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問一下貴校同學的意見


Recommended Posts

最近,教育部改了歷史課本,然後98級畢業學生要考加考公民!

教育部,最近把南京大屠殺從課本刪掉,不知貴校,同學有啥麼看法???

南京大屠殺/新版課本消失~ 北一女師生惋惜!

同樣是唸歷史,不過今年北一女的高一生,卻不會讀到有七十年歷史的南京大屠殺,新版的教科書對於南京大屠殺隻字未提,不只學生傻眼,北一女的老師也說:「很可惜!」

東森記者實地採訪北一女學生「你有唸過南京大屠殺嗎?」北一女學生說,「有啊、有啊!」並說國中的時候用國編版的課本,然後高中的時候有約略提到而已。

講到南京大屠殺,唸過高一歷史的北一女學生幾乎沒有人不知道,不過這段歷史在北一女下學期所使用的翰林版教科書中,確定消失,部會出現在教科書本內容中。

北一女學生表示很疑惑,為什麼課本中沒有編?不過她們也認為雖然課本沒有,但老師一定還是會補充資料才是。

翻開去年的教科書,對於南京大屠殺僅有簡單敘述,還附有一張照片,這段長達70年的歷史,新版教科書卻隻字未提,不只學生知道傻眼,就連老師也不以為然。

北一女歷史老師蔡蔚群說,很多議題不討論都滿可惜的,其中當然也包括南京大屠殺,因為大屠殺代表的意義是過往歷史中已經泯滅人性,就連歲月也無法抹滅這段記憶。

也許強調歷史的目的,並不是要加深民族仇恨,與其遺忘歷史,不如讓學生從教訓中學習。

來源: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0211/17/afck.html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怒了。。。。

先是把我最愛的 國父消去。。。現在又是南京大屠殺

到底是在去中國化,還是在污名化

搞的我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到底有沒有搞錯,這樣的歷史有什麼意義,完全按照編輯者所認為的價值觀來分配,或許吧,為了學習成效,5000年用半年來念,唸完,你 學會了什麼??

 現在小孩,都已經沒辦法體會屠殺這兩個字的嚴重性(我也有點...),竟然還把這段歷史跳過,你這樣對得起當時被枉殺的32萬軍民嗎,你對的起被日本人踐踏的中國女性嗎。。。

我鄭重的警告。。。杜正盛先生,你,成語濫,國文差,我不計較,但是關於我們的歷史課本,我可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你,還有我的"大中至正",如果,你敢對他怎嚜樣,我,絕對不會像上次倒扁那樣,輕易就算了,我會用鮮血,在把那四個字寫上去。。。

南京大屠殺,這段歷史,絕對不是幾行字就能帶過的,就如同228事件一樣,慘痛而讓人刻骨銘心。歷史老師總說,以前白色恐怖時期,228事件都只用幾行帶過;如今,為了去中國化,把南京大屠殺省略,這,難道就不是另一種"綠色恐怖"嗎?

你們,這樣對的起那32萬人嗎,(去租紀錄片來看),那絕不是用血腥可以形容,那是一種人類痛進骨子裡的傷痛...

今天的這篇回文,不是意識的宣洩,而是我由衷的哀悽,我真的希望這塊土地的未來是光明而美好的,我誠心希望這片土地上的人民和睦相處...但或許,正如國父當時革命一般,好言相勸。。。不一定能成功,但我仍願一試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鄭重的警告。。。杜正盛先生,你,成語濫,國文差,我不計較,但是關於我們的歷史課本,我可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你,還有我的"大中至正",如果,你敢對他怎嚜樣,我,絕對不會像上次倒扁那樣,輕易就算了,我會用鮮血,在把那四個字寫上去。。。

南京大屠殺,這段歷史,絕對不是幾行字就能帶過的,就如同228事件一樣,慘痛而讓人刻骨銘心。歷史老師總說,以前白色恐怖時期,228事件都只用幾行帶過;如今,為了去中國化,把南京大屠殺省略,這,難道就不是另依種"綠色恐怖"嗎?

你們,這樣對的起那32萬人嗎,(去租紀錄片來看),那絕不是用血腥可以形容,那是一種人類痛近骨子裡的傷痛

嘿~同學...冷靜點 = ="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一切都是意識形態作祟

杜老爺是,編者也是,樓上的學妹也是

跳出來看,這件事有這麼重要嘛?

歷史課本不寫,你們就會忘掉這段歷史嘛?

該被流傳的史事,是永遠不會被抹殺的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把重要的歷史從課本上刪除說是要去中國化

這樣真的有必要嗎??就像上面講的,既然我們從課本上刪掉大家也不會忘記這一段歷史

那麼是不是應該來個全民大洗腦

把大家對於中國有關的記憶以及我們原本是中國大陸那邊來的分支這一件事情給忘掉

何必一定要正名??

只要我們內心中真正的認同台灣這一片土地

又何必拘泥於形式上的改變

而那一些名字的存在其實甚至可以作為警惕或者是提醒

提醒我們關於過去我們祖先的歷史

提醒關於我們以前如何唐山過台灣以及後來大家經過械鬥等事件後

對於台灣漸漸有了歸屬感

這種歸屬的感覺豈是那幾個名字簡簡單單就可以改變的?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一切都是意識形態作祟

杜老爺是,編者也是,樓上的學妹也是

跳出來看,這件事有這麼重要嘛?

歷史課本不寫,你們就會忘掉這段歷史嘛?

該被流傳的史事,是永遠不會被抹殺的

真的是這樣嗎?

我們不教

或許這代還會知道

那下一代,下下一代呢?

日本人的課本沒教

他們也根本不知道有這件事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課本只是參考用吧

相信各位如果以後是第一類組

一定會買舊版國編版的課本來讀(應該是以班級為單位購買..)

如果是2.3類組 只拼學測 我相信也會買一本複習的參考書來讀吧

讀現在的課本 根本是爛的要命 內容是這邊一塊那邊一塊 且不完整

要有整體連貫的感覺還是舊課本好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教部:日本侵華戰爭國中已教 高中不必重述

更新日期:2007/02/11 19:03

(中央社記者劉嘉韻台北十一日電)今年是南京大屠殺七十週年,剛出爐的新版翰林高一下學期歷史課本,隻字未提南京大屠殺這段歷史,其他版本也僅短短帶過;教育部表示,依照課程綱要,有關日本侵華戰爭、八年抗戰等,因九年一貫教材已有敘述,所以高中教材不必太多著墨,以免增加學生重複學習的負擔。

依照高中課程暫行綱要(簡稱九五暫綱)編輯的新版高中歷史教科書高一下學期版本才剛出爐,卻有媒體發現,有關南京大屠殺的歷史相當少,北一女中選用的翰林版教科書,對南京大屠殺隻字未提,其他版本也只有短短幾句話帶過,學者質疑這是配合美化殖民惡行。

教育部中教司長陳益興今天下午接受訪問時表示,歷史教科書編輯是依據詳今略古、由近及遠、從古到今等原則,關於日本侵華、八年抗戰主題,九五暫綱中附註,「有關八年抗戰,九年一貫教材已有述及,因此不必著墨太多」。

陳益興說,高中課程是接續國中課程,為了避免學生重複學習的負擔,國中教過的內容,高中就不必敘述太多,以免增加學生重複學習的負擔。960211

那高中其他科目也不用上了,全部都和國中有重複啊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教育真的不該被政治染色....

其實...我覺得痛心的...不是他們的色彩...

而是,他們忘記把正確的價值觀傳輸給我們的下一代

就跟樓上和樓上的樓上所言(SORRY~~忘記哪一層樓了)

我們這一代或許還依稀有印象

但下一代呢...

我們要把歷史...一刀未剪的呈現,這才是歷史

我們讀歷史的目的不正就是如此嗎,

用我們的心,去學習歷史洪流中的教訓

用以避免有朝一日,又有謀權者想要再來一次

他們會不會又重蹈覆轍呢???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一切都是意識形態作祟

杜老爺是,編者也是,樓上的學妹也是

跳出來看,這件事有這麼重要嘛?

歷史課本不寫,你們就會忘掉這段歷史嘛?

該被流傳的史事,是永遠不會被抹殺的

嘿 同學

我知道這也是一個想法啦

不過凡事走隱士路線一切都無所謂不就變的跟飛禽走獸一樣

當大家使用大絕招 跳出來看 真的是什麼事都不再重要了

但 有時後活著就必須被很多現實 很多制度 給淹沒

想要逃也逃不掉的

該被流傳的史事 就應該流傳下去

而不是因為某些人的私心而中斷

我覺得 課本刪掉這一段 真的 只是在做無謂的逃避而已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什麼叫還原歷史

就算你親眼目睹親耳聽見

就是真實了嗎?

總統府旁的地理位置讓我們成為許多歷史事件的"目擊者"

可是 眼見真的一定為憑嗎?我們親眼"看"到的便是一切了嗎?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

那麼你又怎麼能夠要求白紙黑字

來還原那數十年間的"真實"呢

未必全然是政治操作 未必全然如媒體炒作

要知道 課本是不能有"錯誤"的 因為社會禁不起

因此在"絕對正確"的情況下它可能不是不願意寫而是寫不出來吧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日本如何看待二次大戰的反思--南京大屠殺的延伸思考 孫連成

今年恰逢南京大屠殺70周年紀念(也是228事件的60周年紀念),筆者謹就此議題簡單申論,純粹抒發個人當下感受。對此議題有興趣者,可參考中文版:《南京暴行:被遺忘的大屠殺》(美)張純如著,孫英春等譯。此外,果如樓上同學所言,課本是不能有"錯誤"的,那麼所有歷史教科書根本無從書寫,因為歷史書寫即使再嚴謹,證據再確鑿,充其量也只能做到相對真實和相對客觀而已,"無誤"談何容易,畢竟妳我都不是上帝,不可能掌握全盤真相,歷史考證確有其局限,但並不意味史家啥事也不能做。海峽兩岸炒作消費歷史議題之餘,我們從歷史中又真正學到了什麼?對被稱為「菊花與劍」的日本,我們又真正了解多少?日本街道市容的整潔、電話亭乃至垃圾桶的創意、對野鳥及生態的保育、精密工業的技術水準、學術研究的踏實態度、待人的彬彬有禮,誠然令台灣汗顏,但部分日本人對待二戰歷史的態度,卻似乎令人不敢恭維。

日本對國土及對歷史的態度,相較於台灣,要積極的太多了,以致時至今日,無論是論述或行動的主導權,幾乎全在日本人手上,儼然中韓才是二次大戰的戰敗國。從釣魚台漁權(主權似已毋庸再議)的煙硝味以及在處理二戰留下來的問題上,幾乎完全嗅不出日本對二戰的深沉反省及道歉誠意,感受到的毋寧卻是日本右翼勢力(主要勢力在自民黨內)抬頭霸權思考的一面。周婉窈博士在《台灣歷史圖說》中強調:「抵抗外侮是民族精神的根基。……一個民族要能存續,必須要有強韌的獨立自主的意志。」值得國人三復斯言。2005年5月有兩則有關日本首相小泉的電訊頗值得吾人省思,一則是小泉在五月亞非高峰會議上向亞非受害國家道歉,另一則是日本要求中國改善其本國歷史教育中有關二次大戰歷史敘事,以免長期造成中國人民的反日情緒。從日本首相小泉道歉後轉身抨擊中國歷史文本書寫甚至多次祭拜靖國神社等充滿矛盾的行為不難看出日本對歷史的忸怩遮羞心態,這種不願嚴肅真誠面對歷史的心態一日不改,亞洲國家要走出二戰陰影揮別二戰創傷似乎仍是一條遙遠漫長的路。日本在明治維新後,高喊「脫歐入亞」,骨子裡的優越感即使二戰戰敗似仍絲毫不減,軍國主義精神其實淵遠流長,甚至有復活的跡象。以下試略加剖析日本霸權心態及台灣的對應之道。

一、 與德國坦然認錯高貴情操的強烈對比:日本自清代同治13年(1874年)牡丹社事件侵台屠殺排灣族原住民乃至甲午戰爭、侵華戰爭、南京大屠殺、珍珠港偷襲、二戰「南進」橫掃太平洋國家,積極侵略中國與四鄰,猙獰面貌較諸西方帝國主義行徑有過之無不及,許多駭人聽聞之事(如731部隊殘酷的活人細菌及毒氣實驗,可參考《死亡工廠:美國掩蓋的日本細菌戰犯罪》)其殘忍程度已超過人類想像,至今日本舉國上下除少數歷史學者(及二戰老兵)尚有學術良知肯面對真相外,多數日本學者乃至朝野猶然欠缺歷史反省,對日本侵略戰爭的罪惡事實睜著眼不認帳,一味狡飾卸責,甘冒天下之大不韙竄改歷史教科書二戰史實,對「受迫害的慰安婦」以及「南京大屠殺受害者」的人權與人道關懷展現的是冷漠、無情地態度。較諸德國積極撫平二戰帶給猶太人的巨大傷痛,並以最謙卑的心懺悔道歉,坦承過去holocaust的種種不當罪行,並以種種具體作為贖罪,贏得舉世尊重,直如霄壤雲泥之別。

二、 日本虛構派學者及官方昧著良心歪曲史實:即使鐵證如山(美國牧師約翰‧馬吉1937年用一架1930年代的老式16毫米攝影機、拍攝記錄了迄今唯一的南京大屠殺影像),日本虛構派學者仍絞盡腦汁,不惜歪曲、否認、美化史實將戰爭脫罪化:如聲稱盧溝橋第一槍是由中方(中共)挑起;南京大屠殺只死了幾百人甚至根本是「虛構」的,「百人斬」缺乏目擊人證難以論斷真實性;1910年日本對朝鮮的吞併是朝鮮心甘情願地成為殖民地等等;可謂將「後現代史學」玩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右翼漫畫家小林善紀的《台灣論》(其中論調頗有替二戰「除罪」的色彩,要求日本人脫離二戰後由美國扶植的「自虐史觀」,頗受日本年輕人歡迎),甚至還曾贏得李登輝的大加讚賞。日本虛構派歷史學者如竹本忠雄(筑波大學名譽教授)、田中正明(著有《“南京大屠殺”之虛構》)以及前日本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等為開脫歷史罪責,不惜泯滅良心及歷史專業,聲稱這些斑斑可考的殘酷罪行證據都是有心人編造謊言來「誣陷」大和民族,作為「反日」的外交工具,或乾脆宣稱南京虐殺不是戰爭罪行而「僅僅是戰爭的一部分」,實際上日本只不過是善意「進出」中國,締造「大東亞共榮圈」而已。交大某教授數年前在日本旅行時,在某個公園中看到日本老阿公、老阿嬤拉白布條:「戰爭無罪論」,雖然當事人是從小玩日本軍刀、唱日本民謠長大的,但在那一刻卻是怒火中燒,感慨萬端。這已不只是刻意遺忘歷史,而是有意磨滅扭曲歷史。如果歷史可以任意竄改,甚至採取「無過失」認定不必負任何代價及責任,誰還會在乎後人如何評價?當然也就更談不上真心懺悔深刻記取歷史教訓了。霸權既然可以宰制過往的歷史,當然也可以宰制未來的歷史。歷史女神 Clio則只能在霸權的腳底下呻吟。

三、 面對歷史傷痕,與其逃避推諉,何如以負責任的謙卑態度設法抹平:雖然說一切都已是塵煙往事,何必老翻這些陳年舊帳,妨礙彼此情誼,日本中小學歷史教科書對「南京大屠殺」隻字不提或有其苦衷在。但令人質疑的是,陳穀子爛芝麻果真沒啥好提,為何日本每年又大張旗鼓悼念廣島長崎原爆罹難者並撻伐聲討美國罪行,每年日本首相公開去靖國神社祭拜(供奉二次大戰日本頭號戰犯及陣亡將士)乃至日本官員及死難者家屬千里迢迢來台北芝山岩祭拜六氏先生(日治時代被派往八芝蘭即今日士林的六位日文老師)卻將林少貓等抗日英雄視為「土匪」又做何解釋?憑弔悼祭亡魂乃人之常情,但豈能顛倒是非黑白,將戰犯供奉於「忠烈祠」享受朝野膜拜,此行徑恰當與否豈無商榷餘地。當日本舉國上下慟二次大戰親人甚至悼祭冷血殺人機器之餘,又豈能不嚴肅對待歷史以及千萬無辜的生命,難道自己的性命是金包銀,別人的性命就只是賤如草芥?這些禍延數代的悲劇又是誰一手造成的?過往的歷史傷痕難道不該拿出負責任的謙卑態度設法抹平?!何忍一味淡化甚至歪曲否認乃至美化史實,打爛仗和稀泥式地極力撇清罪責。1977年,日本文部省在一個標準歷史書中把二戰中的日本給戰爭對方造成的傷亡、日本的戰爭暴行,和強行將中國及朝鮮犯人送往日本勞動營的內容刪去,只留下了一些美國轟炸東京的照片、一幅廣島廢墟的照片和一份日本戰爭死亡人數的統計表。這和北一女高一下選用的翰林版真可謂「相互輝映」了。

【撇開此點不談,相對其他版本,翰林版課文編寫方式確較活潑,有點類似房龍《人類的故事》的寫法,

如P.46 秦簡查封記錄及《商君書》反映的秦代戶籍制度雛型;

P.53西晉懷帝故事中透露的辛酸無奈;

P.109清明上河圖的局部解說相當精采;

P.112人口數據的虛實辨析;

P.117引人口學家洪亮吉(龍騰版P.120亦有援引)等史料分析清初農村經濟;

P.170袁(世凱)唐(紹儀)衝突;

P.216陳垣與陳寅恪對馬列思想態度的強烈對比;

P.218毛澤東對大躍進的看法等。

翰林版另一書寫特色,則是從歷史研究的進展,逐步鋪陳史實,具有知識建構意義,也展現一定程度的分析和思考功力甚至批判,多處融入學界較新的研究成果及新材料,處處可見編者的用心及對歷史的獨特視野。

如P.26稅畝制度的歷史意義;

P.28商鞅變法的歷史意義;

P.30「游士」的政治及社會意義剖析;

P.32先秦諸子背後的史觀差異;

P.33個體與群體之間的抉擇;

P.37始皇陵的銅馬車展現的天子威儀;

P.48漢代百戲考古圖說;

P.73游牧民族的婦女地位專節;

P.85佛教的社會救濟事業,如「僧祇粟」和「悲田養病坊」;

P.92宋真宗封禪大典及「天書」的探究;

P.93漢人政權的正統神話】

四、 刻意混淆加害者和受害者角色:反之,日本因擴張行徑所付出的傷痛代價卻一再被日本傳媒消費,一系列二戰懷舊史詩連續劇如「阿信」、「阿香」、動畫「螢火蟲輓歌」等無不刻意突顯強調日人善良美好的一面及東京轟炸受創深重,除了把日本在二戰中的角色營造的可憐兮兮外,還對日本婦孺在戰爭期間所表現的生命韌性多所揄揚渲染,鏡頭下冷靜地鋪陳一個個既動人又感傷的故事,卻絕口不提日本在亞洲的瘋狂侵略行徑及慘無人道的恣意蹂躪屠殺,以及慰安婦、細菌實驗、霧社屠殺事件等等令人髮指罄竹難書的罪行,彷彿那些歷史的暗角都是不相干的故事。或許正如金美齡所云:「反正(在)日本就是先舉手說『自己是被害者』的能得到同情」。在日本人戰後拍攝的影片中幾乎有一個一致的「基調」,即二戰東亞戰爭中的「加害者」似乎比「受害者」還可憐,徹底顛覆二戰的主流書寫,歷史的荒謬及黑白的混淆、因果的錯亂莫甚於此。藝術也者到頭來仍不免受到歷史與主流文化的制約,甚至回過頭來去為歷史「塗脂抹粉」。「歷史可以原諒,但不能遺忘」,加害者更沒有片面遺忘的權利,何況還刻意的去扭曲遮掩甚至美化史實。連雅堂《台灣通史‧序》云:「國可滅,而史不可滅。」旨哉是言!一個沒有歷史反省能力的民族是相當冷血可悲的!日本年輕一代對近現代史幾乎普遍欠缺反省的視角,理由無非是「這是上一代的錯與恩怨,與我何干?」話雖不錯,但這不是個人或家族的恩怨,而是整個國家的暴力恩怨,後面有多少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顛沛流離,多少無辜生命隨風而逝,豈容如此輕描淡寫,糊弄以對?在刻意與上一代劃清界線的背後又何能掩蓋骨子裡的冷漠無知及躲閃的歷史心態?以筆者接觸的日本年輕學子而言,日本虛構派學者費盡心思努力淡化上一代的帝國主義蠻橫作風,似已收到效果。以日本大學生為例,許多大學生根本不知道日軍製造過南京大屠殺;有些大學生知道有這件事,但認為大屠殺之所以發生的原因是中國軍隊作抵抗,還懷疑所謂有30多萬人被害太誇張了。不久前《每日新聞》就天皇對侵略戰爭有責任的問題作調查,有35%的人認為沒有責任,34%的人說不知道。

對於過去種種民族間或族群間的恩恩怨怨,能化解是最好不過,報復更是無謂,因為不該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畢竟日本也有很多很多的好人,但不能不有所警惕,否則就太阿Q了。人權與人道關懷是不因族群、地域的不同而有所改變的。我們對「二二八」、「白色恐怖」的受害者,以及對「受迫害的慰安婦」、「南京大屠殺受害者」,都宜以同樣的人權、人道關懷去審視。

五、 日本右翼軍國主義勢力甚囂塵上:果真一切都是上一代的錯,那麼這一代的日本人對亞洲周邊國家如台灣、南韓、中國等又展現了多大善意?姑且勿論早年將台灣整船香蕉往海裡拋,以及先故意高價蒐購鰻魚苗再賤價坑殺一窩蜂的台灣養殖漁業,和毫無半點誠意的產業技術移轉等。單是近幾年來,台灣漁民在釣魚台附近我國傳統漁區捕魚卻遭日本海岸防衛隊噴漆彈,以台語嚴厲地警告驅離甚至逕行逮捕扣押漁船及船員,判決結果往往是繳交上百萬的巨額罰金乃至判刑,鉸斷漁網沒收漁具漁獲甚至漁船,漁民損失動輒上百萬,如此欺負人到家,柿子挑軟的吃,其間豈有善意和相對尊重可言?雙方經濟海域嚴重重疊,早應透過外交上的漁權談判協商劃定暫定區共享漁權或訴諸國際法來仲裁,在主權及漁權爭端未合理解決前,以如此悍然強橫的態度欺壓台灣老實漁民,多少反映了日本的霸權思考以及民族性的一些劣根性內在性格,也再度把國際政治冷酷無情,一切以自身利益為考量的齷齰現實面端上檯面,號稱文明大國,行徑卻如此霸道,簡直令人目瞪口呆。日本學者曾指出,回顧日本與台灣交往的歷史,冷戰環境下主宰日台關係的主角是國民黨高官和日本保守政治家,他們一般都基於“反共”立場思考問題:而屬於年輕一代的右翼不同於政壇鷹派,他的主要出發點是“反中”和反“北韓”。我想這樣的思考和立場的轉換是頗值得吾人重視和警惕的。

六、 台灣的主權和國格尊嚴在哪裡:如果今天的台灣換成是美國甚或中共這樣的超級強國,在雙方經濟海域及漁權認定猶有重大爭端下,日本敢如此囂張嗎?日本右翼的軍國主義嘴臉在東京都知事(東京市長)石原慎太郎身上展露無遺,石原的種種偏激的言論不值得台灣警惕重視嗎?像台灣這樣的弱小國家抱美國的大腿也就算了,如果連日本的LP都緊抱不放,台灣的主權和國格尊嚴又在哪裡?政治人物宣稱要讓台灣「站起來走出去」立意雖佳,但總要拿出實際有效的行動,台灣空有海岸巡防署,但台灣政治人物喊的聲嘶力竭的主權漁權以及司法管轄權竟連弱勢的漁民都保護不了,台灣的明天和台灣人的尊嚴又在哪裡?如今台灣「民氣可用」,政府在主權及漁權問題上,宜站穩國際法立場適度展現強硬的對等姿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身」,也依樣畫葫蘆實施驅離甚至扣押「越界捕漁」的日本漁船,將日本逼上談判桌【對方根本不在乎扣押台灣漁船的後果,台灣究竟有何顧忌不敢如法泡製?何況我們的對日貿易自1965年起年年巨額入超,感覺上卻好像日本吃定我們似的】,豈可俯仰由人,一味的向現實低頭,委曲求全,如此只會更加壓縮台灣的生存空間!

七、 以色列勇於捍衛國家尊嚴和主權,台灣呢?只要是涉外衝突,不管理虧理直,台灣政府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學鴕鳥般把頭埋在沙堆裡裝做沒這回事,主管官員更是忙不迭地講一些喪氣話洩氣話,連日本軍方公然在台灣國防部開會場合挑釁宣稱「釣魚台是日本領土」,台下也沒半個官員敢吭氣,邏輯無非是「我們是弱國,誰也打不過,誰也得罪不起」(弱國無外交?),無怪乎連菲律賓這種窮國都敢隨便畫個200浬經濟海域,並且公然扣押台灣「越界捕漁」的漁船及船員,沒收漁具漁網漁撈漁獲,外加判處巨額罰金及判刑,如今日本有樣學樣,反觀台灣呢?我們的專屬經濟海域在哪裡【據說是200浬,問題在有無落實】?我們何時扣押過1艘還是半艘日本、中共或菲律賓的越界捕漁船隻?甚至我們的海岸巡防艇還好幾次被中共武裝漁船連船帶人「反扣押」回中國大陸,面子裡子盡失,真令人懷疑我們的海岸巡防艇和觀光遊艇到底有何差別。許惠祐專長在談判,放在海巡署長之位置是否適當,本身即不無疑問。我們的國土遭內外「侵蝕」越來越嚴重,政府實宜早日成立專責部門統一事權,積極捍衛國土,伸張主權漁權以及司法管轄權,那才是真正「愛台灣」的表現。中國高漲的反日情緒絕非「一日之寒」,那是一種多年隱忍集體壓抑情緒的迸射,反觀台灣,在哈日媚日之餘,我們是否也應勇於捍衛國家的尊嚴和主權。如果說「南京大屠殺」和當下的台灣無關(怕也未必),那護漁、航權以及《台灣論》對殖民歷史的扭曲總和我們有關吧。台灣人還要當鴕鳥到幾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不在家,即在咖啡館;

不在咖啡館,即在前往咖啡館的路上。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不是北一女的,但我滿想發表一下小弟的拙見。

首先,歷史是戰勝者的歷史,很少對於失敗者多加著墨。所謂成者為王,敗者為寇。

再來,歷史教科書,在大學之前,是要站在國家的角度去看。在下認為,適當的洗腦教育是正確的。若這種"洗腦教育"可以增進人民真正的自信心、活力、競爭力,我並不會反對。就像是,我們不能忘記日據時代日本右翼軍閥欺壓臺灣人,我們不能忘記日本右翼軍閥南京大屠殺,我們不能忘記日本強逼臺灣女子當慰安婦...。這些歷史教訓,我們不能遺忘。一但我們遺忘,歷史一定再重演。我們以史借鑑,提醒防範未然。

而如今,這些歷史傷痛、教訓,就因為比較親日的學者,以自己狹隘的角度,自以為是,審核教科書。自己主觀認定史實,沒站在中華民國的立場,竄改教科書,此種行為,與自卑的日本人無異。我們是臺灣人,我們是炎黃子孫,我們不是大和民族,我們懂得面對現實,我們不自卑,我們是個有自信的民族,我們懂得包容,這才是真正的臺灣人、中國人。

個人不反對教科書寫白色恐怖,但個人認為,站在國家利益原則下,除了國格以外,皆可以客觀理性批評。韓國人將日本殖民時期的總督府命名為"國恥館",老實說貴校旁邊的總統府也應該以此模式處理(前提是有地方可以替代)。日本人並不是治理台灣,而是殖民台灣、壓榨台灣,一切對台灣的建設皆以殖民主義為準,不必拍倭國人的馬屁。

最後,我想說的是,在現在民主政治不成熟的臺灣,教科書上寫的,別完全相信,當然啦!考試不能說我不相信,就不填"標準答案"。多看看各種種類的書,才能建立自己獨特精闢的歷史觀。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什麼叫還原歷史

就算你親眼目睹親耳聽見

就是真實了嗎?

總統府旁的地理位置讓我們成為許多歷史事件的"目擊者"

可是 眼見真的一定為憑嗎?我們親眼"看"到的便是一切了嗎?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

那麼你又怎麼能夠要求白紙黑字

來還原那數十年間的"真實"呢

未必全然是政治操作 未必全然如媒體炒作

要知道 課本是不能有"錯誤"的 因為社會禁不起

因此在"絕對正確"的情況下它可能不是不願意寫而是寫不出來吧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們課本裡有80%都將非你親眼所見,

依閣下建議,大家還是都回家種田去吧.

你說那量子理論吧,還不都也幾十年來修修改改;又言國文課本中的考據,一當有新的證據出來,又要更新了...

若凡事都等到完全正確,再來學習,那或許,人類就不會有今天了

有時候,就是在那不完整的證據與論點中,激盪出令人耳目一新的好東西來的.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不是北一女的,但我滿想發表一下小弟的拙見。

首先,歷史是戰勝者的歷史,很少對於失敗者多加著墨。所謂成者為王,敗者為寇。

再來,歷史教科書,在大學之前,是要站在國家的角度去看。在下認為,適當的洗腦教育是正確的。若這種"洗腦教育"可以增進人民真正的自信心、活力、競爭力,我並不會反對。就像是,我們不能忘記日據時代日本右翼軍閥欺壓臺灣人,我們不能忘記日本右翼軍閥南京大屠殺,我們不能忘記日本強逼臺灣女子當慰安婦...。這些歷史教訓,我們不能遺忘。一但我們遺忘,歷史一定再重演。我們以史借鑑,提醒防範未然。

而如今,這些歷史傷痛、教訓,就因為比較親日的學者,以自己狹隘的角度,自以為是,審核教科書。自己主觀認定史實,沒站在中華民國的立場,竄改教科書,此種行為,與自卑的日本人無異。我們是臺灣人,我們是炎黃子孫,我們不是大和民族,我們懂得面對現實,我們不自卑,我們是個有自信的民族,我們懂得包容,這才是真正的臺灣人、中國人。

個人不反對教科書寫白色恐怖,但個人認為,站在國家利益原則下,除了國格以外,皆可以客觀理性批評。韓國人將日本殖民時期的總督府命名為"國恥館",老實說貴校旁邊的總統府也應該以此模式處理(前提是有地方可以替代)。日本人並不是治理台灣,而是殖民台灣、壓榨台灣,一切對台灣的建設皆以殖民主義為準,不必拍倭國人的馬屁。

最後,我想說的是,在現在民主政治不成熟的臺灣,教科書上寫的,別完全相信,當然啦!考試不能說我不相信,就不填"標準答案"。多看看各種種類的書,才能建立自己獨特精闢的歷史觀。

不愧是成功中學,提到很重要的一點,"自我定位與認同".

辯論社的社員??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不愧是成功中學,提到很重要的一點,"自我定位與認同".

辯論社的社員??

我是辯論社的,不過我不是一個好辯士,其他人才是。

其實我覺得我發表的文章,之後反覆再看,還是覺得有些地方仍有瑕疵。

推薦各位要了解歷史各種角度,可以到一個網站,名為"歷史金庸"

這網站剛開始是給金庸迷討論金庸小說的歷史背景,但演變到最後,變成歷史討論區。這個討論區集結兩岸三地的網友,對於歷史有興趣的人,是不錯的選擇(感覺在打廣告...)

------------------------------------------------------------------------------------------------------------------------------------

個人對於台灣目前高中歷史教育編排方式,感到不太妥當。漫長的中國史居然要用半個學期交完,課本內容不是不怎麼完整就是教學進度過於緊湊。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想關於這個主題

在歷史版的討論已經有不錯的討論

南京大屠殺是由於年代與我們比較接近而易受矚目

仔細看看

在過去的歷史上有多多少少的屠殺

比南京大屠殺更大的屠殺有多少?

而當時是戰爭

已經殺紅了眼,誰會去想到殺人的罪惡感?

對於南京大屠殺,我認為,只要我們至少還擁有最基本的了解就夠了.

我是辯論社的,不過我不是一個好辯士,其他人才是。

其實我覺得我發表的文章,之後反覆再看,還是覺得有些地方仍有瑕疵。

推薦各位要了解歷史各種角度....(刪)

我就說你很適合去歷史人文哲學版發表意見="=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推薦各位要了解歷史各種角度,可以到一個網站,名為"歷史金庸"

這網站剛開始是給金庸迷討論金庸小說的歷史背景,但演變到最後,變成歷史討論區。這個討論區集結兩岸三地的網友,對於歷史有興趣的人,是不錯的選擇(感覺在打廣告...)

------------------------------------------------------------------------------------------------------------------------------------

哈哈

歷史金庸版我也曾經去過+1(握)

2000年那時候再金庸茶館註冊了 在那邊逗留 發文了一段時間 (金庸大好XD)

--

不過這個最重要一點就是媒體標題殺人法...

明明就不只北一的教科書這樣改 是用翰林版本的學校 都被刪了

所以標題一直用"北一女" 我覺得很不妥...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Guest
This topic is now closed to further repl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