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咫鳥喙

白綾 羽翼 凋零

Recommended Posts

「抱歉了,這個世界 。抱歉了,綾,我...搞砸了。」那是個無比絕望而無助的眼神,男子,伴隨著落下的滂沱大雨,從高處落下,此時,趕來的女子已是來不及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對不起...為什麼...我沒辦法 ...沒辦法在當下了解到你的想法...都等到你出事了...等你出事了...我才知道你的好...你回答我啊!!回答我啊!!你給我睜開眼睛啊!!林梓翼!!我在跟你說話啊!!怎麼不看我了啊...」崩潰的情緒,伴隨著淚水落下,女子不斷的哀嚎...不斷的吶喊...不過...體溫...仍然是蕩然無存...

故事,得從三年前說起...

「我...我們交往吧...柯綾...妳願意當我的女朋友嗎!!」豁出去的男方,渴望的答案,如願以償,「終於,你終於說出口了呢,林梓翼,我果然,沒看錯人呢,我願意。」女方,出乎意料的主動,主動吻了男方,男方,則是抱緊了女方,這一吻,這一抱,就是五分鐘,旁人猶如空氣,好險附近並沒有太多人,積攢已久的感情,終於在今天獲得了直接的釋放。

「初戀給了妳,我很開心,沒什麼事是比這更開心的事了。」
「初戀給了你,我很開心,沒什麼事是比這更開心的事了。」
於是,兩個人的戀情開始了。

「綾,還記得我們是怎麼認識的嗎??」與柯綾躺在床上的林梓翼問道,「怎麼可能會忘記啊,你那糗樣...等等...你別那樣...看著我嘛...」深邃的眼眸,映照出的是無比深情的眼神,此時柯綾已是耳根發紅發燙,心跳極快...嬌羞的樣子,令人想咬一口,「怎麼了嗎??怎麼...突然臉那麼紅了??是不是不舒服,我去幫妳倒杯水。」正要起身時,被抓住了,進而被壓倒,「沒...沒事啦...只是...想起了喜歡上你那時候的感覺...很害羞...但又很想霸佔你...很想把你吃.......啊~~~~」柯綾臉又更加的漲紅了,極度激動而害羞等情緒,不禁反射性的遮住臉朝著男子的胸膛撞去,「原來如此呢,我也是。」男子摸了摸女子的頭,原本接近爆炸的害羞,得到了舒緩,女子抬起頭來,道:「不如,你就讓我吃掉吧,反正,我肚子餓了。」林梓翼臉紅......

被脫掉上衣的林梓翼,先是被舔了耳朵,又是被撫摸了胸部,主導權完全被掌控在柯綾手中,因為被壓住的關係,更是動彈不得,平時在健身房訓練的成果,也在此時被「爆露」得體無完膚,深邃的線條,將每塊肌肉與肌肉的形狀切割得十分完美,那是個連男生看了都羨慕的身材,不會過度的魔鬼筋肉人,又不會過度的火柴人,適中的肉度,將每塊肌肉襯托得更加顯眼,也難怪柯綾的原始本能被喚醒,換成是男的...都難保不會下手.......

「妳是...第一次嗎??」「嗯...是啊...那你呢??」「嗯。」話落,激吻,卸下服飾,一絲不掛的兩個人四目相接,女的,臉又更紅了,「我的身材...還可以吧....」男的把手放到了女的胸部上說:「傻瓜,我看上的又不只是妳的外表。」吻了女的之後,隨即將女的壓倒......

「吶,剛剛的話題被中斷了,我們繼續吧。」慾火燒盡之後的兩人,週末整個早上的時間,也「燒掉」了,「好啊,講到我們第一次的相遇嘛.......」

                     一年前....

那天的黃昏,西裝筆挺的男仕,正於晚餐的途中,手指的運作,雙眼的注視,依舊專注於螢幕中的事物。下一秒,慘劇發生,踩到香蕉皮的林梓翼,滑落斜坡,滾入河流之中,狼狽的模樣,實在是無法想像是個榜首錄取全國最高學府的學霸。

騎著腳踏車路過的女仕,見狀便是拔刀相助,立刻衝下坡去觀看遇難者的狀況,遇難者是沒怎麼樣,就是衣裳濕掉罷了,不過,由於臉最先入水的關係,即使再高的顏值,也是暫時蒙上了一層紗。
「先生,你還好吧。」「沒事啦,沒事啦,自己走路不看路,怪誰啊,哈哈哈哈哈。」男子正要起身時,女子也是攙扶了一下,「沒事的,小姐,我沒事的..啊!!」起身一個不慎,腳踝狠狠外翻,即使不構成傷害,一時半刻也是無法正常行走,「東西先給我拿吧,吶,紙巾,臉擦一擦。」 拭去了臉上的泥濘,整理整理一下顏面,總算是舒爽多了,但外套及襯衫已是溼透,於是豪邁的脫掉,令人垂涎三尺的身材第一次在這個未來的另一半展露得十分自然,女子心跳加速,視線立馬轉開,素昧平生的兩個人第一次見面便是如此的刺激,後續可還得了。

「名字,小姐,你的名字。」
「柯綾,你呢??」
「林梓翼,有榮幸請妳一頓晚餐以示剛剛的出手相助嗎??柯綾小姐??」
「好啊,有緣交個朋友也無妨。」

    曖昧的種子,也在此時萌芽

「不過想想,那時怎麼就這麼摔下去了。」至今仍對那一摔感到困惑的林梓翼已陷入了死胡同之中,柯綾笑了笑,看著眼前這男人,智商是真的高到一個不得了,但犯傻起來,那還真的是跟小孩子一樣令人哭笑不得,「這一摔,不也值得了嗎,梓翼??」柯綾輕輕的吻了林梓翼的手,笑了笑「走吧,傻孩子,衣服穿一穿,來去吃飯。」
「綾,我來煮吧,雖然今天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眼睛睜大的柯綾,看來又要肥一圈了。

連男人都羨慕的身材,高學歷,年級輕輕就已是自行創業,年收入千萬,臉蛋也是中上的水準,完美高富帥,又煮得一手好菜?!就以一個在職場沒沒無聞的小資女,到手這頂級的貨,只能說那香蕉皮,絕對是最佳助攻。

「冰箱的肉快沒了,只能煮清淡點,能接受嗎??我的客人。」已經開始下廚的那位林大廚問道,「大廚煮什麼就吃什麼,快餓扁了啊~~~」鬧起彆扭的這位「奧客」林大廚也是沒輒,「好了好了。」,端上了一碗剛煮好的烏冬,再淋上特調的醬汁,退冰的蛋,隨即打下至麵上,再撒下些許的蔥花,一碗征服眼前這位吃貨的烏冬,上桌。

      ........「再來一碗!!」.......

一如往常的工作日,這天,柯綾收到了公司升遷的通知,滿是愉悅的今天,殊不知已經悄然被捲入了高層的鬥爭之中,從小小的協理直接晉升至該部門的副長,即使未捲入即將發生的人事鬥爭之中,也早已引來許多人的眼紅。

「...欸欸...你聽說了嗎...那個柯綾升副長了...」
「...那個柯綾??副長??喔喔喔,男朋友跟公司也有合作的那個小丫頭嘛...」
「...升太快了吧,佩服,但也為她祈禱啊...」
  「...聽說每個這樣連跳的,不用半個月就好打包了...」
「...唉,又一個人才得打包了啊...」

職場上的一波涉及人命的職權鬥爭悄悄的揭開了序幕......

得知升遷消息的林梓翼,心中的喜悅已是溢於言表,柯綾下班後更是直接高級餐廳慶祝一番,回家之後,推倒。「我不錯吧,梓翼,有沒有什麼想說的呢??」「我愛妳。」林梓翼極為深情的對著柯綾說道,不知道是不是受不了這三個字的威力,還是眼前這個男人真的太有魅力,三個字結束後,理智又是再度被排山倒海的獸性淹沒,直接壓在了男人的身上,更是一陣又一陣的狂親猛吻,兩個人,又是如此被慾火燃燒殆盡整個應該寧靜的夜晚......

「那麼...這份合作案...林先生,可以考慮看看了嗎,藉由你跟政府的交情...」
「如果你是為了這件事而升我女朋友的話,那我會想辦法讓她離開這公司的。」
「哎呀,別這麼說嘛,林先生,這案子的利益真的不是普通的大啊,再好好考慮考...」
「您另請高明吧!!我不跟你會與您合作的,綾,我也會讓她離職的。」
「這樣啊......」「是,所以這事甭談了。」目送人離開的負責人輕輕的笑了一下道:「走著瞧吧,小伙子,別以為,自己能決定這一切啊。」

這樣下去,遲早會釀成大禍的,不論如何一定得讓綾離開那間公司,突然就直接叫她離開,即使跟她吵也沒用,挖角??以她的資歷...即使能力確實跟我不相上下,也終究會因為「太菜以及性別」被忽視,當自己的助理??不用活了,她的辦公桌...我來當助理算了...直接退休??不是吧!?......
 
就這樣,前十大傑出創業者漏出了十分難得的困惑臉色.......

臉色凝重的林梓翼,馬上被副駕駛座的柯綾問:「還好吧,你的臉色不太好...是不是昨天晚上...的關係...」「...沒有啦,今天有點用腦過度了,沒事的,別擔心,今天晚上想要還是可以啦,哈哈哈。」即使平常就是一副撲克臉,但也許是交往久了,也感覺得出來有心事,也往往能猜中眼中這男人大概的煩惱,「寶貝啊,不用想太多,沒事的,我也會保護好自己的啊,好不好,乖啦。」「而且,開車要專心啊。」駕駛,只是輕輕的笑了一下,沒多久,停車,熄火,「我會保護妳的,綾。」語畢,男子濕潤的雙唇逼近副駕駛座,闔上雙眼,管他什麼事,讓當下的感覺主宰一切,「等等...在這裡??在車上ㄇ...」語未畢,乾燥的雙唇已是被濕潤,「冷氣風太強了,嘴唇乾掉嘍。」手已是準備再度發動引擎時,卻被抱住了,「那句話,是真心的吧。」「當然。」「愛你...我愛你,梓翼。」「我愛妳,綾。」「先回家吧,今天我煮海鮮焗飯,也餓了吧。」「嗯,餓了...」林梓翼是笑了一下,開車。

這一晚,將是兩人所剩無幾的幸福的倒數開始......

「妳們公司的人找我談案子,今晚可能失陪了,抱歉。」
「嗯,沒關係啦,有報備就好,能別喝酒就別喝酒喔。」
「我知道,路...」
「路上小心,梓翼。」
通話結束, 廝殺,正式開始,一方為了自己的正義,為了自己所愛之人;一方則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為了數不盡的龐大商機。約到了酒店,負責人又是拿出了簽約相關,林梓翼搖搖頭,準備起身離開,「走前,喝一杯嘛。」「喝?別傻了,換點招式吧。敢動我的人,你會知道你一生的心血的下場。」滿是殺氣,眼神之中不帶任何慈悲的怒瞪,在場所有人,冒冷汗??整條褲子濕透的大有人在。

回到家的林梓翼臉色很不是好看,但也只是疲憊的癱在沙發上,「回來了啊,吃吧,柯綾特製沙拉!」眼神為之一亮的林梓翼才準備拿起叉子,叉子,卻被奪走了,這是鬧哪樣,餵食嗎??怎麼自己吃起來了!?「吃之前,告訴我案子的事情吧。」兩人轉回嚴肅,「我回絕了,對方要我跟政府那邊買通,我斷然的拒絕了。」「不錯不錯,不愧是我的男人,那老闆,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呢。」「那麼,離職吧,我來養妳就好。」柯綾震驚了一下,也算是茅塞頓開了,「我們,明天好好一起想想解決辦法吧,現在先好好享受我們的時光此時最重要的呢,吃吧,嘴巴張開...啊...」

沙拉...難以形容的口感...算好吃吧...

「明天早上請假吧,想跟妳約個會。」
「好啊。」
「話說...梓翼,今天...,一起洗澡吧...」
「嗯...好啊,不過...這好像是我們第一次一起洗吧。」

洗個澡,有必要這麼多聲音嗎...有必要叫這麼大聲嗎.......

「早安~~」「喔,早安,等等喔,歐姆蛋快好了,桌上的濃湯先喝著來吧。」「梓翼啊,你的廚藝跟誰學的啊??」「就算是無師自通吧,小時候就有興趣,自己照食譜做,慢慢這樣摸索上來的吧。」
這個人...到底是有什麼難得了他的啊...管他的,吃就對了,果然好吃。

「假請好了嗎?綾。」「明天再銷就可以了。」「OK」.....「等等...不是吧...等等...綾...妳又要了嗎!?」「怎麼,不可以嗎??不是誰說今天要約會嗎,有誰規定約會一定要出門的,而且最近你下廚又比較頻繁,害我變胖...要減肥啊...」

                  ......................

「所以說,離開那間不良公司吧,綾。」「可是...我手上還有不小的案子還沒處理完,而且,我還是想證明自己的實力。」「我覺得這案子,並不單純,政府那邊涉及到的官,會是很大的那種,而公司之所以升妳的原因,不外乎就是要在出事的時候拿妳來當替死鬼,所以,我是覺得能越快離開越好。」「...那...我手上這案子,把它處理完就走,可以嗎??」「好啊,那這陣子能低調行事就低調行事,也別去管一些流言蜚語,能答應我嗎??」「嗯,答應你。」「那,我想帶妳去一個地方。」「誒!?那我換個衣服。」「不用換啦,走吧。」

走到了一條十字路口,林梓翼停止腳步,脫下了上衣,這次裡面還穿了一件緊身衣,並將柯綾的視覺給關閉,「等等...你在幹嘛...等等...你要帶我去哪啊!!」「到了就知道了,我的小甜心。」「好...好啦...」柯綾的耳根再度發燙......

直直前進,到了一個猶如仙境一般的地方.......

卸下衣服,睜開雙眼,眼前的夢幻已非驚嘆足以表達,「這地方,是我在高中的時候,某次考試考爛心情不好而翹課偶然發現的地方,這地方,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能夠讓我忘記一切的負面情緒。但同時也是個地方,我想獻給我所愛的人,讓她知道,我也想像這座森林一樣,能夠讓她忘記所有的煩惱、憤怒、悲傷、痛苦......並且帶給她快樂。」淚水...從眼角...緩緩流下...並非悲傷,而是,說不盡的感動,並且,緊緊的抱住,身後的這名男子,並且說到:「梓翼,等這件事情完全結束之後,我們結婚吧,我已經確定了,你就是我的真愛,所以,此生此世,能陪著你,就夠了,我真的...好愛...好愛...好愛你。」男子,沒說什麼,只是摸了摸女子的頭,並且突然來個公主抱,然後,深深的吻了女子,時間猶如暫停一般,此時的兩個人,此時的森林,就猶如名畫一般的端莊,無人打擾,沒有訊號,沒有任何的鬥爭,沒有任何的慾望,遠離一切的塵囂,只專注在雙眸所注視之人,傳達以言語無法傳遞的訊息給對方。

「妳的辭呈,我准了!!」
「謝謝老闆這陣子以來的照顧。」
「不會,我只提醒妳,注意妳的男朋友。」
              ............................
「好了,今天離開公司了,那你有什麼打算呢,梓翼。」
「來我的公司吧,當我的助理吧。」
「啊!?你認真的!?」
「嗯,認真的,桌子都好了,明天就可以上班了。」
「你還真的,很在乎我呢,梓翼。」
「當然,畢竟,我很愛妳,我希望,妳能快樂的過好每一天嘛。」
「梓翼。」
「綾。」
「林梓翼。」
「柯綾。」
「你愛的人,真的是我,對吧。」
「對,絕對是妳。」
「那,今天我來煮晚餐。」
「不要。」
「為什麼...」
「我們一起煮。」
「......」
「??」
                 ...............

於是,新工作的開始,並非事情的結束,林梓翼的公司已經悄悄的被滲透,低階的助手至高階的主管已經默默的被收買,各種不利於公司運作及這兩個人的謠言也開始逐漸擴散,公司是黑心公司、老闆劈腿、老闆女朋友帶老闆綠帽、公司跟政府有不良交集.......諸多的謠言開始,此時公司的大股東之一也突然宣布全部賣給一間公司,至於那間公司,正是柯綾的原公司——穆拉斯生技,一連串的事件,讓公司陷入了空前的危機......

「抱歉,綾。」
「不會的,一起加油吧。」
此時,一個陌生人突然開口
「哎呀哎呀,兩個人背後都在偷吃,還在這邊裝啊!!」
已是握緊拳頭準備衝向前的林梓翼被攔住了,柯綾拿出了手機,播放了剛才的那段話...
「偷吃是吧,那,你也偷偷進監牢吧。」
「妳...妳這...你們走著瞧!!!」
陌生人跑走了,柯綾道:「我也會盡全力不成為你的負擔的,所以,可別把什麼都扛在自己身上喔。」
「謝謝妳...謝謝...」
男兒淚,落下,壓抑已久的情緒,崩潰,女子,一語不發,抱住了男子,摸了摸男子的手,並逝去了男子的眼淚,「先回家吧,好好的休息,請幾天的假,公司那邊也全部放幾天的假,讓全部好好的重新整理一下吧,好不好,回家幫你按摩按摩,別哭了,再哭,我就要生氣了喔。」「嗯...不哭了,回家吧,手。」「嗯,走吧。」
十指緊扣,兩個人,回家了,兩個人,公司,開始一個禮拜的特休。

「看來...結婚的事得再緩了...」
「沒關係啦,慢慢來,反正...那只是張紙罷了,只要你在我身邊,就夠了。」
門鈴響起,是快遞,一個包裹,裡面裝的,是戒指...
「綾,先站在那邊別動。」
「又怎麼啦,該不會要向我求婚吧,哈哈...哈...」
「嫁給我,綾。」
高跪姿,雙手獻上戒指,少了鼓吹的人,少了配樂,卻多了分嚴肅,也多了一分驚訝及感動...女子,眼淚再度流下...
「傻...傻瓜...」
「我愛妳,妳願意,將這一生,交給我嗎,綾。」
「我願意..你這傻瓜...哪有人用包裹來送戒指的啦...而且...你又是怎麼知道我的指圍的...你這傻瓜..還問這些根本不用問的問題...不只這一生,下輩子,下下輩子,永遠,我都只想跟你在一起,我也愛你,梓翼,不,要改口了,老公。」
「是啊,老婆,不過,稱號什麼的沒差啦,還是比較喜歡綾這個叫法,比較適合妳,而且,我愛妳,這樣就夠ㄌ...」
話還沒說完,嘴巴,就被眼前這張嘴巴堵住,舌頭與舌頭間的交纏,唾液與唾液之間的交融,唇與唇之間的碰觸,以及,兩個人嬌喘聲的此起彼落下,上衣,外褲,內衣,內褲,被狠狠丟到一旁看戲,撫摸,挑逗,捏,咬,舔,抱,感官的刺激,理智的喪失,心跳的加速,只為此時此刻的感動,所有的言語,只在纏綿之中,逐漸隨著高潮的來臨而爆發。

「行李,今晚準備一下吧,明天早上的飛機,去日本玩個幾天再來好好完成接下來的事情吧。」
「這算是...度蜜月嗎??」
「嗯...算是吧,等事情結束後,正式的再補妳吧。」

    .......非正式蜜月之旅開始......

班機自新千歲機場降落,並且在小樽待上了一整天。晚餐,在海景餐廳吃了頓海鮮全餐,之後,入住了間4星級飯店,然後,關燈,睡覺。

第二天,兩個人仍然在小樽溜達,下午,品嚐著牛奶冰淇淋,在小樽運河散步,一個悠哉的午後時光,兩個「蜜月中」的人,又這樣渡過了一天的假日。

第三天,該逛的逛了,該買的買了,該吃的吃了,兩個人,想回國了,雖說算是蜜月,但,如此的唐突,而且未做過半點規劃,說要玩得盡興,也很難完全。

不過,兩個人,仍然對於這躺旅行感到十分滿意。

由於班機是一大早的時間,因此,歸國的第一件事,就是睡覺,再加上,兩個人都是第一次出國的緣故,疲累的程度,連搭乘載具的體力都已經是所剩無幾,兩個人,直接睡在了車上。

             ......假日結束.......

上工之後,公司平靜了有好段日子, 直到這天,驚人的事情再度爆發——公司一名員工自殺,遺書白紙黑字寫著:

        這種公司,待了有何意義
        人都沒怎樣,就放無薪假
        是不知道我活得有多痛苦
        生來穩贏的你也不過如此
        技術,能力....你全都沒有
                  憑什麼當老闆
                        去死吧

輿論爆發,股東接連的撤資,搖搖欲墜的公司,就在瀕臨絕望之際,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正是一場爭執, 一場兩個人罕見的爭執。

「我說,梓翼,離職吧,我們都離職吧,即使收入變少,生活平靜點也沒什麼不好吧。」
「可是,我走了,誰來解決這些事情,公司的後續,又該如何...」
「那也不應該是你全部來扛的吧,而且說到底,不就是因為我...因為我才有這些事情的發生...」
「正是因為妳,綾,我才更要把這事給徹底的了斷,而且,已經鬧出人命了,對方,也是想要一決勝負了,那麼,讓我來解決吧。」
「不,你還不懂嗎,輸了就輸了,我只想要你好好的陪著我,那些爭執什麼的,我不在乎。」
「那麼,我也只想守護妳,守護我最想守護的東西而已,一直以來,我想要的並不多,想要的就是一個能夠愛著我的人,讓我能夠深愛著她,並且守護著她,如此而已。」
「...我哪裡不好了...你說出來...我去改,我可以改啊...」
女子淚水落下
男子摸了摸女子的臉頰
「改該的只有一個,笑一個,妳的淚水,是我這輩子最不希望看到的東西...」
一巴掌賞到了男子樓上
「...既然你不希望看到...那為什麼...為什麼不肯停止...為什麼不肯停止!!」
怒吼中蘊涵著許多的悲傷及各種複雜的情緒...
男子一語不發,低著頭許久,打破沈默,並抬起頭道
「不會有事的,相信我,因為,妳在我身邊,先睡覺吧,對不起,讓妳擔心了,但相信我這一次就好,事成後,一定照妳所說的做,今晚,我睡沙發,床,留給妳,當做我對自己的懲罰。」

                   ...................

女子睡沉後,男子,開始行動,將所有的東西整理好,並且留了張紙條在抽屜內,不到早晨,早餐準備好,冰在冰箱的是特調烏冬,並又留了張紙條在餐桌上,之後,深深的吻了熟睡中的女子,離開了。

男子替女子請了假,並且帶著許多文件到了穆拉斯生技,這是林梓翼的最後一張牌,「我宣布,買下穆拉斯生技的40%的空缺股份,這樣,我就是最大的股東了,你們,必須聽我的,從現在開始,我就是董事長。」毫不留情的林梓翼,另在場全部股東陷入震驚。
「林梓翼!!你!!」
「閉嘴,已是毫無權力的垃圾老闆,這就是惹我的下場,以及你們試圖攏絡政府進行非法的暴利案,謀殺我公司的員工,報復你們之前的員工,莫須有完全不存在的事實等......諸多的罪行,你已經罪證確鑿,而且,我在此宣布,解散股東會,解散穆拉斯生技集團,並將剩餘資產所有合法讓渡給我的公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樣的,臭小子,看來,你是不想你另一半的命了,對吧!!給你個機會,將全部股權轉讓回來,一句話,要不要。」
「不要,我早知道你這老狐狸會對我的人下手,很抱歉,你是傷不到我的人的,田慶老師,你的手段,我早就看透了,當年的那次0分,之後我的回敬,讓你從此消失在教育界,我可都還記得一清二楚呢,你派的人,已經被逮捕了,你輸了,老  師,得不到,就是摧毀對方的一切,那麼,只要一無所有亦或是先摧毀對方,就是我贏了,沒錯,我贏了,你這一生最大的錯誤,就是不應該不承認自己當時的教學完完全全錯誤,並且,造就了今天,造就了你,再度歸零的下場,其他股東,看清楚,這就是你們的合夥人的真面目,為了龐大的利益,不惜上市可能導致大量人口死亡的口服藥物,也要向我和政府的關係去買通,加以上市,不成,並企圖將我的公司徹底搞垮,要不是我的員工臨死前的那張紙,我可能還真的輸了呢,「人是生技」完完全全,明明了了,簡簡單單的藏頭,卻沒人發現,真是可笑啊,哈哈,再見了,老師,你結束了。」
轉過身面向會議室出口,離開,完完全全勝利的林梓翼,沒料到的是,當他踏入這棟大樓的時候,就再也出不去了,門口堵著兩個黑衣人,並且狹持著一名無辜的員工,黑衣人拿著股權讓渡書道:「簽,還是不簽。」

「既然要死,大家一起死,林梓翼。」話落,在會議室的田慶前董事長急性心肌梗塞猝死。

「把人先放下,我就簽。」
「你先簽,我們就放人。」
「看來是沒辦法妥協了。」
「簽,還是不簽。」
「我簽,但換個地方簽吧,所以,把人放了吧。」
「簽吧,筆。」
人質,開始釋放,筆,也開始落下,就在人質釋放的瞬間,停筆,將紙撕掉,用盡全身力氣撲向了兩名黑衣人,兩名黑衣人撞向牆壁暈了過去。
「跟我來,到頂樓。」
「可是...」
「走!!」
兩個人來到了頂樓。
「你,立刻報警及叫救護車,只剩一個緩降機,你下去吧,裡面的事情,我去解決。」
「我就是害你員工死的人,為什麼要救我。」
「你是無辜的,快走吧,好好活下去,還有這個,幫我給柯綾,我的老婆。」
「我知道了。」
員工下去了,不到多久,大樓已被攻破,但,真正的贏家,跳樓了。

                ......幾天後......

人,被送入醫院,陷入重度昏迷,嚴重內出血,生死未卜,女子也因為照顧人,廢寢忘食,進而昏倒,也吊了點滴...

「梓翼!!」清醒的女子,立刻奔去了林梓翼的病房,打開房門的時候,病人,已經不在了床上,尚未平復的情緒,再度受到了重擊,原本生死未卜的人,現在又突然消失於病榻之上,即使再怎麼安慰自己,現實的衝擊,也足以將僅存懷抱著希望摧毀殆盡,絕望的柯綾,腦中浮現出與林梓翼相處的每分每秒,每段回憶,都是如此的真實,但,都可能只能在腦海中重播重播再重播,絕望之下,選擇了回去兩個人的住所,開始整理未婚夫的東西。

此時,打開了抽屜,裡面放了兩張紙,一張,是財產讓渡書;一張,是遺書,遺書如此寫到......

綾:
我很快樂,我覺得,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因為,有妳深愛著我,讓我了解到被愛的美好,這四年,我們在河邊的第一次相遇,一年的相處,喜歡上了對方,告白,之後開始了交往,同居,許許多多的點點滴滴,我就好像在做夢一般,也不時的想像我們終老一生的畫面,看著自己的小孩出生,長大,也成家立業,也一樣有了小孩,真的是無比的美好。跟妳在一起,我就覺得我沒有什麼是辦不到的,只要是為了妳,為了守護妳,我也滿足了,所以,對不起,可能,我們的旅程只能劃下了休止符了,我的員工,被害死,我必須負起責任,我也必須死,財產讓渡書看到了吧,剩下就是簽字簽一簽,我所有的財產,包涵整個穆拉斯生技的資產,就全都是妳的了,這就當作微不足道的賠償吧,以妳的能力,不論做什麼都好,我都相信妳一定可以做得很好,問我為什麼,因為,我一直都深愛著妳,而且妳可是我的另一半,就這麼簡單,堅強的活下去,我依然在你身邊,依然守護著你,綾,謝謝妳,讓我成為妳的男朋友,讓我成為妳的另一半,讓我能夠為了妳而去拼命守護妳,我的使命達成了,我愛你。
                                                林梓翼

「笨蛋...你走了...這房子,這些財產,又有什麼意義...你難道沒想過...你走了...我會難過嗎...是誰允許你這麼努力的...你說...你依然在我身邊...那你現在就出現在我面前啊...你走了...我還為什麼要活著啊.......」完全崩潰,一個人,淚水潰堤,整個人,縮成一團球狀,這一潰,不僅不吃,也不喝,什麼事,也不做,只是一直縮著,哭到沒聲音,眼淚乾涸,仍然縮著,整個人,就猶如空殼一般,已失去了存活的目的。

                      三天後

門鈴響起,柯綾依然縮著,門鈴不斷不斷的響,柯綾依然依然的縮著,早上,中午,晚上,動身了,按下門把,打開門,眼淚,再度落下............

                                          THE END

分享這篇文章


鏈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網站

建立一個帳號或登入來留意見

您需要成為會員才能留意見

建立一個帳號

註冊成為我們的會員。這只要幾個簡單步驟!

註冊新帳號

登入

已經有帳號?請在這裡登入。

立即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