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幻乱の種


Recommended Posts

什麼也找不到,不知不覺心情煩躁了起來

「這間屋子"根本"沒有人生活過吧,完全沒有留下任何人的氣息」

窗簾忽然間劇烈搖盪

我往窗外看去,雖然現在是夜晚

但是眼前的是比黑暗更黑暗的景象,一切光線都不存在似的

幾個街區外形成了一個駭人的異界

我後退了幾步...「這...應該不會過來吧」

我拿起相機試圖拍下這景象,但是,即使開了閃光燈

對這黑暗而言也是無關痛癢,感光元件捕捉不到任何光線..

搜查不得不結束了,就算再搜尋下去應該也是一無所獲

顧不得小心翼翼地離開,我直接跑出門外,往黑暗的反方向跑

目標是警察局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 Replies 1.3k
  • Created
  • Last Reply

Top Posters In This Topic

(沒有追過來 看來是逃掉了呢...)烏巴鬆了一口氣

對情報狂的烏巴來說 這種沒來由就攻擊的陌生人是最難對付的

(總之 來整理一下剛剛的情況

首先 瀧澤家上空出現了奇怪的黑色龍捲風 與此同時 中二打電話來詢問了瀧澤家的地址

也就是說 中二的目標是那個龍捲風...

不過 他問的卻是"瀧澤家的地址" 代表他知道"這個龍捲風和瀧澤"有關

所以說 恐怕是"瀧澤做了甚麼 而中二要去解決它"

接著幾近同時 自稱小夏義姐的人出現了 她的目的地也相同 只是動機是...讓小夏回來?

也就是說"她還記得小夏"而且"知道她消失了"甚至知道"小夏的消失和這個龍捲風有關聯"

剛剛她砸我的書 確實和小夏平常從不離身的是同樣的書 很有可能是同一本

如果是這樣的話 她們的關係就不是普通的親近...)

烏巴整理了一下思緒

(將所有不可思議的現象都歸咎於"種子"的話 代表瀧澤很可能也是所謂的"種子"

這樣的話 就算中二和小夏義姐不是種子 也絕對知道些甚麼相關的事

不只如此 他們甚至可能具有對抗種子的能力...

那麼 她剛才只用書攻擊我的行為 或許可以解釋成"她向我出示了和小夏關係的證物" 對她而言這連攻擊都算不上吧 也因此如此輕易的放過我了...)

烏巴深吸了一口氣 拿出了甚麼東西

(那麼 我現在要做的事很簡單 和種子相關的黑色龍捲風 只能相信他們的能力可以解決了

我所能做的 就是設法了解這古怪的黏液是甚麼...)

烏巴將遙控裝置上的麥克風取下 改把小瓶子綁在上面 自己跑到某棟建築物中 遙控其接觸黏液

Edited by 鮪魚12617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苯氮其實是逃離龍捲風的

和橘一起逃

  橘和苯氮拼命地奔跑,閃躲越來越多的莫名黑色黏液。

王磊一邊逃跑一邊想

"所謂濫用能力就是像這樣吧"

"中二,有沒有路進入??"

另一方面,幽夢町則是與王磊和中二一起行動...
「......你其實不是烏巴對吧,算了改天再說!」

我掛上電話,閃過差點碰到的黑色液體,向其他人大聲喊出了瀧澤家的地址。

  三人朝向瀧澤家的方向,也就是黑色龍捲風的中心奔跑著。龍捲風的位置看起來是固定不動的,沒有移動的跡象。附近的建築物被破壞得慘不忍賭,但並非是預期中被暴風摧殘的模樣。

  公寓和房舍的屋頂、牆壁上,柏油路和人行道上,到處都在噴出大量的黑色液體,隨即像被榨乾一樣地萎縮壞滅。

  離龍捲風還有一百公尺。

  可以清楚看見怪異的一層「外殼」。龍捲風的邊界,無底深淵般的漆黑,像是隔絕了內外所有事物的一堵黑暗之牆。黑色的粒子旋轉放射出來飄散在空中。

  離龍捲風只有十公尺。

  已經看不出來這裡是哪裡了。就算龍捲風的中心本來是棟房子,現在也完全看不出來了。

  不要太靠近。不要碰到龍捲風的邊界。

  即使不用靠王磊的危險感應,以一般人的直覺都會明白,黑色的龍捲風是絕對不可觸摸之物。

  「嗚~呼~~呼啊~~~」

  防狼噴霧什麼的實在是太討厭了,發明這種東西是要幹嘛?而且這次竟然還是被男生噴,實在是太丟臉了,下次一定要討回來!

  但該做的事還是要做,我往剛才提到的那個地址出發。

  自稱小夏義姐的傢伙很快地趕到了黑色龍捲風的中心。三個看起來像是小夏學校的高中生站在龍捲風的外圍。

什麼也找不到,不知不覺心情煩躁了起來

「這間屋子"根本"沒有人生活過吧,完全沒有留下任何人的氣息」

窗簾忽然間劇烈搖盪

我往窗外看去,雖然現在是夜晚

但是眼前的是比黑暗更黑暗的景象,一切光線都不存在似的

幾個街區外形成了一個駭人的異界

我後退了幾步...「這...應該不會過來吧」

我拿起相機試圖拍下這景象,但是,即使開了閃光燈

對這黑暗而言也是無關痛癢,感光元件捕捉不到任何光線..

搜查不得不結束了,就算再搜尋下去應該也是一無所獲

顧不得小心翼翼地離開,我直接跑出門外,往黑暗的反方向跑

目標是警察局

  在十字路口,sby不得不停下了。

  幾十團黑色的黏稠液體堵在路口,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嘶聲。來時的路上也有許多這樣的黑色黏液,這裡的黏液太過密集了,要穿過這裡很難不碰到黏液。

(沒有追過來 看來是逃掉了呢...)烏巴鬆了一口氣

對情報狂的烏巴來說 這種沒來由就攻擊的陌生人是最難對付的

(總之 來整理一下剛剛的情況

首先 瀧澤家上空出現了奇怪的黑色龍捲風 與此同時 中二打電話來詢問了瀧澤家的地址

也就是說 中二的目標是那個龍捲風...

不過 他問的卻是"瀧澤家的地址" 代表他知道"這個龍捲風和瀧澤"有關

所以說 恐怕是"瀧澤做了甚麼 而中二要去解決它"

接著幾近同時 自稱小夏義姐的人出現了 她的目的地也相同 只是動機是...讓小夏回來?

也就是說"她還記得小夏"而且"知道她消失了"甚至知道"小夏的消失和這個龍捲風有關聯"

剛剛她砸我的書 確實和小夏平常從不離身的是同樣的書 很有可能是同一本

如果是這樣的話 她們的關係就不是普通的親近...)

烏巴整理了一下思緒

(將所有不可思議的現象都歸咎於"種子"的話 代表瀧澤很可能也是所謂的"種子"

這樣的話 就算中二和小夏義姐不是種子 也絕對知道些甚麼相關的事

不只如此 他們甚至可能具有對抗種子的能力...

那麼 她剛才只用書攻擊我的行為 或許可以解釋成"她向我出示了和小夏關係的證物" 對她而言這連攻擊都算不上吧 也因此如此輕易的放過我了...)

烏巴深吸了一口氣 拿出了甚麼東西

(那麼 我現在要做的事很簡單 和種子相關的黑色龍捲風 只能相信他們的能力可以解決了

我所能做的 就是設法了解這古怪的黏液是甚麼...)

烏巴將遙控裝置上的麥克風取下 改把小瓶子綁在上面 自己跑到某棟建築物中 遙控其接觸黏液

  瓶子回不來了,好像斷訊了。

Edited by shadowevor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為什麼別人隨便一弄不是骷髏巨人和它愉快的夥伴們就是超巨大的黑色龍捲風而我卻連一隻原子筆都做不出來明明都是種子為什會有這麼大的差別......」

我碎碎念著抱怨,

「怎麼樣,有人有什麼辦法嗎?」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切切看吧。」

光鞭,橫掃。

  光鞭切向黑色龍捲風,但光鞭接觸黑色邊界的部份卻像被遮斷一樣消失。

眼前出現一團黑..而且好像會動...「所以應該是有形體的嗎...」

我吞下差點發出來的尖叫

「這樣的話....」

我拿出分裝好的沙拉油(約600ml),打開瓶蓋丟進黑暗內

同時全力往後跑,將已經點燃的紙團也丟進去

  沒有聽到預期中的音效。轉頭一看,沙拉油已經不知道被吞沒到什麼地方去,燃燒的紙團也隨之沉入黏液當中。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

雖然烏巴從sby身上A了不少錢 但是裝備就這樣沒了還是會心痛的

(真是的 看來我也喪失冷靜了呢...)

烏巴爬到了大樓的頂樓

(現在真正應該要確認的是 這個異變的範圍有多大 以及別人是不是也看的到這個異變....!)

烏巴先在頂樓偵測了異變的範圍 接著拿出了迷你電視機觀看媒體是否有報導該現象

然後拿出第三支隱密手機 聯絡消防局前往瀧澤家 媒體有報導就說實情 媒體沒報導就說不停地竄出黑煙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這樣的話...」

我只能強迫吸引人群過來了

我使用烏巴的裝備讓自己盡可能的融入黑暗(簡便的易容和換裝),確定沒有被任何人注意到

我把另外一團沾滿油並且燃燒的紙團丟入黑暗附近(大約100m外)的房屋內

確保成功縱火

我盡量在不被任何人注意到的狀況下,盡速離開現場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雖然是預料之中不過果然很棘手啊!」

三隻獅鶩獸,憑空出現,可騎乘類種。

  獅鷲獸拍著翅膀停在地面上,盡可能地遠離黑色龍捲風。

(......)

雖然烏巴從sby身上A了不少錢 但是裝備就這樣沒了還是會心痛的

(真是的 看來我也喪失冷靜了呢...)

烏巴爬到了大樓的頂樓

(現在真正應該要確認的是 這個異變的範圍有多大 以及別人是不是也看的到這個異變....!)

烏巴先在頂樓偵測了異變的範圍 接著拿出了迷你電視機觀看媒體是否有報導該現象

然後拿出第三支隱密手機 聯絡消防局前往瀧澤家 媒體有報導就說實情 媒體沒報導就說不停地竄出黑煙

  電視機轉開了。某電視台正在播動畫。其他的電視台都沒有訊號。

  烏巴打電話給消防局,但遲遲沒有人接電話。

「這樣的話...」

我只能強迫吸引人群過來了

我使用烏巴的裝備讓自己盡可能的融入黑暗(簡便的易容和換裝),確定沒有被任何人注意到

我把另外一團沾滿油並且燃燒的紙團丟入黑暗附近(大約100m外)的房屋內

確保成功縱火

我盡量在不被任何人注意到的狀況下,盡速離開現場

  火還是沒有燒起來。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如果再不做什麼那七海就完蛋了

顧不得其他了

救人要緊

"是的,吾需要力量的協助"

「想要的話就拿去吧...」

一瞬間,王磊的眼前似乎閃過腥紅的血光,自一團彷若地獄的熊熊烈火中炫出。

與此同時,體內感覺有無數的狂犬奔走、無盡的蟲蟻竄行;體溫也不斷的以驚人的速度上升,好像身體隨時身體都要爆炸了一樣。

而一切的源頭,右手,正兀自開始以驚人的速度展開突變,即便身體痛苦異常,但依舊能從那因苦楚而緊閉的眼瞥見那外型宛若金屬、三倍大於先前的右臂。

除卻金屬感與大小不提之外,明顯與先前的差異就是那消失的手掌及取而代之的刃體,自原掌處一路延伸向外約一公尺多狀似長刀的手。

即便如此,王磊從其傳回的脈動感確認右手依舊能為己所用,未喪失生物的本質。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