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uluan

可發文群組
  • Content Count

    79
  • Joined

  • Last visited

  • Days Won

    4

Posts posted by Chiuluan


  1. 在 2020/3/21 at PM7點07分, 嗨嗨嗨...說:

    好奇你是哪個學校的呢

    竹中哦

    在 2020/3/21 at PM7點07分, 嗨嗨嗨...說:

    沒有誒我們基本上走一個想吃就訂的路線

    真是令人羨慕啊~(ˊᵒ̴̶̷̤ ꇴ ᵒ̴̶̷̤ˋ)

    不過是說我們學校因為武肺也不能外訂了,要嘛自己帶飯,要嘛吃福利社的便當。

    對了,突然想到一件趣事,就是我們福利社原本賣的是50元的自助餐或便當,但武肺之後改成60元、塑膠封膜,回熱後色香味不全的餐盒,一時惡評如潮。幸好後來不知是疫情減緩,還是廠商聽到我們的心聲,又把便當改回來了(雖然還是不算很好吃啦XD)。

    在 2020/3/21 at PM7點07分, 嗨嗨嗨...說:

    不知道之後會是什麼崛起呢

    ICQ嗎?

    在 2020/3/21 at PM7點07分, 嗨嗨嗨...說:

    看到有人回復就覺得很驚喜呢

    竹中就算排隊也不見得有飯吃哦w

    在 2020/3/21 at PM7點07分, 嗨嗨嗨...說:

    看到有人回復就覺得很驚喜呢

    Surprise!真的好久了


  2. 隔句對「理論上」一定要一對三、二對四,但實際上會略有變化。以「騏驥一躍,不能十步; 駑馬十駕,功在不舍」來說,「騏驥一躍」對「駑馬十駕」;「不能十步」(短距離)對「功在不舍」(長距離)。

    另外,「浩浩乎如馮虛御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因為是出自比較寬鬆的散文賦《赤壁賦》,所以此句雖然不是很工整,但形式上仍可歸於隔句對。(畢竟是先有文章才有規定,所以一定會有例外)

    參考:

    1.修辭14對偶


  3. 在 2020/5/7 at PM2點20分, claireclaire說:

    將禪轉化為點燈的人,運用虛轉實的形象化,對嗎?

    我覺得這個解釋太鑽牛角尖了,羅蘭巴特說過:「文本誕生,作者已死。」這種細微的含義言人人殊,每家都有自己的看法,執著於一「蟬」字的含義對欣賞作品的幫助不大(至少我是這麼認為),反正考試答案照老師講的寫就對了。讀詩本為消遣作樂,何必深究到嘔出幾十兩血呢?╮(´д`)╭


  4. 先看例句:

    1.擬人
    (「月亮菩薩」是把月亮比作菩薩,就像「太陽公公」、「彩虹妹妹」這樣,所以是擬人。)

    2.形象化
    (把無形的「夜色」實體化,使之能被「披在肩上」)

    3.擬人
    (風像人一般的「舞弄」)

    4.形象化
    (給無形的「月光」和「相思」一個實體,使之能被「包回去」、「壓扁」)

    5.擬人
    (雲像人一樣「幽默」、雷像人一樣會「笑」)

    6.擬物
    (把心理狀態比作雨季)

    7.擬人
    (「羊齒(蕨類俗名)」是雙關「羊的牙齒」,像人一樣的「嚼」,你問為什麼不是像羊一樣的嚼,我只能說課本和題目就是這樣寫,但標準答案怎麼寫是一回事,自己的思考又是另一回事,保持懷疑,不要被答案限制住了。)

    8.擬人
    (「蟬」把燈火點燃)

    「擬物」和「形象化」差在擬物會有一個比擬的「東西」,形象化通常沒有,形象化只是單純的「給無形的東西一個形體(擬虛為實)」而已。

    另外,擬物和擬人在只有動作時不好判斷,我的理解是「物擬物」會偏物品或動物的運動方式,像「飛舞」、「飄動」、「盤旋」;「物擬人」會偏人為、刻意、自主意識比較強的動作,像「撥弄」、「嘻笑」和你說的「舞弄」(風會有意識的「舞弄」衣帶嗎?)

    這三者的差別有時是語感問題,要靠自己的閱讀和練習。

    以上是我的看法,你可以再問問你的國文老師。

    參考:

    1.轉化法

    2.「轉化」修辭的源泉活水


  5. 好久不見,我是Chiuluan。

    這篇我原本預計二月中就要翻完,但後來因為準備備審資料,再加上卡在原文「命陳抗禮」的意思,還有自己的惰性,所以拖到四月底才生出來。

    總之,今天的東華自資面試結束後,我所有的面試就告一段落啦ヽ(*´з`*)ノ,希望這陣子能多翻幾篇。

    因為子不語各篇長短不一──下一篇〈酆都知縣〉也是長篇──長篇的話我很希望能在一個月內翻完,短篇的話半個月應該差不多。因為我之後還有兩個計畫要做,所以出刊速度可能會受到影響,還請多多包涵,如果有什麼建議的話也歡迎在下方留言。

    原文:https://zh.wikisource.org/zh-hant/子不語/卷1#○南山頑石
    ──────────────────
    海昌縣窮秀才陳某,心中有事不解,便到廟裡求肅愍公于謙入夢指點指點。

    晚上,他夢到于謙開門迎他進廟,陳某心裡驚驚,不敢進去。

    于謙說:「無要緊,以後你就是我的門生了,進來進來,不必多禮。」

    陳某於是進門坐下。才剛坐定,就聽僕人高聲喊道:「湯溪縣城隍有事來報!」

    就看到一高帽神明從門外走來。陳某見狀,一時不知所措。于謙先叫他與城隍行過同輩之禮,又說:「他是我的部下,而你是我的學生,論輩分你應該坐上座。」

    陳某不得已,只得坐到上位。

    席間,湯溪城隍和于謙不斷窸窸窣窣的講悄悄話,陳某豎起耳朵,只聽到「死在廣西,中在湯溪,南山頑石,一活萬年」等十六個字。

    過了一會兒,湯溪城隍起身準備回去,于謙叫陳某送行。到了門口,城隍忽然轉頭問道:「剛剛我們講的東西,你有沒有聽到什麼?」

    陳某就把那十六字如此這般的講了一遍

    城隍聽後說:「記好你剛剛講的東西,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

    陳某不解,回去之後又問了于謙一次,也得到同樣的答覆。陳某一陣莫名其妙,睡醒後到處問人,但也沒人知道是什麼意思。

    此時陳某的表弟李某就任廣西某府通判,邀陳某同行,陳某說:「不行不行,神明有說過我會『死在廣西,中在湯溪』,跟你去的話怕會帶屎。」

    李某說:「蛤?你聽錯了吧。祂說的應該是『始』在廣西,不是『死』在廣西,啊如果你都死在廣西,那『中在湯溪』是要中什麼?」

    聽完這番話,陳某深感認同,兩人便一同上路。

    到了廣西,陳某借住在通判署內。署裡有個神秘的西廂房,大門深鎖。有天陳某把鎖打開,意外發現裡面景致不錯,便連人帶床一起搬了過去,打算暫居於此。

    八月中秋,陳某在中庭喝了點酒,詩興大發,吟道:「月明如水照樓台。」

    這時,空中忽然傳來一陣笑聲。

    「呵呵呵,『月明如水照樓台』,不如改成『月明如水浸樓台』比較好。」

    陳某大驚,往上一看,樹上怎麼坐了一個白帽短衣的老頭?嚇得連滾帶爬的跑了。

    老翁見狀,趕忙跳到陳某身邊,拍著他的肩膀說:「誒,免驚啦,你敢有看過像我遮爾仔風雅的鬼?」

    陳某餘悸猶存,問道:「你你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不好說,講了你也不會懂。誒先別說這個,既然你也會作詩,那我們今天就來切磋切磋。」

    陳某想了想,又看他老人家慈眉善目,人模人樣,才慢慢和他當起了朋友。

    這個老翁寫的字都是奇形怪狀的蝌蚪文,陳某問他為什麼不寫楷體,老翁說:「呵呵呵,想我小時候大家都是寫這種字,到現在一寫就寫了這麼多年,要改也難囉。」

    後來通判署裡的僕從因為常看到陳某對著空氣自言自語,懷疑他中邪發神經,趕快告訴李某。李某也覺得陳某這幾天精神恍惚,不太對勁,就找了個機會跟他說:「嗯……我看你最近神氣渙散、行為異常,八成是妖氣上身,恐怕要『死在廣西』了。」陳某大驚,好一似涼水澆頭、懷裡抱著冰,和李某商量後決定先回老家避一避。然而,計畫往往趕不上變化,等陳某扛著大包小包準備上船時,就看到老翁已經在上頭等他了!

    經數日,船過江西,老翁道:「船明天就要進入浙江,我們的緣分也要結束了。不過分開之前,我還有一事相求,就是我現在修道已經一萬年了,之所以沒有修成正果,是因為還要刻一個三千斤的檀香玄女像,所以我想跟你借三千斤檀香,否則就別怪我把你給挖心掏肺一番了(΄◞ิ౪◟ิ‵)。」

    陳某嚇得面無人色,忙問:「你你你修的是、是什麼邪魔歪道?!」

    老翁燦然一笑,說:「是『斤車大道』。」

    陳某一想,不對誒,這個「斤+車」不就是斬首的「斬」嗎?他在我身邊埋伏這麼久,難道是想要我的命OAO?!天哪,這根本就是厲鬼嘛,我得趕快去討救兵!

    於是他就跟老翁說:「誒……這事得從長計議、從長計議,我回去跟家裡商量一下。」

    回家之後,陳某連忙召集親友共商對策。聽完陳某的故事,大家異口同聲道:「于謙說的『南山頑石』,八成就是他吧。」

    第二天,陳某見了老翁,劈頭就問:「我聽說你家住在南山,對不對?」

    老翁臉色大變,罵道:「呸,你個不三不四的東西,就憑你這種聰明才智,居然還講的出這種話,我看你鐵定是在外面給人家帶壞了吧。」

    之後陳某跟他的朋友講起這件事,朋友說:「我看你就想個辦法把他拉到肅愍廟裡面,看看能不能把他給解決掉。」

    陳某依言照辦,找了個藉口把老翁騙到肅愍廟附近,打算見機行事。誰知老翁一看苗頭不對,便急忙落跑。陳某見狀,用力一把架住,硬是把他給拖到廟裡。這時,只聽老翁一聲長嘯,掙脫陳某沖天飛去,從此不知去向。

    後來陳某冒籍*1湯溪,居然考上了進士。據說提拔他的考官就是狀元于振。
    ──────────────────
    *1冒籍,是古代科舉的一種作弊方式。因為各省科舉都有保障名額,所以有些人會假冒保障名額較多省份的考生,提高自己上榜的機會。(謎之音:于謙居然鼓勵作弊?!)


  6. 再補幾個

    #阿桂羊牛雜

    可以點炒飯或是炒菜吃飯(因為白飯免費,炒菜吃飯會比較划算)
    這家店標榜是湖南口味,每道菜都很香、很下飯。

    營業時間:11:00-14:00,週三公休

    地址:北門街63號


    #井町日式蔬食料理

    這家是新橋系列之一,一份餐約在200以下
    店裡裝潢以木質為主,感覺很溫暖,東西也不錯吃

    營業時間:11:30-14:00、17:30-21:00,無公休

    地址:大同路135號

    以上兩家都在城隍廟附近,吃飽後可以沿著老街區走走,看看附近的古蹟,
    若有餘力的話可以去東門市場逛逛,裡面有許多年輕人開的店(建議晚上去)


    #松園排骨

    現炸排骨香又大塊,只可惜配菜差了點,排骨可單點

    營業時間:11:00–13:30、16:30–19:30,無公休

    地址:中山路283號

    PS.老闆娘炸的比較好吃W

    新竹人好興奮RRR


  7. 「就業率」雖然是一個重要指標,但還是建議參考更多資訊再行選擇。
    因為中華雖號稱就業率高,但在原Po給的資料裡面,其雇主滿意度並非前段。
    若未來直接就業,可能會有薪資天花板。


  8. 回樓上的話

    若是我的話會選元智

    雖然我是個外行人,但以2019遠見雜誌的評鑑來看,元智的確算是私大中的前段學校,

    (綜合大學排名第十五,在雲科、屏科、海大之前;私大排名第十,在東吳、文化、實踐之前;九項指標有三項進入前二十名)

    雖然中華這幾年很努力想消除「學店」的標籤(看看新竹車站前面的巨幅廣告,其舊版構圖真令我無法恭維),

    但在短期來看,其名聲仍是難以和元智並駕齊驅。

    話雖如此,我還是建議原Po自己去看看兩校的課程、師資、設備及畢業後的升學就業方向(參考網站,以屏科大森林系為例),

    畢竟每個人看重的點不同,我也只能給你建議,因為要念大學的終究還是你,自己要讀的要想清楚。

    祝福你

    參考:

    1. 2019遠見雜誌評鑑
    2. 評鑑方法

  9. 偶然翻到深藍六年前耶誕節辦的歌手票選,雖然年代久遠,沒想到載點居然還活著,可喜可賀
    。:.゚ヽ(´∀`)ノ゚.:。。:.゚ヽ(*´∀`)ノ゚.:。。:.゚ヽ(   )ノ゚.:。。:.゚ヽ(´∀`*)ノ゚.:。
    想說明天就是耶誕節,最近沒什麼有意思的文,把這個音檔浮上來應景應景

    https://www.dropbox.com/s/emitcj8u53lnzqn/深藍管群鉅獻.mp3

    當時的民調,細雪紛飛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31210214215/http://www.student.tw/forum173/thread252865.html


  10. 如果,妳真的很在意這個朋友,那不妨和她聊聊,讓她知道妳是多麼努力的想打入人群;而妳和別人好,並不代表妳們之間的友誼不再如往昔那般美好。

    我覺得,一個真正把妳放在心坎上的朋友,應該能夠諒解這些的。如果她聽完之後依然故我,那或許就可以考慮不要把她看得那麼重要,畢竟在未來不可知的路途上,誰能保證不會再遇到願意接納妳的知心好友呢?

    我以前總是很羨慕那些朋友成群的同學,所以我會去觀察、試著模仿他們的行為,以為這樣就能讓自己變成人氣王。但多年之後,驀然回首,才發現當我難過、想找人傾訴心事時,那些戴著面具交到的朋友們早已遠去,反而是那些對彼此推心置腹的朋友,才在我的生命裡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痕跡。


  11. 接下來要認真努力拚學測(?),停刊到1/19

    原文:https://zh.wikisource.org/wiki/子不語/卷1#○鍾孝廉
    ──────────────────
    我的同年*1劭又房小時候跟著鍾某孝廉*2念書。這鍾某人為人品行端正,而且總是不苟言笑,宛然就是個老學究。

    某晚,鍾某睡著睡著,忽然嚶嚶哭了起來,還說自己大去之期不遠矣。睡在旁邊的劭又房覺得莫名其妙,就問他怎麼了,他說:

    「我夢見有兩個官差從地下冒出來,他們拉著我一直走一直走,路上黃沙滾滾,一个人攏無,而且路邊的草都是白色的。

    後來我們到了衙門口,我看到裡面坐著一個戴烏紗帽的神,那兩個官差就把我帶到堂下跪著。

    然後那個神問我說:『你知不知罪?』我覺得莫名其妙,就說不知道。他又說:『你再想想看。』我想來想去,就跟他說:『啊,是不是因為我爸媽死了二十年都還沒幫他們安葬?』

    神說:

    『不是這個。』

    我說:

    『那是不是我以前跟女生亂來?』

    他說:

    『也不是這個。』

    我又說:

    『那是不是我常常講幹話造了很多口業?』

    他說:

    『絕對不是這個。』

    我想不到,就跟他說:

    『啊不然咧?』

    他叫手下拿了一盆水給我洗臉,我就雄雄想起來了。

    我上輩子叫楊敞,有次和朋友一起去湖南做生意,在半路上我看他口袋裡麥克麥克,於是就把他推到水裡淹死,把他的錢全部A走自己用。

    想著想著,我不禁為自己的冷血感到毛骨悚然,心中懊悔不已,便跪下來認罪了。

    神看到我的懺悔,拍桌怒吼道:

    『還不變嗎?』

    剎那間天崩地裂,豬羊變色,大水拔山倒樹而來,一切都不見了,只剩我在汪洋中的一片菜葉上漂來漂去。

    忽然,我似乎覺得哪裡不對勁

    『欸?我吃得那麼肥,一片菜葉怎麼可能載得動?』

    回頭一看,我已經變成一條小菜蟲,耳眼口鼻小得幾乎看不見,不由得感到一陣酸楚,大哭一場,就醒過來了。」

    說完,鍾某歎道:

    「唉,我大概活不久了。」

    劭又房安慰他說:

    「您別想太多了,這只不過是一場夢而已啊。」

    鍾某不聽,叫劭又房速速備辦棺材壽衣金童玉女,三天之後便吐血而死。
    ──────────────────
    *1同年,古時讀書人稱與自己同時(同榜)或同年科舉考中者

    *2孝廉,明清時稱鄉試及第者。又稱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