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FFK心得


Recommended Posts

總之前因的話大致上要從FF說起,2010那年夏天的7月24.25,縱然前面已有幾次入場經驗,但初次夜排的我對很多事物都還充滿好奇,加之以前無甚開銷(只有花飯錢),所以小有積蓄;那次會場購買狀況如同以往,開銷並未破千,心下不禁有些扼腕,此時碰巧經過OriginZero(社團名)發現他們的攤位前擺了個很有趣的小東西 - 磁磚,一小片菱形狀帶有機娘圖案的磁磚,當時的我對於這前無古人、至今未有來者的創舉感到十分驚訝,然後看了看新刊的內容也覺得是我的菜,便出言詢價,豈知當時活動已近尾聲,包含磁磚在內的套組皆已完售,正當我悻悻然準備離去時,那位顧攤的人向我說道:「如果方便的話,有關磁磚的部分我們在今年的FFK也會販售」當時的我並未將此言放在心上,豈料往後這句話會讓我的人生峰迴路轉。

而後的幾天,當時的那句話漸漸開始在我耳邊回響,也因此讓當時百無聊賴的我突然有個瘋狂的念頭 - 參加FFK,於是我便著手進行計畫的籌措,畢竟之前我從未有個人隻身離家的經驗,對父母當然也不能說要去參加FFK,於是在Bras的幫助下,便以參加中興大學星象營為藉口,以Bras的手機與資料做擔保,作為我夜出的媒介;豈料當時補習班臨時加課在8/14號(FFK的第一天)導致整個計畫全部順延,時刻表的部分也全部重弄,星象營的時間上也引起母親的懷疑,好在最後還是有矇過去,趕在8/14當晚緊急出門了。

剛進入板車沒多久,經過售票口的鐵欄杆旁邊的時候,就有位服務員匆匆忙忙的跑過來而且很焦急的問我說是否要買票,而在我回答是的瞬間,她就急忙的再叫了一個人過來帶我去候車處,並說那是當天最後一班車;此時的我心中一想不對,上網站查的時候明明到快12點都還有車,怎麼現在就末班了呢,但再想想台鐵網站連票價參考都有問題,所以現場應該是正確的,於是我就在服務員的帶領下上了車。

(最後直到列車長給我補票收據,我才知道我搭上的是高鐵,別問我為甚麼看不出那橘橘的是高鐵,在那之前我也只有匆忙地搭過一次而已,當時的我只覺得那是一輛嶄新的自強號。)

半夜,搭乘末班高捷(跟北捷不太一樣的是座位規劃跟票價),我來到了高雄小巨蛋,可能是因為巨蛋的關係,附近的路都很大,加上夜半無人,頗有股蕭瑟之感。行經巨蛋,想說先買地舖順便吃個消夜,於是就先到一旁的7-11買了份報紙與麻婆豆腐,之後才走回巨蛋尋找夜排眾。仔細觀察了下巨蛋的建築體,發現其與一旁的百貨可說是複合式建築,占地寬敞,幾乎有台大體育館加棒球場給人的感覺吧;巨蛋外環可走的部分有1樓平地及2樓走道,側邊還有一條方便穿透部分巨蛋直達百貨的路,由於我一開始不知排隊人潮在哪,於是便盲目亂走,首先先從來時最先看到的那條通往百貨的路前行,發現事有蹊翹後又繞著1樓外環前進,最後在繞滿近一圈後又改由階梯走到2樓走道,這次繞完整圈後不小心沿著另一條路通向4樓,最後發現甚麼都沒有的我便只好落寞沿著原路走下;或許是因夜深了,警車的聲響漸趨頻繁,當時尚未年滿18歲的我不想橫生事端,便想找個處所好做一避,剛巧想到一開始出捷運站時看到的麥當勞,於是便動身前往;與每次FF時附近的那家麥當勞盛況迥異,當時店內只有滿滿與我無緣的潮潮,用完餐後與那乍看永駐於2的時針對瞪了一陣子,了解到還有一個漫長的孤獨之夜要過,便拿出電子數表進行背誦,直到之後沉沉睡去。

在清潔工清掃時的打擾之下,約莫4點左右便自麥當勞離去,或許是因剛睡醒抑或是缺乏休息,加之小雨微飄,使得理應炎熱的溽暑透著幾分寒意;返回小巨蛋的我正巧看見有人走動,循線望去才找到夜排處,原來是在一開始1樓外環區中我唯一忽略的區域,好在人不多,即便抵達時已近5點,但排隊人數也僅2.30人左右,與FF那繞湖遊行甚或是排到總圖的誇張盛景相去甚遠。正當我加入隊伍,想說終於可以安心休息之際,豈料隊伍突然開始竄動,不少人便藉此大展水溝蓋跑法,藉由隊伍的脆弱處 - 彎道進行插隊,本以為又會發生如以前FF的插隊暴動時,豈料在隊伍落定後,大家依舊有說有笑,縱然原本排在自己身後的跑到自己身前,彼此間依舊聊得十分開心,只能說是種奇景或是久違的大而化之了吧,那在北部難見的特質,也讓我學到了很多。

天色漸亮,靠著筆電打發時間的我回過神來便發現時序已來到了8點左右,電量用完而無所事事之際,前面一團的人友善的詢問我要不要加入他們打牌的行列,這友善的邀請讓當時的我頗受感動,畢竟彼此間素昧平生,他們也不是湊不到牌咖逼不得已而問我,只是單純的看我沒伴便邀我加入,甚至之後買票時也不另外收錢便答應幫我代買,再再讓我感受到高雄鄉親的溫暖。

(另外他們夜排的年齡層比我想像的還要年輕許多,我跟的那一團就有兩個國中生,最老的也不超過大學生;另外他們對於政治有比較積極的看法,我上廁所來回經過人潮時便聽到不少人談到相關話題,其中最多的是感謝FFK官辦這點;當時筆電打到沒電前我打了Step與永夜抄,從附近有看到我在打的人的表情來看,很少人有相關接觸)

總算來到入場時分,有別於一開始夜排時的那股紊亂,Staff的整隊方式讓我見識到有生以來的參展經驗中看過最整齊的一次隊伍,一排固定8人,有大量工作人員在一旁確認有無插隊情事,真的非常用心;當宣布進場的聲音響起,隊伍卻未見躁動更無人奔跑,正當我納悶時,很快的便從前面的人群狀況發現玄機,原來FFK是採取分批進場的方式,每隔一段時間才開放幾組人進場這樣,迥異於書展或FF那種殺聲震天、腳步震地的暴動場景。甫一進場,便拿到工作人員發放的福袋,雖然內容物只是幾本筆記本,但以50元的門票卻還有如此贈品已讓我大感驚訝,稍事整頓後旋即迅速入場,但頃刻間便又放慢了腳步,因為場內幾乎都沒有人,在夜排與分段進場的神威之下,初次感受到了遊客:社團人數是1:10的感覺,給人一種自在的空曠感,正當我兀自沉浸於未曾有過的輕鬆逛展感時,信步走到OriginZero的瞬間,眼前的景像彷彿瞬間把我自天堂擊入地獄,全部完售的字眼如利箭穿進我的腦中,猶記得我當時先是踉蹌退著幾步,再陷入一股沉重的憂鬱之中,良久才悻悻然離去。

失去目標的我猶如行屍走肉般在會場遊蕩,雖未再見令我驚奇之物,但心想畢竟好不容易突破重重難關方至,不能就這樣空手而返,於是即便未說十分喜愛,當時依舊向影法師訂購了一組小穹掛軸以及到一雜攤買了一枚東方枕頭,便結束了採買的部分;雖說在購買的部分未如人意,但展覽的部分卻可說是一個足以彌補的亮點,有整整一排,相當於FF時一整條攤位長度的版畫展覽,畫師囊括台海兩地,從知名如Tony及至新興P網畫師皆有;再來便是痛車展的部分,雖然因巨蛋周圍不開放停靠加之巨蛋本身空間亦十分有限(只有1樓)但在特別設置的大燈照射下可說是十分閃亮,別有一股會場外無法展現的風情,可惜當時手機已沒電,未能拍照以作紀念。

後來人數漸多,場內也漸趨擁擠,想說逛的差不多的我便帶著枕頭蹣跚步向車站,確實地買了台鐵的票之後,安心的進站候車,正當我慶幸歸時未如來時那般悲劇,一摸口袋,便發現車票人間蒸發,不知落在何處,焦急如無頭蒼蠅的我先折返回驗票機,與服務員同尋了一番後卻未有所獲,復又在站內天橋找了一遍,依舊未有斬獲;或許是因過於勞累加上車票遍尋不著,最後我只得疲憊的蹲坐在月台的地板上,望著站長出來指揮緩緩駛進的火車;當時也不知是從哪來的信心,或許只是徬徨的我想在茫茫人海中抓緊名為希望的稻草吧?便起身向站長詢問有無撿到票根,只見站長先是狐疑的看了我一眼,旋即便問我是怎樣的票,我便回答是從高雄到板橋的票,轉頭望向其他已漸次上車的旅客,想說大概是沒希望了,欲待回站認賠買票之時,年老的站長用他有些衰老但卻堅定的手拍了拍我的肩,說道:「年輕人,下次要小心點,別再把票弄丟了」語畢便將那張票交還給我。用雙手接下票的我先是連聲感謝,之後才在站長的提醒下奔上火車。

(現在回想起那千鈞一髮之時,還是十分緊張,及對站長的無盡感謝。)

漫漫5小時的車程,雖然一路上沒有座位只得蹲在車門旁,但畢竟在車票失而復得之下,也沒啥好抱怨的,便就這樣一邊看著窗外景色一邊稍事休息。好不容易返家,見家中沒人,當時筆電沒電的我便暫用1樓桌電上網,發些心得;之後又想說要趕緊將枕頭拍個照再收到空間保護,於是便將視窗縮小、關上螢幕便匆忙上樓回我房間拍照,豈料拍好未經多時,開門聲便嘎然響起,機警的我立馬便先將枕頭放入臨時區域,確定萬無一失之後才緩慢下樓;豈料,平時沒用電腦的母親竟打開螢幕,正兀自若有所思的在看我打的心得,知了東窗事發的我當時彷若被冰寒凍身,只能眐眐的看著眼前光景呆然,母親見我下樓,也沒說甚麼,只是默默的關上了螢幕,走到一旁忙自己的事情了。

(隔日,8/17號,零用金凍結,相隔2個月又17天後直至11/1才繼續發放。)

Edited by oblivion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看到了一篇遊記

裡面的主角是從頭受挫到尾 (雖然中間有列車長的溫情)

這樣如何不是血淚史呢

血淚史我覺得比較像那種美國大西部拓荒或先民來台開墾才會用的詞

沒有這麼哀傷啦,真要說的也只要後來那段沒錢的日子稍累一點而已

Edited by oblivion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