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ga

可發文群組
  • Content Count

    527
  • Joined

  • Last visited

Posts posted by vega


  1. 1031 天氣晴

    小小的任務達成了,要一起過新的生活,一個新階段,

    想很久要不要一起說謝謝但還是按著太陽穴假裝沒這件事。哈。

    明天就是十一月了,很快能夠見面了,這次真的等了好久,

    就像按掉youtube惱人廣告那樣地接續你本來要聽的歌吧!:)

    努力更好,努力相信愛。與所有喜歡冬天的人共勉之。


  2. 1504

    冬天就算這樣過了。今夜月亮形狀細緻完美,天氣很好,我一身湖水藍。回家後靈光一來,看了陳年訊息,哎,好有趣。我希望你在那裡沒有後悔。還發現,站長大人說要幫我救回來的信根本沒出現!嗯哼!哈。不過那些陳年訊息大概也找不回來了,像小綠人一樣,不管圓的扁的,都離開了。

    *

    她還會出現,但你不。還好嗎?--其實也根本不想探問什麼,我只是突然想起鐵門後的冰茶,還有今天突然想跟你說,你說過的,島上藝能界最美的那位藝人,後來我一直都很喜歡,很喜歡。


  3. 第二段第一句「曾同我著夢境飛行的」興許為「沿」之筆誤?

    蠻喜歡這篇的文字的,但是感覺有點迷霧重重。我一時興起來支解它,請作者笑看。

    ----------------------------------------------

     依舊是此地多風,依舊是

     習慣在臨行前的緊緊一握

     驟然老去的神色裡

     忽明忽暗的燭火

    臨行前一握表示有人要走--起碼主角有兩人。先暫定兩人,離別讓人感覺老去。重複的「依舊」表示這種離別是經常性的,或是過去曾有過。

     曾同我沿著夢境飛行的

     鷹眉,現在正為誰深鎖

     又為誰兀自盤旋夜空

     獨獨只為捕捉,身旁那人

     稍事一動就洩漏蹤跡的夢囈

    抱歉我在此先擅改成「沿」了!

    總之,「我」正猜著「某人」在發愁。這裡角色指涉有點不清楚,後面又出現了一個「身旁那人」,是第三人?作者把詩的視角拉高到天際,又迅速放低到「身邊那人」,這很好。不過,所以這段是在說「我」還是「某人」皺眉?可能是沒睡的「我」吧!不然就是有三人了,不是睡我旁邊的某人不知道正在為誰憂愁。

    如果其實是說「我」在皺眉,那這個主角還真不謙虛!竟然稱自己的眉毛「鷹眉」!XD 「我」皺眉,是因為想猜睡在「我」旁邊的人說了什麼夢話(嗎)。那這樣拉高放低要描寫的原因也縮太小了吧,哈。

     冷空氣如期抵達

     我的濱海小城,隱隱作痛的關節

     每個相戀之人的心臟地帶

     ──記得不要讓彼此

     在午夜踢了被縟,這是

     那些夢遊者相繼失蹤的謎底

    本段接續第一段的「告別」,於是有了「抵達」此動詞和地點(濱海小城)。「冷空氣抵達/我的濱海小城,隱隱作痛的關節/每個相戀之人的心臟地帶」我特別欣賞這幾句;倘若拆開直寫的話,就是冷空氣讓戀人的心隱隱作痛,「冷空氣」的雙關很棒。

    後三句有點跳。別讓彼此(誰?大概是睡旁邊的人吧)踢棉被是續接「冷空氣」,但為何是「夢遊者相繼失蹤的謎底」?嗯,來看看:「謎底」表示先有個「謎」,什麼謎呢?為何在午夜踢開被褥的謎!他們(夢遊者)有床不睡、踢開棉被下床去了哪裡?在「冷空氣」抵達之際,半夜夢遊去了哪裡?--要記得好好幫鄰人蓋好棉被啊,不要讓他/她「夢遊」了啊,不要讓他/她半夜偷偷下床了啊。

    這段寫得很好,非常喜歡。

     而原本以為離開了的

     渡輪,又再次於心中折返回來

     帶著空無一人的艙房、滿室的霧

     以及我們曾共同交換過的話語

     甚至讓我錯以為了

     此地仍有

     苦苦守候的生還者

    「渡輪」接續「濱海小城」和「臨行」的主題,「再次」呼應了第一段的「依舊」。

    心中的渡輪有著空無一人的艙房、霧和對話的回憶。艙房和霧是物體,一實一虛,話語又與前二者相比更虛,何況是「曾經的話語」。以為想通了,卻果然還是看不開啊,舊有的憂愁隨著半夜睡不著和枕邊人說夢話而重回心頭,甚至讓「我」以為「此地」還有等候著援手、竭力在死的邊緣活下去的人。

    如果把箇中情感看作是愛情,那躺著的就是戀人了吧。

    鄰人睡了,最後一段提的「曾共同交換過的話語」似乎暗示著(醒時)「已經不再對話」,醒著都不對話了的這個人,此時卻在夢中不斷囈語,是在跟誰說?推敲著這些夢話中的意涵更讓睡不著的人焦躁:他/她在夢中喚的是誰?是什麼地名?他/她去了哪裡?

    不過也可能躺在身邊的那位與和詩中主角心中想起的是不同的兩人。那就更複雜了。

    「冷空氣如期抵達」的「如期」很讓人在意。如果「我」早已預料到這道冷鋒,連「期」都知了,為什麼不早添被縟?或許裂痕並不是預料到了就代表能預防的吧!而且,是「渡輪」,不是小船,不是扁舟喔。從形象來看,渡輪很巨大,從功能來看,它是要「有目的地要載某物(基本上應為載人)渡往某處」的,但它沒有載物也沒有載人就出發了,其中必有原因。是什麼原因呢?沒深入說明,各自解釋。但它離開後又折返了,也應有原因--會不會是因為此地還有生還者?但是是我「錯」以為有生還者,表示其實已經沒有生還者,都死光了。(這裡又有問題了,我到底在船上還是在岸上?如果在船上,船上廂房空蕩蕩的,在岸上,何以又說「沒有生還者」?我該不會不是人是...... 呃,大概是我想太多了吧,可能作者把「我」放在更高的視角看自己的心理活動,船完全是象徵,人在哪沒那麼重要。)

    但我一直很在意第一段,總覺得第一段的「臨行前緊緊一握」根本不是戀人會作的事,哪有常分別的戀人在道別前總是「一握」的?解詩至此再回頭重讀,發現除了「老去」之外,還有「關節痛」、死(生還者)、「燭火忽明忽暗」等聯繫,那麼,詩中的情感似以親人解也未無不可。要是這樣,躺在身邊的人的夢囈和與臨行之人的一握就更讓人心酸了。

    還有一點,題目是「生還者」(而不是冷空氣不是夢囈不是輪船也不是關節痛),「生還」的意義是「有災難」,且這災難可能導致「有人死了」(或者差點罹難)。這生還者是「我」?還是其實按照最後一句,根本就沒有呢?--沒有生還者就表示已經盡數罹難了。嗯,很有意思。

    這篇寫得很好,推敲它很有趣。謝謝!


  4. 零六。三十

    光照漸長。倒數,我知道我們會見面。

    用深紫色細細勾勒出上一次,那是在你久居的房裡道別,環顧著,你已把還能用的東西都收整好準備帶走,這座城市就剩下我,畫著線、卻找不到色鉛筆的我。稿子就放著灰白,直到我開始把長句截短短句補長,感覺時間的錯亂--噢不,快了,卻怎麼好像還有好久好久好久,總得找故事來填滿。於是我看別人的旅遊日誌蒐集資料,就像在吸取養份,虛張自己的聲勢,這幾天看著看著就漸漸對那些還沒去過的地名心動,像已經認識許久卻還陌生--這種旅程更讓人期待,就像與久違的戀人見面一般。然後我們按我的計畫搭上火車來到巴黎或布拉格,八里或柑園,抵達那天,先並肩看日落日出,看天黑又同時亮著,那些粉橘色的光無可救藥的浪漫。

    我們是一體的,我在這個美好的國度捻亮桌燈,打開窗想在另個國度裡美好的你;我們是一樣的,我是顏色不同的煙火,你是那種較強的風。


  5. 抱歉,現在才回復您的建議!

    我承認這首詩真的沒什麼意象,或是意象不明

    反正也不像是詩就是了

    唯一想說的是,這首詩是在一個極厭煩考試的情況下寫的

    對我這種人來說,每天大考小考接踵而來尤其是一種拖磨

    總之這段文字,記錄下混合了當時渴望自由、擁抱孤獨、憤怒世俗的心情

    僅如此解釋,並且希望不吝在往後繼續批評、指教!

    嗯,也不必抱歉啦,沒事沒事。

    我也不是沒有考過試,考試的心情轉折幾乎是台灣學生必經的路啊。只是在讀了上述回應之後,我更加覺得疑惑:既然你都知道它不像詩,那還選「鞭詩」這個分類的用意是什麼呢?你的自我詮釋又聽來那麼輕鬆隨意,那我們是要給它一鞭還是不鞭呢?

    或許你只是迷路了,或是與深藍還不熟吧!給你一些建議:若想要記錄心情可以去「日記版」,分享心情之餘還想與人討論,還有一個版叫作「心情札記抒發區」喔。


  6. 您好,一點意見:

    1. 請把所有標點符號改成全形,刪節號是六個點,沒有「~」這個標點;

    2. 請改一改錯字;

    3. 人物的內心自言自語可用雙引號(『』)分隔才不會亂:

    4. 故事到底由誰視角出發要搞清楚;

    5. 有空多讀言情小說/網路小說以外的小說,想想角色塑造這件事;

    6. 標題常是一篇文學作品的靈魂,小說還沒想出標題某種程度上表示作品還缺少中心思想,或許可以等想好或寫完之後再發表,作品會更完整。

    以上。


  7. 好厲害,我好喜歡你的設計喔!

    我最喜歡愛心種子→太陽花的那個設計,還有抽換Happy的那個!簡明易懂又很可愛!

    但一路看下來,感覺有些圖案如果不放在胸口正中間的話,看起來會比較舒服。 : )

    一點不專業的意見~

    希望之後還能看到你的設計!:-)


  8. 我讚賞這篇!有節奏,有畫面,且主題明確大器。

    用眼睛讀起來很順,像歌甚至順口溜;沒想到出聲朗誦後,發現非常有壓迫感:畫面一直抽長,而且越來越急,很急迫,詩句中卻有幾句特別難念、一兩個字卡住節奏,壓迫感很大。很厲害。

    唯「可北京的塵暴是越來的越發猖狂」這句蠻不順的。「越來越」或「越發猖狂」加在一起是故意的嗎?

    很好!請繼續寫詩!:)


  9. 你不覺得他的臉光滑異常嗎?盯著看會有種畏懼感。

    我喜歡解碼!影子的舌頭說滴答滴答好像時鐘喔。

    讀這首詩的時候,我覺得第二段的形容詞有點多,有點被擾亂......另外我很在意顏色的意義,我還以為他不會跟這些濃重的色彩扯上關係,哈。

    我最喜歡這句:「於是我尋找國中之國的旅人/無數交織的符號如麵包屑散落」,結尾蠻不錯的。

    這篇很有趣!我隨便說說,請見諒!問好! :-)


  10. 20120122

    很久沒有像今天一樣在乎意象的對應了。

    初歲元祚,吉日維良。乃為嘉會,宴此高堂。掌著筆,繞去你的稱謂不寫,我們來玩數數,零零到七。千門明月,夜如水,湖旁笑語晏晏。他們重覆錯發你的姓氏,我跟不上逆光中最後一隻飛鼠,來回,猶是人間佳節。過了是夜,還能有別的醉語嗎?手中的沙出漏了幾次,避過四處的結綵張燈,你手執白色相機向我走來--然後我記起那封情書,還有始終不肯予我的蝴蝶翩翩。所以我走了,帶著宵夜,錯過你贈給我的第一首詩。最是記得對焦於每次離開那個轉角,一直走過義美,看著路樹等待,直到上車,從右手邊窗外看出去,以為可以看見好吃水餃店的老闆娘的大肚子。不喜歡就不要再見了,頭也不回的走,掉。還記得還記得,在那裡大家都在,大家都在猜你的名字,我的樣子。

    結果是你把鏡子拿反了。一時之間,我所有的夢都從水裡出來。


  11. 蠻有創意的。但是太早把謎底(我將變成一座城堡)講出來了,可惜!

    作者抱歉,我手癢改了一下排列和順序:

    很久很久以前……父王為我編織一座美麗城堡(正如所有女孩夢想那樣),他學弄臣那樣逗笑說唱,悄悄將藍圖掛在我的心房。母后引領我來到最高的閣樓上,說:「你會遇到一位王子,騎著白馬。」關上房門,漆著我最愛的粉紅色心,重重的撼動了它。

    我以為我從此將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謝了

    爸媽!巫婆對我施了一個魔法,

    我愛死了這個詛咒:

    每當夜幕低垂,我將變成城堡。

    我從此將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直到王子在夜晚到來,衝破我緊閉的城門。

    --

    (劇情好像變了?)

    有比較好嗎?有嗎? : P


  12. 題目下得不好,沒寫完,不然就是離題了,寫到最後跟旋律完全沒關係,讓人摸不清頭緒。

    我真的忘了→應為「得」;「我心裡下著的是任何人都難以承受的悽苦,那種雨,是同撐一把小傘的共患難之雨。」動詞用得不順,悽苦和雨的位置可以對調;「亭亭玉立的終生心願」心願用亭亭玉立來形容有點奇怪;有「眷狂」這個用法嗎?

    標點符號有問題,好幾個句號下得太早,例如:「但是年輕的姑娘就是那麼滿腦子幻想殊不知現實的痛苦、沒嚐過年老的風霜」應為逗號。另外,似乎需留意用具體形象修飾抽象概念的用法,要先尋找到兩者共通(且說得通)的點,才不會顯得太刻意或意念不夠通順。

    很喜歡這句:「夢總是要醒,然而就有這麼一個白癡死賴在床上抱緊。以為抱著床柱,夢就不會被河水沖走,以為約好的女孩就會到來。」:)


  13. 哈哈哈,我喜歡!

    我也覺得把「便條之一」這種東西去掉比較好。

    直接把兩首擺一起看的話,我想把

     >>InputBox("那可以幫我買台筆電嗎?")

    這句挪到放在第二首的最後,會有種很諷刺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