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北一在校生之從啦啦反思學生權益


Recommended Posts

在先前多串討論當中

都曾經提到今年起啦啦被廢止之公案

在下甫離開北一,

自然也無從確定現在是否有了當初校方承諾的替代方案

或者,是否有啦啦會復辟的情況。

雖然,在下目前得到的訊息兩者皆非。

關於啦啦這件事情,

北一女青年社的學妹在先前的po文

已經宣傳了校刊徵稿一事,相信在校生將從校刊

或者從各位同學/直屬之間的交流更了解啦啦這件事情的多元看法

而對於學校在這件事情上的處理方式

先前另外一篇po文中亦有提及

今日,我並不是要以校友身分坐大,

告訴學妹該去支持啦啦或者反對啦啦

亦不是要以曾經的學生身分批判學校

我只是希望現在依舊就讀北一,或者,剛進北一的學妹們

可以仔細想想這件事情告訴我們什麼。

我個人認為,

學生權益構築在學生、校方在某些事務上的互信上面

往往校方會認定學生沒有能力,甚或,沒有權利在某些事務上有決定權

學生亦多半認為校方並沒有對學生有充足的了解和體諒

衝突點於焉產生。

當然,我說的部份是實際執行的層面了。

如果從理論層面,那麼每個角色都有足夠的權利,

並且有足夠的管道爭取之。

不然,有如三級會議的待遇也會令人認為「其實我們根本受限了」

回過頭來,何謂我所謂的「互信」?

第一,校方必須相信學生代表的決定具有公信力及精準性:

相信學生代表的決定是多數學生的共識而且是經過思考的

第二,學生必須信賴學校會確實執行其諾言和協議,

並信任校方是法治而非人治。

在互信的前提下,許多事情確實就是「商量」、「協商」

倘若互信的架構崩解

那麼我們將能發現,學校無法正視學生的意見---

即使在學生反對聲浪高漲之時。

當學校舉出考試的例子為例,

我們就能知道說這個環境對於爭取學生權益的態度有限

因為理論上我們必須相信,學生會知道哪些是校方的底限

而學校也相信這點,並能對其有相關因應。

無奈的是,

互信只要崩解或者,只要出現了一絲裂痕

就會令合作關係、協商關係變得更加複雜而不穩定

我想,啦啦不過是一個點

我們可以從中一窺學校和學生之間目前在哪些事項上

或有資訊不對等的狀況

或有學生權益不彰的狀況

也或許,就是互信的程度不夠深厚

當然這只是我在繁忙之中一篇拋磚引玉的前序

後面的故事,要由在校生接著寫

更重要的,是要由你們去實踐、去思考,甚至來批評:)

以上。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