輔導課,但我不再和林真希那群人對談,也對傅建宇保持距離。   「傅建宇喜歡妳!」忽然間,我想起那天在天台,林真希所說的話,不自覺地感到臉紅。      看著龍貓,不曉得為什麼心裡感到很溫暖,可想到自己對傅建宇也得保持距離後,便將這份悸動給收進心裡。   林真希的話仍不斷在耳邊盤旋,因為她和何瑋妮說的事情其實是類似的,只是兇手換人而已,對她的信任可以說是從一半直接將為零,但對何瑋妮也開始產生了懷疑,所以有些時候若非必要,我也會和她保持距離。不曉得為什麼這麼做,但直覺告訴我現在先暫時這樣會比較好。   「做作!」夢裡有人這麼說。   「假仙,真的非常適合當第三者的料。」   「裝清高?」   「聲音嗲死了,不要裝了好嗎?想勾引誰啊?」   「以為自己是萬人迷嗎?妳連配角都不如。」   我在回憶裡看見了自己奔跑的畫面,那印象很深刻,然後壘球棒就這麼落在我的背上……      「死賤人,搶人家男朋友就算了,還這麼雙面!」有人說了話,而我卻看不見他的面孔,只知道這聲音引來更多支壘球棒。      「我才沒有!」我聽見自己這麼大聲的喊著,然後睜開眼睛。      那是一場充滿回憶的夢境,所以印象很深刻,醒來之後我的頭像是被人拿刀剖開一樣的疼痛,很努力的深吸了幾口氣,然後望著窗外,跟夢境很相似,我被關在房間裡,明明有雨聲卻安靜得可怕,那是個夢中夢,只是現在是白天,我該起床的時間。   看著窗外許久,我走到浴室裡洗去一身狼狽,然後穿上冬季制服迎接第二學期的來臨。從書櫃的夾縫中拿出那張高一時的照片,看了一會兒後,便到客廳拿起打火機將照片給燒毀。      「我是……楊又寧。」再一次的,我說。      依舊是讓媽接送上下課,來到學校的之後,老師一如往常的先是進行幹部選舉,順便也宣布高二下將會有愛國歌曲比賽。      「這一次時間比較緊迫,所以各位同學要有心理準備,希望大家都能盡量配合練習的時間。」老師一邊在台上說著比賽時間,一邊規劃訓練的日子。      傅建宇依舊在大家的支持下連任班長,但何瑋妮因為想讓其他人有機會擔任保健股長的角色,於是婉拒了推薦。大多數人都不願意扛起責任,只想好好的安穩過生活,就跟我一樣,所以都反覆的推薦同樣的人。      當我以為自己可以像上學期一樣,不用擔任幹部或者扛起責任時,卻有人提名我當保健股長,那個人是何瑋妮。      「在之前的運動會,我認為楊又寧同學她表現出了自己細心的一面,不但學習的速度快,照顧傷患一點也不馬乎,這是個需要極度細心及耐心的工作,我想她一定會是最適合的人選。」何瑋妮舉起手向老師說明推薦的原因。      聽完何瑋妮的話後,老師滿意的點著頭然後詢問我意見。      「我……我覺得我不適合……」我委婉的拒絕。      「真的不願意試試看嗎?這對妳未來推甄可能會有所幫助喔。」老師再次問我。      「呃……」我愣著,全班同學就這樣看著我猶豫不決,而在老師還有何瑋妮的說服下,最後僵持了好一陣子,我才默默地接下保健股長的工作。      保健股長要做的事情,不外乎就是每學期紀錄大家開學時的身體狀況,像是身高體重還有視力檢查。擔任股長後生活確實充實了許多,那些坐在教室發呆的日子變少了,大多時間都會往外跑,或者催促同學繳交回條。      當然傅建宇也和以往一樣,會幫班上任何一位幹部做事,我也不例外,只是想起那封要我離他遠一點的威脅信時,我就會先開口婉拒他的好意。      「我想試著靠自己的力量,完成這些工作。」我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      「好吧,那妳加油。」語畢,他繼續忙起自己的事情。      沒多久隨著愛國歌曲比賽的到來,大家紛紛空出午休時間還有假日來練習,班導找了三年級的學長姐來幫忙,因為他們在去年拿下了冠軍,所以就幫我們挑選適合的歌還有一些動作,讓整個團隊合作進行得更加順利。      只是這種群體的活動難免會起爭執,像是有人遲到或是不認真配合,就會開始起口角,這時候擔任班長角色的傅建宇,就得跳出來緩和氣氛,讓大家再次團結一心專心於練習。      「楊又寧,那邊有人受傷了妳趕快過去看看!」突然間有人喊了我的名字。      「怎麼了?」我站起身子查看。      「裴子瑜剛才從樓梯上摔了下來,原本何瑋妮想幫忙,可是被林真希阻止了,妳還是快點去看吧!」好心的同學指著不遠處,那裡聚集了一些人。      沒有多想,我先去了趟保健室跟老師借醫藥箱,接著往裴子瑜他們的所在位子跑去。      「借我過一下。」我對著圍觀的人說,接著來到她們面前。四個人先是對視了一下,裴子瑜似乎因為太過疼痛所以眼匡泛淚,而林真希看見我時則一臉淡定。   「我剛才稍微看了一下,應該只有擦傷而已。」何瑋妮站在一旁說著。   我蹲了下來,看著受傷的地方,接著問她腳踝會不會疼。   「還好只是擦傷,但消毒上藥的時候還是會痛,妳可能要忍一忍。」我看著裴子瑜說。      「麻煩妳了,又寧。」裴子瑜咬著牙回答。   過程中裴子瑜不停的掙扎,甚至差點伸腳踢我,還喊著不用消毒上藥也沒關係,但還好有林真希安撫著,而何瑋妮也在一旁幫忙,最後花了一些時間才將傷口處理好。      「妳還是去保健室休息一下比較好。」一邊收拾工具我一邊對裴子瑜說。      「對不起,也謝謝妳,又寧。」裴子瑜帶著抱歉的語氣說。   接著林真希攙扶著裴子瑜往保健室的方向走去,後頭還跟了蘇聿閔,可不曉得怎麼的心裡還是有些擔心,於是收拾好工具後,我轉過頭對何瑋妮說:「我過去看一下,等等就回來。」   「快去吧,我也很擔心她。」何瑋妮露出淺淺的笑容。   快步地跟上他們,然後看著保健室的老師檢查裴子瑜的傷口,直到確認沒事之後才離開,但在回去隊伍的過程中,我反覆了思考了剛才的行為,好一會兒才領悟到些什麼。      就算是討厭的人受傷或是出事了,也必須擔起自己的職責,去關心那個人,這就是當股長必須有的,中立行為。   
  9. 13. 林真希他們聚在走廊上說話,包括李哲偉,看見我走過來他們幾個人紛紛揮手和我打招呼,但發現我的不對勁,高舉的手就這樣緩慢的收了回來。 「林真希,我有事找妳。」我看著林真希說,接著往頂樓的天台走去。 鐵門沒有鎖,學長們依然蹲在角落抽煙,不想引起注意,於是我往更遠的地方走去,然後帶著怒氣等著林真希上來。 「怎麼了嗎?又寧?」林真希朝我走了過來問:「妳臉色看起來不是很好。」 不想跟她耗太多時間,於是我直接開門見山的說:「到底為什麽一直要我離何瑋妮遠一點?為什麽對她不友善?」 林真希先是睜大眼睛驚訝的看著我,然後說:「因為她會傷害妳,所以才要妳離她遠一點。」 「傷害我?她有什麽理由傷害我?」我挑起眉問著:「因為我跟你們一開始就感情不錯,她嫉妒,所以會傷害我?還是說只是妳單純看她不順眼而已?」 林真希搖頭說:「不是,不是這樣的!我之所以要妳離她遠一點,是因為她是個心機很重的人,不要看她表面上是個好好人,私底下可是做了一堆可怕的事情!」 「證據呢?」我反問她:「妳所謂的可怕的事情的證據。」 「我……」林真希愣著,接著皺起眉頭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 「沒有證據,卻要我去遠離這樣的一個好人,妳不覺得這樣做太過分了嗎?」我激動的說:「何瑋妮她明明就很善良,跟她相處一學期下來,我沒有感覺到她有任何惡意的行為。」 「那是因為她隱藏得很好!」林真希大聲的喊著:「這就是她可怕的地方!」 「那妳呢?難道我就要因為暑假時遇見你們,靠著那份好感當朋友,然後完完全全的信任你們嗎?」越來越不明白林真希這個人,於是我繼續說:「她跟我都收到了威脅的紙條。」 「什麼紙條?」林真希看著我驚訝地問。 「什麽紙條?妳這樣問也太好笑了吧?」我大笑著:「妳要何瑋妮離我遠一點,要我離傅建宇遠一點怎麼?有印象了嗎?」 林真希一臉疑惑的看著我,好一會後她像是想到什麽似的開口說:「對,紙條,一年級的時候也有過!何瑋妮就是寫了紙條威脅別人!」 「林真希,妳可不可以誠實一點?」我依然大喊著:「會有人寫紙條威脅別人,然後自己也同樣收到威脅信的嗎?」 「哪不可能?這就是她可怕的地方啊,我剛不是說了,她很擅長掩飾!」林真希解釋:「高一的時候有個女生,她因為喜歡傅建宇,所以收到了威脅信,最後精神崩潰就這樣休學了!」 「妳到底要假到什麼時候?」我看著林真希,感到很失望說:「我本來不想懷疑妳或者裴子瑜,可是這一切的一切都再次證明,兇手是你們這些人。」 「我說了不是我們,楊又寧。」林真希也開始激動了起來:「何瑋妮她就是寫信威脅妳的人,她之所以靠近妳,就是因為妳跟傅建宇關係好!」 「所以呢?所以她想藉由我,得到傅建宇的信任,然後告白嗎?」我說:「我跟傅建宇又不是多好的朋友,就只是功課上互相幫忙的好同學。」   「傅建宇喜歡妳,大家都看得出來。」林真希閉著眼睛語氣冷淡的說。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消息感到錯愕,我看著林真希不知道要怎麼回應,但心中那份怒火並沒有因此而消滅,於是我繼續說:「這樣妳不就更有理由要我遠離傅建宇嗎?」   「妳真的誤會我了,又寧。」林真希拉著我的手說:「妳應該是看得最清楚的那個人啊!為什麽會被何瑋妮這種人給騙?拜託妳睜大眼睛,好好的看清楚所有的一切好嗎?」   「說謊的人是妳吧!」我揮開她的手說:「妳真的……好可怕,可怕到連我轉學前的照片都拿得到手。」   「什麽照片?我聽不懂。」林真希依舊是一臉茫然的看著。   「我轉到這所學校前所拍的照片,妳不是跟著紙條一起放進我的置物櫃裡了嗎?」   「我真的不知道妳在說什麼。」   「算了,隨便妳,妳要假就繼續假下去吧。」我深深嘆了口氣:「從今天以後,請妳不要再跟我有交集了!也不要再威脅何瑋妮了!」   語畢,我看著林真希那錯愕的表情後,往樓梯的方向走去,一路上除了失望之外,更多的是難過。明明我是那麼的想跟大家保持友好的關係,明明我是那麼努力的控制好自己的病情,慢慢的從黑暗裡走出來,可當威脅信夾帶著那張照片出現,我的情緒已經瀕臨崩潰邊緣。   下樓之後,裴子瑜和其他人站在教室門口看著我,他們每個人都帶著擔心的表情,除了傅建宇以外。本來裴子瑜想過來問我發生什麽事情,但才開口我便伸手揮開她的手,然後走到位子上坐好。   沒多久,何瑋妮也一臉擔心地走過來關心我,問我怎麼回事。   「以後,不會再有人說妳的不是了,也不會再收到威脅信了,放心吧!」我勉強露出笑容,接著開口要求何瑋妮讓我靜一靜。   上課鐘聲響起,大家紛紛進了教室,林真希沒有進來,但我一點也不在意,反而是傅建宇經過我面前時讓我有點畏懼,雖然知道寫紙條的人是林真希,但如果我跟他繼續保持這種曖昧不明的好同學關係,迎接我的就不可是照片而已。   「從一開始就該保持距離的。」伴隨著難過,我低下頭在心裡說著。       人生有很許多令人難過痛苦的事情,而有了感情卻不能靠近對方,大概就是愛情裡最無奈的。
  10. 沒關係趁年輕快講自己年輕XDD 我都不能說自己年輕QAQ 不過我的心還很年輕owo 然後思想很成熟owo
  11. Yesterday
  12. 以前讀書是為了考試要得分 現在讀書是找自己有興趣的讀,想知道的讀!
  13. 就是修到140-150間 差不多
  14. 1060628 是夢想亦或是妄想 面對現實亦面對真實
  15.   06 . 27   回到原本的工作體系,適應了好一陣子之後才知道,原來自己其實還是熱愛著書店這份工作。   偶然地遇到了前一間店的前輩,他一臉訝異的看著我,問我實習完了怎麼不回原本的店上班,而我一臉尷尬的不知道怎麼回答。想起那後半段,一直被人用質疑的眼光對待的日子,讓我很不好過,只是比起一年前,現在的我確實勇敢多了,還能在休息時間笑著和前輩聊天,然後拜託他別把我在這工作的事情傳回去。      雖然,我不是那麼的相信這些人,畢竟當初我是那麼的狼狽地離開。      這些日子忙於工作,很充足,學校這邊的訊息也是每日更新著,在過去的團隊中,曾任導演的她問我們下學期在組一個團隊怎麼樣,本以為自己早已經被遺忘了,但被標記點名,讓我感到詫異。      這學期因為情緒還有工作,以及那新作品,我幾乎沒有到學校過,除非被老師召喚,我很開心自己還是有能勝任的工作,即使我是這麼少出現的人,可以說是隱藏版人物。      夏天來了,我知道有些記憶會隨著漸漸炎熱的天氣變得鮮明,然後又陷入那情緒漩渦裡,可是,我得往前走才行,因為沒有辦法回頭也無法回頭。
  16. 現在楚哥已經退休了。
  17. 才要高二而已啦QQ我還年輕!! (真想再回到小高一的時候orz
  18. 想問一下我是106年的畢業生(會考21.6/36分),目前想把大安高工資訊科填入第二志願(不一定會上XD) 但是我想了解這課程是怎麼樣進行的(是實作較多還是讀書較多?) 以及和高中第二類組的資訊選修相比有什麼差別? 然後進高工數學理化之類的也要很好對不對(會比高中簡單嗎) 以上是我的問題,希望有相關經驗的長輩的以幫忙。
  19. 0625 謝謝你讓我在感傷的時候笑了>< 雖然我們之間曾發生過很多事 能認識你真的是很美好的一件事
  20. 好快OAO 我大學還沒有要畢業耶 不過我覺得也快了QAQ
  21. 很快你就會是老人了XDD 跟我一樣XDD 嗚嗚我也不是小高一了QAQ
  22. 之前的
  23. 故事大綱:      十七歲的他們有著不同的個性並且互補,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善良與熱心。         那年的我帶著其實還尚未康復的身體,來到這裡並且與他們相遇,本來以為重新來過一切就會有所不同,但上帝似乎給了我更大的考驗。      在猜疑與信任之間,我陷入前所未有的困難,並且再次受到打擊,只是……在這之中有個像太陽一般的人,幫助了我。         儘管這條名為青春的道路走得相當坎坷,而我們對於那充滿未知數的未來感到徬徨,但……      夜深了,太陽依然在。
  24. 06 . 04 原來我已經畢業這麼久。 原來下雨天真的會讓人惆悵。 原來傷口不管怎麼隱藏仍會痛。 原來我還有好多日子得活下去啊。
  25. 我因為學分不能抵,然後又渾渾噩噩被當掉很多堂課,現在大概修到170幾學分才能畢業,想問看看大家的經驗是怎麼樣?
  26. 終於在三個多月達到兩千了!!! 然而還是有許多四校的學長學姐殊不知已經換版主這一件事T_T 雖然閒聊區沒有一個特定的主題(? 但還是請大家發文不要少於五個字哦>_0
  27. 要開學了 該好好準備假期考和模擬考囉xd 由於現在的閒聊版留言過多 我想說就開一個新的吧!!! 就等我請人把它置頂吧:E
  28. 說真的不要再攻擊楚哥了! :@ 楚哥是一個非常令我敬佩的老師, 想想一個幾乎被學生仇視的老師還會和同學感情好是很不容易的! 這次我的成發幾乎是靠楚哥幫忙的, 而他也擔任我許多事情的指導老師。 他是一個非常想和學生相處的老師, 他常常一個人在圖書館看書, 我曾經看到他在看「如何與學生相處」, 這樣的老師難道不夠好嗎? 每次楚哥來我們班上課,他只要問我們班教到哪裡就可以繼續教下去, 完全不需要課本來上課!這樣的老師不夠格來當我們的老師嗎? 有些老師完全照課本上課,沒有補充任何東西, 如果楚哥這樣叫做「王牌」,那其他的呢? 有次我們班一些同學把楚哥留到5:30, 但他沒有說什麼,還繼續讓我們問, 這樣的老師不好嗎? 總而言之:不要因為其他人的評語就討厭楚哥, 這樣對他根本不公平, 我剛進女中就是因為別人的評語而對楚哥有些微詞, 但這些是我們自己的觀點, 不要再說出來去影響學妹了! 要批評楚哥請先有教學經驗和有跟楚哥 一樣的學問 !!!
  1. 讀取更多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