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Posts

  說起來,有的事情是你難以想象,與難以置信,回想起我的好友,T仔,我真的感覺很溫馨,感動,要是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夠留住時光,永恒的在一起,讓時間永遠定在那一剎那間。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我叫C仔有天晚上下班,當我以為又是非常無聊的一天,日復一日重復無聊無趣的生活時,我忽然間,大吃一驚,因為手機鈴聲響起了,我停下腳步,接了電話:“喂,誰啊?”
  “呵呵,好久不見了。”電話那邊說。
  “你是誰?”我疑惑。
  “切,我是誰啊,好久沒有聯系,居然把我忘了,真的是很傷心呢。”電話那邊稍有不滿意的說。
  他是誰?干嘛突然打電話來?我一時間疑惑了,好一會,我徒然一驚,忍不住叫道:“啊,難道,難道你是T仔?”
  “啊哈哈,你猜對了,不是我是誰?”電話那邊T仔高興的說。
  “哈哈,想不到,想不到,居然是你,好久不見了,要聯系你,又聯系不是,我還以為你死在哪里了呢,再也爬不起來了,現在終于有音信了。”我禁不住激動的說。
  仔是我的玩伴,關系好到不得了,自從初中畢業后,已經六年過去了,想聯系他吃個飯,都不行,真的很困難,我以為他把我這個老友給忘了,沒想到,他沒有忘記,我身體激動得發抖。
  要是你們也有一個絕對要好的朋友,你就能夠體會到我此時此刻的心情。
  “烏鴉嘴,我T仔,大吉大利,怎么可能會死了呢,要是現在我在你面前,看我不揍扁你。”T仔惱怒說。
  我和T仔一直聊天到了十二點,才依依不舍的告別,因為我明天還要上班,不能多聊天,T仔表示很遺憾,那么久沒聯系了,希望我明天晚上見上一面,不然以后可能很難再見了。
  仔說他在一個非常遙遠的地方工作,哪里網絡不好,經常沒有信號,一旦回到工作處,就會和我斷了聯系。
  我自然不會拒絕和老友見面的機會。
  第二天晚上十點多,我就赴約了,T仔在一條
  車輛少的公路旁邊等我,我見到了T仔,當即就擁抱在一起,訴說多年離別之情。
  我們在路上邊走邊聊,打算走著去路邊攤吃夜宵。
  路上,T仔不知道為什么,情緒隨著時間一分分過去,越來越失落,還時常唉聲嘆氣,說時間過得真是快啊,我有許多的不舍,我疑惑了,忍不住問:“T仔,你怎么了?這可不像是你的風格啊,貌似是傷感來著似的。我們要活在正能量下才好。”
  仔搖搖頭,突然間看著我眼睛說:“C仔,你能不能別忘了我好嗎?讓我活在你心理,你知道嗎?我非常害怕我的最好朋友遺忘了我。”
  “你怎么了?說什么傻話,咱們是兄弟,怎么可能會遺忘了你呢,放心吧,我永遠是你的好朋友,你的兄弟。”我脫口而出說。
  “C仔……”T仔臉上滿是幸福的微笑,點點頭,就再也沒有說什么。
  接著我們又走了一段路,就在這時,我們前面,昏黃路燈下駛過來了一輛黑色跑車,緩緩的過來。車沒有開燈,開車的人模糊不清。
  我不知道為什么,突然間有種強烈的危機感,一種兇兆感覺出現了,情不自禁的拉著T仔閃到一邊。
  就是這個時候,那跑車突然加速度,一下子撞了過來,好在我們閃得快,不然是被撞死不可,我禁不住勃然大怒:“該死的混蛋,你怎么能這樣,我們和你無冤無仇,為什么要開車撞過來,不知道這是要坐牢的嗎?”
  開車的人沒有吭聲,轉過車頭,又向我們撞過來了。
  這突然的事情,讓我手足無措,不知道怎么辦,真倒霉,都怎么了嗎?我不過是個普通人,沒惹誰,有人居然要我命,這么草菅人命,還有沒有法律在?
  “C仔,你不用多說了,那個家伙不是人,法律對他無效。”T仔忽然說了這樣的一句話,說著就拉著我又避開了一次致命撞擊。
  什么意思?聽了T仔的話,我更加疑惑了,可是沒有時間去多說什么,因為我們疲于奔命,那車就似瘋狗一樣的追逐我們。
  很快的,我就慘叫了一聲,因為我避開不了,被一下給撞中了,身體疼痛得難受,我被撞中了腳,一下子站不起來了,我抱著腳大聲罵,卻是無濟于事。
  “C仔。”T仔看到我被傷了,眼睛欲裂,盯著跑車的人咬牙切齒,吼道:“敢傷了C仔,我跟你拼了。”說著不知道為什么,突然身體不見了,再次出現時,已經到了跑車里面,伸手抓住對方脖子,接著又一口咬了上去。
  那開車的,也是極力反抗,也是一口咬在T仔的胸口上,不一會,我就看到了T仔慘叫的一幕,T仔的心被咬了出來。
  “不。”我大吼,想過去,卻是不行,不想看到T仔被傷的畫面,很快的那跑車失控了,施轉著到處撞,接著忽然就不見了。
  這時我明白了,原來T仔早已經死了,現在不過是鬼魂,他突然出現,可能是和我有關。
  也不知道那開跑車的鬼為什么要我的命,我忐忑不安的過去了半個小時,T仔才踉蹌著出現在我面前,摔倒在我的身邊,他艱難的看著我說:“C仔對不起,騙了你,其實我是在五年前就已經死了,只工作了一年,就被人殺了,之后我就一直不敢找你了,直到前幾天,我無意中聽到開跑車的鬼說你的生辰八字符合他的一個家人,他家人就要死了,所以就來找你做替死鬼,你死了,他就有辦法讓他的家人不死,我聽到了,不得不和你聯系了,于是乎才會見面,我之所以出現,就是想阻撓他殺你,我,我成功了……咳咳。”
  仔越說,咳出的黑血越多,一副將要不行的樣子。
  “不,T仔,不管你是什么,我都不要你離開我。”我禁不住哭了,艱難的過去抱著T仔,可是無論我怎么說,不久后T仔還是去了,再也不會出現。
  我看著空空的雙手,痛苦折磨著我,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
  仔成了鬼,還是為了我而再死一次,這種情,何等重?我不能多說無益話,我只能說,T仔你永遠,永恒活在我心中,抹之不去,斬之不盡。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