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發文者

有些大概算是隱私的事被看透而且直接說破

Recommended Posts

如題,大概就是我同學很驚準的猜到我的黑歷史,然後當面問我是不是有這樣的經歷。

我承認了,之後他就會分析我的人的行為模式或人格之類的。

幾乎全中。

有種被看透的感覺。

總覺得有個太了解自己的人很危險,怎麼辦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黑歷史也沒什麼就以前有一斷時間被排擠,所以現在有點……能自己做到的事就自己做,例如把國文作業搬到辦公室時寧願自己跑三趟也不找同學幫忙。我知道這樣很怪,但是剛開學想說也不會有人注意,結果就被他注意到了。後來他就是會找我講話,然後會抓住我的一些反應說像我這樣的人都會這樣。

他會分析出來是因為以前的經歷相似

其實原本都沒什麼,頂多會覺得好不容意易結痂的傷口又被挖開一次,反正又不是沒痛過,沒差了。

但是今天發現他看得太透徹,透徹到可怕。

他說我跟別人互動的方式像是被製造出來的,就像週期表上的人造元素那樣。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黑歷史也沒什麼就以前有一斷時間被排擠,所以現在有點……能自己做到的事就自己做,例如把國文作業搬到辦公室時寧願自己跑三趟也不找同學幫忙。我知道這樣很怪,但是剛開學想說也不會有人注意,結果就被他注意到了。後來他就是會找我講話,然後會抓住我的一些反應說像我這樣的人都會這樣。

他會分析出來是因為以前的經歷相似

其實原本都沒什麼,頂多會覺得好不容意易結痂的傷口又被挖開一次,反正又不是沒痛過,沒差了。

但是今天發現他看得太透徹,透徹到可怕。

他說我跟別人互動的方式像是被製造出來的,就像週期表上的人造元素那樣。

也就是他以前也被排擠過囉

想再問一下那你跟他現在有被排擠嗎?

然後 "被製造" 的意思是指

你跟人的互動很不自然 還是 環境和經歷會影響你跟人的互動方式 還是其他意思?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現在的班級比較不搞小圈圈所以沒有(或者其實有,只是我不知道)

被製造是指我的行為舉止完全符合”容易引起大部份人的好感“這個定義

咦? 可是遇到麻煩卻刻意不找其他人幫忙,並不會引起別人好感吧?

還是說你為了不被討厭,待人特別客氣,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權利或精神呢?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他還真是個冷血的旁觀者

同感

有些人有很敏銳的觀察力跟判斷

但是當他們缺乏同理心 就會讓已經在故作堅強的心更痛苦

我也有這種同學 後來就躲著他 免得他又抓住我開始洋洋得意

反正他如果覺得我很虛偽 那就這樣吧

我是不是虛偽的人我自己明白

假裝是一種保護色

我不懂的是,我又沒有傷害或是欺騙別人

他們怎麼可以就用虛偽二字貼標籤

說他們懂,其實他們根本不懂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又回來了

怎麼說呢?我不覺得他冷血。

一開始說的那個自己搬作業的事其實還有一半,那時後我正在搬第二趟,快到辦公室時突然聽到他叫我,一回頭發現他抱著第三疊作業默默跟在我後面,他說“我看你自己搬一疊走想說你該不會還要再跑一次吧,就自己跟過來了”然後問我為什麼不找人幫忙,我就用很輕松的語氣說我有“人際障礙,看不出來對吧,嘻嘻”但是我說的時後其實跟本不敢看他而且已經做好被說很奇怪的準備了,結果他只是說“很多人都會這樣啊,沒什麼,以後需要幫忙都可以來找我”

而且後來有一次我搞砸了對他來說挺重要的東西,感覺的出來他心情不好,他只是認真的想補救辦法,從頭到尾沒罵過我。

後來的分析人格那些,我感覺更像是『找同盟』的行為。

我糾結的是以前的事情我不介意熟到一定程度自己主動說,但是從一個不太熟的人嘴裡說出來的感覺就是會很不安。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又回來了

怎麼說呢?我不覺得他冷血。

一開始說的那個自己搬作業的事其實還有一半,那時後我正在搬第二趟,快到辦公室時突然聽到他叫我,一回頭發現他抱著第三疊作業默默跟在我後面,他說“我看你自己搬一疊走想說你該不會還要再跑一次吧,就自己跟過來了”然後問我為什麼不找人幫忙,我就用很輕松的語氣說我有“人際障礙,看不出來對吧,嘻嘻”但是我說的時後其實跟本不敢看他而且已經做好被說很奇怪的準備了,結果他只是說“很多人都會這樣啊,沒什麼,以後需要幫忙都可以來找我”

而且後來有一次我搞砸了對他來說挺重要的東西,感覺的出來他心情不好,他只是認真的想補救辦法,從頭到尾沒罵過我。

後來的分析人格那些,我感覺更像是『找同盟』的行為。

我糾結的是以前的事情我不介意熟到一定程度自己主動說,但是從一個不太熟的人嘴裡說出來的感覺就是會很不安。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唔……我相信他沒這麼無聊,就是……跳過好友這個階段直接知心大概就像跳過認識直接結婚,很沒安全感。

而且還是認識不到兩個星期就互相知道對方的過去……那時後我連他的名字都沒記住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