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in to follow this  
鋼鐵處女

《利是封》

Recommended Posts

在台灣,利是封叫紅包,在香港,紅包叫利是封。
這是一個關於利是封的故事。


很多年,我一直希望能親手將利是封派出去。
但一年又一年的過去,每年我也只是收到很多的利是封。


快三十了,這麼多年我也找不到那個跟我一起派利是封的女人。


曾經遇上很多女人,發生了很多關係,但就是不能成為那個人。
呼……原來利是封也會這麼沉重。


我看著手上的利是封,突然身後冒起了一句說話。


「你是家明嗎?」


「你是……呀美?」


「哈﹗你居然還記得我呀﹗」


呀美是我的大學同學,這麼多年,我認識很多叫呀美的女孩,也只有眼前這個呀美能配得上呀美這個字。


這是一個關於利是封的關係……

小美:「新年快樂﹗我的利是呢?」
家明:「哈⋯⋯下年吧﹗我今年還沒結婚呢⋯⋯呀⋯⋯這麼說,你悸還沒結婚嗎?」

小美:「嘿⋯⋯算是吧﹗我沒有什麼愛情運。」

想不到系花到現在還未嫁真的是令我感到很意外

家明:「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呀?我記得你不是住這附近。」

小美:「來探個朋友,但撲了個空,現在肚子也空空。」

家明:「這樣⋯⋯你要跟我一起吃飯聊天聚舊嗎?」

我跟她的關係就是這樣開始。

我們去了一間酒吧中,點了一些小食及啤酒。

小美突然抽起煙來

家明:「想不到從前的清純少女,現在也開始抽煙了。」

小美:「別笑我了,抽煙也沒什麼不好呀﹗人會輕鬆點。」

眼前這個女人看來已經經歷了很多事情。

我從剛才的收到的利是封中拿出錢

「這一餐我請吧﹗」

「哈﹗那我也⋯⋯」

小美從銀包拿出一封很陳舊的利是封。在內裡抽出了錢

「我也請你吧﹗」

小美看著利是封的眼神有點依依不捨,看來是很重要的東西。小美拿出來的利是封款式是很傳統的那一種,有點脫色的紅色利是封上,因磨蹭而露出了一條條的小白邊。

「不要緊嗎?」

突然間,小美竟然哭出來了⋯⋯

「你⋯⋯沒什麼吧?」

小美沒有理會我的說話,只是不停地哭。很多時候,女孩子喝醉了也不會斷地哭。面對這個情況我通常也是不知所措,所以我很怕女孩子喝醉。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Sign in to follow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