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Posts

我也去站了<8>又累又無聊

基本上我覺得樓主說話不夠中立

畢竟你不在場...有些事會在轉述過程中參入個人想像

我的確看到有人昏倒

但是在她站不穩時就有2位學姊衝向她

雖然來不及扶

但至少可以確定

學姊不是視而不見的

也許有其他狀況是我沒看見的...

北儀一屆一屆應該也是這樣的吧

我覺得應該告訴自己:我不是草莓!!!

然後撐下去(有狀況例外)

頂多練6次嘛...

我不會留在儀隊

而幫儀隊說話

只是覺得

該是自己的就不要逃避

北一的週記最後一頁

有篇

大致上是寫

上學可以請假

可是人生沒有一天我們可以缺席

是吧!!!???

勇敢的加油吧!!!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 Replies 283
  • Created
  • Last Reply

Top Posters In This Topic

畢竟你不在場...有些事會在轉述過程中參入個人想像

我的確看到有人昏倒

但是在她站不穩時就有2位學姊衝向她

雖然來不及扶

但至少可以確定

學姊不是視而不見的

被視而不見的人就站在我的朋友旁邊啊.......這真的不是我個人想像的

我也不是沒事喜歡來怎樣亂嗆一下啊,是真的有人這樣告訴我我才會打出來的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北一女的儀隊人真的很多 可能是真的沒看到或是覺得它有能力自己站起來或者真的事故意的 你問這樣做的權力在哪裡 我想可能沒什麼根據 但我可以跟你說 每一年的學長姐都是這樣走過來的 在過程中體會到: 如果當年學長(姐)沒有那樣訓練我 我也不會有今天。

所以到高二依然用同樣的方法訓練學弟(妹) 維護傳統的優良吃力不討好 不是當事人很難明白的

給樓上的學妹: 儀隊精神是說不出來的 要自己去體會

要別人服從你就要先學會怎麼服從別人 服從者與被服從者都不會是輕鬆的 你以後就會明白

團練完會累沒有錯 但其實你還可以告訴自己: 我又撐過了一次團練 我變的更強了

告訴自己你在進步這樣你的感覺會比腦中只有累好多了。

時過境遷... 儀隊竟從榮譽變成了不合理...ˊˋ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那個...

不知道在這講應不應該...

蔡教官好像被學妹們罵的很慘

教官很傷心

拜託學妹們不要罵教官><

教官接儀隊本來就很辛苦了

帶儀隊真的很辛苦

請學妹體諒教官

教官都是好人 真的

甄選制度也不是她決定的

只是校規這樣定就得這樣做阿

真的真的不要罵教官

教官很可憐阿:'(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學弟,儀隊是要求完美無缺的。

也許掉一次槍,就會讓場面LOW掉。

兇學妹,也是為了學妹好,別只看表面。

儀隊,不是一個社團,而是一個團隊,甚至可以比擬一個無火力的軍隊。

耍個槍,看似簡單。但是隊員必須在大太陽下練習好幾個月,做無數的伏地挺身,訓練耐力,才能舉起3KG跟AK-47一樣重的木槍。

你嫌立正太久,很抱歉,就是要這麼做。通常一整個儀隊表演,不是兩三分鐘就結束,而是至少十分鐘為單位。你不但要"全副武裝",旗手要舉起蠻重的旗子(上面還是有金屬球的),還要耍著槍,變換陣式,沒有驚人的耐力,是玩不起來的。

好比籃球隊,跑好幾回樓梯,跑10圈操場以上,伏地挺身至少100下,照你的邏輯,你也要嫌籃球隊沒有人性。抱歉,這些都是合理的訓練。否則打不了一場攻防交替迅速、情勢變化萬千的比賽。

既然加入這個團隊,就要付出你該付出的。就像學弟進建講(看ID),你雖然不必做體能訓練。卻要辛勤到國圖查資料、討論比賽、架論點、跑攻防...。你這時候若嫌學長機車,學長沒人性,你還會有成功的機會嗎?就是要經過一些磨練,才能成長。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苦其心志...相信你也懂。

仔細想想,這些你認為不合理其實都是合理的。

(我現在好想睡,感覺說得有點沒有架構感)

以上論點應該架構在學妹是「自願」接受訓練的,

對於一些被強迫的人而言這些根本沒有說服力也說不通啊。

畢竟於情於理這些人也沒道理要接受訓練。

關於儀隊制度。

我以個人旁觀的角度而言,對此是非常不解、非常反感。

但也只是我個人而言:P

有時候學校的傳統與精神是凌駕在理性之上的,

制度流傳了那麼久,表示歷代學生在精神上認可這種制度的存在,

那種東西是局外人無法理解的。

所以我們頂多對這些制度表達感覺,但絕對沒有資格反對。

只有那些當事人才有資格反對,或者贊成。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因為儀隊練到後面會有比較危險的動作

如果一開始不以嚴苛的態度要求

學妹很容易懶散隨便

到後面就很容易受傷

雖然我也不贊成一直用吼的

因為這樣不只學妹不開心

學姊其實也很累傷喉嚨

但是

嚴格是有必要的

學校很多社團再一開始的時候學姊都會對學妹嚴格

因為讓學妹受傷是誰都不樂見的事情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儀隊的訓練並非自願的喔!

儀隊學姐會兇,是為了樹立模範,其實私底下,大家都是很客氣的人!

其實樓主講的不夠客觀,你從別人口中聽到的話必有加油添醋一番...

坦白說,儀隊的甄選制度一直以來都有很大的問題,也十分的不合理!

今年採用基測成績:1-250名進樂隊,250-500進儀隊

其實我對這項標準很不能接受─「基測」不等於「高中成績」吧!?

以這為挑選人才的基準,他忽略很多潛在的問題:外縣市、個人健康......

我自己也被挑選為儀隊中的一員,坦白說,剛開始我很不能接受!為了這我媽也打電話向教官反應,得到的結果卻是雙方都不快樂...

但想想,既然已是無法拒絕的事,何不轉換心情看待呢?

也許此時此刻,我們對訓練一事都忿忿不平,但捫心自問,廢掉儀隊,好嗎?答案是可知的,不是嗎?

儀隊的精神、儀隊的榮耀;儀隊的苦、儀隊的不合理─其實這是一體兩面的...

這心情,真的很矛盾...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因為儀隊練到後面會有比較危險的動作

如果一開始不以嚴苛的態度要求

學妹很容易懶散隨便

到後面就很容易受傷

雖然我也不贊成一直用吼的

因為這樣不只學妹不開心

學姊其實也很累傷喉嚨

但是

嚴格是有必要的

學校很多社團再一開始的時候學姊都會對學妹嚴格

因為讓學妹受傷是誰都不樂見的事情

學姊說的沒錯

試想當你將一把重達三公斤的槍,一拋,若墜下時,手沒接到,反而是被槍打到,重力加速度這東西,不必我去多做解釋了吧?

我也覺得恨情歌講的也不錯,某些外人覺得制度不合理,可是當事人才能真正懂得為什麼這傳統必須存在的。

學長學弟制抑或是學姊學妹制,在儀隊、吉他社、演辯社、音創社...存在的原因,我想可以歸納一個重點。今天學長姐沒有義務回來教學弟學妹,為什麼他願意回來,可能是因為他認為社團或是校隊是他的家,有著歸屬感和責任感,必須讓自己的家興盛下去,不致衰敗。既然學長姐自願回來幫忙,做學弟學妹的,當然對學長姐的基本尊重是一定要有的。學長學姊給你的合理要求,應該盡自己的全力達成目標,讓他們的努力能有等值的回報。

發文的學弟,建議你可以再多多觀察一下吧(H)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雖然說現在儀隊隊長的權利似乎有過大(?)的嫌疑

不過隊長學姊們的壓力其實是很大的

誰沒事會喜歡扮黑臉呢?

剛開始那麼兇一定是有原因的

加入儀隊後

學姊們雖然會很嚴厲

但對人還是很好的

畢竟隊員的苦

身為隊長的學姊一定更了解

也更辛苦

你曾看過隊長學姊在綠色長袖下

所掩藏的長長劍疤嗎(隊長都是耍刀的)?

我也是被徵選上儀隊的同學

也很討厭用基測成績這種強迫方式

但學姊們也是不得已的

或許你的朋友沒看到隊長強忍的笑意(?)

(星期二那天點名的時候有讓學姊覺得好笑的事情xd)

或許你的朋友沒看到隊長眼裡的不捨

或許你的朋友沒看到隊長職責的艱辛

許多許多的或許

有些時候事情並不像表面上呈現的那麼簡單

在不了解的情形下發言請三思好嗎?

(非筆戰,純粹客觀論述)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現在我們班上有一個儀隊隊長

之前,中午她去弄學妹甄選的事,也就是在太陽底下立正多久多久的

可是她回來的時候

看起來心情不太好

她說她們被學姊罵不夠兇,對學妹太好,鬆懈怎麼辦之類的...

現在儀隊的人越來越少或許就是大家覺得儀隊太辛苦、訓練不人道

但是大家又很愛看儀隊表演,也覺得她們是北一的光榮

要知道的是,如果沒有每天汗流浹背的訓練,根本就不會有北儀

就我知道的是

我認識的儀隊隊員,每個都很愛她們的隊長

至於是為什麼,為什麼會被罵個半死、操得半死還愛她們...

不是儀隊的其實可以自己想一想。

儀隊絕對不會什麼枉顧人權草菅人命之類的

不然北儀早就不存在了...

學弟,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只看表面,更何況你根本沒看到不是嗎。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

那「六次訓練」是什麼東西?

是類似「基本操練」那一種嗎?

那為什麼又要六次以後才能退?

呵呵...以前我練完以後...

隊長學姊都會說...

學妹今天學到的東西不可以跟別人講

所以大概沒人回答你吧xd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以上論點應該架構在學妹是「自願」接受訓練的,

對於一些被強迫的人而言這些根本沒有說服力也說不通啊。

畢竟於情於理這些人也沒道理要接受訓練。

關於儀隊制度。

我以個人旁觀的角度而言,對此是非常不解、非常反感。

但也只是我個人而言:P

有時候學校的傳統與精神是凌駕在理性之上的,

制度流傳了那麼久,表示歷代學生在精神上認可這種制度的存在,

那種東西是局外人無法理解的。

所以我們頂多對這些制度表達感覺,但絕對沒有資格反對。

只有那些當事人才有資格反對,或者贊成。

最近聽說很多好朋友都被選去儀隊訓練,原本覺得這是個不可多得的機會,挺為他們高興的,可是最近聽說儀隊訓練的種種,整個不解+為朋友不平+為朋友不滿.......

儀隊,根據朋友敘述,第一次中午訓練,學姊就用非常強勢且凶狠的形象出現在學妹的面前

「叫你立正站好聽不懂啊! 手貼緊一點!」 「眼睛看哪裡啊! 給我站好!」

搞不懂,學校是賦予儀隊的學姊特別的權力嗎? 他們不過是學姊而已有什麼資格這樣對學妹鬼吼鬼叫的,不過是姿式稍微不正確,吼的效果就比說的好嗎? 

衣服沒扎繫鞋帶,校規是允許的,學姊認為不符合儀隊精神那叫我們扎進去就算了,不過平常沒扎衣服沒繫鞋帶的時候連教官都是用平靜的語氣來跟我們講,儀隊又有什麼資格因為我們這種不違校規的行為對我們大吼甚至處罰我們? 用一句「儀隊精神」來概括這全部嗎?

然後是第一次的放學訓練,訓練的依然是「立正」,不過這次更離譜。

學姊依舊是一看到學妹們就開始嘶吼,怎麼?是你天生有精神障礙還是他們長得像你債主? 根本什麼事都還沒發生就要這麼怒氣勃勃了。 

接著,學姊又要訓練學妹立正了,這次多了一個眼睛要直視二樓的規定。

可能光是「立正」大家覺得沒什麼,不過立正一百分鐘呢? 叫你坐一百分鐘看著一個地方不變姿勢你可能都沒辦法了,更何況立正站好? 站在陰影下的算運氣好了,還有站在陽光下的.......

有些人內急想上廁所,走的舉步維艱了你還要他用跑的? 你滿肚子大便或憋尿三十分鐘之後跑給我看好了。儀隊的人在上課快遲到的時候不是都用鴿子的姿勢在跑還常跌倒嗎? 那是不是他們真的跑了的話也要被你罵呢? 

在久站之後,很多人都支持不下了,有的人出現頭暈頭痛等症狀,有的甚至「搖搖欲墜」,讓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學姊對這樣的情況根本無動於衷! 人快昏倒了你叫他休息不到兩分鐘然後起來繼續(有休息算運氣好了),更離譜的是有的人都倒在地上了,倒在地上! 頭跟身體就這樣摔到瓷磚地板上,他們竟然還視而不見,明明就在旁邊還故意隔了好幾分鐘才處理......要是那個人有貧血需要緊急處理怎麼辦? 出問題了你們有辦法負責嗎? 

有人身體不適在旁邊舉手還故意視而不見、有人昏倒了也不在意,這就是儀隊精神嗎?

現在連老師教官都不可以罰站了,儀隊憑什麼要人在這麼不合理的要求下一站一小時四十分鐘? 

你們處罰學妹的理由哪幾條犯了校規了? 哪幾條犯了法? 就拿出一句四個字「儀隊精神」? 那你們怎麼不在訓練前先開堂「儀隊精神」的課呢? 

況且儀隊精神到底是多大? 比人權大? 比法律大? 儀隊精神的內容就是這些無理的要求嗎? 儀隊精神賦予這些學姊至高無上的權力?

今天如果哪個身體不適的人真的出了問題,你們倒看看儀隊還混什麼?

其實我原本認為儀隊是一個很棒的社團,沒想到是這個樣子。

當我看到朋友病厭厭地邊走邊流眼淚的時候真的感到非常的不解。

在這些學姊們不斷的強調「儀隊精神」的時候,我心裡不禁出現了疑問,「儀隊精神」就是藐視人權的同義詞嗎? 

???

學弟,儀隊是要求完美無缺的。

也許掉一次槍,就會讓場面LOW掉。

兇學妹,也是為了學妹好,別只看表面。

儀隊,不是一個社團,而是一個團隊,甚至可以比擬一個無火力的軍隊。

耍個槍,看似簡單。但是隊員必須在大太陽下練習好幾個月,做無數的伏地挺身,訓練耐力,才能舉起3KG跟AK-47一樣重的木槍。

你嫌立正太久,很抱歉,就是要這麼做。通常一整個儀隊表演,不是兩三分鐘就結束,而是至少十分鐘為單位。你不但要"全副武裝",旗手要舉起蠻重的旗子(上面還是有金屬球的),還要耍著槍,變換陣式,沒有驚人的耐力,是玩不起來的。

好比籃球隊,跑好幾回樓梯,跑10圈操場以上,伏地挺身至少100下,照你的邏輯,你也要嫌籃球隊沒有人性。抱歉,這些都是合理的訓練。否則打不了一場攻防交替迅速、情勢變化萬千的比賽。

既然加入這個團隊,就要付出你該付出的。就像學弟進建講(看ID),你雖然不必做體能訓練。卻要辛勤到國圖查資料、討論比賽、架論點、跑攻防...。你這時候若嫌學長機車,學長沒人性,你還會有成功的機會嗎?就是要經過一些磨練,才能成長。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苦其心志...相信你也懂。

仔細想想,這些你認為不合理其實都是合理的。

(我現在好想睡,感覺說得有點沒有架構感)

我覺得...很多很多這種事情是類似的,舉個最「靠近」儀隊的例子:軍隊吧!

各位男性網友〈同學〉,根據中華民國憲法,有一天你我也將「追隨前人的腳步」受訓、服役,甚至在「退伍」之後成為理所當然的後備軍人,隨時準備在戰時投入沙場

你能說這不是強迫性的嗎?

你能說這其中沒有任何「違反人性」的地方嗎?

這需要一個平衡點

在紀律及自由之間

在國家安全及人民權利之間

我們永遠都需要那一個點

而我相信

我們仍在摸索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不好意思..

補充一下

如果學妹們覺的用"基測成績"不好的話...

那你覺得要用什麼辦法甄選呢?

因為如果不甄選..

想想看

樂儀旗怎麼辦???

你不去試試看

永遠不知道她的好

那只是個依據罷了

我也呼籲學妹們不要再請家長去跟教官吵架

她們已經很煩了...

6次一下就過了

就當一個經歷嘛!!!

學姊兇

一定有它的道理

只是現在你們不懂

因為不兇

以後可能會發生很嚴重的事

(樓上的學長姊們都分析過了)

希望學妹們能多多體諒學姊

也不要再說什麼儀隊怎樣怎樣

它畢竟都已經要走過半世紀了

如果不是這樣傳統這些紀律

她怎麼能撐這麼久???

而且

也不是只有儀隊的學姊很兇阿

我就有看過其他社團學姊一樣另我望之卻步的...

只能說

兇你們是為了讓你們更好

(不好意思~以上純屬個人觀點)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時過境遷... 儀隊竟從榮譽變成了不合理...ˊˋ

好贊同也好感慨

不只是儀隊

總覺得很多過去不太會被抱怨的事情隨著時間都慢慢的浮出來了

眼看一代一代開始將學長姊過去走過的路

認定為崎嶇難行或是應該改到而走

總覺得失去了這條蜀道原本的血汗美感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覺得...很多很多這種事情是類似的,舉個最「靠近」儀隊的例子:軍隊吧!

各位男性網友〈同學〉,根據中華民國憲法,有一天你我也將「追隨前人的腳步」受訓、服役,甚至在「退伍」之後成為理所當然的後備軍人,隨時準備在戰時投入沙場

你能說這不是強迫性的嗎?

你能說這其中沒有任何「違反人性」的地方嗎?

這需要一個平衡點

在紀律及自由之間

在國家安全及人民權利之間

我們永遠都需要那一個點

而我相信

我們仍在摸索

差遠了。

如果我因為不想當兵而推翻兵役制度,那國家就沒有軍隊,國家可能因此而滅亡,那我也會死。所以我只好當兵。

但一個學校不會因為沒有儀隊而亡,少了儀隊的光采、表演可能我也不見得有多少影響。很多人喜歡搬「要是不甄選的話儀隊怎麼辦、傳統怎麼辦?」這種話出來,其實對外人而言那根本一點說服力也沒有,老實說我今天去學校是為了上學,你那些精神傳統、那些組織存亡與否,與我何干?

體制一但要強加於道德精神上,那就成了很弔詭的事。彷彿假設一個前提是全校學生都有必要對學校精神傳統、對儀隊存亡負責。

但事實上根本沒這回事。

不過這個例子其實舉得很合理,強制性相當類似,但強制的前提一但不同,那差異就會顯得相當大。

噢我沒有要挑筆戰喔,只是說說自己的看法而已,聽聽就好:P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儀對從以前就是這樣

其實並不是權力上的問題

這是個傳統

也許會有人覺得誇張

但是就是這種誇張的訓練

才有辦法讓北儀站上世界舞台

老實說

也許大家會覺得儀隊的人擁有很多特權

不過並沒有

有些事情不好多說

但是關於儀隊

很多事不能只看表面

尤其是北一儀隊

我也是過來人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最近聽說很多好朋友都被選去儀隊訓練,原本覺得這是個不可多得的機會,挺為他們高興的,可是最近聽說儀隊訓練的種種,整個不解+為朋友不平+為朋友不滿.......

現在連老師教官都不可以罰站了,儀隊憑什麼要人在這麼不合理的要求下一站一小時四十分鐘? 

???

才一小時四十分鐘

學姊絕對比較辛苦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儀隊本來就是這樣

我是建儀的

加建儀的都是自願

所以我們人真的不多

但是

也因為是自願

我們被操的時候不太有怨言

一個早上做200個伏地外加跑一大段的山路

不累嗎?

我們這些高一的到後來

抽筋的扭傷的體力不支跪倒的

比比皆是

你進了儀隊

你就應該要知道

你們去愛丁堡的學姐是怎樣練出來的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Guest
This topic is now closed to further repl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