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之晴

《Present》

Recommended Posts

23.

  

  回家後,我利用睡前的時間上網查詢更多關於校園美女的文章,還有現在電視節目最喜歡做的單元資料,為的就是希望能提供給路以心,讓她能夠在老師們面前舉出更多的例子,去說服大家。

 

  經過一個晚上,外拍事件逐漸擴大,不論是上學途中還是在教室都能聽到同學在討論,連簡若渝也受不了言論的壓力,跑到走廊上找顧向陽避難。那天很難得的,路以心遲到了,進到教室時大家都抬起頭看她,大猩猩和以往一樣念了幾句就讓她回位子上,看樣子她對於今天的懲處會也有點不安。

 

  最後的科目考完後,路以心被大猩猩帶去會議室,其他人則留在教室裡將所有桌椅搬到走廊上,開始全校大掃除。吳律那些傢伙仍不停地討論著路以心的事情,還開始炫耀自己手上有隱藏版照片,要不是顧向陽阻擋,我早就走過去揍他一拳了。

  

  「我不放心。」我一邊幫忙搬桌椅一邊說:「我很怕學校讓她輔導轉學。」

 

  「我昨天有問我媽……她說校方對於這件事情很反感。」顧向陽也跟著擔心了起來,讓我更加的不安,於是兩個人在整理完桌椅後,就拉著簡若渝偷跑到會議室偷聽。

 

  會議室沒有對外的窗戶,所以我們只能蹲在走廊上查看狀況。窗簾都被拉了起來,隔音也很好,完全聽不見裡頭在說些什麼,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不祥的預感也越來越深,簡若渝已經耐不住性子起身準備開門走進去。

 

  「等等。」顧向陽伸手阻止:「她說過不希望我們插手,所以就安靜地等吧,我相信她可以處理得很好。」

 

  「可是也進去太久了吧……」我煩躁的說。

  

  「畢竟要等當事人敘述完事情才能真的定案,我想應該快……」顧向陽的話才說完一半,門突然被打開來,撞到了簡若渝的頭。

 

  「老師!」我喊著。

  

  大猩猩先皺起眉看了我們一眼,接著開口罵:「你們這些人不好好打掃,跑來這裡幹嘛?」

 

  「老師,對不起,我們只是擔心同學……」顧向陽冷靜地回應。

 

  接著路以心也走了出來,她一臉疲倦的看著我們,不發一語的往教室的方向走去,不好的預感再次席捲而來,於是我跟了上去。

  

  「路以心!」我喊著,但她沒有停下腳步,而是繼續走著,但她的目的地似乎不是教室,而是天台。

   

  幾個在打掃樓梯間的同學竊竊私語地看著我們,但路以心沒有理會,只是繼續往上走,接著推開通往天台的鐵門。外頭正下著雨,所以她安靜地站在屋簷下,低頭看著那些水灘發呆。

 

  「結果不理想嗎?」將鐵門關上後我問著。

 

  路以心先是沉默了一會兒,接著點頭。

 

  「輔導轉學嗎?」我跟著她靠著牆壁,一起看著外頭的雨。

  

  「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好嗎?」路以心用著懇求的語氣說。

  

  雖然不放心留她的一人在這,但知道現在說什麼她也聽不進去,只好點頭答應,並脫下外套披到她身上,見她沒有反抗,於是我轉身離開天臺。

 

  事情並非像我們所想的那樣,會往好的地方發展。我握緊拳頭皺起眉懊惱著,一邊思考該怎麼樣才能幫忙路以心,雖然答應絕不插手這件事情,但看到她那難過的眼神,想必開會的結果不是很好。

  

  沒多久我在往教室方向的走廊上碰到了著急的顧向陽,他先是問我路以心的去向,接著無奈的說:「老師說……會輔導轉學。」

  

  「我認為有必要去一趟學務處。」我看著顧向陽問:「你有想法嗎?」

  

  顧向陽點頭回應:「嗯,一起去說服主任吧。」

  

  接著兩個人互看了對方一眼後,很有默契的一起轉身下樓往學務處走去。一路上顧向陽簡單的說明剛才開會的情形,大猩猩雖然有出面幫忙,但因為網路上的言論已經嚴重影響學校名譽,所以才做出這樣的決定。

   

  「我想用電視節目跟招生文宣這方向前進。」我簡單的說明自己的戰略,而顧向陽則冷靜的聽著,看樣子他應該也打算往這方向去說服老師。  

  

  現在是導師時間,所以走廊上除了教官以外沒有其他人在,看見我們兩個學生還在外面逗留,教官露出嚴肅的表情,接著斥責。

 

  「現在是上課時間,你們不回教室在走廊上做什麼?」教官一邊吹哨一邊喊著。

 

  「我們要找學務主任。」沒有停下腳步,我繼續往主任的辦公室走去。

 

  「同學!現在是上課時間,快點回教室!」教官繼續吹哨。

  

  「阿遠,你先去,我在這邊擋教官。」顧向陽喊著,接著停留在原地阻擋教官。

  

  我一邊走一邊回頭看顧向陽被教官責罵,內心充滿的不安,但現在最要緊的事情並不是擔心顧向陽,而是替路以心走出另外一條路。沒多久終於來到主任的辦公室,敲門之後沒有等待回應便闖了進去。

 

  「報告!」我喊著,而學務主任則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眼前這位學務主任曾擔任過我國中時期的公民老師,再加上以前經常上台領獎,所以他對我並不感到陌生,反而露出親切的笑容。

 

  「這不是何遠嗎?有什麼事嗎?現在是上課時間,你沒有回教室來這裡做什麽?」

 

  「報告主任,我有話要說!」我站挺身子,深吸了幾口氣後說:「關於路以心同學的事情,拜託主任給我幾分鐘的時間,要記我大過也沒關係,請讓我把話說完!」

 

  「何遠啊,這件事情已經結束了,快點回教室去。」學務主任揮了揮手示意我。

 

  「拜託主任,就算只有一分鐘也好,說完我就會走!」我彎下腰誠意十足的說:「要退學也沒關係,拜託請讓我說句話。」

  

  學務主任沉默了好一會兒,接著點頭答應:「不至於會要你退學,說吧!」

 

  我抬起身子,握緊拳頭試圖保持冷靜,接著小心翼翼的說:「對於同班同學把外拍當作是工作……我覺得並不是一件壞事,路以心同學只是在幫助自己的家人。」

   

  「我不認為這是一件傷風敗俗的事情,雖然確實在網路上有不少人留言評論學校,為學校帶來困擾,但在這個網路漸漸發達,且社群網站崛起的世代,還有那些電視節目的話題熱潮,有許多長相或是儀態好的男性女性,紛紛都被廠商還有電視台相中,選為合作的對象。」

  

  「在近一兩年之中,就有好十幾位所謂的素人,因為長相的關係被電視台相中,接著到演藝圈或模特兒圈發展,連知名的一線女星、男星,也都是透過這樣的方式被選中,他們的家庭背景以及學校也都被網友們搜尋了出來。」

 

  「何遠,我們不談演藝圈。」學務主任搖頭:「如果你要說高中生可以當藝人的話,我想話說到這裡就好了。」

 

  「我不是這意思,我是想說……在這間學校,相信在校外接受外拍工作的人,絕對不會只有路以心同學一位,甚至有人從國中時期就受矚目到現在,我相信主任你也知道,而且校規裡也沒有規定學生不能在校外打工。」

 

  學務主任點了點頭,然後說:「所以你的結論是?」

 

  「近幾年有許多學校為了招生,紛紛都會印製精美的文宣,其中也會找校內成績優秀的風雲人物,替學校拍攝封面,成為招生大使,所以我認為校方這邊可以利用這次的機會,向其他學校學習,而像路以心這樣成績優秀的學生,就是一個很好的代表。」語畢,我吞了吞口水,小心的觀察學務主任的反應,他一邊點頭一邊敲動著食指,似乎在思考著。

  

  正當我想繼續說下去時,教官突然敲門走了進來,後頭還跟了顧向陽,他使了個眼色給我。

  

  「主任不好意思,我馬上將這位同學帶出去。」教官走到我身旁說:「我會懲處這些學生,請主任放心。」

  

  「這孩子的想法讓我挺感興趣的,就讓他繼續說吧。」學務主任點了點頭,然後反問我:「何遠,雖然你所舉出的例子雖然有很多都是事實,然而剛才在會議中也有提到這些,但網路上的評論確實引響了學校的名譽,我們不得不懲處。」

 

  「我知道,但是我認為我的想法,絕對會得到學生會的支持,就像前幾屆的學長姐,努力的收集大家的意見,進而跟校方提議校服改革,將傳承多年的軍訓群改為現在的百褶裙,為的不都是希望學校這邊可以往自由、活潑且開放的校風前進嗎?」我舉出另外一個例子。

 

  「何遠啊,你應該也很清楚那些學長姐是花了多少時間,才跟學校達成共識的吧?」學務主任挑起眉看著我說:「這不是我跟你之間就能決定的事情,而是要經過董事會,接著家長會……動員許多人,開過無數次的會,最後才拍板定案。」

 

  「我……」對於主任的反擊,一時間我的腦袋突然變得空白,完全無法接話。

  

  「你的想法很好,我會向上呈報,但對於路同學的事情有沒有幫助,我沒有辦法給你答案,但勇氣可嘉。」主任笑著點頭說:「你跟你那些學長姐一樣,都是突然闖進我的辦公室,跟我抗戰。」

 

  「主任,我沒有那意思,我只是希望校方不要把事情看得這麼嚴重……」我慌張的解釋:「希望校方可以對路以心同學的懲罰,再多加考慮,畢竟她的出發點,本身就不是建立在不好的狀況上。」

  

  「我知道了,回去吧。」學務主任揮了揮手,並示意教官將我們帶走。

  

  「謝謝主任願意聽我把話說完,我願對我所做出的魯莽行為,接受任何懲罰。」離開前,我彎下腰喊著。

分享這篇文章


鏈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網站

24.

  

  離開辦公室後,教官一路上不停地責罵我們,並將我們記過,外加愛校服務一個月,當下雖然有替顧向陽求情,畢竟擅自闖進學務主任辦公室的人是我,但教官不理會,最後罰我跟顧向陽在川堂罰站。

 

  「抱歉,兄弟。」我自責的說:「我不知道教官會這麼狠,連小過都記的下去。」

 

  顧向陽拍了拍我的肩膀說:「沒事,那是我自願的,何況你剛才表現得那麼好,我相信學校一定會改變懲處方式。」

 

  「但願如此。」我無奈地回應。

 

  沒多久大猩猩從辦公室那走了過來,臉上的表情簡直比大便還要臭,讓我不禁打了個冷顫。

 

  「跟我回教室。」大猩猩嚴肅的說著:「回去罰寫英文考卷,錯的題目給我抄一百遍。」

 

  「是。」我跟顧向陽異口同聲的說,接著跟在大猩猩的後面往教室走去。

 

  一路上大猩猩雖然不停地對我們擺臭臉,還揮動手中的藤條,但卻也沒說什麼,三個人就這樣安靜地走著。經歷剛才的大掃除,地板變得乾淨了不少,雖然還有些同學在廁所裡喧嘩,但因為有其他老師看著,所以也不敢做出太誇張的事情。

 

  經過簡若渝的班級時,坐在窗邊的她一臉擔心的看著我們,但因為是敏感人物,所以很快的她便將視線給收了回來,專心的聽他們老師訓話,至於我們三班,則傳來路以心的聲音,她喊著同學的名字,似乎是在發考卷。大猩猩走在前頭將前門打開後,全班頓時安靜了下來,站在講台上的路以心則不安地看著我們。

 

  「回座位去。」大猩猩說著。

 

  「是。」我小聲地回應。

  

  本以為大家又會跟以往一樣低頭竊竊私語,但或許是因為大猩猩在的關係,連平常最喜歡帶動氣氛的吳律也都坐挺身子,不敢多說什麼。沒一會兒下課鐘聲便響起,大家小心翼翼地收著書包,然後等待大猩猩下達命令。

 

  「考試雖然結束了,但不要忘了書還是要讀。還有,我知道不管我再叮嚀什麼,也都管不住大家的嘴巴,但希望我說過的話,你們能記著,就這樣,下課。」語畢,大猩猩又看了我一眼,接著拿起藤條往門口走去,直到確認他已經走遠之後,大家才拿起出包離開教室。

 

  路以心坐在位子上手拿著書包發呆,幾個女生則站在置物櫃前竊竊私語著,似乎一點都不把大猩猩的話放在心上。我轉過身看著顧向陽,跟他借了英文考卷修改錯誤之後,便起身離開教室。

  

  因為考試已經結束,所以沒一會兒走廊上便像菜市場一樣吵雜,簡若渝站在轉角心不在焉的四處張望。

 

  「牛郎會織女的時間。」我走到她的面前說:「今天我就先走啦,不打擾了。」

 

  簡若渝伸手擋住我的去路:「等一下啦,以心剛剛傳簡訊給我,要我們三個到學校外面的公園跟她會合。」

  

  「為什麼?」顧向陽提出疑問,接著回過頭看向教室,說:「她不是還沒出來嗎?為什麼不約教室就好?」

 

  「學校不方便啦……」簡若渝小聲的說著,然後伸手拉著我和顧向陽往校門方向走去。

 

  跟在路隊的最後頭,幾個認識的同學看見我們紛紛露出異樣的眼光,但也有人是開心的和我們打招呼,搞得我一邊對那些人擺出笑臉,接著一個轉身又沉住氣,顧向陽拍拍我的肩膀要我放輕鬆。

 

  下過雨後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混濁的味道,氣象報告說今天傍晚之後雨勢就會開始減少,接著天氣會一天比一天炎熱,沒過多久學校便會開始換季,那件外套可能要等到下學期才有可能被拿出來穿。

  

  想到這我才發現自己的外套還在路以心那,本來以為她會在回到教室後,塞到我的座位上或是給顧向陽,那件外套因為這幾天下雨的關係,濕了又乾,乾了又濕,加上流汗的關係,應該有一點異味。我尷尬地抓了抓頭,早知道剛才就不要耍帥的把外套披到她身上。

  

  沒多久我們來到公園,但這次上次一樣空無一人,反而有幾個同校的學生坐在涼亭那聊天,還有一些小朋友踩著地上的水攤在玩耍,充滿了歡笑聲。

  

  等待的過程總是漫長,我一邊打哈欠一邊看著天空發呆,最近因為考試的關係,午休時間也因為吳律那群人沒有辦法好好睡覺,所以有些睡眠不足,還好明天是休假日,可以睡到自然醒。

 

  正當我想叫簡若渝再打一次電話時,路以心終於出現了,她以小跑步的方式朝我們過來,然後喘了口氣。

 

  「妳還好嗎?」簡若渝輕拍著她的背部問。

 

  「我剛才要離開學校的時候被老師叫住,真不好意思。」路以心低語。

 

  「沒關係,不過老師找妳做什麼?妳找我們來這裡又是為了什麼?」顧向陽說。

  

  路以心在喘完氣之後,緩慢地抬起頭,看了我一眼,她那原本有神的眼睛,多了一絲的無奈,說:「何遠,我說過我不希望你們插手。」

  

  我點頭回應:「我知道。」

  

  「你們被懲處的事我已經從老師那邊知道了,真的是亂來。」路以心將視線轉到顧向陽身上說:「你都不怕對你未來的升學會有問題嗎?」

 

  「對我而言讀哪間大學都一樣,重要的是我們都不是能見死不救的人,雖然學校確實下達了輔導轉學的命令,但我相信在何遠的說服下,主任他們一定會有不一樣的想法。」顧向陽正經的說。

  

  路以心用手輕撫著額頭說:「你們真的是瘋了……」

  

  「以心,妳就不要再罵他們了啦,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只能見招拆招了!」簡若渝拉著路以心的手說:「換作是我也一定會去找老師理論。」

  

  「知道為什麽我不希望你們插手的原因嗎?」路以心語氣無奈地問著。

  

  我聳肩回應:「不就是不希望我們被記過?」

  

  「事情沒有你想得這麼簡單。」路以心從書包裡拿出一個信封袋,接著將裡頭的東西拿出來,是一疊照片。

  

  我不解地接過部分的照片查看,愣了好一會後,才穩住情緒抬起頭看著路以心。

 

  比起網路上流傳的那些清純可愛的照片,手上的這些則是相當的豔麗,甚至有幾張是清涼的泳裝照,而不用想也知道,簡若渝和顧向陽拿到的照片想必也是很精彩的。

  

  「我做了一件你們可能會認為很不光彩的事情。」路以心沈住氣的說:「就只差沒全脫而已。」

  

  「為什麽我不知道妳接了這樣的工作?」簡若渝驚訝的說:「妳不是只接衣服穿搭跟攝影師練習的工作嗎?為什麽還有比基尼?甚至還有……」

 

  「這些尺度都在我替自己設下的底線前。」路以心將照片收回信封袋裡,說:「之所以沒有流出去,是因為這位攝影師找我合作過很多次,是女生,加上酬勞豐厚,我沒有太多猶豫。」

  

  「妳不怕流出去嗎?」顧向陽問著。

  

  路以心先是搖頭,但又遲疑了一下,說:「我也不知道我該擔心什麼,這位攝影師在外拍事件發生的那天就主動聯絡我,並將這些照片的原檔全部刪除,至於已經洗出來的就交給我,讓我自己處理掉。」

  

  「妳是自己花錢買回這些照片的吧?」我看著路以心有些徬徨的眼神說:「用原本的酬勞換回這些照片,我說的沒錯吧?」

  

  「嗯,我把酬勞還給她了,雖然她拒絕了很多次,但在我的堅持下還是接受了這樣的交易。」路以心解釋:「我不希望你們插手,就是因為還有很多我沒有說口的事情。」

 

  「妳還有什麼是沒告訴我們的?」就擔心還有更多內幕我們不曉得,原本一件簡單的事情因為我的衝動而變得更複雜,於是我要求路以心毫無保留的把外拍的事情說完。

  

  「我……」路以心有些猶豫的看著我,說:「還拍了一些是有男模特兒的照片,雖然沒有到非常親密,但老師如果知道了可能會很生氣。」  

  

  「沒要回來?」顧向陽擔心的問著。

  

  路以心搖頭:「那位攝影師我試著聯繫他好幾次,但好像出國了,沒有辦法要回照片。」

  

  「為什麼說這是不光彩的事情?」我提出疑問。

  
  路以心抿了抿嘴脣,依舊帶著猶豫的口氣說:「那位男模特兒……好像對我有點意思,所以在拍照的時候不停的觸碰到我的身體,我當時雖然有示意攝影師,而攝影師也有委婉的提醒對方……但是他……還是觸碰到我的……一些敏感的部位……」
 
  「妳被人吃豆腐了!」簡若渝驚訝的喊著,驚動到公園裡其他的人,所有人的目光都朝我們看過來。
 
  「妳這笨蛋。」顧向陽皺起眉說。
 
  我們幾個人假裝沒事的各自拿出手機裝忙,直到附近的人不再看我們之後,才又把話題拉了回來,只是路以心的情緒似乎不太穩定,拿著手機的手不停的顫抖著。  

  那一刻,我突然感覺自己的力量真的非常的微弱,甚至有點後悔沒有先問完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就擅自的去找學物主任,然而不知怎麼的,直覺告訴我路以心雖然現在看起來很鎮定,但其實內心非常害怕,像是漂浮在海面上的人,正等待著救援。

  

  我吐了口氣,接著沒有半點猶豫的伸手將她拉進懷裡,路以心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好一會後哭了。

    

  「我……我很害怕。」路以心語氣顫抖的說:「我害怕側拍的人把那些行為也拍了進去……我覺得自己很……很骯髒……」

  

  「有我在,不要害怕,我會保護妳。」我在她耳邊低語:「妳一點也不髒,在我心裡,妳是純潔的,就像一張白紙一樣。」

此內容已被編輯, ,由 初之晴

分享這篇文章


鏈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網站

建立一個帳號或登入來留意見

您需要成為會員才能留意見

建立一個帳號

註冊成為我們的會員。這只要幾個簡單步驟!

註冊新帳號

登入

已經有帳號?請在這裡登入。

立即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