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in to follow this  
sewyy

什麽最重要

Recommended Posts

什麽最重要

 

 

那年,她22歲,是文工團的演員,有兩只漂亮的大眼睛和兩條修長的腿。她的男友,是壹個邊防戰士,在中蘇邊境上。追求她的人很多,其中有壹個高幹子弟,人長得英俊挺拔,亦很有才情,而且,想把她留北京。她動心了,面對外界的誘惑,不動心是假的。

 

什麽最重要於是,她想到了分手。正好,那年年底,有去他那個連的慰問演出,她報了名,她要親口告訴他,別等她了。

 

是風雪漫漫的夜晚出發的,天寒地凍,持久液到達內蒙古時她已經凍得不行了。但恰在此時,車陷在了泥濘中。天際空曠,四處無人,只有這些演員。男同誌極少,為了讓車出來,他們四處找石頭,然後往泥水裏墊,壹塊石頭往往要走很長時間才能找到,那時的她看到石頭簡直比看到金子還要驚喜!

 

當車終於出來時,他們歡呼著!她記得他在信中說過,車常常陷在泥水裏面,他們常常去找石頭。當時,她感覺那只是壹行文字,可現在,她身臨其境,突然心酸起來。他來信還告訴她,到這裏,少說話,因為風太大,舌頭會脫皮,她不信,壹直給同誌們唱歌鼓勁,結果,舌頭果然脫了皮,疼痛難忍。

 

到達連隊時她首先看到的是十幾口大缸。他也曾在信中描述過,這十幾口大缸特別壯觀,壹半是鹹菜,壹半是水。

 

那裏離最近的水源也有60千米,所以,他們幾個月不洗澡。

 

另外的大缸裏裝著鹹菜,他說過,那鹹菜,是他們過冬的寶貝!整個冬天,他們就吃鹹菜,放點兒香油,味道好極了!

 

在他的信中,從來沒有抱怨,有的只是對這裏的贊美。

 

可到這裏她才發現,這裏幾乎連棵樹也沒有,飛沙走石,壹片荒漠,可在他的信中,卻寫得這樣美。

 

他說過,“是因為,我心裏有壹片風景,是妳給我的,因為有妳,我覺得這裏的壹切都是美的。”

 

長河落日,大漠孤煙,如今她都看到了,再看到黑黑瘦瘦的他,壹笑,露出潔白的牙齒,分手的話,她沒有說出來。

 

夜晚風大,天出奇的寒冷,女演員都給了兩床被子,她壹直以為連隊被子多,第二天才知道,為了讓她們暖和壹些,整個連隊拿出了壹半被子給她們!而他,根本沒有被子,就為了讓她更暖和壹些!

 

早晨,是她們洗完了臉戰士們才洗。早飯,有女演員抱怨太單調——鹹菜、粥、饅頭,還有壹個涼拌菜和壹碟花生米。可她明白,這已經是難得了,因為他說過,“我們壹天只吃兩次飯,因為供給要到200千米以外的地方拉,能吃上鹹菜和粥已經不錯,沒有鹹菜的時候,就用饅頭蘸著鹽水吃。”她去他的屋裏,看到了那盆玉樹。是當年他來這裏當連長時她送給他的,送給他時,只有3片葉,現在,已經二十幾片葉子了。他說:“我每天澆水,壹看到這盆玉樹,就想到妳。”

 

他指著壹張桌子,那是給她寫信的桌子,是他用木頭拼成的,4條簡易的腿,壹張破的三合板,他說:“來回晃,顯得字也差,可我是用心寫的。”

 

看到她,他說:“當時看到妳來我都傻了,好像看到仙女下凡。”說這話的時候,他的臉就紅了。

 

那天晚上,分手的話,她又沒有說。此情此景,讓她如何說得出口?

 

第二天,文工團去很遠的壹個地方演出,說是當天晚上還回來住。所有人都知道,他們是壹對戀人,所以,團長說,還回來住,多晚也趕回來。可那天晚上他們壹直沒有消息。因為沒有信號,也根本聯系不上,風雪越來越大,所有人都說,他們可能不回來了,住在那裏了。可是,他說:“他們說過要回來的,我要去找他們。”他知道在沙漠裏迷了路有多危險,如果再起了風沙,如果再雨雪交加,生還的可能性極小。必利吉

 

於是他上路了。而此時的他們,真的迷了路。

 

所有人都瑟瑟抖著,在風沙雨雪中,必利勁他們的車好像風中斷翅的小鳥,車裏已經沒有多少油了,這壹刻,她忽然感覺到了死亡的臨近!

 

這壹刻,她忽然這樣強烈地想念他!

 

是啊,世界上什麽最重要,生命!愛情!那些名,那些利,那些無所謂的東西能戰勝這兩樣嗎?

 

那壹刻,她淚流滿面,她知道,自己無法割舍他,在生死面前,她終於明白了自己的愛情!

 

冥冥中,她感覺到他會來找他們,是的,他會來的,因為,他們說過晚上見,這個晚上,她準備和他攤牌的。

 

女演員們都摟作了壹團,以為挺過這壹夜就好了,可她知道,過不了這壹夜,她們都會被凍死!因為他在信中說過,沙漠中迷了路,千萬不能過夜,否則死路壹條!

 

於是,她果斷地把大衣脫掉,然後找團長要火柴,團長說:“妳瘋了嗎?”

 

她說:“快,來不及了!”

 

大衣很快就被點燃了,熊熊大火燃燒著,而遠方的他帶著戰士已經走了幾個小時,油也快耗光了,當他們看到火苗時,他的眼淚就出來了,因為他曾在信中告訴過她,有壹次他迷路了,就脫掉了衣服,把衣服點燃,結果,獲救了!

 

這些他曾經告訴過她的經驗,如今,全用上了。

 

見面的壹剎那,他們再也沒顧及是不是所有人都在看他們,瘋狂地跑向對方,緊緊地擁抱在壹起。

 

如今,那棵玉樹已經枝繁葉茂,而他們的女兒,也已經上了小學。

 

他常常問她:“那次,妳是專門去看我的嗎?”她就笑著,沒有答。她感謝那次生命的苦難,終於讓她明白,在離死亡最近時,什麽才是最重要的。

了解跟多:持久液 持久藥 德國必邦 美國黑金  2h2d  綠騎士 必利勁 必利吉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Sign in to follow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