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Posts

我依稀記得這句話:人生有兩大悲哀 一是得不到 二是得到了

『您的通話將轉接到語音信箱 嘟聲後開始計費 如不留言請掛斷 …』

經過連續49次的撥號,我闔上手機蓋,此時此刻我才知道這叫作 分手。

你對我說 我說 高三真的是令人感到尷尬的年頭,也的確這種不上不下的感觸是無法用言語表達的,距離大學聯考只剩下344天,距離課本全唸完還有2103頁,那距離未來還有多遠?

身著熊貓裝,在忠孝新生的下一站4號出口走向成麥,一如往常,身心俱疲,踏入這個小小世界,沒錯,我們的學校就這丁點大。據說我們學校以前被稱為北二中。

你 離我而去,正是因為這尷尬的年頭,原來這叫做『失落』。這個城市,所有你曾熟悉、有記憶的東西都已先你而死了。難道你的記憶都不算數?

上課鐘聲震懾我的靈魂,才發現自己是活生生的人。突然想起路上的行人在這匆匆的第一大城不留痕跡的走過,我猜想他們正由於能夠不記得曾經存在過,才能與新事物相處無間吧?

失去意義的眼神望著黑板上的PM=DRT和DBN數,那是漣漪淡去的遠處,我似乎看見公式用寂寞的目光譴責我。

眼睛是支點,17歲的逗點。

考卷上的成績等於否定我否定的我。

學生生活就像裝著腐肉的罐頭,近乎18年的罐頭加工中,活著只是為了被製成考試和賺錢的罐頭。這條生產線上,3年的時光逝過。

為你做了那麼多,是為了什麼?

『與汝沐兮咸池,晞女髮兮陽之阿,望美人兮未來,臨風兮浩歌』出自哪篇文章?(3分) 擱淺在半空中的手,評點眼前模糊的字字句句。

到頂樓,深呼吸,聽見心室在啜泣。如何詮釋這一切?

我不知道。

你立在對岸的華燈之下,眾弦俱寂

而欲涉過這圓形池

涉過這面寫著睡蓮的半玻璃

我是唯一的高音

我求著

在永恆的紙頁上求今日和明日相遇的一點

而燈暈不移

我走向妳

我已經走向妳了

眾弦俱寂 我是唯一的高音

嗯?如何掙脫這一切? 跳下去?

你是我的希望

你是我最後的希望了

je t'aime

這就是高三?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事實上是 那種不能再一起的感覺叫人難受

我希望有情人的陪伴 我也同時尊重 情人的選擇

或許 我投入太多感情在裡面 才那樣依依不捨

再加上我們又不同校

唉呀 在幾個月後 我仍舊能在感受到你的體溫 你的氣息嗎? 這是我 憂 鬱 的原因

剪不斷 理還亂 是離愁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 1 year later...
  • 3 years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