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Posts

  蝴蝶的美麗來自于艷麗的色彩,但蝴蝶的內心卻渴望得到火焰般耀眼的光芒,它們奮不顧身地走向了毀滅的邊緣。
  有一對孿生姐妹,姐姐叫紫薇,妹妹叫紫藤,雖然兩姐妹擁有一樣的容顏,但是妹妹喜歡化妝,姐姐喜歡素顏,平日里妹妹總是穿的花枝招展,姐姐卻是土里土氣。
  一場交通事故,姐妹倆的父母去世了,姐姐拉著妹妹的手說:“妹妹,我一定會照顧好你的!”妹妹卻一甩姐姐的手說:“誰要你照顧!我們各活各的,我們再也不要見面!”。
  姐姐辛苦的賣起了早點,擺著地攤,起早貪黑掙著那一張張五毛、一塊的紙幣,手上很快有了繭子,而且粗大起來。
  寒風如刀子般吹過,吹枯了她的頭發,吹起了她人生這個年紀不該有的皺紋,讓這個20不到的姑娘,看上去像殘花凋零的大嫂。
  妹妹在父母還沒有過頭七就收拾衣服跟著一個脖子上戴著粗金項鏈的男人雷走了。
  一天夜里,紫薇忽然間夢見妹妹滿頭是血的朝她走來,一邊走一邊說:“姐姐,你救我,有人要我的命,你救我!”
  紫薇猛的坐起,汗水打濕了她的額頭,她立刻拿起電話給妹妹打電話,一連三四次,手機里傳來的都是:“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后再撥。”忽然間,紫薇看到窗外有個白衣女子,那女子分明就是紫藤,她的雙眼慢慢的流下了血水。
  紫薇驚叫一聲,朝窗戶跑去,跑過去后,卻發現窗外什么也沒有,她的眼往周圍不停的掃視著,忽然看到樓下一個黑衣人抬著頭向她看過來,但是,她卻怎么也看不到黑衣人的臉,仿佛他就沒有臉。
  紫薇穿好衣服,跑下樓,來到大街上,四下望望,黑衣人已經不見了。
  紫薇拿出手機,撥通了110。
  奇怪的是,手機依然傳來:“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后再撥!”。
  紫薇感覺身后有人,她一回頭,一個骷髏頭直接進入紫薇的腦子里,紫薇沒來得及喊叫便倒地了。
  慢慢的,紫薇的眼睛、鼻子、耳朵開始向外淌血,不一會,紫薇的身體化為一灘血水,衣服里只剩下她的白骨。
  遠處一個老太太慢慢的直起了腰,走過去吸干了地上的血,她那布滿皺紋的臉開始慢慢變得光滑而細膩。
  剛滿十六歲的紫藤憑借自身的美麗被一個電影導演看中,拍了很多電影、電視劇,但很快她被各種潛規則所包圍,倔強的紫藤不屈服于任何潛規則,她只相信自己的美麗,只有美麗的容顏才是她獲得一切的前提條件。
  紫藤的高傲,讓許多社會名流碰壁,但是這個叫雷的男人卻悄無聲息的進入到她的生活軌跡中,不知不覺中,紫藤發現她已經墮入魔道。
  一天,紫藤的經濟公司派來一個男人作為紫藤的形象設計師,他就是雷。一個不高,五官不正的男人,只見一眼便被他的魅惑所深深吸引。
  紫藤見過的帥哥、靚仔多的數不勝數,按理說,對像雷這樣不起眼的大叔那肯定是看不上眼的,然而,事實并非如此,從見到雷的第一眼,紫藤便被雷的奇裝異服與魅惑的臉所吸引,眼睛久久不能離開他那艷紅的嘴唇。
  雷說:“紫藤小姐真漂亮,能給紫藤小姐做形象設計真是我的榮幸!”
  說完,不容紫藤拒絕,雷拉起了紫藤的手,深深的吻了下去。
  經過大約2個小時的精心裝扮,紫藤被雷修飾成了一個美到極致的女人,這樣的美麗,是一種讓任何男人都不舍得傷害她,看到她便要為他做任何事情,不惜犧牲自己,甚至是任何人的生命,這種美麗,是男人情不自禁的想與她保持距離,她的美,無法抗拒,不能觸碰。
  來到鏡子前,紫藤看到被裝扮的自己,她被她自己的美麗所傾倒,她簡直不敢相信鏡子里倒影的是自己俏麗的容顏,她用手指輕輕的滑過她的臉龐,如水般滴透的肌膚勝超剛出生嬰兒肌膚的幾萬倍。
  雷走過來說:“紫藤小姐還滿意嗎?”紫藤難以掩飾自己的欣喜,情不自禁的她摟住了雷的脖子,獻上了她那價值連城的初吻。
  然而,紫藤只是欣喜,這個吻只是一種情不自禁的喜悅,并不是愛。而雷卻在心底里產生了要把紫藤據為己有的邪念。
  忽然有一天,雷消失了,電話打不通,短信不回,他的狐朋狗友也不知他的去向,然而最急切要知道雷下落的是紫藤,因為,沒有人能把紫藤裝扮的那樣妖嬈。
  夜里下起了大雨,紫藤發覺臉有些癢,她便撓了一下,一小塊臉皮就這樣輕易的讓她撓了下來,重視容貌的她猛的起身,下床,打開燈,來到鏡子前。
  紫藤嚇傻了,她的臉起了一層層的死皮,死皮向外翻卷著,她的樣子十分的恐怖,更讓她無法接受的是,她的臉已經蒼老的如同死去多年的百歲老人,毫無血色而且皺紋累累。
  紫藤憤怒的砸碎了鏡子,雙手捂住她的臉痛哭起來。
  “叮咚!”她家的門鈴響了,紫藤顫顫巍巍的走到視頻對講機前,她發現是雷,雷站在她家樓外的攝像頭下,向她笑著,雷說:“紫藤,我知道你出事了,現在只有我能救你,你讓我進去。”
  紫藤找了圍巾包住頭后,按了開鎖鍵,樓外的門開了,雷進入紫藤家并很快來到了紫藤的臥室!
  紫藤氣憤的說:“你這個畜生!你對我做了什么?”雷說:“告訴你個不幸的消息,你的父母出車禍了!這是她們的血,我已經幫你制成了試劑,你每天只要打開瓶子吃那么一小口,你便能恢復你的容顏!”
  紫藤一巴掌打了過去,可是她的手終究沒有打下去,因為雷手里有能醫治她容顏的血藥,雖然這是她親生父母的。
  紫藤猶豫了很久,最終還是閉著眼把血藥喝了下去。
  很快,紫藤的死皮紅熱起來,不一會紫藤的身體燃燒起了大火,經過烈火的燃燒,大火熄滅,紫藤的皮膚恢復了,甚至比以前更好了。
  雷說:“記住,以后只有你至親的人的血才能救你,才能讓你煥發出青春與美麗,能維持多久,就看你有多少親人了。”
  就這樣,雷用血藥控制著紫藤,控制著紫藤做了很多她不愿做的事,當然,作為交換的永遠是那死去活來后的美麗。
  終于有一天夜里,紫藤殺了雷,從雷的身上她翻到一本書《血契》。
  《血契》記載著讓女人擁有至美容顏的邪術,將親人的血或者肉與某種藥草攪拌、發酵后,制成藥膏,涂抹到一個女人的臉上,這個女人的肌膚會變得細滑、柔嫩,而且可以讓這個女人擁有至美容顏,從此這個女人就成了血契的受約人,涂抹一次,用清水洗凈不受血契制約,涂抹兩次,用自己的血滴入藥膏,可解血契,涂抹三次,發癢生起一層死皮,忍受前十二小時的奇癢,再忍受后十二小時鉆心的疼痛,血契即可消除。
  然而第三次涂抹后,如果喝了親人的血,會立刻身體灼熱燃燒,恢復美麗的容貌,同時也會永遠的成為血契人,以后只有靠吸食親人的血液才能維持自己的容顏。
  血契人不僅擁有美麗,還可以任意施展魅術擾亂人的心智,甚至可以把一個好人變成瘋子,也可以把瘋子變成好人。
  紫藤父母的車禍不是意外,紫藤沒有勇氣自殺,又無法忍受自己蒼老的容顏,最后她把魔爪伸向了她的姐姐,可是姐姐是她世上最后唯一的親人了,接下來的生活怎么辦?
  紫藤開始在夜晚捕獲那些出軌的男人,懷孕后,她就躲起來生下孩子,然后吸食自己親生孩子的鮮血,用針管把孩子的血液抽干,制成血契膏,通過網絡賣給了世界上各個角落上愛美的女士。
  快看啊,她們的臉,她們的肌膚多么的光滑、細嫩,她們的眼中是不是有那么一絲妖邪,如果你細心可能還會看見她們鮮紅的嘴唇上不是口紅,而是那未干透的血。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