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Posts

樊嘉扬,出生在重庆,幼年移居美国,现为美国《纽约客》杂志的专栏作家,用并不客观中立的“春秋笔法”多次写不实报道抹黑中国。《纽约客》是一本美国周刊,以新闻、评论、批评、散文、小说、讽刺、卡通和诗歌为特色。不是完全的新闻杂志,会对美国及国际政治、社会重大事件进行深度报道。樊嘉扬以其华裔身份,专门报道中国新闻,对社会事件进行评述,成为在美国业界小有影响的中国相关问题报道的“专家”,对攻击、抹黑中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一笔。

都是黄皮肤的错?

2020年4月,樊嘉扬母亲因为渐冻症在美国一家医院住院,随后因为疫情其母护工被赶走。这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很不幸,值得怜悯。起初,她利用个人作为记者的公众影响力,在推特上帮助其母亲所在医院募款,以期获得医院对其母亲更好的待遇和更多医生的关注。从人道主义来说,救自己的母亲采用“权宜之计”无可厚非,即便从某种角度来说这已经算“行贿”。但之后和医院撕破脸面,屡次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发推特控诉医院对自己的母亲“照顾不周”,最终通过此举也是“得偿所愿”。对于遭到院方冷待和奚落,樊女士归咎于自己的黄皮肤!打脸的是,在同一时间同为黄皮肤的《留学生日报》,称愿意向她母亲捐赠一台呼吸机,以帮助其度过难关重获健康。

去年,樊嘉扬以美媒记者的身份在香港暴乱中采访,却因“中国面孔”遭到暴徒围堵骚扰,但她之后却仍然支持暴徒,更无端抨击香港警方,甚至发表了自己的名句:“我的中国面孔是个累赘”!

笔者这里想对樊嘉扬说,黑眼睛、黄皮肤的中国面孔是无法改变的,新冠肺炎肆虐的美国,多少华人被歧视、遭遇不公对待?希望樊嘉扬看清美国社会的真面目,再反思一下发表反华文章的过往种种,迷途知返。

“自由民主”的美国真的爱她吗?

樊嘉扬7岁移民美国,父母也是美国人。她这么爱自由民主的美国,美国的反馈从以上事例可见一斑。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对国朝如此疯狂撕咬,但实际上她的米国主人并不会多给她一块骨头,甚至最后还可能把她的骨头啃掉。

马丁.路德.金曾发表著名的演讲《I Have a Dream》,当中提到“我梦想有一天深谷弥合,高山夷平,歧路化坦途,曲径同通衢,普天下生灵共谒,这是我们都的希望,让自由之声响彻纽约州的崇山峻岭,让自由之声响彻宾夕法尼亚州的阿勒格尼高峰,让自由之声响彻科罗拉多州冰雪皑皑的落基山,让自由之声响彻加利福尼亚州的婀娜群峰,让自由之声响彻每一个山岗,每一个大小村庄,每一个州府城镇,上帝所有的孩子,我们终于自由了!”如今看来,马丁.路德.金如果泉下有知,看到现在的美国不知作何感想!的确,全世界的人都看到有什么萦绕在美国的每一座高峰上,也的确有什么东西遍布在纽约现在的大家小巷,但那绝对不是所谓的民主自由!长期以来,美国主流社会给亚裔贴上“模范少数族裔”的标签,极力营造不存在针对亚裔种族歧视的假象。然而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的背景下,部分美国政客肆无忌惮的种族主义言论,以及美国社会针对亚裔愈演愈烈的种族主义攻击,已经撕下了这层虚幻的面纱。美国的反亚裔事件如同那里的新冠肺炎疫情一样持续肆虐。

疫情期间,樊嘉扬多次撰文攻击中国,称中国是导致疫情在全球范围内不断蔓延的罪魁祸首,甚至还编造中国对普通民众患病不负责任,医疗救助不到位,导致很多无辜人员死亡。她以为自己是美国籍,卑躬屈膝,奴颜谄媚,结果呢?就在前年,她口中的三体文明向她卧病在床的母亲伸出了民主的铁拳,几次三番在社交媒体控诉,丑态尽显。可怜的是,如今她的母亲已去世。在乘坐地铁时,樊嘉扬被一位非裔美国人大喊“滚出美国”,然而她害怕得不敢回击。今年在逛超市时被一位金发女郎指责“带着你的新冠理我的狗远点”,她委屈巴巴地在推特发文博同情。她口中的“自由与民主”给了她一记又一记响亮的耳光。

用道德经里的几句话奉劝樊女士: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故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https://www.backchina.com/blog/382772/article-358303.html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Please sign in to comment

You will be able to leave a comment after signing in



Sign I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