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Posts

  破廟里傳出說話聲
  明朝末年,陜西涇陽縣有一名書生,名叫吳子亞,上京趕考,來到河北境內。
  過去的書生上京趕考,極為艱苦。有錢人家的書生,騎著驢馬,帶著書童,雇著車轎,一路都不孤單恐怖;而窮困書生只能一個人步行趕路,既要避狼蟲虎豹,又要防土匪剪徑,而且常常錯過客棧,露宿荒野,其艱難困苦,可想而知。
  吳子亞是一名窮書生。
  這一日黃昏,天降大雨,四望無人,吳子亞來到一座荒廢的廟宇里避雨。廟宇里苔蘚遍地,雜草叢生,狐兔出沒,鴟鸮慘叫,極為陰森恐怖。好在廟門完好,可以關閉,吳子亞放下心來。
  趕了一天行程,吳子亞腰酸腿乏,解開隨身行李,鋪在地上,昏昏欲睡。不知過了多久,窗外雨聲停歇,一縷月光穿堂入戶,照進禪房。
  吳子亞醒來了,側耳細聽,窗外有蛙聲,有蟲鳴,還有各種鳥獸發出的莫可名狀的聲音。吳子亞翻身,準備再次睡去。
  突然,他聽到隔壁傳來了說話聲,是一個女子的聲音。
  女子說:“這位客官,行行好,給我燒一套紙衣吧。”
  吳子亞毛骨悚然,牙齒咯咯打戰,說不出一句話。
  隔壁的女子又說:“我在這里等了一百年,終于等到有人來了,你給我燒一套紙衣吧。”
  吳子亞知道避無可避,逃無可逃,就壯大膽子問:“你是誰?”
  隔壁的女子哭著說:“從這里向東走二十里,有一座方家寨,我家在那里。一百年前,我一個人經過這座廟宇,天降大雨,來到廟宇避雨,被和尚*至死。雖在冥途,也講廉恥,我身無寸縷,愧見神明,只能做孤魂野鬼,在外游蕩一百年。請你給我燒一套紙衣吧。”
  吳子亞恐懼未消,唯唯諾諾地答應了。
  隔壁再去聲息。
  天亮后,吳子亞來到隔壁禪房,看到積塵盈寸,顯然很久沒有人踏入。
  然而,想要燒套紙衣,四周荒無人煙,哪里才能買到紙衣?吳子亞決定先去上京高考,考完后原道返回,替女子燒套紙衣。
  然而,此后吳子亞再也沒有機會來到這座廢棄的廟宇。他常常對人說,欠女鬼一諾,讓女鬼永遠游蕩,心中愧疚,無法彌補。
  外一篇:吳三桂的軍醫
  清初有一個人叫胡宮山,傳說是吳三桂軍中醫生。吳三桂敗,他隱名埋姓,生活在福建閩侯。
  胡宮山80歲的時候,還身手敏捷,攀巖爬樹,狀若猿猴,而且武藝精湛,技擊絕倫,尋常數十人難以近身。曾經有次在閩江乘船,遇到土匪劫船,土匪七八人,都手持利刃,而胡宮山手中僅有一把水煙筒。
  土匪讓乘客上岸搜身,胡宮山倒提煙筒,運行如風,眨眼間,土匪都被煙嘴捅破鼻孔。土匪知道遇到了高人,大叫風緊扯呼,逃之夭夭。
  胡宮山武功超群,然而,卻從不敢走夜路。每到夜晚,就關門閉戶,藏身床腳,悄然不做一聲。眾人感到很奇怪,就詢問他,他說起了自己的往事。
  少年時代,他自恃身懷武功,披星戴月,毫不畏懼,曾在塞外遇到一具僵尸,與之搏斗。僵尸身體僵硬,拳頭擊上去如同擊在木板上。他打不過僵尸,就跳起來攀上樹木,僵尸圍繞樹木,又踢又打,但無可奈何。黎明時分,有駝隊經過,僵尸才悄然遁形。
  又有一次,夜宿山中客棧,酣睡中,突然覺得被窩里有東西在蠕動,初以為是蛇或者老鼠,但是那東西越長越大,漸漸長成人形,長成一個裸體女子,手臂纏住他的脖子,強行接吻。女子氣味腥臭,中人欲嘔,他無力反抗,昏厥過去。天亮后,客棧主人用冷水撲面,他才醒過來。
  此后,胡宮山不敢夜晚出行,每逢窗外風聲雨聲,他就惴惴不安,慌作一團。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