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First

註冊會員
  • 內容數

    229
  • 註冊日期

  • 最後上線

論壇聲望

10 Good

關於 Mr.First

  • 頭銜
    Advanced Member
  • 生日 1990年08月19日
  1. 很有趣~ 感覺會是很歡樂的活動XD
  2. 四字頭成績一出來就被罵 推甄成果出來就被稱讚 那人只是牆頭草 說的話別太理會 高腰褲訓斥考試成績不理想是十分不得體的 付出努力不是他 考好就以為是自己的功勞 考差就認為是學生不努力 以他的身分 不管考好考差都應該予以鼓勵 這才是一個教育者 考不好心情最差的應該是學生 應該給予鼓勵 而非是斥責 他卻年年開罵毫無體恤學生 要學生先進步自己也得進步 而不是在那邊專橫跋扈
  3. 有人有多的制服嗎囧 畢業的時候丟太快
  4. 為什麼要在這邊計較年紀... 大家不就差幾歲... 社會地位還不都是一樣... 在這邊一直比較年紀 都只是離題罷了 年紀長不會為自己的論點有立足點... 回到正題 高腰如果做不好 不就是礙到所有育成人嗎 連畢業的人也是喔 個人是很希望換一個新校長啦 即使已經畢業很久了 育成的校風需要改變
  5. 滿可愛的一個老師 也很認真 我們當初數學也是給他教的 雖然我數學很爛都會被他念 呵
  6. 賴宇玫老師是很好的導師 很認真很盡責 205很LUCKY
  7. (2) 此時的清洲城正夜夜笙歌,武士庶民都慶賀著今川的上洛大軍戰敗及義元的死,但家主織田信長此時卻獨自在本丸並未與家臣們痛飲狂歡 信長坐在踏墊上,並未脫去奇襲時穿著的鎧甲,神情似乎有一點低落,完全不像是一個打了場大勝仗的人,反而像是落敗的人 『浮華一世的義元,就這樣死了嗎?』信長問著自己,似乎還不敢相信勝仗的事實 『稟告主公!』突然一旁的屏風出現了一個身穿黑衣蒙面的人,似乎是織田家的忍者 『什麼事,富田』信長冷冷的說道,並且拿起了一旁的酒開始飲酌 『涅道丸大人已經前往關東』富田低著頭向信長說道 『涅道丸出發了阿……』信長向外頭看去,似乎想找尋什麼,但隨即轉回了富田的方向『你跟他們一起去吧』 『是!』富田說完隨即消失在城裡,似乎往東邊去了 『能活著回來嗎?涅道丸,哈哈哈哈哈哈』 數日後,涅道丸與全十郎穿著野武士的裝扮正穿越過三河國松平家的領地 『松平家很快就會脫離今川家了吧』涅道丸向一旁的全十郎說道 『松平家主與大殿有舊恩,應該會跟大殿聯手吧』全十郎向涅道丸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後,又補道『以斷攻略美濃國的後顧之憂』 『比起這個,我比較在意現在的今川家,秩序應該很亂吧』涅道丸笑笑的說道 正當兩人邊談天邊趕路時,突然涅道丸停下了腳步 『有打鬥』涅道丸冷冷地向全十郎說道,並指向遠方一處 『要繞道嗎』 『不,繞路會浪費時間』涅道丸說完又繼續向前走去,全十郎也跟了上去 『混仗,不知道我們是誰嗎?我們可是今川家的武士阿』 『就是今川武士我們才要殺掉你們,受死吧!』 兩人走近了些便看到有兩方人在打鬥,似乎一方是今川家的武士大概四五人,另一方則是來路不明的武士約莫十來人 突然,有人在兩人背後說道『兩位大人,那是松平家的武士在清掃三河國殘留的今川家武士』 全十郎立即拔刀轉向,看見了一位身穿行商人裝備的中年男子 『在下富田隼人,是信長公的忍者,主公令我與兩人大人同行』那麼男子雖看見全十郎拔刀仍然面帶笑容拱手說道 『松平家已經有動作了?』涅道丸冷冷的向富田隼人問道 『是的,松平家已經派使者跟主公聯絡同盟事宜,很快的就要宣布脫離今川家的掌控』 『桶狹間之戰是松平家透露義元的位置吧』涅道丸突然這麼一問,富田隼人也被嚇到,但很快的又回復面容向涅道丸說道『軒轅殿洞悉過人,正如您所說』 聽聞富田事織田家的忍者後全十郎收起了武士刀,突然說道『似乎今川家武士是在保護著什麼人,您聽』 『我話不再說第二遍,把那女人交出來,不然我就要了你們的小命』一名松平家的武士正對著今川家武士大喊道 『哼……』 『那就去死吧』 『啊!』 『先進林子吧,等等給松平家的人瞧見可不好』富田悄悄的向涅道丸說道 『嗯』 三人便悄悄地走近了道路旁的林子觀看著兩方人的打鬥,很快的,人數較少的今川武士通通都倒下了,松平武士也揚長而去 『平四郎……嗚』突然三人旁的草叢裡傳出了嬌柔的女聲 『是松平武士口中的那位女子吧』富田用忍者慣用的耳語悄悄地在涅道丸耳旁說道 涅道丸趁著那名女子哭泣聲不停的時候低著身子緩緩地爬向聲音所在 『你是誰!』突然,哭泣聲停了,那名女子驚慌的從草叢中竄出,害怕的問道 『我是……』涅道丸正要開口之時……
  8. (1) 時值永祿三年夏 東海道第一大名今川義元率大軍上洛 而首當其要的尾張國 人心惶惶 領主織田信長下令全國備戰 其轄下軒轅氏即將率領三百士兵前往首府清洲城時 一位來自清洲城的使者騎著快馬奔進軒轅本陣 此時軒轅軍正在開戰前的軍事會議 使者下馬後直接闖進了行轅,喊道『主公有令,軒轅軍勢立即退回領地』 『什麼?我軍已經做好了與今川死戰的準備,如今要我軍戰前退縮,這是什麼道理』一旁軒轅氏的首席家老天草一大聲怒斥 『今川義元已經在桶峽間被主公討死了,兩萬今川大軍已成鳥獸散,軒轅軍自無再戰的道理,主命已經傳達,告辭』使者說完便離開了行轅 『戰爭結束了』此時,原本在一旁默不作聲的軒轅家主涅道丸終於出聲了『全軍回城』 『是!』諸將皆拱手領命 『亞父,大軍交給你統領,我與全十郎要去清洲城一趟』涅道丸對著天草一說道 『是要去見大殿嗎?』 『嗯……』 夜裡,涅道丸與天草一之子全十郎在清洲城附近的一間破屋裡落腳 『全十郎,今川家要走向滅亡之路了』 『可是三國同盟還在,大殿能輕易的滅了今川家嗎』 『不,三國同盟很快就會瓦解的,而消滅今川家的人也不會是主公』 『同盟會瓦解是嗎,所以野心者是武田家囉』 『是的,武田晴信本來就不是個忠於信義的人,盟約對他而言只是一紙廢書』 『所以大殿的目標不在今川家,而是在……美濃國』 『美濃國……』涅道丸重複了全十郎的話,似乎略有所思 『這也是以後的事了,主公要去見大殿做什麼?』 『我不是要去清洲城,我要去關東』 『關東?』全十郎十分驚訝地向涅道丸問道 『嗯,天下的情勢就掌握在關東的動向,我想去了解各國的情況』涅道丸面無表情的說完這句話,似乎一切早已計畫已久 『為什麼要挑在這個時機?』全十郎似乎還不敢相信涅道丸要周遊列國的計畫 『我原本認為今川家將統一天下,可是事實證明我錯了』 『所以你是要找尋統一天下的大名囉?』 涅道丸聽完全十郎的話後,愣了一下才緩緩說道『是的』 深夜,下起了滂沱大雨
  9. 請想想 教官為什麼要管 是不順眼還是怎麼樣 其他教官我不能打包票 但倪教官不是那種會故意找碴不講道理的人 不要把事情都怪在執行者身上 教官壓力也很大 學生都是看表面的事情在罵他們 而他們上頭又會覺得教官做的還不夠 學生都不聽話 想想 始作俑者是誰 是哪個喜歡鑽牛角尖說為了學生好而處處刁難 反正什麼都會扯到是為了課業 的教育家
  10. 我只能說 慢慢規勸 動怒是大忌 動怒只會把同學變成敵人 當然維持秩序還是要的 只是不用去在乎成效與否 把能做的做了 教官來了也不會罵你 同學也不會記仇 動怒不會有好下場的
  11. 我怎麼覺得D比較恰當
  12. 怎麼 中正不好嗎 感覺很棒阿 我第一志願也是那阿 只是沒上而已XD 你別馬屁阿阿阿= ='
  13. 一邊是家紋白玫瑰 一邊是紅玫瑰 雙方堅稱自己擁有英國王位 因此展開戰爭 看英國史的年代有點久遠 不知道有沒有疏漏XD
  14. 我還記得 我們考完開學的集會 他當場大罵我們 唉 連走進來的糾察隊 他也不問清楚就破口大罵 還想讓教官把他們趕出去 結果得知是糾察隊之後 面子掛不住 當場在全三年級面前問 你學測幾級分 真是夠了 醜陋的官僚 厭惡的心態 面子真的比學生的感受重要嗎 很難去體會這樣的一個教育家 最可笑的是 等分發出來 他還很開心的說 考得不錯 唉 為留在那種執政者之下的學弟妹感到一絲不捨
  15. 就經驗來說 第一階段過上該所學校的機率很大 只要沒出大紕漏都會上的 書面資料其實我覺得不是重點 重點該擺在能不能克服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