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Posts

  美子是捉鬼大師財叔的日本女兒,21歲,從小勤奮好學,加上天生的資歷,在美國耶魯大學中也十分吃香,今年5月,美子以優異的成績被美國一間著名公司錄取。不料,事與愿違,父親財叔因為終年與鬼怪搏斗,積勞成疾,加上長年累月的憂心忡忡,終于病逝了,臨死前希望美子繼承他的衣缽。
  年暑假,23歲的美子回到家休年假,決定繼承父親的衣缽,因此,人們看到這樣一位妙齡少女的打扮總是,梳著年輕女孩的發髻,穿著一身白紫色的男裝唐裝,終日與廟宇,義莊,墓地,祠堂,元寶蠟燭作伴,心里覺得可惜又敬佩。一天,美子收養的女兒:13歲的靜兒和兩個朋友扶著一個男孩急忙忙重新來,并告訴她:“媽媽,這是我的朋友文強,你快看看他怎么了?”美子一看,那個男孩雙眼呆滯,額頭不停冒著黑紅色的光,身體不住的冒冷汗,雙手雙腳也一直在抽搐,說:“把他放床上。”說著,兩人把文強平躺在竹席鋪成的單人床板上,美子并在朝著他的頭的方向設了一個神壇,并說:“準備紙筆墨刀劍。”靜兒不解的問:“乜話?”美子很無奈的說:“黃紙、紅筆、黑墨、真刀、木劍啊......”“哦哦”說著,靜兒把一只碩大的公雞拿到美子面前,妹子只拿著菜刀對準雞的喉嚨一割,公雞的血便滴落在那個粗瓷大碗中,左手拿起靈符用意念點燃,右手拿起一顆生糯米用蠟燭的火點燃,一并扔在那碗雞血中,接著,倒進墨汁,用八卦鏡蓋住,深念了一會兒咒語,靜兒說:“媽,畫在哪里?”美子遞過一根毛筆給靜兒,“畫在他的額頭,心口,肚子和雙腳上。”靜兒便十分嫻熟的把陣鬼符畫在了文強的這幾個部位上,美子拿出一根長長的紅繩,綁住他的兩只手,脖子和雙腳上,并每頭穿著一枚銅錢,深念了幾句咒語,只見文強像瘋了一樣半起身,對著天花板大叫,雙拳也不斷捶在床板上,只見美子端著那瓶乘著茅臺瓷酒壺喝了一口,拿起一支毛筆,并用小刀在左手上劃了一刀,用毛筆沾上血,掀起文強的的脖子,并在下巴上點了三下,再讓文強含著毛筆柄,手指點在他的眉中心,“逐鬼驅魔令,撤。”隨即,一只全身雪白,穿著白襯衣的小女鬼被扯了出來,美子用左手拿起酒程蓋,將女鬼驅逐進去,再用靈符封住,把黃酒和雞血拌勻倒在酒程周圍,對小靜說:“每逢初一十五、清明和今天,多給她燒點東西吧。”“是的,媽,那文強現在怎么樣了?。”“基本沒事了,但是一根紅繩只能救他一次,不是每次都那么好運的。”
  半小時之后,文強醒了過來,問:“靜兒,我怎么了?我怎么在這里?”靜兒拉著問強的手說:“你剛剛鬼上身了,可恐怖了,幸虧我媽把你救了。”“謝謝伯母。”說著,美子看到了門外的那一男一女,問靜兒:“他們倆是誰?”“我的兩個死黨,曉濤,文鳳,也是文強的好友。”美子微笑著點點頭,突然很嚴肅的問靜兒:“你們幾個昨晚去過什么地方,文強怎么會被女鬼上身呢?你要老老實實交代,否則神仙也難救他。”靜兒便一五一十的把在黃村亂墳地里踩碎了史家老太爺香爐,并打碎祠堂琉璃燈,文強爸爸掉下電梯,文強驚夢父債子還,史家老太爺魂魄因為文強不肯交出勾來的魂魄而要取他的性命的事情告訴了美子。美子聽到哀嘆:“冤孽,劫數難逃,因果循環,不差一絲一毫,報應不爽。”“媽,那怎么辦?”“我需要你們幾個幫忙。,靜兒,告訴媽媽,現在是幾點。”“10點。”“這么說來,你們還有兩個小時的時間,看看你們能不能在這段時間內買到,兩萬張紙錢,一只石墨,五十只生雞蛋,一盤黑狗血,記住,要小狗的,我會在家布陣,行不行,就看他的造化了。”
  一個多小時后,他們終于把物品備齊,靜兒對美子說:“媽,為什么要買石墨?”“正所謂,有錢能使鬼推磨,凡是大鬼,小鬼,冤鬼,惡鬼,吊死鬼,攝青鬼,種種類類的鬼,見到石墨隨手推一下是共同的習慣,有錢的話他們會為你們做事,錢沒了,就表示他們不高興了。到時候鬼就會上你身,或者你們的身,你們任何一個被上身的人都會想盡辦法取文強的性命。“”那怎么辦?伯母?文強可是咱們玩了六年的同學加死黨。”“到時候,你們就拿雞蛋扔他,再來一盤黑狗血,那只鬼就會魂飛魄散。”......深夜,時空敲了12下,在場的幾個孩子都目不轉睛的王地望著石墨,靜兒則在一邊扶著文強,美子穿著紅色唐裝,端著那瓶茅臺喝了一口之后皺了皺眉頭,此時,石墨開始轉了,“靜兒,燒紙錢,一張一張的燒,慢慢燒,能燒到天亮就沒事了。”靜兒于是拿著聚寶盆,點燃了紙錢,紙錢燒一張,磨就轉的越快,一直轉一直轉,燒到三點十五分時,靜兒已感到十分困乏,突然一醒,紙錢已經所剩無幾,不一會兒,全燒光了。“此時,窗口狂風四起,兩分鐘后,風停了下來,文強跟文鳳,曉濤說:”靜兒不知怎么樣了,去看看吧。”三人戰戰兢兢走出了大廳,只見石墨不見了,卻看到靜兒舉著石墨站在陽臺,低著頭,隨即大吼一句:“臭小子,我要你命。”一個石墨扔過去,砸爛了水壺旁的花瓶,接著掐住了文強的脖子,并把他甩倒沙發。
  文風和曉濤抓住她的手大叫:“靜兒,你怎么了,他是你朋友?”此時,美子的神壇燈亮了,美子大喊了一句:“快走開,她現在是勾魂使者。”只見靜兒兇神惡煞:“死道士,敢壞我好事,老子今天要你們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抄起一把菜刀就對著美子砍去,美子身手敏捷,翻了一個跟頭,手里拽著一把符紙,念:“天地人間,陰陽相生,佛光照路,撤!”符紙吸附在靜兒身上,一陣火光后,靜兒大叫了一聲,三人走了過去,美子大喊:“別過去,趴下!五體投地。”只見文鳳還在那里抱著頭懾懾發抖,美子踢了她一下,“躺下。”登時把文鳳五體全部貼在地下了,這時,曉濤說:“伯母,天光(天亮)未啊?”“天光?有排(早著呢)都未得天光啊,那只鬼不死,咱們幾個都別想見到明天的太陽了。不過,接下來一定會上文鳳的身。”文鳳驚恐的問:“問什么?”“因為你最后趴下...”文鳳大聲且陰沉地笑了:“沒錯,一點都沒錯。”然后雙手扯住文強就要往陽臺下扔,美子隨即拉開天花板上的靈符黃布,一陣金光之后,文鳳跪倒在地,三人上去扶著她,問:“你怎么樣?”文鳳說:“我沒事。”靜兒再問:曉濤你呢?只見曉濤突然吼了一句:“我有事。”說著,一拳打在文強臉上,又抽出工具箱里的斧頭,朝著文強砍過去,這時,美子對著曉濤就是一腳,再緊緊捉住他的手,然后取出一管銀針,扎進他的鳩尾穴,不一會兒,曉濤說:”我沒事了,謝謝你,伯母。”美子把曉濤扶起來,再問他們:“乖女兒,你怎么樣?”“我沒事啊。”“文強你呢?”“我也沒事。”“文鳳?”文鳳陰沉地說:“你說呢?”隨即,雙手呈現出利爪,向美子插過去,說時遲那時快,美子雙腳纏住文鳳脖子,對余下三人說:“雞蛋,快。”再用紅繩纏住文鳳身子,三人便一只又一只的雞蛋扔在文鳳胸膛上,五十只雞蛋過后,美子用三張殺鬼符貼在文鳳身上,大喊:“孽畜,給我出來。”這時,一只滿身冒著紅光的骷髏幽魂,張著翅膀飛出來,往文強追去,文鳳一盆黑狗血潑了過去,只見那鬼噴著火,與黑狗血共同消失,此時,大廳出現了佛殿,周圍都是金身羅漢,四個高僧發出紫色的光,幽魂由腳下一只結冰直到封住頭頂,美子露出喜悅的表情,“感謝幾位師兄到來,”此時,五人手中呈現:金木水火土五個金色符咒,五行合一之后射向幽魂,一聲巨響,冰柱爆炸了,周圍彌漫著一陣淡淡的白色煙霧。
  文強撿回了一條命,幾人擺宴為他慶祝,宴桌上,文強說:“伯母,這次多虧了你,要不然我就得去見馬克思了。”眾人哈哈大笑,美子說:“這次啊,是你命不該絕,以后啊,就少去那種地方了,要不然,你連怎么惹上那些東西都不知道。”文強不斷點頭,此時美子眉頭皺了一下,因為她看到酒店窗口外面,一個紅色幽魂飄在空中,若隱若現,面露出殺氣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