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社長大會會議記錄


Recommended Posts

如果真的鬧到革命這麼歡樂那也罷了

老實說

玩不起

除非你不想念大學了

建中明明就有一套行之已久的潛規則阿

如果這個藩籬這麼容易被打倒

那代表我們對我們想捍衛的傳統堅持不夠

能來這裡爬文發文的想必都對學校有很深的熱情

但深藍就算再大

在學校佔有率也不超過50%吧

有更多的學生傻傻地以為學務處是對的

有更多的學生傻傻地以為他沒參加社團就事不關己

有更多的學生傻傻地將建中當作往台大或其他地方的墊腳石

能輕鬆毀滅一個固有制度的從不是外部力量

總是它內部的脆弱、不團結

我很想槓上他

但我玩不起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 Replies 112
  • Created
  • Last Reply

Top Posters In This Topic

如果真的鬧到革命這麼歡樂那也罷了

老實說

玩不起

除非你不想念大學了

建中明明就有一套行之已久的潛規則阿

如果這個藩籬這麼容易被打倒

那代表我們對我們想捍衛的傳統堅持不夠

能來這裡爬文發文的想必都對學校有很深的熱情

但深藍就算再大

在學校佔有率也不超過50%吧

有更多的學生傻傻地以為學務處是對的

有更多的學生傻傻地以為他沒參加社團就事不關己

有更多的學生傻傻地將建中當作往台大或其他地方的墊腳石

能輕鬆毀滅一個固有制度的從不是外部力量

總是它內部的脆弱、不團結

我很想槓上他

但我玩不起

深藍在建中知道的人有一半以上(只不過留言的人真的不多)

除了沒有言論自由權的地方,要不然只是溝通是不會惹來什麼禍的

學務處不一定每一個都是對的,但學生是可以適當的表達意見.

建中明明就有一套行之已久的潛規則阿

如果這個藩籬這麼容易被打倒

那代表我們對我們想捍衛的傳統堅持不夠

這句話說的好啊,老實說真的肯投入學校事務的建中生少之又少

更別說真的有能力改變的建中生了(像我就是弱腳一隻)

肯兩邊都深入的人真的太少了

有不少人都只是對這件事視為一個平常事件

我不認為建中有建中生的樣子主任還會想改變

從我跟文主任的溝通之中可以知道他並不是只想打壓而已

(他想改變建中風氣,學生對於學生事務的熱誠連主任都覺得需要加強..)

建中的班代大會老實說.... 嗯....有去過的就知道現在的建中生什麼樣子了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深藍在建中知道的人有一半以上(只不過留言的人真的不多)

除了沒有言論自由權的地方,要不然只是溝通是不會惹來什麼禍的

學務處不一定每一個都是對的,但學生是可以適當的表達意見.

建中明明就有一套行之已久的潛規則阿

如果這個藩籬這麼容易被打倒

那代表我們對我們想捍衛的傳統堅持不夠

這句話說的好啊,老實說真的肯投入學校事務的建中生少之又少

更別說真的有能力改變的建中生了(像我就是弱腳一隻)

肯兩邊都深入的人真的太少了

有不少人都只是對這件事視為一個平常事件

我不認為建中有建中生的樣子主任還會想改變

從我跟文主任的溝通之中可以知道他並不是只想打壓而已

他想改變建中風氣,學生對於學生事務的熱誠連主任都覺得需要加強..)

建中的班代大會老實說.... 嗯....有去過的就知道現在的建中生什麼樣子了

可是他的作法

不管怎麼看都不是如此

只是想要合理化打壓社團

這應該很明顯吧

從樓主那篇紀錄來看

就可以知道他是個滿嘴砲的人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可是他的作法

不管怎麼看都不是如此

只是想要合理化打壓社團

這應該很明顯吧

從樓主那篇紀錄來看

就可以知道他是個滿嘴砲的人

會出現打壓這種狀況,對,他的言論的就像是打壓

但目前是還沒做的狀況啊,所以學生要做的就是先

溝通,溝通到沒有溝通餘地在革命之類.學校會出

不好的政策很正常啊,畢竟他們也是人所組成(我

偷偷爆料一下好了在學務處除了穿拖鞋以外就算是

光著腳進學務處也不會被罰,這也是條荒謬的法.)

校方會出錯政策本來就是件正常的事,重點是學生

要如何溝通,我所看到有一些衝突根本就是可以不

必發生的.

我對學校也是有不滿,但目前我是站在溝通的方面

,我會先堅持溝通,溝通到沒辦法再用其他方式

學生不團結的話只會被各各解決,務必記住別讓其

他人有機會分化.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如果真的鬧到革命這麼歡樂那也罷了

老實說

玩不起

除非你不想念大學了

建中明明就有一套行之已久的潛規則阿

如果這個藩籬這麼容易被打倒

那代表我們對我們想捍衛的傳統堅持不夠

能來這裡爬文發文的想必都對學校有很深的熱情

但深藍就算再大

在學校佔有率也不超過50%吧

有更多的學生傻傻地以為學務處是對的

有更多的學生傻傻地以為他沒參加社團就事不關己

有更多的學生傻傻地將建中當作往台大或其他地方的墊腳石

能輕鬆毀滅一個固有制度的從不是外部力量

總是它內部的脆弱、不團結

我很想槓上他

但我玩不起

這種人還是很多啊

我知道有些班級

全班有社團的不到四分之一

如果這是常態的話

文主任怎麼胡搞也只是全校四分之一的人的事(我還沒扣掉高三...)

對於大部分的人來說這種事情還是跟他們沒有關係啊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評鑑是不可能的

解決社辦問題要想別的方法

真有趣。這就是對未來學校對待學生的態度?建中即將邁向專制化?

學校搞這種評鑑制度,是想宣示他們的權力?還是想打壓社團,讓升學主義徹底的實行?「新官上任三把火」古人所說,誠不欺我?

這是學校網站中,摘自校長室的資料。真是對現在這種情況格外諷刺。

還是說,講一套做一套,已經是種高層所必備的慣用伎倆?真是令人費解。

我覺得新校長真的很喜歡用ㄧ些華麗的詞藻

然後讓大家聽不懂這樣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對彩虹社有個意見

如果學校可以依照法規章程以外的理由否決社團創立

那是不是也表示

學校也可以依照法規章程以外的理由廢除特定社團?

a) 您確定您已經掌握了整份章程的正規條件與例外條件?

b) 彩虹社之不能創立,本是一種不合多元價值觀的歧視事件,要上綱成校方的顢頇無能,似乎也有消費之嫌啊。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a) 您確定您已經掌握了整份章程的正規條件與例外條件?

b) 彩虹社之不能創立,本是一種不合多元價值觀的歧視事件,要上綱成校方的顢頇無能,似乎也有消費之嫌啊。

他們否決彩虹社的理由是什麼?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不是社長, 可是從我聽來的消息發現(有錯請指正,謝謝), 校方好像也沒有很具體的說出這個評鑑制度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只是很籠統的"社團資源分配"或什麼的.

難道目前真的跟主任說的一樣, 在不知道目的之前提下進行討論? 所以說是要先設計一套規則, 以後再慢慢去想這套規則可以用來做什麼? 這樣怎麼可能訂出一個真的能符合各社團需求的評鑑制度?

再重申一次我的想法:

建中社團制度需要改變, 可是這些改變決對不包含目前的評鑑計畫.

引用 Barack Obama 的一句話:

Change does not come "from" Washington, it comes "to" Washington.

我們需要什麼改革, 學生自己最清楚. 這次, 要由我們來改變建中, 不要由建中來改變我們.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這只是開始

如果妥協了更多的東西會下來

大家是否有注意到新校長上台後許多東西都改變了

也有校長和主任要意識地要將建中改造成另一個樣子

他們記憶中的建中或是理想中的建中

但是我們不是白老鼠

我們也不是祺子

如果下半場出來

大家可以發現

文主任一開始的態度到後來漸漸轉變

而且他回答迂迴

從來沒有正面回應問題的本質

我想這是在場的社長(包括我)都注意到的一點

我們不是只會讀書的建中生

更不是乖乖任人變動的人

我不是在鼓吹一種意識

不過我們應該做我們就要做

建中也許只是個台階

但是有更多更多學弟要經過這裡

我希望該阻擋的就該被阻擋

即使那不甘妳的事情

相信懷疑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一切等星期三吧,太多的猜測只會模糊問題的核心,不要猜測,不要評論,不要妄想。

莫忘初衷。

a. 我們要求的是什麼?

b. 為什麼我們要求這些東西?現況有什麼不好的地方可以改進?

c. 我們如何夠資格要求這些東西?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記得主任還在新生訓練時說自由的社團是建中一大特色

現在看起來非常諷刺

聽說好像是建中的同志們不得以名文的社團方式存在

聽說啦

根據我的耳聞,

當時的熊校長對此問題無能為例,請高人(老實說,我也挺佩服這位老師之為人)指點

高人擔憂的是,同志們將因為組了社團更容易被發現、被指認,進而容易受傷

因此這個社團至今仍然是地下的,這是高人所完全不知道的事情。

現在的風氣應該有一些變革了就是。然而,我相信有很多師長仍然難以接受這種事情的存在,

但個人的難以接受是一種情緒反應,不該無限上綱成為一種理則的規定。

所有當權者的話都要打三折。

另外,最好有種東西叫做完全的自由。它不‧存‧在。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糟糕當我看到這邊的時候,我已經忘記了是禮拜三下午幾點了。

我們需要自己討論出一些東西來,但這會是長時間的事情。

就此我還是很好奇這段時間該何去何從。

另外雖然我知道這樣很辛苦郭屁同學,不過我還是很想看下半段。

9/24(三)中午十二點紅樓二樓會議室

所有人都能去參加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Guest
This topic is now closed to further repl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