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Posts

(老實說看完學姊的故事後我哭了好久

大家也來看看吧

好希望也能擁有這樣美麗的感情:)

--------------------------------------------------------------------

在女校裡,常會看見女生與女生手牽著手,而且還是十指纏繞的那一種,坐在幽暗的角落裡,彼此互吐心事,互相依戀。在高中那個年代,忽然間,「同性戀」變成熱門話題,許多感情要好的姊妹淘為了避嫌,乾脆群體行動,害怕被貼上怪人或變態的標籤。有些不畏世俗眼光的,依然故我繼續你濃我濃的故事,不在乎背地裡那些指指點點的罵名。

高中對於情感仍處於夢幻與啟蒙期,對於白馬王子的到來充滿期待,但往往在屬於我們的童話故事尚未到來之前,總是有一個女孩,陪伴在身邊,靜靜傾聽我們的心事,分享生活點滴,彼此間的情感就在不知不覺中滋生,到底那是否就是戀愛,當時我們一點也不懂得。

而今回想,當年,我確實深深的愛過一個女孩子,凌駕於友情與愛情之上,是一種靈魂互相吸引,彼此心有靈犀的愛戀。

我們也像情侶一樣,每天寫信,放學回家之後通電話,聊到三更半夜也不感覺累,兩個明明是同班同學,每天卻還有說不完的話題。

她是班上的風雲人物,高挑纖細的身骨,像小孩般淘氣稚嫩的嗓音,陽光般的性格,臉蛋很像是茱莉亞蘿伯茲的東方版,很受學姊或同學的喜愛。在她身旁永遠圍著許多對她極感興趣,想跟她分享心事,討論新進熱門話題的人。

不知道為什麼,我們會互相吸引,上課常常偷瞄對方,下了課也要寫張紙條,不經意地留在彼此的抽屜或是鉛筆盒裡,等到下一堂上課,展開紙條閱讀時,心裡常常泛著甜蜜。

那個年代沒有CD只有卡帶,當時流行的歌曲,她都會拷貝卡帶給我,然後抄下歌詞,希望我也能一起分享這些流行資訊。發現喜歡的文章或是詩篇,我們也會謄寫一份送給對方。那時還流行瓊瑤的八點檔大戲,我們翻閱小說原著,也討論最新劇情。

我們一起相約要共同鑑定對方的男友,因此聯誼過後,偷偷喜歡上的,或是別的男孩寄來的情書或卡片,也成了每天分享的話題。共通的話題與秘密的心事多了之後,對於彼此的定位,已經不是姊妹淘或好朋友這類等級,接近於愛情與親情之間,也因此兩個人之間會產生熱戀中情侶般的吃醋,妒忌,爭吵,拌嘴等等情況。

偶爾因為她太受歡迎,我會賭氣不理睬她,兩個人互生悶氣,互不講話。嘗試著跟別人走近一點,卻發現,再也遇不到那樣投契的人。猶疑懊惱著不曉得如何低頭時,只見她抄了一首詩,塞在抽屜裡。

「喜歡一個人,就會一直喜歡下去,拿什麼去衡量,都是褻瀆這份情。」

只有那麼幾句,卻深深的打動我的心。是她教會我,感情的真諦。沒有愛情可以接受試煉,也沒有愛情應該被試煉,彼此喜歡只能相待以誠。

高一下學期,她開始去打工,外務多了很多,加上是班聯會裡負責電影播映的小組,因此學會了騎機車,我們再也沒有每天一起測驗默契般的搭公車上學,倒是常常相約在活動中心三樓的角落偷偷分享悄悄話。

有一天班上約好提前時間來練習大隊接力,準備來日的一場競賽,出門前眼皮直跳,心裡也七上八下不安穩,彷彿有一種心電感應般,感覺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胸口一直發悶。到了練習場上時,一直看不見她前來的身影,心裡的疑慮逐漸加深。等到練習結束回到教室,一眼就瞥見她坐在教室的最後面,神情開朗,面露微笑,身旁還圍了一群人。我忍住上前質問她為何不信守諾言前來練習的怒氣,靜靜的回到座位上,聽著教室後面一陣又一陣傳來的嬉笑聲音。

漸漸的按耐不住胸口奔騰的怒氣,忿忿地衝出教室外,隨後跟著跑來了一個同學,拉住我,悄聲的說:「不要這樣,她摔車了,腿上縫了好幾針,她要我們別跟你說,因為她不想要你擔心。而且她也很難過,因為摔車,不能參加接下來的大隊接力,她覺得很對不住你。」

那時終於明白什麼叫做心痛,感情真的是折磨人的東西。返回教室時,我走向她的位子,看見她隨著我的腳步,頭越來越低,眼淚撲簌地掉了下來,我們相對只是無言。她只是喃喃地說著:沒事了,別擔心,別擔心。

後來,她說,發生車禍的時候,心裡牽掛的都只是我會傷心,醫生縫針的時候,她咬牙忍痛,心裡默念的全是我的名字,彷彿有一種精神安定力量一般,讓她忘記傷口的疼痛。醫生要她多休息時,她只問一句,多久可以跑?因為有一場很重要的比賽,她不想缺席。

生命與愛情,她選擇了愛情。

之後的比賽,她真的不顧腿傷,不顧醫生的勸告,奮力地為我們班上拿下優勝的成績,奮力地想為當年身為體育股長的我,爭一口氣。

她的舉動,卻讓一個愛慕她許久的學姐動了氣,氣她不愛護自己。也因為這樣,有一天晚上我接到了改變我們雙方命運的電話。

學姐怎麼拿到我家的電話,我並不知道。一開始她閒聊式的關心我們兩個相處的情形。她說,也許一輩子她都遇不到像這樣的感情,也許即使愛上了男孩,一樣得不到這樣的真心。一生也許只有一次遇到這樣的際遇。從她的言語中,聽的出來充滿了艷羨之情。

突然間,她話鋒一轉,問我,妳知不知道什麼叫做同性戀?知不知道學校中已經有太多關於我跟她的謠言?連教官都在關心。再這樣下去,對我跟她都不好,身為她的學姐,希望我們保持距離,為了她好,請我不要再催折她美好的未來與生命。

拿著話筒的手,抖顫地握不住,就像連續劇裡的情節一樣,電話猛地摔落地面,心也跟著往下沉,慌亂的思緒中,只記得反覆不停跑出的字句都是「同性戀」三個字,腦海裡跑出的影像,全是大家對我們鄙夷的想像畫面。

從來不知道,兩個真誠喜歡彼此的人,為什麼不能夠在一起,就算是女生,有什麼不可以。我們之間確實有一份存在的情感,但我們並不知道世俗的眼光,如此批判與不允許,甚至殘酷的要一對互相扶持,彼此依賴,比友情更珍貴的情感硬生生拆離。我們不懂,為什麼要被貼標籤,甚至被要求拆散。

隔天,我們一如往常在活動中心的二樓交換信,她說,學姊後來打了通電話告訴她跟我說的一切。她一整晚沒睡,左思右想,最後決定兩個人暫時分開,等週遭的謠言止息下來後,兩個人再在一起。我黑著眼眶,點點頭同意了她的說法。兩個人都選擇受苦,認定這樣做,就是為對方好。

那天以後,我們漸行漸遠。

高二分班以後,她與轉班生交好,揚棄了以前清純的高中裝扮,打扮越顯時髦,裙子穿的老短,書包拉鬚鬚,頭髮修剪了最流行的造型,偶爾唇上還塗著有顏色的護唇液。認識了一堆附中,成功,中正的男生,每天翹課上冰宮溜冰,撞球台上練球技,在當年,幾乎要被歸類於不良學生類型。

而我,高二接下班聯會康樂股長事務,忙著企劃一個接一個的活動,公假請了一堆。明明是同班同學,卻是好幾天見不到彼此的臉。即使看到了,也只是微笑示意。我對她越來越陌生,我們之間的距離,深的像個無法跨越的鴻溝。我發生了什麼事情,她無從參與。卻一直聽見不利於她的消息,一件又一件,形容的像個墮落的壞女生一樣。

即使聽到那些訊息,我只能悵然地嘆氣,已經走成平行線的兩個人,我要用什麼身分勸告她,而當時的她,又怎麼聽的進去!

偶爾幾次班上事務的表決,我總是特別留意她的反應,但是那時的我們,就像陰陽的兩極,彼此沒有交集,甚至是彼此對立。對於我主辦的事務,她只能冷笑以對,看不見以往的熱情。心傷的是,曾經如此交好的兩個人,怎麼會落到這般田地。

高三上學期,班聯會交接出去之後,漸漸地回歸到平凡的學生生活,也努力唸書準備考大學的事宜。常常看見她上課到一半,突然晃進教室的身影,不曉得為什麼,突然得有一股信念油然而生,我想要找回這段失聯的感情。

高三下學期,瀕臨聯考的一百天倒數前夕,我在她的抽屜裡放了一封信。長達三頁的一封信,把這一年多來的心情,如實落筆。我希望她回頭,跟我一起努力考大學,不要再沉醉在看不見未來,抽煙飆車的墮落裡。

隔天,我也收到了一封厚厚的信。原來,我並不是蒸發消失,而是她把疼惜我的心,放在心裡的最底層,細細地呵護著。當有任何不利我的傳言時,暗地裡為我仗義執言﹔留心我的活動也留心我跟男生交往的情形,總是在我看不見的地方,默默地為我祝福。

「太上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聚,正在我輩」是她的結語。

她希望我給她一點時間,去了結一些事情。而她現在所處的世界裡,有太多我無法了解的故事,不是一兩天就能脫離。

我跟她相約一起打拼上大學,我知道,依照她的素質,這一百天,一定可以。

最後的一百天,課堂上幾乎都是溫書,每個人埋首於考古題的反覆練習。而我坐在她身旁,幫她規劃倒數一百天的密集複習進度。那時,全班同學投以詫異的眼光。要好的同學力勸我放棄,老師甚至約談我,要我放棄救她,否則也只是拖累自己,沒辦法考到更好的成績,進入理想的政大廣電系。

但是我選擇不放棄。當初因為放棄,在心裡產生了許多遺憾。如果當初沒有放棄,也許彼此都有不同的際遇。但是在最後的衝刺期,我希望用我的力量,彌補這失聯的一年半間,彼此失去的經歷。

後來,我並沒有如願考上我想要的大學與科系,她也沒有考上大學。很多人替我惋惜,如果當年我自己一個人拼,不要分心,我應該可以考得更好。

但我一點也不後悔,一點也不,甚至很開心。

在最後的一百天可以找回來一段真情,那是用什麼也換不回來的無價之寶。

儘管她的心裡有許多滄桑話沒提,我的心理也經歷很多事情不知怎麼分享,但是那一百天裡,我們恢復了當年相遇的彼此,單純而快樂的在一起,互相鼓勵,互相分享,我又重新找回了生命的動力。

我很高興在我年輕的生命中,就能夠與她相知相遇,是她讓我學會愛人也學會被愛,是她讓我看見了感情裡最單純的初心,不雜揉任何成分的真心真情。是她讓我在未來的歲月裡,更勇敢的面對感情。

也是她讓我在往後與每一段愛情相遇時,即使心碎或受傷,都能擁有不沉溺的勇氣,因為我相信,她一直都在,如果有一天我傷透了心,她會給我最溫暖的支持與鼓勵,陪我走過心底黑暗的憂傷期。

在高中初識情感的年紀,能夠遇見一個愛情的指引,無論男女,都是莫大的福氣。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