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in to follow this  
doogee

二刷《半個喜劇》,這10個道具原來是劇情的關鍵

Recommended Posts

海報中主人公孫同想追求愛情、想做一次真正的自己,卻被能給予他工作和北京戶口的鄭多多死死纏住,還被那個以愛為名進行親情綁架的親媽推著屈服于鄭多多。

而莫默身為全片中三觀最正的人,吃力地想把孫同拉出所謂“這個世界就這樣”的沼澤。但是太難了!她不僅要“打敗”鄭多多和孫同他媽,還要喚醒長久以來得過且過的孫同自己。

而站在高處穿著婚紗的高璐,是全片中被保護得最好的一個人。她被鄭多多瞞騙著,被孫同保護著,最后有莫默為她撕掉渣男虛偽的面紗,就像象牙塔里的公主,天真可愛。

海報里還有兩行文字“看個笑話,別嫌事大”,和《驢得水》里“看個笑話,你可別哭”一脈傳承,點出影片的精髓,側面詮釋出莫默在影片里說過的一句話“撒謊就是埋雷”。

但是事情確是就在一個又一個謊言之中,爆發了。

一張海報,點睛的文字、刻意的場景、人物的動作等等,像道具一樣點綴在一張原本空白的紙上,引起觀眾無限遐想。

在《半個喜劇》里,導演兼編劇周申和劉露也埋了各種小道具來表現一些細節場景,揭示人物性格特征以及內心戲的變化。

道具具有象征作用,化身為支撐情節的符號,隱喻劇情后來的發展。

二刷之后才發現,這10個道具是劇情的關鍵:
01 莫默的口紅

電影一開場,莫默就出現在鄭多多家樓下,滿心以為她會跟鄭多多有個美好的晚餐時光,于是就著旁邊的玻璃門拿出了口紅,美美地涂抹了幾下。

在見可能存在曖昧的男人之前涂抹口紅代表著什么?

張愛玲曾經說過“你們可以不施粉黛,可以素面朝天,但至少要涂口紅,只要涂了口紅,就能讓整個人光鮮起來。”從莫默的角度來看,她對接下來可能要跟鄭多多發展的關系是抱有期待的,因為她在現有的條件下,至少有一只口紅,能讓她光鮮美麗地去見一個男人。

可是默默剛涂完口紅沒多久,這支口紅就掉地上了,這代表著莫默的美夢成空,鄭多多把她的芳心打碎一地。

通過一只口紅道具的設計,電影已經預示接下來的情節發展。

02 莫默的文件包 孫同的照片
莫默涂完口紅之后上到了鄭多多的家里,卻發現他屋里有一個女人。

她想走人,卻被鄭多多攔住。為了阻止莫默,鄭多多還把她的黑色文件袋放在了高高的衣櫥上,讓莫默夠不著。這看起來沒什么,但是后來鄭多多為了掩蓋這是孫同房間的事實,他也把孫同房間里的照片都放上了衣櫥上。

鄭多多的這兩個舉動看起來都很正常,符合劇情的邏輯發展,但是導演給了一個耐人尋味的特寫鏡頭——孫同的照片和鄭多多的文件包放在了一起。


從這里開始,雖然孫同本人還沒有在影片中出現,他和莫默也沒有見過面,但電影已經暗示莫默和孫同會有剪不斷理還亂的糾纏關系。

03 鄭多多的球服
鄭多多為了阻止莫默的離開,不僅把她的文件袋截胡了,還厚顏無恥地把放在孫同衣櫥里的初中球服拿出來,證明“這就是我的房間。”

這個球服不僅只出現了一次,它還出現在后來高璐婚禮上鄭多多和莫默中學時代合影的照片中。照片上的他和莫默就是穿著這樣款式的球服一起合影的。這件球服作為一種時間的印證,證明著鄭多多和莫默在中學時代的關系。

因此她給了高璐重重一擊,莫默不是孫同的女朋友嗎?她和鄭多多是中學時代的同學?為什么鄭多多假裝不認識她?細想之下,高璐就從這張照片里開始發現鄭多多渣男的本質了。

除了這件球服,還有孫同借鄭多多的那件紅色棒球服。第一次在酒吧唱歌,孫同還穿著它。第二次在酒吧面對莫默唱歌,他就沒有穿這件外套了。

仔細想想,可以理解為孫同在遇到莫默之后,逐漸地脫掉了鄭多多給予他的人情累贅。

04 莫默的書包
除了文件包和衣服,最后徹底讓莫默心甘情愿留下來的,是鄭多多中學時代搶走的她的書包。這個書包,是莫默出國前被鄭多多不問自取搶走的。

中學時代是純潔的、是美好的,她沒有經受過社會的污染。在那個時候,莫默就知道鄭多多喜歡她了。導演還特意拍攝了一段這個包被搶走的經過。

如今時隔多年,再次看到這個包,莫默忍不住心軟了,她最后相信了鄭多多。在這里,導演賦予了這個書包一種美好的愿景——一種純粹的愛戀。

但是期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莫默后來發現,所謂的被鄭多多珍藏的書包,不過是他廢棄不用的物品,它后來甚至還被不知情的孫同剪爛了。這也是加劇莫默情緒崩潰的導火索,因為她知道,她徹徹底底地被鄭多多騙了,她的中學男生,消失了。

05 孫同的歌
在莫默沉浸在被鄭多多欺騙感情的悲傷之中,孫同接到前輩梁翹柏要歌的微信,孫同于是當著莫默的面,錄起了歌。

“別難過我親愛的姑娘,別讓我的世界黯淡無光......”
只一小段,就讓莫默淚流滿面。孫同無意之中,安慰了莫默受傷的心。

這一次是無意,那么第二次孫同在酒吧唱起了這首歌,就是刻意而為之了。因為此時的他,看見了莫默美好的一面。他發現,這個姑娘是一座寶藏,照亮了他黯淡的人生。


這首歌,讓莫默和孫同的在一起,起到了極大的促進作用,可以說是紅娘般的存在。

06 孫同煮的面 莫默留下的紙條
看見莫默哭得那么慘,上氣不接下氣,孫同特意為她煮了一碗青菜雞蛋面。莫默沒有吃著,她走了,但她留下因為砸爛孫同電腦需要維修的錢,旁邊還附上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修電腦”。

其實這兩個舉動非常細節微小,很多人可能沒有把它們放在心上,但仔細想想,這兩個小舉動體現了莫默和孫同都是心地善良的人,都是溫暖的人,都是是非分明的人。這樣的兩個人,最后能夠走在一起,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最后,導演還給這樣的一個鏡頭,寫著“修電腦”紙條的下面壓著一疊錢,旁邊放著一碗青菜雞蛋面,讓人倍感暖心。


07 莫默相親對象的快板
在《半個喜劇》中,由常遠扮演相親男演繹的那場戲,可謂笑料十足,畢竟應該很少有人為了逗女方開心而帶著快板去相親的。

除了為了營造笑點,相親男說了一句話“你喜歡玩樂器的男生”也是一個伏筆,預示著莫默和孫同的結合。因為孫同就是會彈吉他的男生,而且還對著莫默彈唱了一首歌曲。

08 孫同的新眼鏡
因為相親男對莫默出言不遜,孫同雖然不會打架,但還是為了她強行出頭一次,結果被相親男暴打一頓,自己的眼鏡還被打壞了。作為賠償和感謝,莫默帶孫同去眼鏡店配過一副新眼鏡。

在眼鏡店里,導演呈現了莫默和孫同一組有趣的對話,與對話相映襯的是一副搞笑的錯位圖。

導演利用鏡子這一道具,呈現了莫默的頭+孫同的身以及孫同的頭+莫默的身的兩幅畫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加上兩人對話中微微的曖昧,等于直接告訴觀眾,這兩個人接下來不在一起都天理難容了。


換了莫默給自己配的眼鏡后,孫同情緒爆發時,有了更多對眼鏡動作的細節處理。

而沒有換眼鏡之前,孫同跟媽媽以及鄭多多的吵架,這些細節動作都是沒有的。這給人的感覺就像是,莫默給他買的這幅眼鏡,讓他更清晰地看到這個世界的是非分明、善惡丑美,也讓他更有勇氣爭取自己想要的。

這副眼鏡,可以看做是孫同人生的一次新生,而這次新生,是莫默喚醒的。

09 鄭多多的手機
在知道孫同跟莫默在一起之后,鄭多多與孫同在樓梯間爆發了。他逼孫同在自己和莫默之間做選擇,逼孫同打電話跟莫默說分手。在掙扎間,鄭多多的手機從樓梯上摔下去了,他們的對話不歡而散。


手機從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結果大家可想而知,但導演還是給了它一個鏡頭。手機的破裂,其實也預示著孫同和鄭多多關系的破裂,他們的兄弟情再也不可挽回。

10 鄭多多的瓶裝水
在鄭多多和高璐的婚禮上,鄭多多扔給孫同一瓶水,這瓶水是他喝過的。本來兄弟之間相處不拘小節,你扔給我我喝了,但是孫同不喝了。他把那瓶水放下,重新開了一瓶新的。

孫同從小地方來北京發展,住在鄭多多家里、穿鄭多多的衣服、用鄭多多不用的東西、上鄭多多給他找的班、等鄭多多給他辦北京的戶口......


想起以往這些,孫同不喝鄭多多給的水,就存在某些意味了。其實,這也是一個鋪墊,孫同決定絕地反擊,他想做自己了,他再也不想依附鄭多多了。

果然在最后,他和莫默把鄭多多的婚禮毀了。

以上這10個前后相繼出現的道具,既隨著電影的劇情出現在合理的時間、地點,同時也推動著劇情向前發展。

有人說:如果電影是造夢的藝術,那么道具就是在為夢境的實現創造一個舞臺。

《半個喜劇》在道具的使用上,顯然是用心的。這些道具渾然天成溶于每一個角落、每一個動作。它們出現在鏡頭中,具有強烈的暗示意味,給觀眾留下遐想空間。

當道具在電影中被賦予了某種意義,其所蘊含的話語性和隱喻性甚至超過了語言,達到于無聲處爆發,無聲勝有聲的效果。

以上如有缺漏,歡迎補充。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Sign in to follow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