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uluan

可發文群組
  • Content Count

    61
  • Joined

  • Last visited

  • Days Won

    4

Posts posted by Chiuluan


  1. 偶然翻到深藍六年前耶誕節辦的歌手票選,雖然年代久遠,沒想到載點居然還活著,可喜可賀
    。:.゚ヽ(´∀`)ノ゚.:。。:.゚ヽ(*´∀`)ノ゚.:。。:.゚ヽ(   )ノ゚.:。。:.゚ヽ(´∀`*)ノ゚.:。
    想說明天就是耶誕節,最近沒什麼有意思的文,把這個音檔浮上來應景應景

    https://www.dropbox.com/s/emitcj8u53lnzqn/深藍管群鉅獻.mp3

    當時的民調,細雪紛飛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31210214215/http://www.student.tw/forum173/thread252865.html


  2. 如果,妳真的很在意這個朋友,那不妨和她聊聊,讓她知道妳是多麼努力的想打入人群;而妳和別人好,並不代表妳們之間的友誼不再如往昔那般美好。

    我覺得,一個真正把妳放在心坎上的朋友,應該能夠諒解這些的。如果她聽完之後依然故我,那或許就可以考慮不要把她看得那麼重要,畢竟在未來不可知的路途上,誰能保證不會再遇到願意接納妳的知心好友呢?

    我以前總是很羨慕那些朋友成群的同學,所以我會去觀察、試著模仿他們的行為,以為這樣就能讓自己變成人氣王。但多年之後,驀然回首,才發現當我難過、想找人傾訴心事時,那些戴著面具交到的朋友們早已遠去,反而是那些對彼此推心置腹的朋友,才在我的生命裡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痕跡。


  3. 接下來要認真努力拚學測(?),停刊到1/19

    原文:https://zh.wikisource.org/wiki/子不語/卷1#○鍾孝廉
    ──────────────────
    我的同年*1劭又房小時候跟著鍾某孝廉*2念書。這鍾某人為人品行端正,而且總是不苟言笑,宛然就是個老學究。

    某晚,鍾某睡著睡著,忽然嚶嚶哭了起來,還說自己大去之期不遠矣。睡在旁邊的劭又房覺得莫名其妙,就問他怎麼了,他說:

    「我夢見有兩個官差從地下冒出來,他們拉著我一直走一直走,路上黃沙滾滾,一个人攏無,而且路邊的草都是白色的。

    後來我們到了衙門口,我看到裡面坐著一個戴烏紗帽的神,那兩個官差就把我帶到堂下跪著。

    然後那個神問我說:『你知不知罪?』我覺得莫名其妙,就說不知道。他又說:『你再想想看。』我想來想去,就跟他說:『啊,是不是因為我爸媽死了二十年都還沒幫他們安葬?』

    神說:

    『不是這個。』

    我說:

    『那是不是我以前跟女生亂來?』

    他說:

    『也不是這個。』

    我又說:

    『那是不是我常常講幹話造了很多口業?』

    他說:

    『絕對不是這個。』

    我想不到,就跟他說:

    『啊不然咧?』

    他叫手下拿了一盆水給我洗臉,我就雄雄想起來了。

    我上輩子叫楊敞,有次和朋友一起去湖南做生意,在半路上我看他口袋裡麥克麥克,於是就把他推到水裡淹死,把他的錢全部A走自己用。

    想著想著,我不禁為自己的冷血感到毛骨悚然,心中懊悔不已,便跪下來認罪了。

    神看到我的懺悔,拍桌怒吼道:

    『還不變嗎?』

    剎那間天崩地裂,豬羊變色,大水拔山倒樹而來,一切都不見了,只剩我在汪洋中的一片菜葉上漂來漂去。

    忽然,我似乎覺得哪裡不對勁

    『欸?我吃得那麼肥,一片菜葉怎麼可能載得動?』

    回頭一看,我已經變成一條小菜蟲,耳眼口鼻小得幾乎看不見,不由得感到一陣酸楚,大哭一場,就醒過來了。」

    說完,鍾某歎道:

    「唉,我大概活不久了。」

    劭又房安慰他說:

    「您別想太多了,這只不過是一場夢而已啊。」

    鍾某不聽,叫劭又房速速備辦棺材壽衣金童玉女,三天之後便吐血而死。
    ──────────────────
    *1同年,古時讀書人稱與自己同時(同榜)或同年科舉考中者

    *2孝廉,明清時稱鄉試及第者。又稱舉人。


  4. 話說公元1727年(雍正五年)的那場外八旗選秀,四阿哥弘曆(後來的乾隆皇)原本屬意的是吉林蘇完的瓜爾佳氏,而非後來的富察氏。

    然而,選秀結束後,戶部某個小職員卻發現名單有問題,當時弘曆看到的並不全是正牌的秀女。弘曆一聽,大驚失色,顳顎關節差點脫臼,便急急催促有關單位重新查核。

    但辦事的大臣只想趕快下班,於是就隨便呼攏他說:

    「呵呵呵,您就別胡思亂想了。這雖然是我們的作業疏失,但福晉*1只要人正手巧CP值高,選誰都一樣啦!」

    想當然弘曆怎麼可能同意這種搪塞推託之詞,於是他用盡洪荒之力,對著那個大臣發出生命的怒吼:

    「你!不!要!當!薪!水!小!偷!我!絕!對!不!娶!她!我!要!複!查!ヽ(`Д´)ノ 」

    於是年輕的富察氏就意外踏上了成為皇后的奇幻之旅。

    ──────────────────

    *1福晉,滿語,指貴族之妻
    ──────────────────
    學測剩五十幾天我還在這裡發廢文(´・ω・`)


  5. 原文:https://zh.wikisource.org/zh-hant/子不語/卷1#○曾虛舟

    ──────────────────

    康熙年間有個曾虛舟,自稱是四川榮昌人,長年旅居吳、楚之間,整天顛三倒四、罵人講幹話,可奇怪的是他每次講的事都會神奇的實現。因為他的這項超能力,所以身邊總是圍滿了看熱鬧的鄉民。有時看他好聲好氣的跟某人說話,那人卻痛哭流涕;而有時他對某人狂譙不止,那人反而滿心歡喜。旁人看了攏總霧嗄嗄,但當事人卻是心知肚明。

    後來瀘溪知縣王子堅莫名其妙被罷官,就賴說是自家墳地風水差,想給老祖宗搬家。剛好聽說曾虛舟在附近,於是就親自去問問他的意見。

    曾虛舟手拿棍子站在土堆上,從大批鄉民中遠遠的看到王子堅來了,舉起手中的大棒棒罵道:

    「喂!走開!不要過來!你找我就是要幹那些挖死人骨頭的勾當,千萬毋通!毋通!」

    王子堅嚇得咇咇掣,夾著尾巴逃回家。

    後來他的兒子王文璿當到御史*1。
        ──────────────────
    *1御史,官名,掌記錄、監察之職。


  6. 原文:https://zh.wikisource.org/zh-hant/子不語/卷1#○南昌士人

    ──────────────────
    江南南昌縣有兩個好朋友,一起在北蘭寺讀書。

    某天老儒在家裡暴斃,但因為距離遙遠,還在廟裡的小儒對此一無所知。

    後來的某個晚上,小儒物件攢攢就欲來去睏,忽然看到老儒推門而入,走到床前摸著他的背說:

    「唉,沒想到我才回去幾天,居然就掛了。雖然現在變成鬼,但看在我們多年的情份上,還是想來跟你告別。」

    小儒嚇得咇咇掣,話都說不出來

    老儒趕忙安慰他說:

    「如果我要害你,幹嘛還告訴你我是鬼?免驚免驚,我只是要來交代後事而已。」

    聽了這番話,小儒才比較安心,問說:

    「你有什麼事要我幫忙?」

    老儒說:

    「有三件事。一是我家裡還有七十歲的老媽和三十歲的老婆,她們吃得少,跑得快,不花太多錢,希望你能多多周濟;二是我有幾篇稿子還沒發表,請你幫我出版;最後是我還欠賣筆的幾千塊,麻煩你幫我還一下。」

    見小儒連連稱好,老儒站起道:

    「如果你願意成全的話,我在這世間也就了無牽掛,可以放心的走了。」

    說完,便向門口走去。

    小儒見狀,怕老儒從此一去不返,於是抱住老儒大哭

    「嗚嗚嗚我以後就看不到你了,不要這麼快走,拜託再多留一下下嗚嗚嗚嗚嗚。゚(゚´Д`゚)゚。」

    看到小儒哭了,老儒也哭了,於是坐回床邊繼續跟小儒敘舊。

    然而,屁股還沒坐熱,老儒便又起身說:

    「我真的該走了」

    老儒嘴巴雖然這麼說,身子卻直挺挺的站著不動,兩眼發直、臉面發爛,看得小儒心裡發毛,連連催他回去

    「好啦好啦你話都說完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話雖說得急切,但屍體不動就是不動。小儒急得拍床大叫,屍體依然毫無反應。小儒驚慌失措,奪門而出,一路狂奔數里,屍體緊跟在後。半路上出現一道矮牆,小儒一躍而過,仆倒在地,屍體被擋在牆外,只能把頭垂在牆上,看著小儒,口水啵啵啵的流個不停*1。

    天亮之後,有人看見倒在路邊的小儒,拿了生薑汁把他灌醒。同時,老儒家發現屍體不見了,聽說此事後,便把他抬回去埋了。

    後來有人說:

    「人的魂聰明又棒棒、魄低能又沒品。老儒剛來時魂還留在身上,等到後來心事了了後就消散了,只剩下沒品的魄。人的魂如果還在的話就是人,魂跑掉的話就不是人了,那些所謂殭屍之類有的沒的東西,都是魄搞的鬼,只有道行高深的人才拿它有辦法。」
    ──────────────────
    *1原文作「少者逾牆仆地,屍不能逾牆,而垂首牆外,口中涎沫與少者之面相滴涔涔也。  」──小儒從牆上摔下來,頭朝向牆邊,殭屍的口水還能滴到臉上。這個畫面怎麼想怎麼怪,人如果往前跑,從牆上摔下來,一定吃土;殭屍過不了牆,臉一定和小儒同向,怎麼可能會有小儒的臉被殭屍口水滴到的事情呢?


  7.  今天是短篇

    原文:https://zh.wikisource.org/wiki/子不語/卷1#○蔡書生
    ──────────────────

    杭州北關門外有棟猛鬼大宅,門窗緊閉,從來沒人敢住。後來有個蔡書生想把它買下來。鄰居聽了之後,跟他說:

    「欸,蔡的,彼間厝鬧鬼鬧甲乒乓叫*1,按呢你閣欲買」

    「哎呀,鬼有啥物好煩惱的啊,免驚啦!」

    結果契約簽下去後,家裡沒半個人願意進去。為了證實自己的看法無誤,蔡書生只好一個人帶著蠟燭入住。

    到了半夜,房子裡忽然來了個脖子上掛著紅布的女人,跪在蔡書生面前一拜再拜,接著在房樑上綁了一個繩套,把脖子伸進去;接著在旁邊掛了另一個繩套,邀蔡書生同樂。於是蔡書生伸了一腳進去,女子皺眉說:

    「欸欸欸錯了啦錯了啦,你怎麼把腳放進去(|||゚д゚)」

    蔡書生不為所動,意有所指的笑道:「呵呵呵,會變成今天這樣,錯的人應該是妳吧,怎會講我咧?」*2

    女鬼大哭,下跪磕了好幾個頭,從此銷聲匿跡。

    後來蔡書生也金榜題名,有人說他就是布政使*3蔡炳侯
    ──────────────────
    *1音pìn-piàng-kiò,教育部《臺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未載,但在《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使用手冊》第56頁寫作「乒乓叫」,目前較通用使用的寫法有「拼迸叫」和「砰磅叫」二種。

    *2原文:「女子曰:『君誤矣。』蔡笑曰:『汝誤才有今日,我勿誤也。』」,一字雙關,實在難翻。

    *3布政使,全稱承宣布政使司布政使,清代為巡撫下屬,掌省內行政事務。原文「方伯」意為控地千里的諸侯,引申為布政使的雅稱。
    ──────────────────
    這是目前修得最滿意的版本 (๑>؂•̀๑)


  8. 高三苦悶學測人生RRR

    原文:https://zh.wikisource.org/zh-hant/子不語/卷1#○李通判

    ──────────────────

    廣西土豪李通判*1,家中錢淹腳目,還娶了七個老婆。可惜他天生短命,二十七歲就死了,於是他傷心的老僕和眾夫人們一起辦法會祭拜他。正當眾人一邊燒金化銀,一邊哭哭啼啼時,外面突然來了個化緣的道士。

    老僕心中一陣不爽,想說你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於是怒斥:

    「滾!你沒看到我家在辦喪事,居然還敢來要飯!」

    道士嘴角抽動,笑道:

    「嘿嘿嘿,我有小小法術,能讓你們家主人復活,要不要試試看?」

    老僕大吃一驚,跑去告訴眾夫人,夫人們也大吃一驚,通通跑出來找道士,但道士已不見人影。

    大家又驚又悔,想說道士是被氣走的,但又沒人願意承擔責任,相互諉過一陣後也就不了了之。

    幾天後,老僕去迺菜市仔,剛好在路上遇見道士,老僕又驚又喜,覺得不能再錯過這次機會,便拉住道士痛哭失聲

    「嗚嗚嗚道長對不起我們錯了~拜託您救救我們家主人嗚嗚嗚嗚嗚・゜・(PД`q。)・゜・」

    道士摸了摸鬍子說:

    「啊你覺得我是那種小氣八拉的人喔?就陰間規定有人上來就有人要下去,我看你們家沒人願意下去,所以就走了咩。」

    老僕不放棄,直接把道士拉回家。大家看到道士,想說老公有救了,都跑出來迎接,但一聽到要一命換一命,便相繼翻臉拒絕。

    老僕一看,慘了,怎麼沒有人願意出來換命,只好親自下海去了,便毅然決然的說:

    「妳們年輕,機會還很多,不像我,一把年紀還在給人家當奴才,讓我去吧!」

    見眾人惦惦無聲,老僕便跟道士表明心意

    「道長,我願意去換我主人的命,可以嗎?」

    「確定不後悔?」

    「男子漢大丈夫敢說敢當,我絕對不後悔!(๑•̀ㅂ•́)و✧」

    「別說我這人沒同情心,看在你一片誠心誠意的份上,就特准你去跟親朋好友交代後事。等我三天作完全套大法,七天後你家主人就會復活了。」

    於是老僕就讓道士住了下來,每天早晚請安奉茶,把他當親爹一樣照顧,然後就一一去和親朋好友告別

    親朋好友聽了之後,有的笑他癡、嗤他傻,有的誇他勇敢、說他了不起,更有沒良心的趁這個機會消遣了他一番。

    回家路上,老僕順便去附近的關帝廟拜拜

    「關聖帝君在上,弟子某某某,之後就要替主人而死,求帝君保佑我家主人能順利回來……」

    話還沒說完,只見一個赤腳和尚大聲喝道:

    「我看你滿臉妖氣,就要大禍臨頭,怎麼還有閒在這裡拜拜?!我救你一命,千萬別說出去」

    說完拿出了一個紙包交給老僕,囑咐說:

    「危險時打開來看」

    說完,人就不見了

    老僕回家後,看著五花大綁的紙包,手真是越看越癢,於是偷偷打開瞄了一眼,裡面有指甲五片*2、繩子一根,便放到口袋裡收著

    三天期限轉眼就到,道士把老僕的床移到棺材對面,另外在地上挖了一個傳飯洞,之後就鎖上房門,和眾夫人在附近起壇作法。

    老僕坐著坐著,看四周一片靜悄悄,想說這道士該不會唬爛我吧。這時,只聽見床下一陣窸窸窣窣,爬出兩個綠眼睛、凹眼眶、頭跟車輪一樣大、全身短毛、兩尺多高的黑矮人,一邊繞著棺材兜圈子,一邊盯著老僕看,還用牙齒去咬棺蓋的接縫。

    「咿呀──」

    棺材蓋開了一條縫,裡面傳出一陣熟悉的咳嗽聲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啊,果然是主人無誤,老僕心想

    聽到咳嗽聲,兩鬼連忙把李通判扶出棺材,出了棺材的李通判全身無力,跟虛脫了沒兩樣。於是兩鬼舉手用力摩擦李通判的肚子,摸著摸著,李通判口中竟咿咿呀呀的發出聲音了

    老僕仔細一聽,媽呀,這明明是道士的聲音,根本就是披著主人皮的妖怪,暗唸道:

    「關老爺所言,果然真心又不騙」

    連忙打開懷中紙包,只見五片指甲飛出,化作數丈長的金龍,抓起繩子把老僕綁在房樑上。老僕被綁得神智不清,看到兩鬼和李通判走到床前,一看,尷尬了,居然啥物攏嘸,通判大叫:

    「啊啊啊失敗了完蛋了啊啊啊啊啊(۳˚Д˚)۳(۳˚Д˚)۳(۳˚Д˚)۳」

    兩鬼齜牙咧嘴,在房間裡翻箱倒櫃,李通判氣得把被單枕頭扯個稀巴爛。忽然,一鬼抬頭,啊哈,人在上頭呢!大喜過望,一人二鬼便齊力往上跳,眼看著老僕就要嗚呼哀哉,就聽「轟隆」一聲巨響,兩鬼不見了,棺材重新蓋上,老僕也掉了下來。

    眾夫人聽到聲音,紛紛趕來看熱鬧,聽老僕口沫橫飛的講了一遍,又急急趕去道士那邊,只見道士已被五雷轟頂,死狀悽慘,身上有十七個硫磺寫的大字

    「妖道煉法易形,圖財貪色,天條決斬如律令」
    ──────────────────
    *1通判,官名,為知輔的佐貳官,掌一廳財政及普通案件

    *2原文為「手抓/手爪五具」我看到的翻譯大部分皆直接採原文用詞,前者查教育部字典不得其意,故採後者,翻譯為「指甲」。但既是指甲,量詞應該用「片」,何以原文用「具」?還是指某種像手形的東西呢?尚請高人指教。


  9. 保留重點情節,沒有逐字翻譯、省略原文評論

    可憐的醫生QAQ

     

    出自呂氏春秋.仲冬紀.至忠

    齊閔王長了一個爛瘡,整天痛得唉唉叫,於是找了宋國的名醫文摯來看診。文摯到了齊國,看了齊閔王的爛瘡,眉頭一皺,悄悄跟太子說:「這病我有辦法,可是只怕我弄完之後就要GG了。」

    太子:「為啥?」

    文摯說:「這個病只要大王生氣就會好,但只怕他一發飆就把我給剁了。」

    太子聽了,跪求道:「免驚,只管放心動手,我跟太后一定保你沒事。」

    「好吧,那我就做做看。」

    到了看診那天,齊閔王從早上等到下午,再從下午等到晚上,就是看不到文摯的人影;之後再約了幾次也都是如此,實在讓齊閔王越想越是氣噗噗。

    好不容易文摯來了,他進了內殿,不但不脫鞋,還一邊幫齊閔王看診,一邊把腳踩在齊閔王的長袍上,一副顧人怨的鳥樣。之後又從齊閔王小時候尿床一路狂罵到他昨天晚飯沒吃乾淨,果然成功讓齊閔王爆氣,病也就好了。

    但是齊閔王已經一整個氣炸,準備烹殺文摯,太子和太后多次抗爭無效,只能急得跳腳。然而,大鍋、滾水、加上三天三夜的火力全開,卻傷不了文摯的一根毛。齊閔王大惑不解,找人去問文摯,文摯說:

    「如果你真心誠意要殺我,幹嘛不蓋上鍋蓋以隔絕陰陽之氣流通?」

    齊閔王依言照辦,於是文摯就變成一鍋白切肉了。


  10. 前陣子在Wayback Machine翻到Kannushi Link學長寫的「深藍大冒險」遊戲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41107171127/http://www.student.tw/forum417/thread78522.html

    雖然很想玩玩看

    但點下去之後發現載點掛了

    之後在網路上爬了好久都沒找到檔案

    想請問板上資深的大大們有沒有留著深藍大冒險的執行檔(檔名:DBA_1.1.234.exe ,1.96 MB),有的話可以麻煩用email寄給我嗎?

    (為了防止廣告信,我後來把信箱地址編輯掉了,先說聲抱歉)

    感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