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Posts

  學校有分為兩個教學樓,一個是舊學樓,一個是新學樓。
  舊學樓以前主要是在教幼兒的,一連好幾個班,都在那里教。
  后來學校擴建了,加了小學部跟初中部,慢慢的,舊學樓被淘汰了,主要是接收初中生跟小學生為主。
  舊學樓后來就被空下來了,教室跟街道因為長時間無人打掃已經覆蓋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塵,上面掉落不少的枯葉,靠近馬路那邊的窗戶玻璃已經被一些調皮的孩子用石頭打破,教室里少了課桌跟講臺擺放顯得格外冷清。
  但是由于舊學樓被廢棄了,加上學校也沒讓人打理,舊學樓就一直被空置著。
  學校一到放學,所有學生都陸續回家,所以學校那個時候是復習的最佳時期,很靜。
  在那所學校讀初中的時候,我老愛放學的時候呆在學校復習了。跟著我一起留校復習的還有另外兩個同學。
  有一次,大概快到放學的半小時前,天突然間下起了傾盆大雨,那雨下得很急,似乎要把整個走道小巷全都給淹沒般的下著。
  學校當時通知要提前放假,校門外已經站滿了許多來給自己的孩子送傘的家人。而我則是繼續我的復習精神,繼續埋頭苦讀。
  到了老師過來鎖門的時候,我才發現,教室里只剩下我一個人了,之前跟我一起復習的同學也已經因為下雨的緣故,早早就回家了。
  我出了教室的時候,天已經放晴了,空氣里彌漫著泥土的鄉間氣息,還有知了的吱吱聲。
  雖然是五點半了,但因為是夏季,太陽下山的晚,所以當時的天色還是亮著的,我走下樓梯,準備去停放停車場騎單車回家。
  剛走了幾步,在我的上一層樓梯便響起了幾聲嗒嗒嗒的高跟鞋的敲在地板的腳步聲,因為我是初二班的,樓上初三班是我的學哥學姐,他們平常補課都是接近六點才回家的,但是今天例外,因為下雨的原因,剛剛校長在發布通知的時候,就已經說了全校的學生,不過我當時在廁所,沒被發現而已。
  我抬頭看了一下刷的粉白的樓梯背,興許是樓上的班主任吧,然后不以為然的繼續往樓下走去。
  剛剛走到停車場,肚子就特別的不舒服,但由于學校有個習慣,就是放學后,把整個樓層巡視一遍,確定沒有學生了,就會把通往樓上的鐵門鎖上,以避免四樓層的電腦會被偷竊的可能。
  我從停車場往教學樓走去的時候,外面的鐵門上已經上鎖了。
  百般無奈下,我只好往舊學樓的位置走去,舊學樓也有用鐵鏈鎖起來,不過鐵欄上許多已經開始生銹了,稍微用腳一踢,鐵欄輕而易舉的就被踹開了一個口子。
  我到那里時,那上面已經有好幾個被人踹開的口子,我毫不費力的上到了二樓。
  由于被荒廢的時間舊學樓的廁所,長時間沒有人打理,已經是臟亂不堪了。
  沒容想太多,我打開廁所門,找了一間勉強算得上比較干凈的廁所間去方便。
  上到一半,我突然聽見廁所間的洗手槽有人打開水龍頭的聲音。
  因為以前都是用手動開關的水龍頭,并不像現在的自動的那樣方便。
  水龍頭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音,伴隨著是水流的沙沙聲。
  我蹲在廁所間里閉住呼吸,當時我以為是有老師在,怕被發現挨訓,就一直不敢出聲。
  可回過頭一想,不對啊,這里已經荒廢了這么長時間,怎么還會有老師在呢,換位思考一下,如果也有一個同學跟我一樣鬧肚子,那就可以解釋了。
  完畢后,我出了廁所門,就在打開廁所門的那一秒,我看到一個白色的影子,很快速的,幾乎是一閃而過的朝門外沖了出去,但我保證,絕對是看到了。
  但是當時我也沒往那方面去想,或者是灰塵太多了,我走到了水槽的位置準備打開水龍頭洗手,結果發現,幾個水龍頭上的開關栓早就壞了,只剩下一個頭,無法擰開的。
  我頓時全身一顫,冷汗就順著我的額頭緩緩的滾下來了。
  剛才那種生銹的鐵絲被擰開發出的聲響不斷的在耳邊游蕩著,可是,水槽里面卻一點水跡都沒有,就像剛才的聲音好像就是幻覺,我快速的離開了舊學樓。
  出去的時候,天已經黑下來了,月亮不知道什么時候好好的懸掛在半空,我回頭看了一眼舊學樓,在月光的照明下,更顯得陰森。
  我沒敢多逗留,馬上跑回停車場,坐上放著我書包的單車就是一陣猛踩,沒踩到幾步,我已經是滿頭大汗了,車子只才出了50米左右,我低頭一看,我嘞個去,爆胎了,那時我就郁悶了。
  剛剛明明還好好來著,哪個小王八蛋那么閑著沒事做,做些缺德的事。
  我下車推車,想著把車推出學校,推了很久,越走越不對勁,我突然停下了腳步。
  到處望望,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心里頓時涼了半截,我發現我一直在原地打轉,明明校門口就在眼前但是怎么走都都不到,我嚇得全身哆嗦。
  聽老一輩人說過,要是遇到鬼打墻就朝著空氣中亂罵,這樣就可以沒事了,雖然對這么神奇的事情我是打著懷疑的心態去看待的,回憶起剛才在舊學樓遇到的情況,只能是死馬當活馬醫了。
  我朝空氣就是一頓亂罵,空曠的操場上,還回蕩起我洪亮的咒罵聲。
  然后我就突然發現校長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我面前,臉黑的跟抹布一樣,可能是以為我行為不好,被老師留堂,結果還爆粗口罵人。臉部黑麻麻的,可是在我看來卻是倍感親切的。
  后來挨了校長一頓批,被當場聊一聊政治,但因為當時天色已晚,校長也沒有在多說了,簡單的教育后,就讓我回家去。
  后來一回家我便把在學校遇到了鬼打墻的事情跟家人說了,可是他們都說我胡扯,不相信我所說的。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