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蕓知道》:哭濕紙巾的愛情 原來沒那么簡單


Recommended Posts

新西蘭Clyde小鎮見證了隋東風和羅蕓最重要的十五年。

他們有一家叫“蕓”的小館子,有一條叫布魯的狗,有一顆任性生長的樹,有一位一輩子的摯友。風和蕓用盡力氣地相愛相依。

木心的詩《從前慢》,埋設了全片的題旨。“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馬,郵件很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電影是從“慢”中對生活做減法,從“淡”中對情感做減法,但慢速和平淡里,實際充盈著強大的情感張力,這份力量來自對愛情的信賴和堅守。情感及情緒在熱戀與婚姻的各種細節中游走。

第一次買菜,蕓坐在自行車后座時的笑;奔赴Clyde的路上,蕓坐在風身旁時的笑,是全片兩人愛情最松弛的綻放,此刻的愛情會呼吸,觀眾能分辨心的搏動,享受愛的自在。

蕓強調,她需要安全感,但實際上,她最需要自由。

已然知道的結局,像一個無形的框局囿著她,故而她才會奢求能在有限的生命中體驗更多,這就解釋了她面向極光的許愿:讓餐館被大火燒掉。蕓掩飾的欲言又止、蕓收藏的惴惴不安,都在透露,她并沒有能力看淡生死。

在林太的指點下,東風信奉有房有生意就會有安全,只要風和蕓在一起,那么一切難題終會迎刃而解。他駐留在需求層次的溫飽和愛。蕓不同,她在意尊重,更重視自我實現。

蕓一直心心念念看鯨魚,格外熱愛它自由的騰躍,她可以全然相信鯨魚噴水就是渴求愛情。她期盼著像梅琳達那樣生活,四處行走或游蕩,這種狀態讓她切實感知存在,會為自己能被世界需要而興奮。

蕓的不安全,并非是源于死亡如影隨形,而是擔心自己無用。

小鎮,太安靜了,兩次房屋易主頗有深意:第一次,風蕓離開城市,立業謀生;第二次,新屋主逃離城市,憧憬自然。

環境會介入人的欲求,城市里持續的掙扎求存令人心生倦意,但小鎮的極度單調又在培育新的倦意。20歲之后,因為蕓的每一天都可能是最后一天,所以她太想要更多元的嘗試、更激烈的冒險、更深入地了解世界,更深刻地愛風。

觀影者都會驚艷電影里的新西蘭風景,鏡頭劃過Clyde、Ranfurly和Kaikoura。從本質上看,景致承載著多義的文化表達功能。景與人不經意間建構出一個中國文化共同體。

山(山脈)、水(大海)、風(隋東風)、云(羅蕓),這恰是中國水墨畫的基本意象,山巒霧靄的唯美夢幻與中國山水的剛勁迷離形成一種文化呼應。

同時,鏡頭幾次定格林太家中的畫,閃現多幅梅花圖。“梅”,是林太太的名字、是林先生的印鑒,更是中國詠物詩和文人畫的傳統主題。“梅”的出現,絕非偶然,它吻合了電影清逸的藝術審美與堅韌的精神核心。

影片情緒的爆發點是林太醉酒。在東風和羅蕓的簡易喜宴上,林太失控,道出了全片最錐心的情話:半路留下的人,苦啊。

蕓“睡”著了,風吹響長笛,等她;風走累了,坐在“蕓”的懷里,想她。將羅蕓的骨灰安放在她最向往的四個地方后,隋東風活了過來。

蕓在他心里,家永遠不會散。一切還是從前的日色,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 2 months later...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