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Posts

  暑假到了,李方去農村二舅家避暑。二舅家在村西頭,門前是一片田地,長滿了綠油油的玉米。二舅家的院子很大,被丁字形狀的水泥路分割成三塊,一塊種著蔬菜,一塊種著花草,一塊種著葡萄。李方剛到二舅家,就能感覺到一陣陣涼意,二舅家真是避暑的好地方,李方心想。
  李方被舅舅安排住在西屋,西屋門前兩米以外就是種著蔬菜的小園子。午飯后,李方坐在西屋的窗前,能夠聞到嫩豆角和快要紅透的西紅柿的清香,令他神清氣爽。在窗前坐了一會兒,李方站了起來,一邊玩弄著手機在微信群里聊天,一邊繞著蔬菜園,欣賞著舅媽打理的菜園子。
  微信群里一個ID為“稻草人”的妹子發了語音:“李方你說你二舅家的院子很美,發個圖看看唄!”
  李方發了一個OK的表情過去,端起5.5寸的手機開始拍照。
  他要先拍兩張菜園的圖片,而且一定要選好角度,盡量把整個菜園都拍下。他兩手拿著手機,眼睛盯著手機屏幕,沿著菜園的邊慢慢移動。突然手機屏幕里蹦出一個圓圓的腦袋,腦袋上掛著一張笑臉。李方放下手機,看到了菜地中央的那個腦袋,他扒開腦袋上方的藤蔓,那腦袋以下的部分便露出來,原來是一個草人。
  這時李方身后傳來二舅的聲音:“哎?這個草人還沒扔掉啊?”
  二舅說,這是去年夏天他捆扎的稻草人,一開始是嚇唬麻雀用的。后來有一天,二舅家養的叫大毛的狗老是對著這個草人叫,叫了一會兒又撲上去撕咬,把草人的兩腿咬斷了,還壓倒了一片大蔥。
  “我以為這草人早被扔掉了,誰知道還在這放著。”二舅說著就拎起了躺在地上的草人,往外走去。二舅拎著草人的時候,草人的笑臉正好沖著李方,讓李方感覺怪異。就在草人被拎到大門口時,李方發現草人的兩條腿似乎都很完整。
  難道剛才聽錯了?二舅明明說大毛把草人的腿咬斷了。李方正想著,思緒馬上被微信群里的消息提醒打斷了。
  李方一看消息,又是剛才那個妹子的語音消息:“李方怎么消失了?說好的圖呢?”他不再多想,拍幾個照片發在了群里。
  這時一只小黃狗搖著尾巴跑了過來,李方想起了大毛,來二舅家半天好像一直沒看見大毛,去年他來做客的時候還見過大毛。李方又見二舅正從門外回來,就上前去問大毛的事。
  “大毛去年夏天跑出去就沒回來過。我記得很清楚,就是咬了草人的那天晚上跑出去的,想是被狗販子弄走了。”
  李方覺得很遺憾,畢竟這之前大毛在二舅家已經生活了5年。
  微信群里的消息又來了,李方一看,是群友們對自己照片的評論。有人說院子真大,有人說園子很美,還有人說像素真好。這讓李方很是得意,李方想看看那個發語音的妹子怎么評論,但妹子沒有任何回復。
  到了上晚,二舅家的院子里更是涼爽宜人,盡管沒有風,但完全不覺得熱,也沒有蚊子。李方美美地躺在床上,不開空調,不開風扇,很快就睡著了。
  睡到半夜,也不知道是幾點,李方感覺到涼颼颼的,像是有風從門那邊吹過來。迷迷糊糊的李方看到屋門開了一半,外面的月光照進來在地上形成一個窄窄的矩形。李方下去關門,剛關上門他就聽到手機響了一下,又是微信消息提醒。這時他的困意已經退去了一半,就索性拿起手機看一眼消息。
  手機上顯示的時間是凌晨兩點整,再看微信消息,又是那個微信群的消息,而且是那個叫“稻草人”的妹子發的語音。這時候李方對稻草人三個字很敏感,因為他又想起了白天那個草人,大半夜的想起來還真有點怕怕的感覺。
  李方點開妹子的語音,只聽見妹子幽幽地說道:“你白天發的圖片里怎么有個稻草人啊?”接著是一陣咯咯咯的笑聲,那笑聲令李方頭皮發麻。
  李方困意基本沒了,就翻白天的聊天記錄,很快翻到了自己發的那幾張照片。當翻到第一張時,李方吃了一驚,因為那張菜園的照片里躺著一個稻草人,就是白天二舅拎出去的那個,在照片里露出圓圓的腦袋、古怪的笑臉和半截枯草編成的上身。
  這怎么回事?李方有點慌了,他再仔細看了看,確實是自己發的照片。但白天拍照時明明沒有稻草人啊,因為那時二舅已經把稻草人拎出去了。
  李方想找那個妹子私聊,問她什么情況,因為她大半夜告訴他這個,很不正常。此時群里面靜悄悄的,李方就在聊天記錄里找那個妹子的ID,但是卻沒翻到,眼看著都翻到兩天前的聊天記錄了,還是沒有她的消息。甚至白天的聊天記錄里都沒有語音消息記錄,剛才妹子發的語音也不見了!
  李方徹底慌了,摸不著頭腦的他懷疑自己還在做夢,但就在這個時候,他無意間瞥了一眼窗外,發現窗戶上趴著一個圓圓的腦袋!雖然看不清那是什么,但李方隱約能感到那是白天那個草人的腦袋!
  李方額頭滲出了冷汗,他既想去打開屋里的燈,又不敢起身,生怕動一下就驚動那個圓圓的東西。恐慌至極的李方安慰自己,那個圓圓的東西一定是二舅或者二舅媽放在窗外的西瓜或者鏡子,只不過之前他沒有發現而已。這么想著,李方打開手機上的手電筒,照在那個圓圓的東西上面。白光下出現一張笑臉,稻草人的笑臉。
  李方大叫,扔掉了手機。院子里的燈亮了,小黃狗也汪汪直叫。外面響起二舅的聲音,而那個圓腦袋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不見了。
  二舅進了西屋,問李方怎么回事。李方說看到了白天那個草人。
  二舅不信,說一定是李方做噩夢了,但李方堅稱自己看到了草人,而且剛剛還在窗外。
  舅媽也來了,問李方怎么了。這時二舅已經拿著手電筒去了院子里,因為小黃狗一直在叫。西屋里的李方和舅媽只聽外面二舅咦了一聲,就連忙出去看。
  “這東西誰又拿回來了?”
  他們看到二舅拿手電筒照著菜地,菜地里躺著一個草人,就是白天那個。
  舅媽連連搖頭,李方也搖頭。
  二舅看了看李方,什么都沒說,抓起稻草人,拿出打火機,在院子中央的水泥地上點著了稻草人。在熊熊火焰中,李方看到稻草人變形的臉,一點點消失不見。
  后半夜,李方覺得有點熱,就開了風扇,很快就睡著了。
  第二天,李方翻看微信群的消息記錄,依舊沒有看到那個ID為“稻草人”的妹子的消息記錄,群成員里也沒有這個ID。更離譜的是,李方又看了昨天發的照片,里面并沒有草人。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