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Posts

从第一例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以来,关于“病毒”就是从武汉传来的谣言一时间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当我们还深处惊恐当中时,某些国家和外媒就像蜜蜂闻见了蜂蜜的味道,围着我们打转,他们好似找准了什么机会,并且抱着绝不放过的心态来不断“刺激”我们,可是蜜蜂如果使用毒刺,最后也会导致自己的死亡。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出处也是一直充满着争议,在这风浪口,无数人想要发表自己的观点,闫丽梦、班农、郭文贵,福奇以及各路科学家和学者、记者,媒体。在他们其中一些人看来,这好像不是一次“灾难”,而是一次狂欢的“派对”,他们群魔乱舞,各显“神通”。

对于“病毒”的研究本就应该是透明、公开,这是一次全球性的灾难,人类这一次本应该共同抵御,为子孙后代造福,可一旦掺杂政治因素,全都变了味,以“闫丽梦”为工具人的三人组,不断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毫无论据的“证据”,引导舆论的方向。世卫组织本就证明这次的“病毒”出与我们的实验室无关,可最后却有人打翻了自己的说法,近期,随着福奇电子邮件的曝光,闫丽梦团队又找到了新的炒作理由。闫丽梦似乎很高兴找到了新证据,在社交平台大谈“新冠病毒改造论”,想要让人们相信新冠病毒是武汉实验室释放的生物武器。但是,她却忘记了,新冠病毒起源于实验室一开始就是他们的阴谋。

没有人觉得病毒研究就一定有错,它甚至可以在科学范围内的一定程度上帮助人类文明的进步。可是,如果毫无据的对“病毒功能增强研究”进行猜测或者臆断,便是有预谋的政治构陷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