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北一人,反省並不困難。


Recommended Posts

親愛的北一人,我想分享一點我的看法,是關於最近學校裡集會的新規定

只是一個小習慣罷了。

我在北一女中三年來,從來沒有看過一場不喧嘩吵鬧的集會。

從高一的新生訓練到每一場的週會、朝會,開業式,結業式…

沒有一場是不喧嘩吵鬧的。

而我一直以來也都不以為意,跟著同學一起聊天,看書,玩手機,被教官罵,上面的人在幹什麼好像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就像是那天學務主任和校長說的,這只是一個小習慣罷了,因為我們習慣了,台上在頒獎、講話時,我們習慣了和同學打鬧,我們習慣了隨意的說幾句話,我們習慣了利用時間看小考,所以這樣的「小習慣」讓我們養成了隨便、不在乎的態度,讓在北一裡的每一場集會都是這樣的吵吵鬧鬧,這樣的隨隨便便。

我聽過太多的演講者,在活動中心演講完後,失望的離開北一,甚至是不悅,他們不解,在他們心目中全台第一的女子高中,給予他們的印象居然是如此,如此的不尊重演講者,如此的沒禮貌。

其實真的只是一個小習慣罷了。而保持好的習慣並不難。充分尊重台上的每一個人,不在台下喧嘩聊天;忍住想要和同學打鬧的衝動;看書其實不缺這一個小時或是三十分鐘……

有太多太多是我們可以做到的目標,只是我們不願意努力,只要盡一點心,保持一個好的習慣,這個校園會因為我們的改變而更進步。

新校長,新作風,全新的校園風氣。

有些人對於新校長的作風感到不滿,覺得她管太多,管上課吃飯,管集會秩序,還覺得之前蕉校長不怎麼管還比較好。

我自己的感覺是,北一在改變,新的行政,新的校長,北一的很多問題一件一件被挑起來處理,這是很不錯的現象,在之前,大家覺得有爭議的事盡量不要去碰,反而引起更大的爭議,所以北一便渾渾噩噩的繼續走下去,永遠無法進步。

而全新校園風氣的出現,還有待我們學生態度的改變來幫忙,北一校園裡學生佔了大部分,若是我們的心態不跟著進步,北一很多的問題也不能解決。

親愛的北一人,反省並不困難。

在今天的返校日集會上,我旁邊的同學是這麼跟我說的:我覺得我們真是很可悲,上次都已經說過一次不要在集會講話了,今天還是那麼吵。

而我在板上看到另一篇討論學校裡的新規定,討論裡大家對於學校裡的規定感到不滿,有人覺得太小題大作、太超過,有人覺得其實自己自制一點就好,還有人覺得校長那天的表現有點鬧脾氣,看到這樣的討論,我自己的感覺是我們真的知道反省自己了嗎?

在北一,有太多的人在反省自己之前,總會先抱怨,先指著別人的鼻子指責一番。

若是我們真的有學會如何反省,今天集會的狀況就不會是如此。

我們應該反省,是什麼樣的聽眾,讓演講者一再地中斷演講維持秩序;是什麼樣的集會參與者,讓頒獎者停下三次請求尊重;而我們對於台上人的要求又是抱持怎樣的態度,為什麼只能維持一小段的安靜,然後再一次的喧嘩,再一次讓台上的人中斷。雖然學校的新規定是有部分的不合理,是有部分的超過,但或許我們應該要做的不是抱怨、指責,而是反省自己,反省過後,我相信我們都不會被這條規定限制住,因為我們懂得自制自律,而不需要不合理的規定來他律。

親愛的北一人,反省並不困難。

誠如我上一篇發表的想法,一個校園的進步,應該是一股由下而上的力量,從改變自己的態度開始,開始在抱怨、不滿前,試著反省自己,我相信北一會因為大家的努力變得更好。

共勉之。

(希望這次也能像上次一樣讓所有的北一人看到我的想法。若是你覺得我說的有一番道理,那麼希望你能影印並傳閱,和你認識的北一人分享。:))

Edited by 影*
加入首碼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想北一值得我們改變

也許環境改變之後

新進來的學妹也能好好認真聽演講吧

想當年我總是很認真的聽演講

高二卻一改之前的態度

也許我真的錯了

人似乎不該走回頭路

藉由這一次

也許北一會更好

不過我還是不覺得學校對了

即使這是一個

嗯...

很有效的方法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真的...在台上的人不舒服

聽到台上的人請台下安靜也很不舒服

不過個人覺得今天主任上去報告數學科的事情十分詭異耶(?

他一向是個這麼可愛的人XD

雖然真的怪怪的...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師長們會這麼強調,一定是因為他們感受真的太差了吧!雖然聽人罵人感覺很煩,但更煩的是:自己都已經安靜了,別人還繼續講!那當然沒完沒了。只要安安靜靜坐在那就好了,這樣一切不是很簡單嗎?

不過就是一個,自律而已。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樓主真是講得太好了:)

---------------------------

曾聽到有些同學抱怨學校的連坐法不近人情

但在抱怨學校手端有些專制的同時,其實也應該想想,

為何他們要用這種方式?

為什麼要用這麼嚴厲的連坐法?

我要很羞慚的承認,因為我們整個學校只有在這種制度下,

才能做到這一點基本的禮儀。

誰喜歡扮黑臉讓學生咒罵?

在指責學校手段極端前,其實應該想想,

先前學校用了多少柔性手段要求我們尊重集會?

教官、老師們在正式場合的口頭勸勉(或責罵= =),從我進學校以來隨便數數都超過十次

而上個學期,又透過班會通告、班長報告傳達了多少次要尊重集會,不要帶書籍?

老實說真的怪不得他們

因為先前柔性勸導都不見效

雖然筆者也不是很喜歡這種連坐制度,

但是兩年多看下來,北一在這方面還是要先由外鑠而不是內感.....

這真是令人感慨的地方......

希望大家能一起讓北一變得更好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謝謝樓上的肯定:)

我還蠻希望大家都可以看到這篇文

這樣下次集會的狀況或許就可以好很多:)

等於是在向教官宣示

"我們可以自律,不需要如此不合理嚴苛的制度來限制我們!!!"

這樣北一就真的進步了(L)

(希望我們不會有任何一個班用到這條規定)

(所以還煩請大家幫我傳閱一下...現在是寒假,可以E-MAIL給全班之類的...)

(北一會因為你的貢獻,而變的更好;-))

Edited by 笑~
補充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師長們會這麼強調,一定是因為他們感受真的太差了吧!雖然聽人罵人感覺很煩,但更煩的是:自己都已經安靜了,別人還繼續講!那當然沒完沒了。只要安安靜靜坐在那就好了,這樣一切不是很簡單嗎?

不過就是一個,自律而已。

結業式那天真的很誇張!

真的不明白那些講話的人是聽不懂國語嗎?:^)

浪費大家的時間!

安靜一下有這麼難???

況且對一直很安靜的同學公平嗎? :@

被迫一起被師長訓話!明明什麼話都沒說。

像幼稚園的小朋友無法溝通,還履勸不聽。

那也難怪學校要大肆"整頓"一番了

像上面說的,"自律"而已。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師長們會這麼強調,一定是因為他們感受真的太差了吧!雖然聽人罵人感覺很煩,但更煩的是:自己都已經安靜了,別人還繼續講!那當然沒完沒了。只要安安靜靜坐在那就好了,這樣一切不是很簡單嗎?

不過就是一個,自律而已。

當自己決定安靜下來,週遭的同學還是像沒聽到台上的人的話、甚至故意講一些吐槽的話時,真的很生氣。

"只要安安靜靜坐在那就好了,這樣一切不是很簡單嗎?"同意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北一女有這種現象啊

老實說我覺得武陵也是差不多(武陵人看到不要打我:P)

任何的集會,要維持秩序幾乎不可能

演講的時候除非內容真的很合學生的胃口或是過於怵目驚心(像那個毒品防制和交通安全)

大部分的演講常常台下都有人一直講話 我覺得不講話但睡覺玩手機的我也看不太慣

我承認我自己偶而會交頭接耳:$ 但我發現肆無忌憚的人所在多有

最後結束的時候教官還要說秩序不錯 超諷刺的

升旗朝會或者是始結業典禮等 誇張程度更不在話下

好笑的是升旗朝會竟然有人帶書去看 不知道這是太認真還是怎樣

師長的叮嚀大部分的人都不放在耳裡 除非嚴刑峻罰(還會被罵機車) 不然就聽聽就好

我甚至覺得上課也是一樣啊 睡覺玩手機大聲聊天者也是很多(以後或許就變洪蘭眼中的人= ="")

我認為這基本上是態度的問題 這年頭的學生好像不太重視態度

當在高中時期就沒有良好的態度 社會要有秩序也不太可能吧(會不會扯太遠)

一個班吵鬧叫全班留下來很常見 因為往往不只是一個人是一小群人

如果那小群人的旁觀者看到這種情形還不制止當然有連帶責任 因為每個人都有維護團體秩序的義務

不是說壞事不是你幹的 那就和你無關 漠視心態也是破壞秩序的遠因啊

不過看到貴校似乎是將連坐納入到處罰範圍 或許對於嚮往自由的學生來說有點誇張吧

但如果沒有自律 外在的處罰自然不可或缺 我到滿希望武陵也有這種條例的(武陵人看到不要打我:P)

Edited by 無神論的數學白痴
補充一下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老實說我覺得建中的情況其實很類似

但是我覺得講難聽一點

基測並沒有考道德良心

而且道德良心也是考不出來的(無法用所謂的客觀測驗來評價

所以只能說應該要有 應該培養

但是有些人從小就是那麼的隨便 沒家教

一時之間要矯正他也很困難

況且高中生也已經有點定型了

只能說很失望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樓主學妹說得很好,

每個人的一點點小努力,都可以讓大家變得更好,

讓演講者能夠抱著期待而來,開心而回,這樣不是很好嗎?

北一的週會很隨便的原因,其實也跟麥克風的聲音很糟有關啊ˊˋ

就算是有趣的講題,常常也會被附近的吵雜聲給蓋過,

學妹們在努力保持好習慣的同時,我也希望學校能在這點有所改善。

除此之外,學妹們在外的表現也要好好注意啊!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樓主學妹說得很好,

每個人的一點點小努力,都可以讓大家變得更好,

讓演講者能夠抱著期待而來,開心而回,這樣不是很好嗎?

北一的週會很隨便的原因,其實也跟麥克風的聲音很糟有關啊ˊˋ

就算是有趣的講題,常常也會被附近的吵雜聲給蓋過,

學妹們在努力保持好習慣的同時,我也希望學校能在這點有所改善。

除此之外,學妹們在外的表現也要好好注意啊!

可是真的太多同學不care這些事了...

甚至覺得"為什麼北一就該做到...?"、"我現在安靜對我有什麼好處?"、

"我也是高中生,我也要像其他人一樣吵來吵去"。

可是這跟是哪所學校的學生一點關係也沒有,

那些問句都只是對老師們要求我們時每每說:"身為北一的你們不該是這個樣子!"所做出的反擊罷了...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雖說 台下的聽眾應該要放尊重

但是有時候 台上在講什麼根本就聽不見

活動中心那個爛設備.....

"好好珍惜我們學校的特色"

變成

"草草清洗我們學校的垃圾"

在後面不知道該幹嘛

聽不懂前面在吼什麼

除了朱學恆那次 帶了自己的器材來

其他的週會根本就很X 說笑話的時候 前半的班級笑到瘋掉

後面的班級睡的睡 手機的手機....

聽到笑聲趕緊轉頭問旁邊的發生什麼事了

卻發現他的頭也轉過來問.......

看X報倒是挺好磨時間的......

"同學報紙收起來"

(躲到後排繼續看)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十分支持樓主學姐!!!

北一女有這種現象啊

老實說我覺得武陵也是差不多(武陵人看到不要打我:P)

任何的集會,要維持秩序幾乎不可能

演講的時候除非內容真的很合學生的胃口或是過於怵目驚心(像那個毒品防制和交通安全)

大部分的演講常常台下都有人一直講話 我覺得不講話但睡覺玩手機的我也看不太慣

我承認我自己偶而會交頭接耳:$ 但我發現肆無忌憚的人所在多有

最後結束的時候教官還要說秩序不錯 超諷刺的

升旗朝會或者是始結業典禮等 誇張程度更不在話下

好笑的是升旗朝會竟然有人帶書去看 不知道這是太認真還是怎樣

師長的叮嚀大部分的人都不放在耳裡 除非嚴刑峻罰(還會被罵機車) 不然就聽聽就好

我甚至覺得上課也是一樣啊 睡覺玩手機大聲聊天者也是很多(以後或許就變洪蘭眼中的人= ="")

我認為這基本上是態度的問題 這年頭的學生好像不太重視態度

當在高中時期就沒有良好的態度 社會要有秩序也不太可能吧(會不會扯太遠)

一個班吵鬧叫全班留下來很常見 因為往往不只是一個人是一小群人

如果那小群人的旁觀者看到這種情形還不制止當然有連帶責任 因為每個人都有維護團體秩序的義務

不是說壞事不是你幹的 那就和你無關 漠視心態也是破壞秩序的遠因啊

不過看到貴校似乎是將連坐納入到處罰範圍 或許對於嚮往自由的學生來說有點誇張吧

但如果沒有自律 外在的處罰自然不可或缺 我到滿希望武陵也有這種條例的(武陵人看到不要打我:P)

我也頗贊同這位同學說的

自律很重要

「共好」這樣的觀念也一樣很重要

吵鬧的可能不是我們

但提醒吵鬧的同學是我們可以做到的

團體生活就該互相提攜

全班輿論撻伐都無法壓制愛講話的人

這樣的情形應該比較少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因為這個討論串支持版主論述的人似乎是壓倒性的多

我希望能提一些不同的看法

我們身為高中生不是為了滿足演說者

我們來高中是為了學習,不是為了當演講者的聽眾。

有人認為做為一個聽眾,要對演講者表達尊重,但誰說我們是聽眾了,我們是在非自願性的情況下,被校方叫來聽講的。

有人認為做為一個主人,要對客人表達尊重,但邀請的是校方,人選是校方決定,偏激一點來說,講者根本是一群”不速之客”。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沒有選擇的自由,而雖然大家沒有這方面的自覺,但那有些人眼中”隨便的態度”,其是就是一種抗議。我們想做自己覺得有意義的事,不想將時間花在並非自己選擇的演講,我們不想被校方控制這段時間的自由。若講者能打動我們,我們將選擇支持,並技術性忽略自己的不滿,若不能,那就將不滿表現。

有人認為演講也是一種學習,但誰來定義演講具不具有學習的價值?如果定義不一,那要如何?建中很幸運,我們有一個不錯的經驗(朱學恆),只要大家用心,得到共識指日可待。

但我還是要說,當我們不是自願性的處在一個身分,我們沒有義務要履行這個身分所帶來的要求。

我們來高中是為了學習,不是為了當演講者的聽眾。

大家來討論看看吧(其實我目前行為是中間派(在建中),但有時就會想當"異鄉人")

如果熱絡的話再發"強制集會的根本問題"及"無論如何,惡法就是惡法"(覺得這段像釣魚文的跟我說一下,我會改)

Edited by Ray.W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樓上,我同意你說我們是非自願的被迫聆聽演講,其實我內心也常有同樣想法,覺得校內集會幾乎都很沒意義,或者感覺這樣的教育落於形式、不切實際。但是,我還是得把重點拉回「尊重」這件事上。

若說聽者採取隨便的態度是一種抗議,那對演講者恐怕不公平吧。這無辜的演講者受到校方(或許還是歷史悠久的名校)邀請,他自己也不知道台下有多少聽眾不想聽他講,他也沒有選擇聽眾的權力,他只能盡自己所能去講。我們就算不喜歡聽他講,還是應該維持公共場合下的秩序,至少,維護他的言論自由與品質,也不見得要嬉笑吵鬧吧?

如果我們對被迫聆聽有所不滿,或許可以用更理性的方式向校方表達抗議?或許可以做一些連署或投票請校方邀請我們真正喜歡的演講者?或許可以請校方探討「集會改採自願式」的可能性?或許寫信給演講者,請他改進演講中的缺陷或乏味之處?

當然,我知道以上聽起來都太理想主義,應該會白費力氣,但我想強調的重點就是,應該有一種更民主、更理性、更尊重別人的方式。即使這場集會沒經過我們同意,又浪費我們的時間,但作為學生,作為未來社會的公民,尊重他人講話的權利是有必要的。我想我會擅自把你那句話改為當我們不是自願性的處在一個身分,我們還是有義務要履行這個身分所帶來的要求。這絕對不是甘於受迫害、或者反駁那句「沒有代表權就不繳稅」,我再次強調,要反對迫害甚至革命可以,但是在他人發言的場合保持安靜讓他把他要說的說完,這是這個社會基本的素養。

Edited by 冰雪妖姬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to樓上(or樓下XD)

(不好意思用條列式)

1.我懷疑可不可以把演講者算入共犯

2.集會改採自願式是個超好的構想,其實我有在考慮能不能推動

(不然也不會想討論"強制集會的根本問題")

或許可以想辦法召集一些志同道合的夥伴

有沒有人有興趣一起拚拚看的

3.此外,有人要連名勸阻(筆誤致歉)講者參加強制性集會的嗎(建中有自願性演講和強制性雙軌,秩序差超多XD)

4.我認為履行這種要求不能算是義務,而是一種愛的面向,以我個人而言,我在聽講時不會擺明無視講者,肆意吵鬧,我不認為這樣做有錯,但我愛校方與學生的和平,也不希望傷害講者,我怕破壞這一切,但如果學生被當作問題處理,那我就不認為要保持了。

阿凡達的主角一直謀求雙方的和平,但一切破局時也毅然一戰(不好意思捏人)。

舉一個更簡單的例子,在場有人願意隨便給政府上山下鄉的?

我們不是自願性的處在一個身分,我們沒義務要履行這個身分所帶來的要求,我們履行是因為,因為認同不是因為義務,若我們不愛,我們不認同沒人有資格指責我們

沒人可以把我們視作問題(problem),我們不應"被處理",我們不應因此被不合理的他律,我們發聲,

我們不當異鄉人

(好像還是有一點太強烈,有點反社會?)

(大家別生氣)

Edited by Ray.W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個人也不喜歡聽我自己並不願意的

被動式的集會演講

但是集會有時是有必要性的

我也不希望集會的意義淪於形式

但推動自願性集會需要雙方的觀念改變

倘若聽者數永遠無法達到一定

也就是說所謂的"自願"人數太少時

我想辦理演講的那方(校方?),也很難讓步

這個方式或許短暫之內無法得到認同

或許是可行的方式...

不可否認目前的情況和社會,

常會有我們所謂的強制性的演講

但在不可改變事實的情況下,尊重是必要的民主素養

這是種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態度

其實集會時,我也會想講話

演講者講的也未必是我所認同的

但是我們做出來的,安靜、尊重的行為,

不是只為了迎合任何一個人

而是對於自我要求的superego的實踐

我們不可能永遠處在我們喜歡的身分

應該試著學習不同身分的責任義務

去找出和自我意識的新平衡

改革是一種角度

跟我們討論的"尊重"是沒有牴觸的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Guest
This topic is now closed to further repl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