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翼

學生為紹興社區請命

Recommended Posts

學生為紹興社區請命 李嗣涔出面無具體回應

紹興社區因占用台大用地,遭校方提告要拆屋還地。昨天台大校慶,校方動用警力阻擋紹興社區居民與聲援居民的學生,今天在百名學生簇擁下,校長終於態度軟化,從行政大樓步行至校口與居民對話。

恐遭拆屋還地的紹興社區居民王常彪陳情兩年,昨校慶結束決定在校門口絕食抗議,直到台大校方全面停止對居民的訴訟,並平等協商,他才要停止絕食抗議。

今天校長李嗣涔一見到社區居民,即對他們表示自己也感同身受,與大家的期望都一樣,絕對是站在弱勢者這邊。李嗣涔表示,校方無奈於法律的壓迫下,他們只能以提告來完成法律程序,但會在程序走完盡力照顧弱勢者。

李嗣涔出面停留不到十分鐘,即因身體不適由校務人員攙扶離去。聲援學生與居民都希望校長趕快康復,一起順利解決事情,現由總務長鄭富書與居民、學生代表重啟協商。

其實本篇想探討的並不是台大與紹興社區誰對誰錯的問題,

而是聲援紹興社區的台大學生,在整起事件中

應該扮演甚麼角色?

而在這個影片中http://www.civilmedia.tw/archives/7390

他們的行為又扮演了甚麼角色?

希望聽聽大家的意見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但是我今天在逛PTT的時候...

引自:批踢踢八卦版

大家好,我抗議哥,

台大會被台大學生不爽不是一天兩天了,

只是藉由這個事件引爆而已,

有不少台大學生其實不是真的想要幫助紹興,

而只是不爽台大。

不爽台大的原因可能很多

隨便請一個台大學生出來說都可以一大堆,

其實張爸可以趁亂控訴,如果還有人記得張爸的話......

其實我一開始就有點想知道學生是抱著什麼心態去的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但是這太扯了

事實上翅膀提供的那段影片我看到一半就不想看了

校長跟居民在對事溝通

他們卻在旁邊噓

還一直提校慶警方入校的事要校長回覆

根本偏離主軸

所以我才覺得他們跳出來一大部分不是因為覺得紹興社區立場弱勢什麼的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先不提員警入校這件事對台大一向主張的校風有多諷刺這件事,

紹興社區整個事件並不是今天才爆發的,

他在今年上半年就已經有許多的抗議跟討論,只是「理性」的請願與陳情都沒有人在意。

是啊,校務會議提案又怎樣,遞陳情狀又怎樣,向市政府反應又怎樣,

在這些過程中校長「從來沒有」回應過抗議同學、居民的提問。

今天他與居民接觸被學生抗議也是合情合理的。

討論到權力關係的不對等,我好驚訝大家會這麼在意抗議這件事必須在一個「和平、理性」的狀態下陳訴意見才能受大家公評。

試想一下馬總統探視災民,說「這不是見到我了嗎?」

請問這時候打斷馬總統你認為算不算不尊重國家元首呢?

也許他還是校長,但是他絲毫沒有作為校長所應該有的風骨啊。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想大家在看完影片都有一些反應

而當天我也在現場

不過我認為必須先說一下當時的來龍去脈

影片是11/16,前一天11/15學生於校慶現場學生穿黑衣綁布條無聲抗議

同時居民欲求進入會場與校長陳情,但被警察擋在門口並舉牌違法(校園內喔)

典禮結束後居民與學生團體於體育館外要求校長出面

校方僅派出總務長溝通(校長在樓上參加會後的校慶茶會)

接著居民與學生團體從體育館遊行至校門口

社區居民王常彪於12:00開始於校門口絕食抗議

到11/15日結束校長仍未出面

而以下僅陳述11/16當天經過,不對事件本身作出評論

12:30學生聚集於行政大樓前,要求校長出面與居民溝通

而校方僅派出秘書請大家進會議室談,學生團體不同意(在行政大樓前大約耗了30分鐘,校長不願出面)

此時學生團體協議,到會議室門口請校長出來一同至校門口與居民溝通(居民於校門口絕食抗議)

學生團體進到行政大樓會議室門口,要求校長出面

校方派出學務長請大家進去,學生團體不同意(大約又耗了10分鐘)

學務長於是答應請校長出來,並一同步行至校門口

影片大概從這附近開始

上面有些回應討論到學生偏離主題,學生不理性

並對校長不禮貌嗆聲等等

下面這篇文章有些不一樣的想法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E7%8E%8B%E6%85%95%E5%AF%A7/%E6%88%91%E5%80%91%E6%98%AF%E5%90%A6%E8%A9%B2%E8%8B%9B%E8%B2%AC%E6%8C%BA%E7%B4%B9%E8%88%88%E6%8A%97%E8%AD%B0%E5%AD%B8%E7%94%9F%E7%9A%84%E4%B8%8D%E7%90%86%E6%80%A7%E8%88%87%E4%B8%8D%E7%A6%AE%E8%B2%8C/458486357536969

其實我一開始就有點想知道學生是抱著什麼心態去的

我也是高中生,那我為什麼會去呢?

在這之前,我曾經騎腳踏車經過紹興社區

看到門外掛了許多白布條(諸如馬英九救命啦,台大別拆我家等等)

我有些疑惑,上前看了一些貼在門口的文章

談了有關台大校園空間的規劃與紹興社區的歷史

到了今年十月初,我遇到了台大學生在校內舉辦的紹興週(宣傳相關議題或賣東西的攤位,類似的有樂生週與各系週)

我對他們目前的狀況(司法進度,學生團體的訪調工作,往後策略)有些基本的了解

他們也宣傳了在11/15的校慶穿黑衣活動

我在知道了這些後,就打算去了,即便我的出現可能不會有太大功用

重點是什麼呢

就是我ㄧ開始對這個事件產生疑惑

進而去了解,並上網找尋相關資料

然後就去了

因為親身參與運動

可以直接遇到事件中的人,聽他們的意見,是第一手的資訊

不會被媒體改寫或扭曲

這就是為什麼我會去

其實本篇想探討的並不是台大與紹興社區誰對誰錯的問題,

而是聲援紹興社區的台大學生,在整起事件中

應該扮演甚麼角色?

而在這個影片中http://www.civilmedia.tw/archives/7390

他們的行為又扮演了甚麼角色?

希望聽聽大家的意見

我想大家在暸解了一些來龍去脈後(我是說這整件事,不是我上面講的那些)

應該就可以發現

學生是溝通的媒介以及幫助監督事件的發展並想辦法的人

學校不願溝通,學生出面

居民目前狀況的了解,有何解決辦法,學生居中協調

11/16校長出面,但這已經是居民絕食48小時後的事了

是什麼原因逼使居民要用這樣的手段

因為有些人12月初就要被宣判了(巨額賠償與拆屋還地)

他們沒抗議過嗎?有,9/21在醫學院門口,但居民未見安置方案,於是決定11/15於校總區發動更大規模的抗爭

而學生其實在去年11月的校慶就已經有過抗議活動了,但訴訟扔持續進行也未與居民對等協商

所以今年才又有這樣的抗爭

以上說了這麼多

無非是希望大家也能認識並關心這件事

看我的文章總是比親身去了解一件事簡單

但如果真有興趣了解

你必須自己下工夫

畢竟以上是我的了解不是你的

這是紹興社區學生聯盟的FB

https://www.facebook.com/ShaoxingCommunity

裏頭從10月初開始介紹紹興社區並宣傳11/15的活動

還有11/15的事件以及後續發展還有現場狀況

都有詳細的介紹

請大家慢慢看,仔細的看

與朋友討論

了解前因後果

如此你才有資格對這事做出評論

你什麼都不懂憑什麼嗆聲,憑你看過某一則新聞上的報導嗎?

你不認識參與的同學,不認識社區居民,甚至不認識紹興社區就在那邊開砲

這種討論只會流於民粹而已

多看幾則報導多做比較

主流媒體獨立媒體(指在近年出現的非主流媒體,由民間自發而成,撰寫個人角度的民間報導。ex:苦勞網,有紹興社區的詳細介紹)都看看

事情不是只有一種答案而已

最後是我的一點意見

請問北一女悠閑同學,為什麼你要把八掛版的八卦拿來人文版討論呢?

如果這種浮濫的言論都可以拿來大放厥詞

那大家還要討論什麼,都來鬼扯就好啦,誰扯的厲害誰就贏

請不要因為你個人的言論降低我對北一女的評價

也請其他人都能在審慎思考後再發表評論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是這樣的

我並沒有親身參與

但我也有稍微查了一下資料

我可是很認真的回答"學生在這個事件所扮演的角色"的問題呢

因為我覺得整件事情很有趣

既然紹興的問題並不是今天才爆發

(實際上去年校慶的時候居民就有抗議行動過

但是現在才整個浮出來

若是真的誠心關心紹興問題的人數早就有這麼多

絕不會拖到現在

早在一年前就應該爆發了

總是有一些原因促成這個結果

我一直在想為什麼

是看到這個之後才覺得有這個可能性

所以轉過來給大家看看

對出處來源註明是個負責任的行為

但我不認為一段話的價值建立在來源之上

不能因為它是來自八卦版就說他沒有價值

就像有句話說"不以人廢言"不是嗎?:)

我認為你想的太嚴重了

另,你的遣詞用句也要小心一點呢,學弟

Edited by 悠閑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也跟了台大版不少天‥‥

我覺得為紹興居民請命固然是好事,只是因為一時不察,整個活動往錯的方向去了‥‥

也許有人真的本著善心想幫助弱勢,但是目前看來有一些人躲起來想要把這整個行動包裝成學運,利用紹興居民和台大校方的矛盾製造對立,然後在乘勢而起‥‥

對了,貌似不是台大不願意溝通,而是這件事情本來就不是台大該處理

地是中華民國法人的,租用給台大,現在台大要拿回去,如此罷了

你不能說如此台大就冷血無情,如果假設台大是冷血無情的,那現在也不需要讓步讓步再讓步,

大可以提出靠訴後來個相應不理,法理上台大是站的穩穩的。一直以來台大都在讓步,只是部分的居民認為台大讓的不夠多

安置紹興居民並非台大的義務,但是拿回原屬於台大的地是台大校長的義務

至於誰犯了錯,我想是把皮球踢給台大的北市府和社福單位吧。

此外,無可否認紹興居民中有存在弱勢,亟需幫助。但是當中也有為數不少唯利是圖想要坑台大一筆的,這是已經確定的。

凡事都是一體兩面的,沒有絕對的對錯。凡事也不必說的那麼斬釘截鐵。

Edited by 李小美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也是追台大版八卦版很多天

大概是因為八卦版有資格限制吧所以有些極端的心得比較多

我覺得有極端想法的更是值得關注的

版上也有版友說的對

"很多人不是沒對這件事(校慶抗議)不滿 他們只是沒有說話而已"

很不幸的這句話也是來自八卦版

但我們真的無法否認這句話的正確性

除了紹興本身的問題

是否也應該考慮一下場合(校慶)跟手法(抬棺)跟當下學生的心情呢

在這種情況下爆發

免不了就是造成不是"我挺紹興"就是"我反紹興"的結果呢

Edited by 悠閑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倒是認為這個場合這個時間有能力爭取更多曝光,讓這個議題被更多人了解

如果我是活動的發起人我也會選這個時間

至於校方態度是有問題的...我想這種問題是要校長的高度才能代表校方出面。

但的確校長沒有照顧弱勢的義務,如果地是台大的那校長應該要做的是拿回來,至少在這上面台大站得住法理。校長可能會以個人身分願意幫助,但身為校長他首先為了學校的利益想沒有什麼錯。

我依稀記得這件事的起源是因為沒有地方蓋新的校舍才要拿回土地?

------------------------------------------------------------

離題,請問上面的學弟:

如果今天八卦板版名改成政治人文社會經濟綜合討論版,你對北一女中的評價是否會上升?(無惡意)

Edited by ck991021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覺得校慶的確是可以引起關注

但抬棺的手段就不好了

尤其在充滿著民間禁忌的這個社會..................

(ck我真的有同感不知道要接什麼就會一直點下去欸囧)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quote name=DBA;5129390

最後是我的一點意見

請問北一女悠閑同學' date='為什麼你要把八掛版的八卦拿來人文版討論呢?

如果這種浮濫的言論都可以拿來大放厥詞

那大家還要討論什麼,都來鬼扯就好啦,誰扯的厲害誰就贏

請不要因為你個人的言論降低我對北一女的評價

也請其他人都能在審慎思考後再發表評論

跪求學弟說服我:為何八卦版的言論不能在人文版討論?

你應該針對那段言論,提出你認為它鬼扯的地方,

而不是直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跟我說只要是八卦版的言論都不值得討論。

你最好注意一下你的語氣。

說句不好聽的,沒人在乎你,一個區區的南華高中二年級生,對北一女的評價。

還有,我可以告訴你,就我的體會而言,那段言論還蠻中肯的。

Edited by Desperado_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對於剛才所作之言論,引起了各位的不滿

踐踏言論自由,也導致對紹興社區焦點的模糊

在此向大家道歉

我無意貶低八卦版

也尊重八卦版的言論在此發表的言論自由

而以上對我的批評指教我都欣然接受

相信人文版上的各位一定是關心這這個社會的

也懇請大家關心紹興社區並了解這次事件的始末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其實有點偏題,

本篇並不想深入討論紹興社區這個case誰對誰錯,

(因為我其實也不甚瞭解,每天跟NTU版都有不一樣觀點)

而是這些既不是校方也不是紹興居民的學生,

他們究竟「應該」和「實際」做到什麼角色?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感覺到最後

似乎大家都是站在自利的立場

但部分學生....他們的自利到底是想要什麼?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感覺到最後

似乎大家都是站在自利的立場

但部分學生....他們的自利到底是想要什麼?

我覺得許多人只是因為看到警察然後就高潮了,

然後錯誤引用白色恐怖四六事件時傅校長的話來解釋今日的場面

看到台大某部份學生連基本的理性禮貌都沒有,

實在和我的期望有很大落差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有人有興趣回應這篇嗎。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E7%8E%8B%E6%85%95%E5%AF%A7/%E6%88%91%E5%80%91%E6%98%AF%E5%90%A6%E8%A9%B2%E8%8B%9B%E8%B2%AC%E6%8C%BA%E7%B4%B9%E8%88%88%E6%8A%97%E8%AD%B0%E5%AD%B8%E7%94%9F%E7%9A%84%E4%B8%8D%E7%90%86%E6%80%A7%E8%88%87%E4%B8%8D%E7%A6%AE%E8%B2%8C/458486357536969

我們是否該苛責挺紹興抗議學生的不理性與不禮貌?

作成: 王慕寧 日時: 2012年11月17日 16:09 ·

還是想寫篇文章來理性的討論一下究竟抗議學生屢次打斷校長、發出噓聲這件事該如何評價。

首先,我不否認這是件有點白目的舉動,畢竟風向球已經向有利方向倒,而且向來台大學生最討厭的就是「不理性」的舉動,最好乖乖地走體制內尋求解決,和和氣氣的靜坐抗議已經是多數厭惡政治的同學所能容忍的極限,因此在校長出來講話時這樣做,在策略的考量上的確是不成熟的,故後續也引起一大陣批評的聲浪讓焦點模糊、讓反對者有很好的理由說:「我支持你們的議題,但是我反對你們的手段,你們balabala…」,可見此舉確實有很大的改進空間。

但是深入核心,我們要討論的是這件事真的這麼不可饒恕、這麼「非理性」嗎?一開始我們必須分清楚「理性」和「禮貌」是兩件不同的事,前者是指依據理智思考判斷而控制行為的能力,後者是指以莊肅和順之儀表示敬意。我看大家爭了這麼久,似乎針對的是後者而非前者(不然大家都支持出於理性考量後決定嗆校長這樣?)。

如果是後者的話,那我要說「禮貌」這件事本來在華人社會傳統底下就不是件跟什麼尊不尊重人有關的事,禮貌向來就是拿來正上下尊卑秩序之用。怎麼說?舉例而言你聽過大人對小孩說:「老師在講話你要有禮貌。」但是卻極少聽到有人對在尊長位者說:「你要對小朋友有禮貌。」可見我們社會文化下禮貌的使用與西方文明中我是尊重你這個「人」本身而生的禮貌並不全然相同,用法基本上就是要讓下面的人乖乖聽上位者的話不要亂,所以如此訓練罷了。

而今天,在常態之下我們的確可以要求學生要對師長有禮貌(儘管我個人覺得在現代社會之下這也非絕對),但今天抗議場合本身就為「非常態」狀況。今天大家義憤填膺是因為大家看片段,沒有辦法深入當下行動者的情境脈絡之中,自然會覺得同學沒禮貌。但是試想,今天假設你爸替人作保,到最後債務人跑了,債權人來查封你家導致你無家可歸,你找了一年終於找到了債務人,你也會衝上去抓著他口氣很不好的問他話哪怕他是諾貝爾獎得主。我舉這個例子當然情境不相同,但是我想心情是很類似的,都是很迫切很憤怒的。

而舉一下其他抗議的例子,相信大家看新聞都有看到什麼工廠罷工、學生抗議旺中集團、人民抗議馬政府、以前扁政府之類的新聞,其實跟紹興社區的案子都一樣是抗議啊,出來說話的人要是他說了什麼讓人不滿的話大家也一樣會噓他甚至砸雞蛋,這都是大家可以接受的不禮貌吧,畢竟本來就是在抗議而不是什麼對等協商大家坐下來喝茶喬事情啊。所以我不是很了解為什麼場景一搬到校園、對象一換成校長,大家竟然會如此憤怒的用力苛責學生沒禮貌。

說到對校長沒禮貌,在下高中時唸北一女時,開汽水瓶(噓人)似乎也是學校傳統,每到週會校長或是主任講出什麼不合理的話時,底下學生的噓聲也是鋪天蓋地的響亮,著實給當時的我上了一堂民主課,聽說其他許多高中也是這樣,不知道為什麼上了大學之後大家對禮貌的要求提高了,老實說在意外之餘還真的有點感動我們台大禮貌教育之成功。

回到這次的案子中,很多人說校長很有誠意要出來解決。但是說實在我聽到這樣的主張,我第一個反應是想這個人應該沒有什麼抗爭的經驗,因為老實說校長說的就是官話啊,說我很難過但是我不能解決什麼、這不是我所能決定的、我不能撤告balabala…但是一直繞來繞去,不為叫警察來學校的事情道歉,也沒有拿出什麼具體的解決方案或作法。這時候學生開噓雖然的確如許多板友所言,可能有打斷對話進行、減少紹興社區居民發言時間的疑慮,我認為這些質疑和考量本身都是對的沒有問題。但是回到禮貌問題來看,我覺得這都不是禮貌問題,也不是該用禮貌問題來苛責的東西,而是在那個脈絡之下本來就會有反應,而且甚至講白一點,抗議群眾本來就沒有”禮貌”的義務,為什麼我們要要求受壓迫者對進行壓迫者(當然我知道這是結構性因素不是李校長一個人的問題 但是他至少是一環而且是最有權力的那個人)有禮貌?

套一句社會系老師的話:「通常我們這個社會只會要求沒有權力的人對有權力的人有禮貌(有權力的人直接請特聘律師告別人,還安慰別人要好好打官司)。」

因此我們在苛責學生沒禮貌的同時,是不是要想一下那難堪片段背後的脈絡性,如果那些片段是一般上課時,當然我也會覺得那些人沒禮貌很丟臉,但是現在他們是在抗議,我們不能忽略他們所進行的活動的非常態性,而以禮貌來要求他們。不然同樣的邏輯,抗議本身就很沒禮貌了破壞台大典禮進行黑壓壓一片很醜很丟臉,靜坐抗議也有礙市容,當年野百合學運還選在中正紀年堂這種嚴肅又有很多觀光客的地方丟臉丟到國外去,更別提當年武昌起義革命更是直接把官兵幹倒還見血死了那麼多條人命真是超級沒禮貌到了極點。

恕我最後講點個人心裡的話,我覺得很多時候我們在講別人不禮貌或是不理性時,往往缺乏了一點同理心。大家可以想想看,要是今天有個同學他爸爸剛過世,所以講話很嗆,或是都不搭理人不回應打招呼,這時候我們會覺得他很不理性或是很沒禮貌嗎?講白了,理不理性都是你我個人的主觀要求,我們希望他可以理性一點,或是我們不要求他需要那麼理性。當今天有人親人過世,這種傷痛我們可能就算自己沒有親身經歷過但也能夠揣摩和了解,所以我們能同理對方,我們不要求對方在行動時理性。

但是坦白說,我們大家今天在台大,多數人還是沒有受過什麼結構性壓迫以至於讓我們有過求助無門面臨流離失所和數百萬元的求償而不知道該找誰幫忙的經驗,而我想我們所經歷過的一生似乎都告訴我們只要努力就會有收穫、過得很慘的人有一半要怪他自己,還有社會體制很完備、訴訟有很多救濟管道,好好講一定都有人會聽而不會求助無門,不需要用激烈的抗爭手段帶給別人麻煩才能好好表達訴求。

所以大多數人根本壓根就不能同理,只是覺得好像很可憐,但是根本就不能了解居民以及運動者所處的處境,想像那種所有體制的門都關起來、所有有能力處理的人都互踢皮球,以至於你只能站在原地手足無措得無力感。

因此我們批評、我們下指導棋說:「難道不能再理性一點嗎?理性一點會更好更多人接受喔。」但是捫心自問我們真的懂嗎?真的能同理嗎?別的不說單提理性表達訴求這點好了,要是去年校慶沒有發生衝突,要是這幾天居民沒有來絕食抗議,那些紹興學程的同學寫寫文章po在BBS上會有幾個人看呢?沒有人看就沒有力量校方也就會硬幹到底。

言盡於此了,不寫下來總覺得不吐不快,但是報告和考試都快完蛋了,所以在11/27之前不會回應任何留言,11/27之後一定會好好回覆,這幾天都要關FB了~祝大家一切安好

(啊請大家不用客氣 要分享要拿去鞭都ok不用經過我同意沒關係XD)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反倒認為,部分藏鏡人的手段實在很高明,雖然事件發生時輿論壓力排山倒海

但事件也漸漸明朗,開始釐清了問題,我認為這就是台大學生厲害的地方

第一時間沒有被熱情和感性衝昏了頭,分析和討論,趁著事件還未燎原前率先擋在校門前,至少沒讓事情擴散到各大頭版,避免某部份傳播媒體工作者的毒瘤借題發揮。

只是單純猜測,似乎台大校方當初是有那麼一點便宜行事的念頭的,只是沒有想見竟然正中生事者的下懷,但即便挑起了事端,我認為有些時候激烈的行動反倒是有助於解決事情的。

現在看起來似乎有了共識,協助處理部份弱勢居民的後續安置、揪出紹興社區中欲求取不當利益的居民、加速了台大校方處理紹興用地的速度,而且最重要的,我相信不少台大學生更從中汲取了爆表的經驗值,就算是在台灣首府中,這樣有價值的一堂課也可遇不可求吧?

更讓人心生嚮往了哈哈哈哈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呃那個,我今天放學後實際走訪了一趟紹興社區

然後剛那邊的一個居民聊了大概半個小時

他敘述紹興事件學生參與的部份,我大概整理成這樣

紹興社區會浮上台面的原因是

幾年前(他有說但我忘了)台大城鄉所學生要撰寫碩士論文

以紹興社區作為主題 探討這個非列管眷村

後來發現在土地方面校方跟居民敘述有出入

最大的點就是台大表示民國80年的時候校方有開會並決議跟居民協調

但實際上並沒有協調這件事 調過校方的會議紀錄也發現並沒有所謂的決議要協調

再加上校方曾經說希望居民給他們居住人名單 他們希望以這份名單向政府請求協助

當居民感激的在幾天後將名單提給學校

換來的是校方以這份名冊來向他們提告

也就是所謂的"李嗣涔名單"(好像有某些新聞上有照片)

所以整件事情其實是因為學生才曝光的

這是紹興一位居民所敘述的"學生在這個事件扮演的角色"

在這裡提出來給大家參考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轉自哲學哲學雞蛋糕.不敬的價值 http://phiphicake.blogspot.tw/2012/11/blog-post_19.html

不敬的價值

這次台大紹興運動最扯的事之一,應該是大家花在爭論禮貌和尊重的時間精力。見到抗爭和訴求,怎麼會有人第一反應不是釐清事情找出解決方法,而是指責別人不禮貌?我以前一直以為只有我們中正大學的校長會這樣幹。我錯了,這種禮儀堅持果真值得教育部放進生命教育大書特書。

為什麼抗爭的人有權利不展露對方要求的這種禮貌和尊重?王慕寧給了很有力的理由:

『「禮貌」這件事本來在華人社會傳統底下就不是件跟什麼尊不尊重人有關的事,禮貌向來就是拿來正上下尊卑秩序之用。怎麼說?舉例而言你聽過大人對小孩說:「老師在講話你要有禮貌。」但是卻極少聽到有人對在尊長位者說:「你要對小朋友有禮貌。」可見我們社會文化下禮貌的使用與西方文明中我是尊重你這個「人」本身而生的禮貌並不全然相同,用法基本上就是要讓下面的人乖乖聽上位者的話不要亂,所以如此訓練罷了。』

簡單說:李嗣岑要求的這種禮貌,在權力關係中僅有單向,不是真尊重。而進一步我們甚至可以說,跟著吵嘴的網民們,是長久以來習慣了來自威權的常態恫嚇,以致於當有人清醒反抗,同為受害者的他們反而覺得不舒服。

在以上說法之外,我想強調另一個不該譴責抗爭群眾不尊重的論點:不敬事實上幾乎不會造成任何不義的傷害。

你對校長沒禮貌,校長心裡不舒服,那又如何?讓校長心裡舒服什麼時候成了你我的責任?學生進校慶典禮舉布條,若有金主因此感覺被冒犯,茶會時跟校長說今年就不捐了,那麼這筆錢台大本來就不該拿:學校怎麼可以因為人家出了很多錢,就替他控制自己學生的言行?

抗爭現場,公平正義擺在天秤上,還有人在那斤斤計較別人是不是禮貌。這種回應態度,反而顯示社會對禮貌的要求已經阻礙公民溝通。對於這些人來說,禮貌的地位類似程序正義,若表達方式無禮,意見就不能被放到公民討論桌上。(更別提那些把沒禮貌直接打成非理性的人了)然而,著眼於每個社會抗爭幾乎都面對官方漠不理睬態度和言論打壓的現今,若要符合這些人對禮貌的要求,不嘶吼、不鬧慶典、乖乖申請集會遊行,那才是真的會失去進入公民討論的機會。

我非常尊敬的一位部落客剛好非常推崇不敬,聖嚴法師過世時他說:

『聖嚴掛了?Fuck him.

有太多尊敬的時候,我這裡就應該寫一些不敬的話,平衡一下。』

你當然可以任意想像你期望的社會,大家隨時彬彬有禮,而且也都能把別人的意見聽進去,但這不符合當今台灣的實情。在現在,別提起身反抗,就算是僅僅讓公民意識甦醒,知道哪些事情可以爭取、哪些言論可以懷疑,都必須先學會不敬。

若聖嚴偉大得值得尊敬,那他一定也會同意。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