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仁

【分享】你適合當醫生嗎?(強烈推薦)

16 篇文章在這個主題裡

黃達夫教授

台灣有很多學業成績特優的人考進醫學院之後,才發現自己根本不適合當醫師;也有很多人當了多年醫師,才被病人發現實在不適合行醫。這種投錯行、走錯路的醫師,不但對病人不利,同時也使醫師本人終身無法從工作上得到樂趣。為了讓大家提早瞭解醫業

的本質和實況,避免投錯行造成病人的痛苦、以及醫師自己及家人終生得不到快樂,我今天很高興能來跟大家交換意見。

貴校是全國知名的高中,在座的同學都是有志想要報考醫學院的優秀學生,今天我願誠懇地以「過來人」的心情告訴同學︰醫師是一種怎樣的職業?醫業的本質是什麼?做一名醫師應該具備哪些人格特質?一位好醫師的真實生活是什麼?以及未來台灣的醫師會遇

到哪些挑戰等問題。目的希望大家仔細地衡量自己的性向,評估自己適不適合行醫。我期待適合讀醫的同學,因為參加今日的聚會而更堅信自己想走的路,這將是台灣民眾的福氣,也是你個人的福氣;至於因今天我懇切地說明,使你發現自己並不適合走這條

路的人,你的及早更弦易轍,台灣可能少了一個不快樂的醫師,但是會多了一位像李遠哲先生一樣得到諾貝爾化學獎的科學家,同樣也是喜事。

好醫師應該具備哪些基本條件?

首先,我想告訴大家,我心目中的好醫師應該具備哪些基本條件。

第一,醫師必須有一種很快能和陌生人建立「互信」關係的能力。

醫師每天接觸到的,有些是老病人,而大多是「陌生人」。這些「陌生人」可能是幾

分鐘前在對面街口被汽車撞到的年輕人,也可能是在家臥病多年,乏人聞問的老人。醫師

對這樣的陌生人,要使出一種特殊的能力,他必須在第一次見面很短的時間內,與一位「

陌生人」建立起「互信」的關係。包括叫得出他的名字、接著迅速地瞭解他的症狀、參酌

他的病史,指出令人信服的診斷與治療方向等。唯有如此,病人及家屬才願意聽你的話,

吃你開的藥,接受你的手術。同時,醫師在接受這一位「陌生人」之後,必須立即建立起

強烈的責任感,願意扛下照顧他的任務,絕不推諉。

第二,醫師必須有解決自己與別人的問題的能力。

醫師必須有古道熱腸的性格,並且要有控制自己情緒的能力;具有主動關心別人,並

且為別人解決問題的能力。有些人固然聰明,但是對人冷漠,獨善其身,自掃門前雪,這

樣的人是不適合當醫師的。有人認為對人熱情的個性是天生的,不容易學,恐怕也學不來

;我則認為多數人經鼓勵之後,也可以做到。只是態度上做到還是不夠,必須經過內化,

使自己真心服膺這樣的價值觀,才能行之久遠,樂在工作。

第三,醫師必須要有主動與人溝通的意願與技巧。

現代先進的醫療是團隊的醫療,醫護人員要通力合作,才能照顧好病人。醫師必須與

病人溝通、與家屬溝通、與同事溝通。我們可以說,醫業是一個講求高度溝通的志業。我

們經常看到「溝而不通」的事例,有效的溝通必須講究技術,你要掌握適當的時機、使用

適當的言語、清楚表明立場,並說明希望達到的目標,才不至於讓別人幫錯忙,或是幫倒

忙。

第四,醫師必須要有一定高度的智慧。

醫學研究的領域越來越廣,越來越艱難,尤其是基因圖譜的逐漸完成,許多疾病都可

以找到它經由致病的基因,找到它的病灶,而能準確用藥。當年我在台灣大學當醫學生的

時候,抗生素只有兩種;現在至少有數百種抗生素。學醫的人當然不能死背,而是要瞭解

它們的機轉和功能。

比如這種藥的學名是什麼?在細菌繁殖的哪個機轉有抑制作用?血中濃度有沒有達成

?藥物怎麼被分解?一天要用藥幾次?它的副作用有哪些?這些只是基本的認識,醫師必

須掌握的還更複雜。

因此,智商較低的人,顯然不適合當醫師;不過,智商要高到什麼程度才能勝任做醫

師的工作呢?要不要到達諾貝爾獎的水準呢?要不要跟莫札特一樣呢?我想不需要這麼高

。不過,我認為「悟性」很重要,換句話說,不但有智力,並且有一定的慧力。更淺白地

說,就是隨時「聽得懂別人說些什麼」,這很不容易。

第五,醫師必須要有充沛的體力。

生病是不挑時間的,女性分娩白天和深夜的機率是一樣的,醫師必須有廿四小時備戰

的心理準備。醫師在三更半夜被病人叫醒,不但不能生氣,而且要快速「充電」,達到足

以服務病人的「馬力」,這必須要有過人的體力、毅力與修養。因此,立志做醫師的人要

從現在就開始訓練自己的體力,要經常運動。醫師如果自己弱不禁風,病人看了會沒有安

全感。

第六,醫師必須要有強烈的正義感。

醫師要有正直的性格,要不斷地修養砥礪自己,並且要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同時,不

但自己不去做壞事,看到別人做了錯的事,還要有勇氣去糾正它,去揭發它。你看到別的

醫師做了對病人不利的事,要警告他,要揭發他。如果是醫院的規定,導致讓你無法正確

地、用心地去照顧病人,更應該去糾舉它,讓世人知道。美國的醫師誓約中,有一條特別

指出,如果你發現你的同僚做出對病人不利的事,你要直接告訴他;倘若他仍不聽制止,你必須要讓別的同事也知道這件事。在我國,醫界很少人敢「冒天下之大不諱」去揭發醫

界不公不義之事,多數人只是鄉愿,因為他可能也是這個陰暗面下的既得利益者。

#強烈的正義感根植於「道德上的潔癖」

建立強烈的正義感,必須根植在「道德上的潔癖」。醫師經常會遇到利誘,尤其是藥

商對醫師「服務」特別周到,很多醫師甚至將藥商視為佣人,凡事差遣,視為當然。其實

,醫師佔藥商的便宜,等於是向病人揩油,因為藥商為醫師「服務」的「成本」,最終還

是病人買單的。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到了必須判斷哪一種藥適用的時候,情理上,他會

選擇那些平日供他驅使,在餐廳替他買單的藥商所推銷的產品,而不會堅定地從病人的利

益出發。這對實際付帳的病人而言是不公平的;揩病人油水的醫師所做所為則是不義的。

和信醫院的前身孫逸仙治癌中心醫院剛剛成立不久,就有藥商代表取來一份即將在巴

黎舉行的醫學會議節目表,藥商希望能為我做全程的安排,當然是免費的。藥商代表很親

切地指出這一次的議程有我的研究領域,很值得參加。為了讓我覺得自在一些,藥商代表

還說國內已有某學者、名醫若干也都允諾前往。對於這樣柔性的賄賂,必須在道德上有相

當「潔癖」的醫師才會「跟自己過不去」。

醫療的志業是一條不歸路

一個讀電機的人,中途改行經商;一個學電腦的人,半路出家寫小說。這樣的情形在

社會上十分多見。但是,醫師做了幾年,想改行換跑道的人可以說少之又少。一個醫師從

讀書、考上執照、接受訓練,這是一條漫漫長路,一旦穿上白袍,收入也不錯,即使自己

不怎麼快樂,但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因此,提早退休的醫師容或有之,卻很少人

會中途放棄的。當然,也有的醫師又身兼文學家、戲劇學家,比如19世紀末的俄國批判現

實主義作家契訶夫 (Anton Chekhov, 1860-1904) ;台灣也有賴和先生以及最近才棄醫從

文的侯文詠先生,都是醫師兼作家。但是,醫業基本上是一條「不歸路」,選上了就像過

河卒子,只有拼命向前。

不適合做醫師的人做了醫師,他自己的不快樂或許可以說咎由自取;但是倘若他同時

又捨不得改行、不願意退休,那麼找他看病,得不到好的照顧的病人,甚至被他傷害的病

人又有何罪?今天我在各位同學還沒有進入醫學院時,提前來和大家一起交換意見,多少

也有為病人請命的意思。

#五分之四的醫師不容易從工作上得到快樂

根據去年五月的英國醫學雜誌對世界醫師態度所做的研究指出,有16%的醫師認為自己

是很不快樂的;有40%的醫師認為自己是不快樂的;有22%的醫師對於快樂與否沒有意見;

其中只有17%的醫師認為自己快樂,以及4%的醫師認為自己是很快樂。換句話說,做醫師這

一行,必須冒著將近五分之四的危險讓自己變成一個不知快樂為何物的人,這應該算是不小的風險。

我到醫學院演講,最常問學生Are you happy?我在醫院也經常以同樣的問題詢問院裡

的醫護人員,以及來院實習、見習的醫學院學生。大多數人都很難鼓起勇氣回答我他們很

能樂於工作。

醫師不快樂,主要是因為他不知道如何對病人好。在醫院找不到快樂,在我認為是非

常不可思議的事。醫院裡到處都是求助的病人,他們需要的除了治療之外,渴求的往往只

是醫護人員一句鼓勵的話︰「你氣色好多了」、「你是我看過做放射治療最勇敢的病人」

、「你的孩子很愛你,你要加倍努力」;或是微笑地拍拍她的肩膀;不吝於給他一個關懷

的眼神與小動作。

#狀元投錯行損人不利己

我特別要提醒大家的是「行行出狀元」,但是「狀元最怕投錯行」,分明有狀元的資

質,卻錯置了位子,那不但當不成狀元,一輩子也快樂不起來。一個在被窩裡睡得非常甜

的醫師,三更半夜被病人叫醒,病人的問題是「睡不著覺」,要你開安眠藥讓他安睡。醫

師被喚到病床旁,必須揉著惺忪的眼睛,對病人表示關心,還不可掉以輕心,要開對處方

。這樣的工作並不是人人可以忍受的。

當然,除了本身的性格是否適合從醫,將會影響自己快不快樂之外;台灣的醫界的環

境,也會使本來應該快樂的醫師變得快樂不起來,甚至遭到無情的踐踏與打擊。各位同學

很多都看過侯文詠先生寫的《白色巨塔》(皇冠文化出版)的小說,故事描述的是台灣特有

的畸形的醫院。我在美國行醫卅年,醫院容或都有若干問題,但是無法想像有這種將慫恿

醫師說謊、做假;利用權勢脅迫利誘醫師等情事視為常態,膽敢向道德、正義原則赤裸裸

挑戰的現象。

但是,各位同學想想,這些醫界的壞份子,所以會做出這樣卑鄙的事情,不正是因為

他們當時選錯行,他們沒有認清自己不適合當醫師嗎?我們的身體如果落在這些人的手上

,將是多麼的可怕啊!

總結說來,做醫師必須要有照顧陌生人的意願;必須要有解決自己與別人的問題的能

力;必須要有主動與人溝通的意願與技巧;必須要有一定高度的智慧;必須要有充沛的體

力,同時必須要有強烈的正義感。一句話,做醫師要有滿腔的熱情 (passion),不只是為

了興趣學醫,為了想做醫師;而是I am passionate about it, I am really passionate

about becoming a doctor. 即使當醫師需要做很多的犧牲,但是我願意去承受。

雖然我現在已經六十幾歲了,但是我的電話還是在我的床邊,一聲呼喚,我會立即應

對,解答來自台灣及世界各地的病人的困難,有必要我願意立刻飛奔到病人的身旁。

[ 問答集 ]

1. 做為一位醫師,看到病人的死亡,給您怎樣的感受?

黃達夫教授答︰各位同學看過《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 Mitch Albom著,白裕承譯

,大塊文化出版 ) 這本書嗎?本書敘述一位知名的體育專欄作家,自

大學畢業以後,投入大眾傳播媒體,放棄了許多年輕的夢想,成天在

時間的壓迫下恓恓惶惶,迷失了自己。直到十六年後,與他垂死的老

師墨瑞再度相逢,才徹底改變以往的一切。他在病榻邊,聆聽了教授

所講授的最後十四堂課。這門課沒有課本,討論的課題包括愛、工作

、家庭、年老及死亡。

作者每一天看到教授走向死亡,他目擊病人的肌肉一天一天的萎縮,

以致於全身無法動彈。這樣的近距離觀察死亡、目擊死亡,有時候即

使是自己的至親,都沒有機會;而卻是醫師及護理人員的工作。

死亡,有時來得很快;有時拖得很久。目睹死亡,常常令人難以承受

,也經常會帶給我們深切的省思。做為一個醫學生,或是各位有志從

醫的高中生,我鼓勵大家有機會去近距離觀察死亡。在美國,醫學院

是大學畢業生才去報考的,這些有志從醫的年輕人在讀大學的時候,

可以申請到醫院的安寧病房做義工。我的兒子就這樣做,他申請去照

顧腫瘤的病人,晚上去病床邊陪病人講話。他告訴我,他從照顧的病

人所聽到的故事,讓他對生命的意義有更深的體會。

2. 做醫師,智商要很高嗎?

黃達夫教授答︰智商太高的人,在我看來,反而不太適合做醫師,因為這種人往往有

點怪。你們聽過得過1948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美國詩人艾略特(T.S.

Eliot, 1888-1965),嗎?這位詩人有很嚴重的躁鬱症,他的情緒可

以高到寫出最好的詩,比如他的名著《荒原》,正是他在1921年,由

於精神病到瑞士療養,在療養院裡完成的。他的情緒也可以低到無以

復加,令人不堪聞問。這樣的人智商很高,但不能做醫師。寫《相對

論》的天才愛因斯坦 ( Albert Einstein,1879-1955 ),在專心演算

的時候,會把懷錶當蛋放到鍋裡煮,這樣的人也不適合做醫師。

當醫師要有一定高度的智力,但是絕頂聰明的人顯然不適合當醫師,

因為他常會冥想到九重天外,而忘記周遭的事情,病人禁不起你犯這

樣的錯誤。

誰適合當醫師,主要得問自己︰「我願不願意照顧人?我願不願意不

計報酬為人多走一趟路?」智商高低還是其次。你可以從日常生活去

體會自己是不是屬於這種「古道熱腸」型的人。比如,今天母親比較

忙,你會不會「主動」地告訴母親,今天很多家事都由你來做?弟弟

的數學不懂,你會不會「主動」地趨前幫忙,而且很有耐心地把他教

到會為止。這樣喜歡為別人解決問題的人,即使智商不是非常高,但

是他就適合做醫師,而且也比較容易從醫療工作上獲得滿足與快樂。

3. 做醫師一定要走臨床嗎?可不可以做基礎醫學研究?

黃達夫教授答︰未來的醫學院,臨床及基礎這兩條路分得越來越清楚,我那個時代可

以一腳踩在臨床醫學;另一腳踩在基礎研究。現在,只能選邊站,如

果想做基礎醫學研究,就不必是醫師了,可以去讀 Ph. D.,做一個生

化或生物學家;想做醫師的人,則走M.D.的路。有一些M.D.也具有

Ph.D.的訓練與資格,從事基礎轉用於臨床,或臨床引入基礎研究工作

,惟這一群人仍居少數。

在美國,學生在大學畢業後才申請醫學院,讀完醫學院要經過漫長的

訓練,比如外科醫師要接受六至十年的訓練,換成研究基礎醫學的人

,投入這樣長的歲月,早就當副教授了。

做一名科學家,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作息時間;當一名醫師,則病人

永遠在控制你的作息時間,此二者過的是不一樣的人生,必須慎重地

選擇。我年輕的時候選擇讀醫學院,以為醫師是自由業,後來才知道

醫師是最不自由的行業。我以前在杜克大學教書時,父母親生病,我

卻不能長期隨侍在旁,遇有空檔趕緊回台灣看望他們,立刻又必須回

去守住我的病人,心裡非常痛苦。

4. 黃教授當時為什麼會選擇做醫師?您剛提到好醫師的人格特質,是您自己的體會?

還是看書或經人指點的?

黃達夫教授答︰好醫師應該具備的人格特質,醫界已經逐漸有了共識。前述歸納出來

的原則,雖然不是我發明的,但也可以說全部都是我親身體會的。

不過,因為時代在變,我到現在還是持續不斷地在觀察新生代的醫師

。我是和信醫院的院長,每年都有新的醫師要加入我們的工作行列,

因此,我也特別關心年輕醫師在他們的崗位上究竟有哪些新的體會?

最近我看到一篇哈佛大學醫學院三年級的學生所寫的文章,她所體會

到的好醫師的條件,跟我的想法還是很一致,讀來於我心有戚戚焉,

於是我請本院的鄭春鴻先生把它翻譯成中文,文章的題目改為「同情

心可以成為隨身行李嗎?」,各位同學可進和信醫院的網站點讀。

我讀中學的時候,喜歡看自己愛看的書,學校交待的功課我只是應付

。我愛看的有兩種書︰一種是跟孔孟沒有關係的書。我還算比較喜歡

孟子,因為他說「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深得我心;但是孔孟

都講禮教卻讓我退避三舍。我反而比較偏愛韓非子、荀子、莊子活潑

的思想;另外一類我愛看的書是西洋文學名著,比如法國的巴爾扎克

(Honore deBalzac,1799∼1850)、福婁拜(Gustave Flaubert,1821- 1880) 等人的作品。雨果的《悲慘世界》裡描述的生活,是我不可能

過的日子,但是我非常感動地去體會故事中人在社會底層的奮鬥與掙

扎。開始我是看中譯本,後來大量地閱讀英文原典。當時一位親戚告

訴我,十九世紀末的英國文學很好,於是我就大批蒐羅,秉燭夜讀。

最初,我跟父親說,我想學文學。父親很喜歡幽默大師林語堂先生的

作品,他問我︰「你可以寫得跟林語堂一樣好嗎?」當時我也正好看

了林先生的許多作品,我告訴父親,這是不可能的。余光中先生當時

也是文學青年,剛從台大畢業,留校當助教,他翻譯雪萊(Percy

Bysshe Shelley,1792∼1822 ).的詩,我記得有一首1820年出版的謳

歌西風的詩ODE TO THE WEST WIND,真是令我神往。我於是也學著做

這樣情調的詩。中學老師看了我的作品說︰「你本來國文成績都是很

好的,現在寫這樣的東西,我真不知怎麼給你打分數。」當時的教育

實在沒有創意,在教條式的教育氛圍下,我想寫些心底的東西,卻被

說成費解!費解!」

沒有才氣做文學家,後來我想做醫生,原因是我們家有一位家庭醫生

,照顧家人非常週到,每天都是笑臉迎人,他的病人不多,但我非常

羨慕他可以那麼快樂。他到大龍峒開業,是我父親請他來的,因為父

親認為我們那個地方需要一個醫生。後來,我告訴母親說我也想做醫

生,她說很好,做醫生可以救人。

1964年從台灣大學醫學院畢業後,我開始有了轉變,我不再希望做一

個開業醫師,我要做學術研究。一直到今天,我除了看病人,還是仍

然堅持我學術研究的熱情,我認為這樣相輔相成,很能滿足我的好奇

與求知的慾望。我會為了某個病人,漏夜上窮碧落下黃泉地去查詢他

的病因,查不出來,我就打電話給美國一流的專家,請他們指點,我

學到很多行外的學問,都是這些學術界的朋友不吝對我指教所得。

5. 醫師要替人打針,做醫師一定要不怕血嗎?

黃達夫教授答︰怕不怕血並不重要,那是可以學習的;重要的是你對想做醫師這樣的

決定,有沒有滿腔的熱血。

我一次跟台大生理學彭明聰教授學習,看他在動物身上開刀,血湧出

來,也差點昏倒。但是,後來我才漸漸發現,只要學習與耐心可以讓

可怕的事變成甜蜜的事。

到現在,我們還是可以在台灣的小兒科看到小孩哇哇大哭,被媽媽、

護士架起來打針的景象。我當完兵以後出國到費城賓州大學的小兒科

醫院服務,在那裡,我看到他們的小兒科醫師照顧小孩,真的做到不

厭其煩的地步。三十年前費城的這家醫院裡,醫師幫小孩打針,小孩

是不哭的,倒不是因為這裡的小孩不怕疼,而是醫師幫小孩打針之前

,會先跟孩子玩很久,取得孩子的信任。當年跟我一起實習的一位耶魯大學畢業生,他去看小病人時老提著一個裝著各式各樣打針必備品

的小籃子。他會先跟小病人玩他 (她) 們的玩具,慢慢地,它會好好

地跟小病人解釋為什麼一定要打針,一直到孩子完全心悅誠服,甘願

捲起袖子,勇敢地挨上一針。

他告訴我,把病人的感受視同自己的感受,病人不害怕了,自己也就

不緊張了。

6. 醫師要有很好的判斷力,請您談談怎樣培養判斷力?

黃達夫教授答︰判斷力有很多種,有的人很有識人之明;有的人很會判斷事情的因果

是非;有的人對於什麼是好音樂、好的藝術品具有高度的判斷力。

做醫師確實需要有很強的判斷力,醫師經常在醫療策略上的取捨之間

有強烈的掙扎,比如要不要做積極的治療或維持遲緩的照護?

我的哲學是,先去救病人,比較不會後悔。我寧願試,也不願意一開

始就放棄。醫師最怕有罪惡感,醫師對救病人有強烈的使命感,如果

不採取行動就退縮,會無法原諒自己。病人通常會選擇握點的治療比

較好過,但如果你的判斷是重的治療對病人好,你必須去說服病人,

接受較好的治療。

做醫師要有溫暖的心 (warm hearts)以及冷靜的頭腦 (cool heads)。

所謂冷靜的頭腦就是清晰的邏輯。對醫師而言,邏輯思考非常重要。

有清楚的邏輯,才有準確的判斷力。

教我大一英文的趙麗蓮教授當時宣布,英文比較好的學生,只要通過

她的考試,就可以不必修大一英文了。我通過考試,所以我就改修殷

海光教授的邏輯課。殷教授是白色恐怖時代被迫害的教授之一,他的

腦筋非常清楚、判斷力很強。我們經常可以看到社會上許多人腦筋不

清楚的人為蘋果與橘子哪個好辯論不休,而有些「聰明人」則玩弄邏

輯,故意把蘋果與橘子拿來相比,混淆大眾的判斷。學習邏輯會教我

們蘋果只跟蘋果比;橘子要和橘子比才有意義。做醫師要有這樣很快

地把蘋果與橘子分開的能力。

7. 我想做醫師,但如果考不上醫學系怎麼辦?

黃達夫教授答︰想做醫師就要一直考下去。

我的兒子在哈佛大學讀了四年的文學歷史,畢業之後,他本來想去英

國的牛津大學,後來,他自己決定要跟父親一樣,做一名醫師。於是

他就再留在哈佛大學三年修習醫預科(pre-med) 通過MCAT考試,才進

入杜克大學醫學院就讀,醫學院讀了三年,他又覺得所學不足,於是

又唸了六年的遺傳學,最近拿到Ph.D,又回去唸第四年的醫學系。他

未來想做外科醫師,所以接著還必須接受六年至十年的訓練。所以等他變成一個合格的外科醫師,已經四十歲了。想當年,我四十歲時已

經是教授了,而他才開始他的醫師生涯。

我告訴妳這個故事,是想鼓勵妳。如果妳很願意照顧陌生人,覺得非

做醫師不可,那麼妳應該不要氣餒,繼續努力;而不是因為你想賺錢

才這麼賣命地去考試,如果真想賺錢,趕緊去努力做別的事可能賺得

更快。不過,也不要考到年齡太大還在考醫學院,考了幾年仍然考不

取,很有可能就是方向不對了,應該思考是否換跑道,畢竟讀醫也要

有某種特殊的智力,也許你對醫學相關領域的學門確實較不敏銳。我

今天所要特別指出的重點是,你有能力考上或申請上醫學院,還必須

評估自己是否對照顧陌生人具有熱情,醫業永遠在誠徵古道熱腸的人

8. 對於一個醫師,熱情比較重要,還是冷靜比較重要?

黃達夫教授答︰兩者可以並存,都很重要。好醫師對這兩種特質要收放自如、或使之

相互輝映。我有熱情,才會三更半夜為病人找對策。熱情帶領著我到

知識之海衝浪,讓我浸淫在浩瀚的學海之樂,使我的功力大增。在知

識上有更多的把握,可以使人有更嚴謹的邏輯思考與冷靜的頭腦,而

我的病人因我能冷靜地做出正確的判斷,所以得到最好的照顧。

(全文完)

分享這篇文章


鏈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網站

7. 我想做醫師,但如果考不上醫學系怎麼辦?

黃達夫教授答︰想做醫師就要一直考下去。

分享這篇文章


鏈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網站

建議看個漫畫[醫界風雲say hello to black jack]

連醫學系學生都推薦喔^^

分享這篇文章


鏈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網站

走哪條路都要賭運氣吧

因為某些能力考試通常都測不出來

台灣某心臟科醫生,大概跟上述條件沒有很多相似

可是開刀超厲害,雖然私底下拿的錢多可是還是有人要找他開

but...考試測得出來誰會不會開刀看病??

分享這篇文章


鏈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網站

有時候...我曾經懷疑

有能力考上醫科的人....確實真的很想讀醫科嗎?

還是順應這台灣的升學生態?或許當醫生很好賺

但是真正需要天才的科系應該是理工科系吧

而台灣的天才卻常常在醫學院中...

分享這篇文章


鏈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網站
最初由 ~*係金a*~ 發表

有時候我會想為什麼那麼多人都想考台大醫科??? 是真的想奉獻愛心救人..還是那代表一個最高榮耀 不是常人能辦到的那種^o) or其他原因..

我想很多人都只是想賺錢吧= =|||||||

另外醫生的社會地位也頗高

而醫生會成為台灣最頂尖人才的出路也是有其時代背景的

在有意與無意間而產生[日治初期 日本人就已將最頂尖的台灣人接受簡單醫療訓練 後期更是因為台人不得唸法律與政治學系 導致所有頂尖人才都往醫科跑 再其次是電機科和農業科系]

分享這篇文章


鏈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網站

還好

我雖讀三類

但是不想當醫生~

現在看到醫生也這麼辛苦...

讓我...更不會想當了

分享這篇文章


鏈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網站

當密醫xd

我讀商科的不可能

我有當醫生的資質(我覺得啦!)

但我的功課不好= =""

分享這篇文章


鏈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網站

我覺得黃達夫醫生說的很有道理呢> <

之前TMAC的時候有跟他面對面談話說

分享這篇文章


鏈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網站
建議看個漫畫[醫界風雲say hello to black jack]

連醫學系學生都推薦喔^^

呵呵我很喜歡看說

還有醫龍也是

我還蠻喜歡醫學的漫畫

話說

我國小也想當醫生呢

只是我爸媽不肯買給我顯微鏡(我想看自己的血液皮膚之類的)

受到嚴重打擊

就算了...

後來也知道我考不上= =

分享這篇文章


鏈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網站

不少行業好像也有這樣的問題...但台灣不太重視思考這個東西...所以比較沒辦法引起大眾的共鳴。

分享這篇文章


鏈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網站

推推~

這是篇不錯的文章

真棒!

可以有這麼棒的教授去做演講

也感謝PO文的同學熱心提供!

真的讓我看到更多事實和經驗~

分享這篇文章


鏈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網站

考醫科的時候我也看過了

只能說

看個人吧

我把醫生當作一項高度專業的工作

我尊敬我的專業

我盡力完成我的專業

其他太多人格上與道德上的考驗

不是看完這篇文章熱血熱血就可以了事的

雖然還沒開學已經一副老人樣了啊真糟

分享這篇文章


鏈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網站

建立一個帳號或登入來留意見

您需要成為會員才能留意見

建立一個帳號

註冊成為我們的會員。這只要幾個簡單步驟!


註冊新帳號

登入

已經有帳號?請在這裡登入。


立即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