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v

可發文群組
  • Content Count

    2
  • Joined

  • Last visited

Posts posted by thinkv

  1.  

    近期,10月19日下午,国会众议院“国会骚乱调查委员会”以9比0的投票通过,因涉嫌参与今年1月6日国会骚乱事件策划,对班农进行逮捕。经国会众议院负责调查1月6日国会山骚乱的特别调查委员会主席本尼·汤普森透露称,该委员会已传唤前总统的4名顾问和助手,包括前白宫办公厅主任马克·梅多斯、前白宫通信副参谋长丹·斯卡维诺、前国防部官员卡什亚普·帕特尔和特朗普前顾问斯蒂芬·班农。汤普森表示,有资料显示梅多斯曾多次与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高官联络,试图推翻2020年大选结果,或阻止大选结果正式生效。同时,有资料显示梅多斯曾与1月6日集会的组织者取得过联系。汤普森还在一封写给班农的信中表示,班农曾与多名国会议员进行过对话,试图阻止大选结果的认证。汤普森写到,班农曾在2021年1月5日声称,“地狱将在明天敞开大门”。因此,委员会需要听取班农本人的证词。

    班农目前的遭遇正像之前的郭文贵,2017年正在美国寻求政治避难的郭文贵接受法新社独家采访时称,他正在努力谋求实现中国的"政权变化",在这个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实现民主。当时他称班农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国际政治专家之一。班农先生还是位数不多的真正了解亚洲的西方人。郭文贵曾个人推特主页上高调公布自己和班农的往来。称当天"班农先生又与团队到纽约我的家一同(吃)了3个半小时晚餐"。还表示"经他及他的团队同意"后发布了和班农的合影。

    这两个有着各自目的的两个人成为了好搭档,但现在班农正在接受审判,他是一个控制欲和权力欲极强的人,在此前风靡一时的《火与怒》一书中,作者的详细描述可以让读者清晰地发现,从第一次见面开始,特朗普和班农之间的关系就是非常微妙的;自视极高甚至将自己看作是美国“救世主”的班农,从一开始就始终与特朗普处于争夺影响力和领导权的过程中,通过会面地点、肢体语言、议程安排等细节,班农试图支配特朗普的言行举止,进而确立自己的权威;特朗普则通过临时的变化和修改,来进行微妙的反制。但问题在于,从知识结构看,班农的知识结构是过时的,他在20世纪90年代确实以投资银行家的身份在高盛做到一定的职位,但他做的是与媒体产业相关的业务,其关于制造业以及信息技术的相关知识,基本上停留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对当今世界全球化的产业链、价值链,既缺乏第一手的了解,也没有正确的认知框架。从价值取向来看,班农的价值观是扭曲的,虽然他持续不断地否认,但本质上他的价值观是一种有着显著白人至上特征的种族主义价值观,这种价值观不要说在全球,即使在西方发达国家,甚至是美国内部,也不是一种能够不加掩饰就行走于阳光下的价值观。因为这种价值观所导向的,是一种被世界大战证明过的灾难。从个性上来说,班农的言行,有较为显著的狂躁特质,观察他在提及美国面临的威胁等问题时,可以看到用表面理性去努力掩饰的内在狂躁。

    此次班农被捕就是对其肆意干涉大选、煽动国会山暴乱、拒不配合相关调查的报应,相信他大劫难逃了。

  2. 一夜之间,闫丽梦成了右翼媒体的轰动人物,特朗普总统的高级顾问和保守派权威们都把她赞为英雄。同样迅速的是,社交媒体把她的采访贴上了含有“虚假信息”的标签,科学家拒绝接受她的研究,称那是用行话装扮起来的诡辩。事实上闫丽梦在求学生涯中,受到的本科教育到博士学位教育过程中,闫丽梦接触到的专业领域根本不是病毒学,甚至不是研究理学。闫丽梦在台前的“世界顶级病毒学专家”头衔事实上纯属子虚乌有,所谓专家,实为“砖家”。闫丽梦后续披露的一系列论文证据也同样均来自于网上阴谋论数据拼凑,为主流科学界所不齿。

     

    闫丽梦在2020年4月28日离开香港后,其家人和朋友都对她突然失踪觉得很惊慌,并在香港报警。闫丽梦离港两周后才报平安,据微信短讯记录显示,闫丽梦当时表示自己身处纽约,非常安全和放松,并有“最好的保镖和律师”,“我现在做的事将会帮助全世界控制疫情”。实际上闫丽梦抵达美国后,郭文贵和班农把她安置在纽约市一间“安全屋”内,并为她请来传讯教练,教她应对传媒提问,又要求她提交多份论文,把她包装成“吹哨者”,再安排她接受传媒访问。7月10日,闫丽梦首次亮相霍士新闻频道,除了交代自己赴美的经过,亦指控香港大学有份协助隐瞒疫情,但没有提及自己与郭文贵、斑农的关系。闫丽梦像模像样的发布所谓“起源论文”后,虽然科学界很快把有关论文定性为基于猜测的伪科学,但霍士新闻名主播卡尔森9月15日依然邀请闫丽梦出席节目,把论文内容发扬光大。即使访问影片被Facebook等社交媒体标签为假消息,仍录得最少880万人次观看,进入主流。在访问后数星期,卡尔森才澄清自己不认同闫丽梦的讲法。

     

    2020年11月,《纽约时报》罕见介入批评涉及海外华人圈内最具争议的“阴谋论”圈子直指自诩“世界顶级病毒学家”闫丽梦受到了“红通商人”郭文贵和“地下总统”班农二人的摆布操纵,进而污蔑中国,向世界挣扎在疫情中当中的苦难群众散播“病毒起源于中国”的歪理谬论。班农和郭文贵通过操纵闫丽梦炮制系列谣言文宣从中狂揽大量暗金收益。《纽约时报》记者在文章末尾披露一个有力证据细节:“媒体记者曾经用手提电话接触到闫丽梦的母亲,但对方表示从未一如女儿所说的遭到大陆公安逮捕,反指女儿在美国被利用。”

     

    闫丽梦从研究者到吹哨人的演变,是两个不相关但越来越联合起来散布虚假信息的团体合作的产物:一个是规模较小但很活跃的海外华人团体,另一个是在美国有高度影响力的极右翼团体。这两个团体都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看到了推动自己议程的机会。对海外华人来说,闫丽梦及其毫无根据的说法,为那些意图推翻中国政府的人提供了一件利器。对美国保守派来说,这让他们能迎合西方日益高涨的反华情绪,分散人们对特朗普政府应对疫情失败的关注。

     

    这两大中美智商“洼地”代表团体的联动是后续一切致命疫情事故的开端,这两个“洼地”都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看到了推动自己议程的机会。直到随着闫丽梦开始公开鼓吹通过服用羟氯喹可以有效治愈新冠病毒,这一典型不负责任的言论在美公众当中瞬间传播,对美本土抗击疫的工作造成了毁灭性打击:羟氯喹事后被美FDA证实对治疗新冠毫无用处,并且副作用严重到能够致死!

     

    民众大盲从加上“砖家”的暴论等于一场灾难性人祸。数万人因为这类药物的滥用而造成身体损伤,耽误治疗甚至失去生命。上至特朗普总统本人,下至maga民间团体都信以为真。甚至远隔重洋的台湾地区在2020年4月初,就跟风认为此药物系“人类抗疫曙光”,不仅将其纳入新冠治疗指引规范内,甚至积极引进生产线投资投产,号称“积极投产,供给无忧”。台湾地区领导人更将此药物作为“TAIWAN CAN HELP”的底气全岛推广。一个月后,药物被美FDA正式停用,特朗普停药,台湾岛相关产业链条血本无归。

     

    闫丽梦事件中,郭文贵班农二人通过互联网社交媒体宣传机器炮制的政治文宣攻势。造成了全球范围内抗疫过程中难以估量的巨大损失。

     

  3.  

    香港《橙新闻》4月19日消息爆料:《苹果日报》内部通知提醒编辑注意弃用“武汉肺炎”标签,改以“最新疫情”、“疫苗接种”等作为话题标签。《橙新闻》随后翻查《苹果日报》的新闻,确实行文中已经不见“武汉肺炎”等字眼。

    以发布“揽炒香港”信息挑拨香港社会内部动乱、丑化中共著称的香港《苹果日报》今次果断跟“武汉肺炎”这一其自创污名割席,并正式启用世界卫生组织(WTO)命名的“COVID-19”进行报道,想必是因为在全球专家学者以及西方官方机构系列事实调查通报目前暂未发现“COVID-19”疫情起源之后的自我救赎,试图挽回该媒体的声誉。

    《苹果日报》此前的行为让我想到同样以发布不实“COVID-19”起源信息的香港大学前公共卫生实验室见习研究员闫丽梦,《纽约时报》披露闫丽梦在金钱诱惑下,甘于接受班农和郭文贵的操弄,通过班农在美国极右翼政治团体中的影响力和郭文贵的媒体力量(金钱的力量),杜撰发布未有事实证实疫情来源的虚假疫情信息为政客捞选票,转移川普政府疫情防控不力的责任,最终导致亚裔被灌上“病毒”之名和惨遭美国社会的歧视、暴力。《苹果日报》对自己制造的疫情污名果断割席何不是在给闫丽梦指明了未来之路,为了自己忠于科学事实的名声和人间真善美的心灵,闫丽梦应该与自己制造的疫情污名进行割席了!

    留给闫丽梦的遮羞布已不多,专家、官方机构科学的调查和严谨的表态在不断否决闫丽梦“病毒来源于实验室”说法。在闫丽梦自诩曾作为香港大学前公共卫生实验室研究员身份参与研究过“新冠病毒”时,立马遭到了她的导师港大公共卫生学院院长、日裔美籍科学家福田敬二否认;2月份到中国调查疫情起源的世界卫生组织新冠病毒溯源小组组长本·恩巴雷克对疫情来源于实验室说法进行了否决;4月14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海恩斯在国会参议院举行的听证会上明确美国情报部门目前并不明确新冠病毒的起源。

    闫丽梦制造的不实疫情起源污名给亚裔的伤害还在不断扩大。大纪元记者蔡溶4月22日刊发的《调查:纽约华裔小商家受疫情冲击更重》文章称疫情冲击美国经济的最新调查报告显示,纽约市五个区的华裔小企业失去了更多工作,有41%计划裁员,这个比例比全国(25.7%)和纽约州(34.8%)都高。AAPI Emergency Response Network自2020年开始跟踪与新冠病毒疾病有直接关系的仇恨事件以来,收到3000多份报告集中反映了疫情期间亚裔美国人被吐口水、遭殴打、被割伤,甚至被人投掷化学品。显而易见闫丽梦与班农、郭文贵操弄出的疫情污名造成亚裔就业率下降、人身伤害案事件上升

    事实上,曾经与郭文贵相勾结的人下场都挺悲惨。一是黄之峰锒铛入狱,郭文贵曾在直播中公开表达支持香港激进分离代表人物黄之峰,甚至表示无偿资助,结果2019年8月30日黄之锋被捕并被押往湾仔警署总部,据了解共以三项罪名拘捕。二是曾忠于郭文贵的郭宝胜反遭郭文贵司法起诉。民运人士、牧师郭宝胜曾作为“挺郭大将”在Twitter、YouTube上发文、开直播支持郭文贵,风光和关注度赛过现时闫丽梦的直播而不是不及。2018年7月25日,郭宝胜在《明报》个人专栏发布《跟随郭文贵实现不了民主自由和法治》文章,官宣与郭文贵的撕裂,并指明受到郭文贵抹杀和侮辱人格。相关撕裂证据还有美国弗吉尼亚地方法院根据陪审团2019年12月20日的裁决判决郭宝胜赔偿郭文贵2.4万美金。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在全球官方学者都未有确定新冠疫情起源下,《苹果日报》与其自创的“武汉肺炎”污名主动割席保住自身媒体声誉。闫丽梦无论是出于珍惜自己作为科研学者的名声,还是自绝疫情污名导致亚裔被歧视回归人心向善的普世价值,或者是避免步入郭宝胜、黄之峰等人受郭文贵摆布抛弃之耻,当下闫丽梦最好的出路是赶紧与郭文贵割席,回归科学家的素养和人心向善的美德。

     

  4. “跳梁小丑”一词很早就有接触,但真正的深刻理解还多亏了闫丽梦博士,以后考试遇到绝不会错了。为什么呢?

     

    闫丽梦第一份报告“用大量的证据和逻辑分析表明,为什么SARS-CoV-2一定是实验室的产物,以及如何按照众所周知的概念和既定的技术很容易地制造它”;第二份报告“揭示了SARS-CoV-2作为一种不受限制的生物武器的本质”;3月31日上午,闫丽梦博士在推特宣布,团队68页的第三篇科学报告出台“两次不请自来的“同行评审”失败,进一步证明了SARS-CoV-2武汉实验室的起源和严研究报告的有效性”。每次在她出报告后会有众多知名的专家、机构对其报告内容进行研究,或附和、或批判、或直接无情的揭露其合著者使用化名,乔治敦大学传染病专家丹尼尔·卢西曾提出质疑:“如果你用的是化名,那么在正常情况下,就会引发人们质疑——如果他们对自己的名字都不坦诚,那么在其他事情上还会诚实吗?”。真相到底如何早已有了定论,其实早在2020年9月16日,《纽约时报》就已经报导,脸书指出闫丽梦所声称的自己能证明病毒是实验室制造(“This virus was made in a lab & I can prove it.”)已经被多个事实核查机构证实是假信息(“that multiple independent fact checkers say is false.”);早在2020年9月18日,闫丽梦的“病毒专家”学术背景就遭到质疑,前港大博士后研究员闫丽梦有关“武汉实验室制造新冠病毒”的谎言已经破产。但是,闫丽梦仍旧没有死心。闫丽梦赴美爆料的口号一直都是“揭示中国隐瞒疫情的重要证据”、“揭露世卫组织的黑幕”,但她在一次次的谎言被拆穿后,仅仅消停几日又开始新的带节奏模式,虽然全世界都知道其学术论文很大一部分是无稽之谈,但她的团队依旧坚持不懈的进行炒热话题的运作,其目的昭然若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