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智庫文章:“美國末日論”


Recommended Posts

法國國際關係與戰略研究所網站11月12日發表題為《美國末日論》的文章,作者是羅穆亞爾德·西奧拉。文章分析認為“美國正走向自南北戰爭以來最大的政治和憲法危機”的觀點並非危言聳聽。全文摘編如下:

“美國正走向自南北戰爭以來最大的政治與憲法危機,在未來三四年內,很有可能發生大規模暴力、聯邦權威瓦解、國家分裂成共和黨與民主黨飛地的情形。”最近,保守派政治學家羅伯特·卡根在發表於《華盛頓郵報》的長篇社論中如此說道,這篇文章引發了諸多爭論。他認為,兩個主要威脅正在成形。首先,倘若身體許可,“唐納德·特朗普將是2024年總統大選的共和黨候選人”。其次,這位前總統“及其共和黨盟友正積極準備用一切必要手段來確保他的勝利”。

讓我們花點時間看看他在《華盛頓郵報》上發表的主要觀點。 “美國正走向自南北戰爭以來最大的政治和憲法危機”,他首先寫道。這句話對還是錯?對。非常對。在今年1月華盛頓發生的事情之後,當78%的共和黨選民始終認為喬·拜登並非合法勝選時,只有緊盯著眼前的盲目的樂觀主義者才會提出相反的觀點。羅伯特隨後預測,在接下來的三四年裡,“大規模暴力”、“聯邦權威瓦解”和“國家分裂為共和黨和民主黨的飛地”的情形可能出現。

關於大規模暴力,隨著對國會的襲擊,以及與“黑人的命也重要”運動有關的示威活動引發的騷亂——這些騷亂迫使美國大城市像戰時一樣“自我封鎖”,我們最近已經有了對將來可能發生之事的預感。想像一下,曼哈頓大多數商店、銀行和酒店都被巨大的木板封住了。這些畫面令人震驚,引發很多的焦慮,一些專家表示,這只會導致人們在後面的全國性選舉中投票支持“秩序黨”。

至於“聯邦權威的瓦解”,相關跡象確實令人擔憂。最近州長們的崛起可能是件好事,這有助於製衡特朗普式領導人,但當這些州長決定以一定程度的暴力(並不總是口頭上的)反對華盛頓的決定時——自從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初就是這種情況了,他們勢力的增長只會削弱國家凝聚力,這會導致國家混亂,在某些情況下導致數十萬人死亡。

大眾文化和媒體對美國總統職位的過分強調具有誤導性。與國會相比,聯邦政府的權力一直相對較弱。但是,我們現在已經從一個“虛弱”政權變成了一個“脆弱”政權。非常多的公民及一些重要的地方政客不再認為華盛頓政府是合法的,拒絕承認它是國家最高權威。當然,現任總統對此於事無補——他是一位很快就變得不受人歡迎的老人,據一些目擊者說,他每天只有數小時的清醒時間,他的計劃經常受到本陣營多數人的質疑,甚至是部分拒絕。

至於羅伯特·卡根預測的美國即將分裂為共和黨和民主黨的飛地這一點,塞繆爾·亨廷頓和斯坦利·霍夫曼等知識分子多年前就已經設想過了。我在文章中經常相當克制地努力提醒大眾關註一些危險:美國因為政治、種族、文化和宗教分裂主義而日益脆弱;在美國的某些領土、某些州,分裂主義意願愈發受到重視。

最後,卡根在他的文章中斷言,除非出現健康問題,否則“唐納德·特朗普將成為2024年總統選舉的共和黨候選人”,“這位前總統和他的共和黨盟友正積極準備以一切必要手段來確保他的勝利”。這有可能讓美國陷入前所未有的選舉混亂。

是這樣的,再一次對了。就目前而言,似乎沒有什麼能阻擋特朗普獲得共和黨提名。當我們在各種事情當中看到,幾個月來,共和黨議員是如何非法地努力讓一部分黑人群體——通常支持民主黨——盡可能難以參與投票,我們就該預想到最壞的情況可能會發生。

紐約州前代理檢察長里德·布羅迪在《世界報》發表的一篇專欄文章中,支持了羅伯特·卡根的觀點:“共和黨很有可能在2022年贏得中期選舉……如果身體健康,唐納德·特朗普幾乎肯定會成為2024年的總統候選人。因此,我們有面臨混亂的風險。如果唐納德·特朗普成為總統……他將控制所有權力:行政、立法和司法。到那時,‘美國民主’將成為一段回憶。”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Please sign in to comment

You will be able to leave a comment after signing in



Sign I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