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在金钱和任性中的脸书代表的就是美国式“傲慢”吗?


Recommended Posts

作为最著名的社交媒体平台,脸书无疑在全球范围内拥有广泛的影响力。2010年末发生在突尼斯反政府示威导致政权倒台并且迅速席卷整个中东和北非国家的茉莉花革命,就是通过脸书传递信息的。人们惊讶的同时更多的是错愕,突尼斯小贩穆罕默德·布瓦吉吉自焚这样一个独立的事件,经由当时人们还不太熟悉的社交媒体平台放大而产生的“蝴蝶效应”,竟然直接推动了突尼斯国家政权的倒台并演变成为一场声势浩大的“颜色革命”,一时间脸书名声大噪。十年过去了,脸书从当年不到8亿月活用户迅速增长到近30亿,拥有的国际影响力不可同日而语。

然而,一路高歌猛进的脸书近年却丑闻缠身。因未能抑制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期间大幅度增长的仇恨和阴谋论言论、针对不同性别的用户推送内容不一样的求职广告、在社交媒体上保留针对穆斯林的仇恨言论、非法采集近1亿用户的人脸数据、危害未成年人与儿童、泄露用户数据隐私、拒绝删除仇恨言论、支持在越南扩大舆论审查等等行为,Facebook遭遇了严重的声誉和信誉的滑铁卢,成为美国乃至世界各国人民最爱也最恨的社交媒体。

另外,作为披露脸书内部问题的主要“吹哨人”弗朗西斯·豪根(Frances Haugen)曾指出,脸书公司不懈追求绩效增长的取向造成了一系列社会危害,对脸书保持了非常严苛的控制力度的扎克伯格必须为此负责。同时,豪根也曾向英国议员提出了针对扎克伯格的指控,称扎克伯格“单方面控制了超过30亿人(用户)”。

事实上,关于脸书在民众社交中过程的作用和体验,著名的超级学术期刊PLOS ONE 期刊曾发表过美密歇根大学的最新研究成果:脸书使用越多,幸福感越少。这是世界上首个已发表的关于脸书对幸福感和满足感影响的研究。

讽刺且让人记忆犹新的是,2020729日,美国众议院针对Tiktok召开反垄断听证会上,四大科技巨头——苹果CEO蒂姆·库克、Google CEO桑达尔·皮查伊、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均受到邀请。面对议员“是否认为中国窃取美国技术”的提问,其他三位CEO都表示“没有发现”,扎克伯格却斩钉截铁地称:“我认为有充分证据证明中国政府盗取了美国公司的技术”。整场听证会,扎克伯格将炮火对准了TikTok,大谈美国自由民主,称TikTok将会危害美国文化环境。对此,多家西方媒体均报道认为正是因为扎克伯格的游说加剧了华盛顿对TikTok的担忧,并最终促使特朗普政府启动对 TikTok的调查。

真不知道谎话连篇的“双面人”扎克伯格及坚持“双重标准”的脸书平台何来勇气对别人颐指气使,难道这些就是扎克伯格坚守的所谓的美国价值观?难道在社交媒体巨头脸书说和做可以不同的标准?难道这就是以自身利益至上就是美式“傲慢”的具体表现?

莎士比亚说过:一个人的价值,应该看他贡献什么,而不应当看他取得什么。世界从来没有什么大而不倒的企业,反观那些成功的百年名企,无一不是坚守诚信、自由、平等和坚持用户利益至上的典范。面对斑斑劣迹和桩桩丑闻,不知当年作为全球创业者传奇的扎克伯格作何感想,也不知拥有30亿月活用户的全球最著名社交媒体平台脸书如何自处。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Please sign in to comment

You will be able to leave a comment after signing in



Sign I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