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Posts

其實也不想感傷 不想為了誰迷惘

在曾一起走過的地方吟唱 反覆多次的mp3檔

我也不想這樣 不想自己受傷

現實世界似乎容量不大 容不下我和他的樂章

我試著不看不聽不想不盼望

可是又很愛很瘋很傻很癡狂

聽自己內心播放 我不願懷念的過往

才發現不是拿下耳機就能忘 侵占我生活的第十五號樂章

四月十八的晚上 陪伴不全的月亮

忽然發覺我和它都受了傷 剩餘光灑在某個地方

我也不想這樣 讓風撫過臉龐

風的音樂天份故作高尚 演奏著諷刺我的樂章

我試著不看不聽不想不盼望

可是又很愛很瘋很傻很癡狂

聽自己內心播放 我不願懷念的過往

才發現不是拿下耳機就能忘 侵占我生活的第十五號樂章

沒辦法不看不聽不想不盼望

停不下很愛很瘋很傻很癡狂

是被誰存在心上 我不願懷念的過往

不是拿下耳機就能忘 第十五號樂章

誰逼我不看不聽不想不盼望

誰讓我很愛很瘋很傻很癡狂

刪了檔仍在播放 我其實懷念的過往

才發現不是拿下耳機就能忘 侵占我生活的第十五號樂章

終於知道拿下耳機也不能忘 他成為生命的第十五號樂章

------------------------------------------------------

<<第十五號樂章>> S.T祺 2010/06/29

六月下旬寫的現在才拿出來= =

這篇寫的是我自己的事情

知道不可能所以要忘記,只是遺忘不是那麼容易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歌詞so what?

一點建設性的建議都沒有...

黑雲大哥何不提供很有建設性的建議?

我絕對虛心受教

然後關於本詩,我有點疑惑的是

我試著不看不聽不想不盼望

誰逼我不看不聽不想不盼望

這兩者分別是主動和被動的心境,後者是否在心境上會有點和前面不搭呢?

Edited by 阿波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歌詞so what?

一點建設性的建議都沒有...

......我本來以為你只是在跟我靠邀幾聲就算了

結果剛剛小美女拿了這篇網址叫我看我才發現你竟然四處自打嘴巴......

你要不要看看你之前到底都回了些甚麼再來談論建設性這個問題......

至於這篇回覆就當我自打嘴巴吧

因為我真的看不下去這麼有建設性的回覆......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這篇文字加料太多,已經感覺不到作者原來的心情了,反而顯出一種消費的意味。

  第一個問題,要使用音樂的辭彙,至少先做點功課。一般的命名方式都是「貝多芬

第九號交響曲第一樂章」這樣的。如果要新創詞彙或者命名規則,應該在作品中有些鋪

陳。但這篇作品出現了「我的樂章」還有「第十五號樂章」兩種說法,別說讀者搞混,

我想作者自己可能都沒想清楚。

  第二個問題。新詩創作當然是有種手法叫做堆疊,通常被堆疊的詞彙本身不一定要

有什麼特殊意義,但通過堆疊之後應該要能產生新的空間。這篇作品中同時有種堆疊與

重複的特性,最明顯的地方在於:

我試著不看不聽不想不盼望

可是又很愛很瘋很傻很癡狂

  類似的的結構在作品中反覆出現了四次。問題是,用以堆疊的辭彙本身太空洞,這

是一般人使用形容詞時常犯的毛病;這些形容詞更有重複囉嗦的毛病,我想癡狂足夠包

含前三個形容詞了。再者,通篇主要是以樂章與耳機等等聽覺要素運作,出現了「不看」

這種字眼,實在有湊字之嫌;又是想又是盼望,實在不需要寫得這麼囉唆。重複了四次

之後,以上這些缺點增加得可不止四倍。

  如果要寫詩,多讀點詩對你會有幫助的。雲哥,我想這樣應該比你的態度更有幫助

(我也只是看不慣雲哥的態度喔,雲哥說的都是對的揪咪^_<)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Please sign in to comment

You will be able to leave a comment after signing in



Sign I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