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in to follow this  
初之晴

《夜深,太陽依然在》

Recommended Posts

50.

    

  「我們只是同學。」傅建宇坐在椅子上,看著我急忙解釋:「妳也看到了,不只有她一個女生,有很多人都送我禮物。」

    

  「嗯,我知道。」我點頭。

    

  「她只是比較熱情一點,就像林真希跟裴子瑜那樣。」傅建宇比喻著。

    

  「看得出來。」我簡單的回答自己的看法。

    

  接著兩人再次陷入一陣沈默,我依然握緊自己的拳頭,用自己的方式平息那股不安和痛苦,而傅建宇則起身到浴室洗去那一身刮鬍泡。等待他的過程中,我試想了很多可能的狀況,也試著把信任當成刪去法,將那些猜測刪除掉,最後得到的答案跟最初所想的一樣,就是這個女孩喜歡傅建宇。

    

  當傅建宇走出浴室時,他試著用擁抱來緩和氣氛,並一邊嘆氣一邊說:「在那麼多人的注視下,若我刻意不收下她的禮物,那她一定很尷尬。」

 

  「我知道。」我冷靜的問著:「我只想問你,那個女孩,是不是也住在這棟樓?」

    

  傅建宇點頭:「嗯,她跟幾個系上的同學住在樓上。」

    

  「所以不只是同學,還是鄰居?」

    

  「呃……算是。」他搔搔頭回應著,似乎不曉得該用什麽樣詞語,去解釋他和趙品媛之間的關係。

    

  「慶生吧。」我緩緩推開他的懷抱,往小圓桌走去。

    

  傅建宇伸手拉住我,皺著眉說:「又寧,把話說完好嗎?」

    

  「我應該說什麼嗎?」我苦笑著:「還是我應該要怎麼樣嗎?」

    

     「妳在生氣。」

    

     不想說謊,於是我開口承認:「對,我的確在生氣,但我知道,你們是同學,好同學,所以我也不能多說什麼,不是嗎?」

    

  「妳可以不要這樣嗎?為什麽妳就是不肯相信我跟這女孩沒有任何除了同學、朋友以外的關係?」傅建宇有些激動地說。

    

  聽到他的這番話,我笑著說:「你那些同學還有那個女孩,知道你有女朋友嗎?知道我的存在嗎?」

    

  「知道。」傅建宇點頭:「趙品媛也知道。」

    

  「但他們依然把你跟她拱在一起,不是嗎?」我無奈地搖著頭說:「剛才在底下的一切,我都看到了,你那些同學很明顯的就是在幫那個女孩追你!」

    

  「但我真的當她只是同學!」傅建宇大聲地吼著:「我說過多少次了,我跟她只是同學!」

    

  「我當然知道你們是同學啊!但那些人呢?你不可能知覺感覺都沒有吧?」我失望的看著他回應:「你那些同學除了幫你慶生,甚至為那女孩開路,好讓她親手把禮物交到你手上,還有剛才特地走下樓來,要你好好使用送你的東西,我這個做女朋友的,難道不能生氣嗎?」

    

  「又寧,妳不要這樣好嗎?我會要他們以後別這樣了,妳冷靜一點。」傅建宇抓著我的手說:「冷靜下來好嗎?」

    

  「那女孩的禮物是哪一個?」我甩開他的手走到書桌前,一一的將那些禮物給拆開來。

    

  傅建宇走了過來,伸手阻止我說:「又寧,冷靜!」

    

  「哪一個?是哪一個?」我激動地說著,最後在一個粉色包裝紙上看見「品媛」這兩個字,我將包裝給拆開來,查看裡頭是什麼,結果出乎我意料之外。

    

     那是一個手工製的牛皮製皮夾,上頭還印有傅建宇的英文名字,而精緻的卡片上貼滿了傅建宇和同學們的合照,每一張都有這女孩的存在,最讓我生氣的,是那些滿是愛意的內容。

         

     傅建宇愣了愣:「我不知道她會送我這些東西……」

    

  「她喜歡你!」我流著眼淚喊著:「這還不夠明顯嗎?」

    

  「楊又寧!」傅建宇將我推開來,皺起眉頭說:「就算她喜歡我又怎麼樣?我對她根本沒有感覺啊!」

    

  「所以呢?你敢保證在大學畢業前,都不會回應她的感情嗎?還是你認為,她以後不會再跨越那條線,對我們造成威脅?」我伸手擦去臉上的淚水說:「你真的以為這個女孩,不會希望從你身上得到一點什麽嗎?」

    

  「我知道她隨意接起我的電話是不對的,我也試著保持距離了。」傅建宇看著我說:「我相信過段時間,她自己會放棄的!」

    

  「多久?一個月?一學期?一年?還是更久?」我苦笑著:「哪個人上大學不希望有多采多姿的生活?不希望有個伴陪在身邊?」

    

  突然間,我感覺到非常的不舒服,沒多久便開始咳嗽、乾嘔,傅建宇趕緊走向前拍著我的背,然後開始安撫我。

    

  「別緊張,深呼吸。」他將我扶到床邊說:「來,坐下來,然後深呼吸。」

    

  我一邊喘氣一邊說:「你看看……自己的女朋友……有多麽的糟……時不時的……就會情緒崩潰然後發作……」

 

  「不要想了,停。」傅建宇說著,然後要我跟著他呼吸。

    

  「如果……當時我選擇到台北……如果……我沒有病……你就不用……一直擔心我了!」我大聲的喊著:「你跟趙品媛在一起,或許要比跟我在一起要來的快樂!」

    

  「不要再說了!」傅建宇抓著我的手臂大聲的說:「我從來沒有後悔跟妳在一起,也不覺得妳是負擔!」

 

  「跟我在一起,只會讓你丟臉而已……」

 

  「我從來不覺得跟妳交往是多丟臉的事情!」語畢,傅建宇的手越抓越緊,讓我感到有些疼痛甚至叫出聲來,但他還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傅建宇,你弄痛我了……」我一邊喘氣一邊抬起頭看著他說。

    

  接著他放開手倒退了幾步,無奈的說:「又寧,妳有想過我的感受嗎?」

    

  「什麼?」我不解的看著他。

    

  「妳有想過,當我拜託學長待在妳身邊時,有多麽的掙扎嗎?妳真的以為我一點都不介意,學長那過度的關心嗎?」傅建宇激動地說:「那天我害妳發病,我真的很希望自己就在妳身邊,這樣就可以安撫妳了!妳知道當時我有多自責嗎?可就算再怎麼自責,我卻只能乾坐在這裡,著急的打電話,然後請阿聿跟裴子瑜去找妳……但最後接起電話的,竟然是學長……」

    

  「我不是故意不接……而且學長有女朋友了……」我解釋著。

    

  「但學長對妳的關心,已經超出我可以接受的範圍了,只是我一直沒有對妳說而已。有多少次,我都希望自己能陪在妳身邊照顧妳,但我卻無能為力,只能透過電話,試著讓妳平靜情緒……妳知道那種感覺有多糟嗎?」像是也想將自己心中累積已久的不滿給說出來似的,傅建宇開始算著那些我發病的時間。

 

  「他只是希望我獨立一點,這我也跟你說過了,你不也同意了嗎?」我納悶的看著他:「而且我也說過了,你只要在……我需要你的時候陪著我就好,不用每天也沒關係……」

 

  「所以,當妳情緒平穩可以照顧自己的時候,我就可以被丟在一旁嗎?然後靜靜地看著妳跟學長一起拍片、一起吃飯?」傅建宇不滿的挑起眉說:「妳有沒有試著站在我的立場想過?學長對妳付出的關心,比趙品媛對我的喜歡,要來得更多!說難聽一點,學長比我更像妳男朋友!」

    

  語畢,傅建宇伸手朝牆壁重重揮了一拳,接著我捂著臉大聲哭泣著,然後拿起趙品媛送他的皮夾,狠狠地往垃圾桶的方向丟去。

 

 

  猜疑和妒忌會帶來悲劇。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51.

    

     那天蛋糕沒有被插上蠟燭,也沒有許下願望,兩個就這樣一直沈默著,我看著他那朝牆壁揮拳的那隻手,有多處已經開始流血,我起身想要替他消毒上藥,沒想到卻被他阻止,接著我繼續坐在床上發呆直到手機的鬧鐘提醒我,最後一班車快要從起點站出發,我才緩緩站起身拿起自己的包包,獨自離開傅建宇的租屋處。

    

     在搭上車之後,我坐在最後面無聲地哭泣著。對於今天的爭吵,其實我們兩個人都有錯,明明很清楚傅建宇對於趙品媛一定沒有任何感情上的想法存在,但距離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不在的情況下,這個女孩對傅建宇做了什麼我根本不知道,而那些同學是否也會像剛才一樣起鬨,我也不曉得,只知道這些人都期盼傅建宇能跟趙品媛在一起,即使他已經有我這個女朋友。

    

     然而,傅建宇說的話也沒有錯,徐勝諺對我的關心確實超出了朋友間該有的距離,雖然我很清楚徐勝諺是擔心,我會和他姐姐一樣,在沒有人注意的情況下走上絕路,所以才會時不時的就來找我,而我錯的地方,就是儘管徐勝諺跟溫雨緁都很清楚我的狀況,且把我當妹妹照顧,但我也不該時不時就主動去找徐勝諺,不管是去咖啡廳喝茶或是學吉他,這些都是我該避免掉的。

    

     傅建宇那句「學長比我更像你男朋友」不停的在我腦海中打轉,我的心裡就只住著那麼一個人,而那個人從兩三年前就已經定居在我心裡,不曾離去過,只是趙品媛的出現,讓我開始有所動搖,因為她看起來是那麼的可愛開朗,若傅建宇和她在一起,就不用每天花時間打電話安撫我,或是上網找憂鬱症的治療方法。

    

  我拿起手機,用顫抖的雙手打下沈重的訊息,接著發送出去。

 

 

  我們……讓彼此冷靜一段時間吧。

 

    

  下車之後我沒有回租屋處,而是騎著車回到老家,媽已經睡了,所以我在家門前的路口就將機車熄火,然後頂著寒風在路上散步。空氣很新鮮,天氣也很好,所以抬起頭來就能看見星星在閃爍,高中的時候很喜歡跟傅建宇一起散步,他甚至還帶著我到後面的山上探險,為的就是讓我到半山腰的涼亭,欣賞底下的風景,感受這裡美好的一切。

    

     只是畢業後,一切都變了。當時如果我把台北的學校當成第一志願,或許今天就不會是這樣的場面,也或許我就不會難過的傳送出那要求短暫分開的訊息。

    

    
  我以為自己在林真希還有傅建宇這些人的陪伴下,已經變得更加勇敢,但當大家各奔東西,只有我一個人面對生活時,卻是那麼的寂寞痛苦,就連情緒發作的週期也漸漸縮短,這對任何人來說,應該都是一種負擔,為了他好,我只能做出這樣的決定。

    

  幾天之後,我接到了林真希關切的電話,她從蘇聿閔的口中得知,我和傅建宇短暫分開的消息,但沒有多做解釋,只是簡單的告訴她,不用太過擔心,像是說好似的,傅建宇沒有說出我們吵架的原因,和我一樣選擇簡單帶過。

    

  對於自己的選擇,其實有點後悔,但在這麼多的壓力以及考量下,我想暫時分開讓彼此冷靜,對我們才是最好的,雖然仍不停收到傅建宇關心的簡訊,但我沒有回覆,只是不停地忙於徐勝諺和溫雨緁交給我的工作。

    

  本以為徐勝諺會趁著休息空檔,走過來關切我跟傅建宇的事情,但他只是拍著我的肩膀,要我什麽事也別想,專心投入工作。

    

  和往常一樣在拍攝結束後,大家會一起到徐勝諺他們家的咖啡館聊天,我選擇坐在靠窗的位子,一邊喝著不加糖奶的咖啡,一邊看著外頭的星空發呆。

    

  「喝咖啡不怕晚上睡不著啊?」徐勝諺拉開我對面的椅子坐下來,用手撐著下巴看著我說:「怎麼?妳還可以嗎?」

    

  「沒什麽不可以的。」我苦笑著:「不陪學姊嗎?她看起來累了。」

    

  「她還在做劇本微調,應該說她也習慣這時間工作了。」徐勝諺聳著肩說:「晚點那些人還要回學校確認檔案,可能會睡在教室裡吧。」

    

  我點點頭,然後喝下有點苦澀的咖啡。這陣子養成了喝咖啡的習慣,因為那從舌尖傳來的苦澀感,除了可以讓我更加清醒外,也能暫時讓我不去想那些痛苦的事情。

   

  「我想你大致上都知道了吧。」嘆著氣,我說:「我不知道傅建宇跟你說了多少,但希望學長你都不要有負擔。」

    

  徐勝諺伸了個懶腰後,看著我說:「沒,他沒有說什麼,還是老樣子叫我多關心妳而已。」

    

  「學長你……你跟學姊,覺得照顧我很麻煩嗎?」我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看著他問:「對於照顧我這樣的人……會覺得辛苦嗎?」

 

  「還好。」徐勝諺一派輕鬆地說:「畢竟我姐之前的狀況比妳還糟,而且我也不希望因為自己的一個閃失,害妳情緒更加不穩定,至於雨緁,她時不時的就會問妳的情況如何,比我還要關心妳。」

    

  「你們是不是……把我當成自己的責任了?」我小心翼翼地問著。

    

  「算是吧?畢竟阿宇那小子是這樣交代的。」

    

  沒多久,徐勝諺的手機響了,他起身接起電話然後往外頭走去,雖然燈光很微弱,但仍能看到他一臉沈重的在跟對方說話。拿起杯子將最後一口咖啡給喝進肚子裡,接著準備離開。

    

     只是才剛起身,徐勝諺便走進來把學長姐們趕走,說是要打烊了,見大家紛紛低頭收拾東西,我也跟著走到門口準備離開咖啡館,沒想到卻被徐勝諺伸手阻止。

    

     「喝完最後一杯咖啡再走吧。」徐勝諺看著我說,然後要我回位子上坐好。

    

     「我剛已經喝完了。」我不解的看著他。

    

     「反正,回位子上坐好!我重煮一杯咖啡給妳。」語畢,徐勝諺用眼神示意我,然後轉身走到溫雨緁身旁低語。

 

  只見溫雨緁看了我一眼之後,便將自己的筆電給收了起來往二樓走去,而徐勝諺則晃進了吧台裡。

    

  有股不好的預感在心中蔓延開來,我看著手中的手錶,顯示著一點零三分,這時間確實是該打烊了沒錯,但刻意把大家給趕走,難道是有什麼話,只能私下跟我說的嗎?

    

  沒多久,店內的古典樂被換成了輕鬆的流行歌曲,徐勝諺一邊調整音量一邊煮咖啡,接著鈴鐺發出清脆的聲響。

    

  「學長好。」傅建宇推開門走了進來,對站在吧台裡的徐勝諺打了招呼。

    

  「咖啡?」徐勝諺挑起眉問著。。

    

  「麻煩了。」他點頭,接著轉過頭看著我,並朝我走過來。

    

  我露出驚訝的表情看著他坐下,然後語氣溫柔的問我:「好久不見,最近好嗎?」

    

 

  不論你逃的多遠,該面對的終究得面對。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52.

    

     「你……」我驚訝的看著他說:「你不是過年才會回來嗎?怎麼……」

    

     「我把工作辭了。」傅建宇解釋著:「其實我前幾天就回來了,但……一直沒有勇氣找妳。」

    

  我低下頭看著自己交握的手,突然很緊張,因為我沒有想到在那之後,傅建宇竟然還會想來找我,而且是徐勝諺也在的這種時刻。

    

  「我想,我們應該好好的談談。」傅建宇說:「談完之後,我們再決定好嗎?」

    

  感受得出來他很認真的想解決我們之間的問題,畢竟來得太突然,而我也其實很後悔要彼此冷靜一段時間的決定,畢竟從外人看來無疑就是提出分手的意思,於是我點點頭。

    

  徐勝諺將煮好的咖啡遞給我們之後,便往二樓走去,將空間留給我們兩個人。傅建宇先是輕啜了一口後,便問我最近過得怎麼樣。

    

     「就……老樣子啊。」我苦笑著:「上課,然後跟學長拍影片。」

    

     接著我聽到傅建宇輕輕的嘆了口氣,看樣子他對於我依舊跟學長保持聯絡這件事情,感到有些不滿,於是我開口解釋這是早就答應好的,不能食言。

    

     「那你呢?你好嗎?為什麽辭掉工作了?」

    

     「趙品媛跟我告白了。」傅建宇看著我說:「但我拒絕了,我告訴她我的心裡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妳。」

    

     聽到他這突如其來的告白,感到一陣鼻酸,我喝了口咖啡試圖隱藏自己的情緒,然後說:「你其實……可以跟她在一起啊。」

 

     「楊又寧!」傅建宇不滿的說:「妳就這麼想跟我分手嗎?」

    

     看著他不滿的表情,我感到有些慌張,但對於他的提問,我不想說謊,於是低下頭避開他的視線說:「我並不想。」

    

     「就像妳說的,我們只是需要給對方一些時間冷靜,對吧?」他說。    

     「對。」壓抑不住情緒,我落下眼淚回答。

    

     「我們……不會被距離打敗的,對吧?」

 

     「嗯……或許……」

    

     「所以,我們好好的談一談,好嗎?」他伸手握住我的手說:「我相信以我們的感情,絕對可以突破現在的難關。」

    

     語畢,我們兩個人陷入沈默,不曉得該從何說起才好,只能這樣不捨得看著對方,然後掙扎。

    

     「妳記得高中時,我對妳的承諾嗎?」傅建宇勉強露出微笑的問我。

    

     「你承諾過很多事情。」

    

     「我承諾過,自己一定會用盡全力保護妳。」帶點鼻音,他看著我說:「可是我沒有做到,我害妳受傷了,對不起。」

    

     我搖搖頭說:「沒關係,我也有錯。」

    

     「我只想好好愛妳。」他用手遮住雙眼說:「這句話依舊沒有變。」

    

     「嗯……」我點頭,眼淚順著臉頰滑落。

    

     「陪著我好嗎?」他懇求的說著:「我可以考回這邊的學校,這樣就可以在一起生活了……」

    

     我咬著下唇搖頭:「不,我不要你放棄自己的理想,我不要你為了我這麼做。」

    

     「那……妳來台北生活?我照顧妳。」他放下雙手,看著我說:「現在還有很多學校開放轉學名額,妳可以……試試看……」

    

     我深吸了口氣,無奈的說:「學長在不久前也提出這樣的建議,但被我拒絕了。」

    

     「為什麼?妳不願意嗎?」傅建宇看著我,詫異的說:「難道……妳不想跟我一起生活?」

 

     「不,不是的。」我搖著頭繼續解釋:「我必須顧慮到我媽,我得留在這裡,我不想再成為大家的負擔……」

    

     像是明白我的顧慮,傅建宇那原本期待的表情瞬間不見,他再次拿起咖啡杯,一口將所有的咖啡都喝下肚,然後看著杯子沈默不語。

    

     「我很想跟你一起生活,像高中時那樣,也想跟你一起往未來走去……」我一邊流著眼淚一邊說:「可是,我不能這麼任性,說去哪就去哪。」

    

     「妳就這麼喜歡留在學長身邊嗎?」傅建宇不滿的說:「待在他身邊,比待在我身邊要來得好嗎?」

    

     「不是,不是這樣的……我說過了,我只是想變得獨立,而學長只是依照你的請求,照顧我而已……」我深吸了口氣後說:「這不是你一直希望的嗎?你不在我身邊的這段期間,讓學長照顧我。」

 

     傅建宇皺著眉頭回應:「對,沒錯,我確實這麼拜託過他,但是事情已經演變成妳依賴學長了,難道妳沒有發現嗎?」

    

     「依賴……有嗎?」

    

     「有,妳開口閉口都是學長,跟學長拍片、跟學長學彈新的歌曲、跟學長談情緒……」傅建宇語氣帶點顫抖地說:「妳的話題裡,不再有我了,妳知道嗎?除了那些甜言蜜語外。」

    

     「我……我有嗎?」我皺起眉頭思考著,上大學之後的這段期間,自己究竟說過什麽樣的話。

    

     「妳一直懷疑我跟趙品媛,但我解釋了,我們只是同學」傅建宇握緊我的手說:「雖然學長說過,他對妳只是看待妹妹的感覺,而且自己也有女朋友要照顧,但是……妳的心,似乎比較依賴學長……而不是我這個男朋友……」

    

     「那是因為你不在我身邊……」再次的,我流下眼淚說:「如果當初我們的志願一樣,那就不會有這些事情了……」

    

  「我不是提議了嗎?妳來台北,或是我回來。」

    

  「兩個都不是最好的辦法。」我搖頭拒絕:「我們不應該為了在一起,而去強迫自己改變未來的道路……」

    

  「那到底我該怎麼做,才能挽回這段感情?」語畢,我看見傅建宇落下了眼淚,難過的說:「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回到最初的我們?」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將耳朵摀起來,我大聲地吼著,接著開始喘氣。

         

  「難道妳……已經不那麼喜歡我了嗎?」傅建宇問著。

    

  「不是的!我還是很喜歡你……」我依舊大聲地吼著,就是希望他能相信我是真的很喜歡他。

 

     沒多久,傅建宇似乎發現我的情緒開始起了劇烈的變化,於是著急地起身走到我身旁,低頭詢問:「又寧,妳還好嗎?」

    

     「我真的……咳……我真的不知道……」抓著他的手,我說:「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傅建宇……」

    

     「妳冷靜一點,深呼吸!」傅建宇喊著。

    

     「對不起……對不起……」我一邊深呼吸一邊道歉。

    

     「深呼吸,楊又寧!快點,跟著我做!」傅建宇一邊說著一邊喊:「學長!學長!快下來幫我!學長……」

 

   若你沒能照顧自己,又能等誰來救你?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53.

    

  那天清晨,我被送進醫院,雖然只是短暫的進入急診室,打了鎮定劑後就回來了,但當時確實讓傅建宇跟徐勝諺還有溫雨緁不知所措,就連媽趕來看我時也是淚流滿面,以為我又做了什麽傻事。

    

  躺在病床上等待醫生診察的過程中,傅建宇的表情非常的不安,好像一鬆開我的手,我就會消失不見一樣,害怕的直盯著我看。

    

  「對不起。」我對著他說。

 

  「不,是我對不起妳。」他嘆了口氣,然後要我閉上眼睛休息。

    

    

  等待我的情緒恢復平靜後,傅建宇傳了簡訊給我,要我在這個週末,穿著高中制服到學校等他。不清楚他想做什麼,但我還是照做了,只是穿著高中制服騎著機車來到學校,引起了不少重補修學生的目光。天空正飄著細雨,於是我醜到車棚這等待傅建宇。

    

  沒多久,傅建宇也穿著高中制服從巷子那彎了進來,看見我時開心的揮手跟我打招呼。

    

  「嘿,妳看起來氣色好多了。」他看著我說。

    

   「嗯,可能這陣子睡得比較好吧。」我點頭回答:「只是……回來學校做什麼?」

    

  「就……晃晃啊。」他語帶保留地說,接著牽起我的手往學校走去。

  

  順著樓梯上到之前的教室,所有的事物沒有改變太多,只是牆壁跟桌子都被重新粉刷過一次,看起來像是新的一樣非常乾淨。傅建宇拉著我走進教室,接著拉開椅子要我坐下,這是和他開始交往時所坐的位子,他用手撐著下巴看著我。

    

  「怎麼了嗎?」我好奇的問著。

    

  「看妳漂亮。」他笑著。

    

  「幹嘛講這個……」我害羞地低下頭。

    

  接著傅建宇環顧了四周,像是在回憶什麽似的開口說:「雖然已經畢業一段時間了,但感覺好像才剛認識妳一樣。」

    

  「有嗎?我怎麼沒有這感覺?」我疑惑著。

    

  「妳閉上眼睛,然後回想高中發生的事情,就會有這樣的感覺了。」語畢,傅建宇閉上眼睛。

    

  沒有半點猶豫,我也跟著他閉上眼睛,然後去回憶剛進入這所學校所發生的一切,和大家的認識是從商店街開始,但中間因為何瑋妮的關係,繞了好大一圈才和他們當朋友,這過程走得很艱辛,甚至讓大家看到我難堪的一面。

    

  「有點痛。」我吐著氣說。

    

  「每個人的青春,都有傷痕跟遺憾。」他說著,然後睜開眼睛看著我:「不知道我的存在,有沒有彌補妳內心的缺口?」

    

  「有。」我輕聲的說:「遇見你……是上帝給我最好的禮物……」

 

  傅建宇伸出手摸著我的頭,笑著說:「嗯,我也這麼覺得。」

    

  「我都不知道你這麼自戀。」我輕笑。

         

  兩個人就這樣,彷彿像是回到高中似的,無話不談的聊著在這裡所發生的一切。他告訴了很多我不知道的過去還有趣事,還有林真希他們的秘密。只是說著說著,不曉得為什麼,雖然傅建宇笑得很開心,但卻讓我感覺到他像是在告別什麼似的,眼神有點哀傷。

    

  接著等到外頭的雨停了之後,他再次牽起我的手往頂樓走去,那個破爛的鎖依然還掛在那,隨便敲個兩下就打了開來,讓我們順利來到天台上。空氣中依舊有著濃厚的味道,但隨著太陽露臉,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傅建宇甚至踩著那一灘一攤的積水,開心地旋轉著。

 

  好一會後,他伸出手跳上女兒牆,蹲坐在那上頭害我嚇了一跳。

    

  「欸,上面很危險,你趕快下來!」我走過去拉著他的手說。

    

  「不會掉下去的,妳放心。」語畢,他像當時勸我不要自殺時一樣,在女兒牆上來回走動著。

    

  「傅建宇,你下來啦!」我不滿的說:「快點,很危險!」

    

  「沒事的,又寧。」他回頭看著我說:「我絕對不會掉下去。」

    

  「你可能會滑倒!」

 

  「我站得很穩。」

    

  鬥不過他,最後我只好大聲喊著:「傅建宇!快點給我下來!」

    

  接著他停下腳步,站在女兒牆上盯著我看了許久,然後開口喊了我的名字。

    

  「其實我很常夢到那天的事情。在夢裡,沒有人伸手拉住妳,妳就這麼掉下去了……」他看著天空說著。

    

  「你……你如果有話要說,下來再講好嗎?」我擔心的看著他說:「拜託你好不好?」

    

  傅建宇搖頭:「再一下子,讓我把話說完。」

    

  不想看到他再做危險的動作,於是我站在原地看著他,等待他把話講完。

    

  傅建宇先是嘆了口氣,接著伸手示意我和他牽手。

    

  「一個人到底要花多少勇氣,才能像我一樣站在這上面?」傅建宇露出淺淺的微笑說:「當時的妳,到底抱持著什麽樣的心態,站在這裡聽我把那些話說完?」

    

  「我當時……只是好奇你會怎麼勸我而已……」我坦誠地說:「其實我根本沒有勇氣跳下去。」

    

  「嗯,我知道。」他點點頭:「我當時就知道,妳絕對不會跳下去,因為妳其實還不想死。」

    

  「但你很厲害,你說服了我。」

    

  他看著我問:「還記得我說了什麽嗎?」

    

  「我想聽你再說一次。」我用懇求的語氣對他說。

 

     傅建宇先是愣了一下,接著背對著我說:「因為我喜歡妳,楊又寧。」

    

     「轉過來對著我說,而不是對著天空說。」我晃動交握的手示意他。

    

     傅建宇緩慢的轉過身子,流著眼淚不捨的說:「因為我喜歡妳……

     

     「嗯……」不曉得為什麼,眼淚就這樣掉了下來,明明以前很常聽到這句告白,但現在卻覺得那一切都距離我們好遙遠,已經不再那麼純粹。

    

  「其實……今天帶妳來,只是想找回高中時的我們。」傅建宇用另外一手遮住眼睛說:「想找找那個還很開朗,沒有為感情煩惱的楊又寧。」

 

  「傅建宇……」我不捨的說。

    

  「這陣子,真的辛苦妳了,真的,辛苦了。」語畢,我看見他的眼淚從下巴低落到地面。

    

  「你下來好不好……」我走向前要求著。

    

  接著他蹲低身子跳了下來,然後將我抱進懷裡。

    

  「我不知道為什麼事情會演變成這樣……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這麼快就跟距離低頭……」傅建宇自責的說:「但是我想,妳或許是想喘口氣吧?所以才會提出先分開的要求。」

    

  「你不要什麽錯都往自己身上扛,在這段感情裡,我也有很多責任啊……」我將頭靠在他的胸膛上,哭著說:「我只是迷惘了而已……」

    

  「妳還是很喜歡我的,對吧?」他低頭問著。

    

  「對,從來沒有變過。」語畢,我哭得更大聲了。

    

     傅建宇輕撫著我的背說:「我也是,楊又寧,我沒有想過自己這輩子會這麼喜歡一個人,這麼想珍惜一個人……」

    

  「我跟學長談過了,他對我們分手沒有太多意見,只是很抱歉自己成為了我們分開的原因。」傅建宇輕聲的說:「不過我們還是獲得了共識……」

    

  「什麽共識?」我抬起頭看著他不解地問。

    

  「那就是……我們分手吧。」語畢,一滴眼淚再次從他的臉頰滑落。

    

  「為什麼……是因為我先開口的關係嗎?」突然間我感到有些慌張。

    

  傅建宇搖著頭說:「有一部分或許是,但另外一部分是……讓妳更加獨立。」

    

  「什麼意思?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我皺起眉頭相當不解。

    

  「我跟學長還有他女朋友,會試著慢慢從妳的生活中消失,當然不是完全不聯絡,只是適時的幫助和問候。」語畢,傅建宇深深的嘆了口氣。

    

  「我還是不懂。」

  

  「妳提過自己想變得獨立、勇敢,對吧?那既然在這個很迷惘的時機點,不如就先暫時分開,讓妳去嘗試妳想要做的事情,在那之後如果還有緣分,我就會再次牽起妳的手。」傅建宇牽起我的手,低頭親吻了一下後說:「這段時間,我也會用功讀書,然後打工賺錢,跟之前沒有什麽兩樣,也不會有其他女孩住進我心裡。」

    

  「你們這共識,跟放生我有什麽兩樣?這樣就會比較好嗎?」我激動的說。

    

  「現在的妳跟我,即使多喜歡對方,都沒有辦法繼續走下去,那只好先選擇分開,過各自的人生,等到更加成熟,更懂得包容時,再來和對方相處,或許會比現在勉強前進,要來得好。」傅建宇哽咽的解釋著。

    

  「你真的這麼覺得嗎?你有問過我的意見嗎?」我咬著下唇不捨的說:「如果我說我後悔了,不想跟你分開呢?」

    

  「又寧,人生沒有如果。」傅建宇看著我,語氣堅定地說:「如果我們真的注定要走一輩子,那不管分開多久,都還是會回到對方身邊,心裡也都還是會有對方,不是嗎?」

 

  「你說的是很有道理沒錯……可是我……我不知道一個人該怎麼走……」

    

  「看著我,又寧。」傅建宇說:「妳其實是知道的,妳知道怎麼讓自己過得好,怎麼讓自己過得開心。」

    

  「不,我不知道。」我搖頭。

    

  「記得我說過的嗎?時間是不等人的,但我依然會站在前面,等妳來找我。」傅建宇勉強露出微笑的說:「所以,我們分手吧,讓時間去決定我們以後的命運。」

    

  「我不要……」我哭喊著。

    

  「不會有事的妳就邁開步伐,往前走就對了,然後記得有個人妳很喜歡他,他也很喜歡妳的人,站在前方在等著妳過去……」語畢,他像是要把這輩子所有的份都抱完似的,用力地將我緊抱在懷裡,接著推開我,低頭親吻了我的嘴唇。

    

  「好好照顧自己。」傅建宇摸著我的頭說:「再見。」

    

  接著他給了我一個燦爛的笑容後,便轉身往樓梯間走去,然後消失在轉角。我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只能不捨得喊著他的名字並哭泣著。

    

     「傅建宇!回來!」我哭喊著,但卻遲遲等不到他的轉身。

 

  說出口的話就像潑出去的水一樣,永遠沒辦法收回。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54.

 

  那天我在天台發愣好一陣子,才意識到自己應該要趕快追過去,只是當我跑到校門口時,早已不見傅建宇的身影,拿起手機撥打他的電話,直接進入語音信箱,看樣子真的是狠下心要離開我的生活。

 

  一邊將眼淚擦乾一邊發動機車,往「光影咖啡館」騎去,一路上我仍是不停地打電話給傅建宇,每進一次語音信箱我就留言一次,直到手機沒電為止。

 

  將車子停在巷口後我直接快跑進咖啡館裡,鈴鐺發出極大的敲響聲,站在吧台裡的徐爸爸和咖啡廳的客人們都錯愕的看著我。

 

  「徐勝諺!你這王八蛋!給我出來!」我喊著,沒多久徐勝諺淡定的從二樓走了下來。

 

  「你這王八蛋!為什麼要跟傅建宇做出那樣的決定!到底為什麼!」在眾目睽睽之下,我伸出拳頭徐勝諺揮去,但像是早已預料到的一樣,他伸手擋住了,並要我冷靜。

 

  「楊又寧,冷靜。」徐勝諺握著我的拳頭說:「這裡不是妳宣洩情緒的地方。」

 

  「害我們分手的人就是你,我不找你找誰啊!」我繼續大喊著。

 

  徐爸爸從吧台裡慌張地走出來,一邊將徐勝諺拉開一邊說:「好了好了,你們兩個都冷靜下來,店裡還有客人吶!」

 

  徐勝諺先是無奈地嘆口氣,接著將我往二樓的房間拉去,一路上我不停地垂著他的背喊著,甚至還張嘴咬了他的手臂,但他一點反應也沒有,就這樣帶著我走進他房間。

 

  一進房就看見溫雨緁一臉擔心的在房裡來回走動,接著她朝我走過來,要我鬆手。

 

  「又寧,冷靜好嗎?聽我說。」溫雨緁輕撫著我緊握的手說。

 

  「學姊,難道妳也參與在其中嗎?」我瞪大眼睛問著。

 

  溫雨緁默默的點頭。

 

  聽到溫雨緁的回答,時間像是靜止似的,耳邊不停地傳來嗡嗡嗡的聲音,直到我意識過來時才發現,自己的手竟然停在半空中,差點往溫雨緁打去,而徐勝諺則一臉怒氣的看著我。

 

  「阿諺,沒事的,你先到樓下,我想伯父需要你幫忙……讓我跟又寧好好談談吧?」溫雨緁語氣溫柔的說。

 

  「不行,她現在的情緒很難控制。」徐勝諺搖頭。

 

  「我可以的,相信我。」溫雨緁說。

 

  接著徐勝諺用眼神警告我後,便關上門往樓下走去,留下我跟溫雨緁。

 

  「來,先把眼淚擦乾。」溫雨緁從書桌上拿起衛生紙遞過來,但卻被我伸手拍掉。

 

  「學姊,為什麼妳不阻止他們?」我大吼。

 

  「又寧,妳冷靜下來聽我說。」溫雨緁拉了張電腦椅過來,用盡全身的力氣將我壓到椅子上,說:「這樣做是為了妳好。」

 

  「哪裡為我好了?妳沒看到我現在多狼狽嗎?妳不知道失去喜歡的人有多痛苦嗎?」我激動的流著眼淚說。

 

  「我知道、我知道……妳先冷靜下來,把眼淚擦乾,好好聽我說好嗎?」溫雨緁伸手撫著我的頭說:「我知道妳現在沒有辦法接受,該做的我也做了,但你們這樣的情況……我說再多也挽救不了。」

 

  「所以妳就放任徐勝諺這樣對我嗎?」

 

  溫雨緁搖搖頭說:「又寧,妳有想過是妳自己先傷害這段感情的嗎?」

  

  「……」我感到錯愕。

  

  「質疑對方,是感情的殺手,說要短暫分開的,也是妳,對吧?我想那個男孩應該也很清楚的告訴妳,他也很不願意這樣對吧?」溫雨緁依舊語氣溫柔的說:「我知道這樣很殘酷,可是既然兩個人都碰到瓶頸了,而且有一方先提出分開的要求,那要勉強彼此走下去,我想只會造成更多傷害。」

 

  「不,不會的,傅建宇說過他不接受分手。」我用力的搖頭反駁:「我們喜歡彼此,只要過段時間,就會和好的啊……」

 

  「雖然我對妳的了解,大多都是從阿諺口中得知,但是我想妳一定很清楚吧?說出口的話是不能說收回就收回的。」溫雨緁伸手擦去我臉上的眼淚:「老實說,我有的時候也會覺得阿諺對我的關心變少了,讓我有點吃醋,但我知道妳不是故意的,而我也承諾過會一起幫忙照顧妳,可要眼睜睜看著妳和那個男孩,因為遠距離因為猜疑,因為阿諺而爭吵,我真的沒有辦法。」

 

  沒有想到自己的行為真的會帶給溫雨緁困擾,我抬起頭慌張的道歉:「對不起……我……」

  

  「我想他們兩個一定為了這個決定爭吵過,畢竟阿諺擔心妳像他姐姐一樣就這樣想不開,而我也清楚的知道現在的妳一定覺得,沒有了他,還有什麼意義可言,但是那男孩不也承諾了嗎?會等著妳。」溫雨緁眨著眼睛,示意著我。

 

  我放下手中的杯子說:「對,他說會等我,可是誰知道未來會變成時麼樣子?不是嗎?」

 

  溫雨緁露出無奈的笑容,接著也跟著拉了張椅子過來,對著我說:「妳知道嗎?要好好的去愛一個人,首先妳必須得先愛自己。」

  

  她一邊調整姿勢,一邊用著我從沒看過的黯淡神情說著自己的往事,我才知道原來溫雨緁跟徐勝諺說的一樣,以前是個很沒有自信的人,所以對於感情充滿著懷疑,甚至認為自己不配擁有愛情。

 

  「我們也跟妳一樣爭執過,最後因為我不夠有自信,分手收場。」她苦笑著:「後來我又再次回到自己的小圈子裡,一個人讀書」生活,但在這些過程中我學會一件事情,就是在愛別人之前,一定要把自己照顧好,一定要喜歡自己才行。我知道妳對自己很沒有信心,甚至在吵架的時候說出了不該說的話,所以一開始我才說妳有沒有想過,是自己先傷害且不信任這段感情。」

 

  我點頭默認:「我確實很沒自信,在看見那女孩之後。」

 

  「妳只記得那女孩的耀眼,卻忘記男孩的喜歡。」溫雨緁繼續說著:「我到現在也會懷疑自己跟阿諺匹不匹配,妳也知道他總是帶領大家的那個人,也因為如此,我不停的訓練自己走出舒適圈,嘗試沒有做過的事情,雖然一路跌跌撞撞,而且好像也沒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跟妳說道理,但我能給妳的方向就是:把日子過好。」

 

  「什麼意思?」我不解地問。

 

  溫雨緁再次露出笑容說:「充實自己,並且發自內心喜歡自己,這樣妳就會知道,一個人該怎麼生活了。」

 

  「學姊,妳說的有點抽象。」我皺起眉說:「我過得很充實啊,跟著你們學習拍影片。」

 

  「那如果今天妳沒有跟著我們拍影片呢?妳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溫雨緁提出疑問。

 

  突然間我突然想起徐勝諺說的,我的生活大概有百分之九十九都跟他們有關,除了他們我沒有別的朋友。從高中以來一直都是如此,我總是跟著大家一起過日子,沒有自己的想法,就連志願也都是透過老師的建議填寫,雖然後來因為拍片而多了一些對於未來的看法,但說來說去,我仍舊沒有辦法一個人生活。

 

  「所以,學習如何一個人生活並不難,妳只要把自己過得好,並找到興趣,往那裡去發展,或者跨出自己的舒適圈,跟系上的同學做交流,我相信一切都會好的。」

 

  「如果我真的學習一個人生活了,那又怎麼樣?傅建宇真的會回來嗎?」我提出疑問。

 

  正當溫雨緁要繼續說下去時,突然間,徐勝諺打開門走了進來,手上拿著托盤,一臉無奈的看著我們。

 

  「妳們聊很久了,喝點飲料吧。」他將其中一杯飲料遞給我,接著走到溫雨緁身旁低語。

  

  不曉得為什麼,一看到徐勝諺,心中又充滿了怒火,但一邊仔細回想著溫雨緁那一大串的人生與愛情的道理後,漸漸的才明白大家其實都在幫我善後,因為從一開始提出分開的人就是我,即使我只是說「短暫分開」。

 

  在丟下那句話後,我便跟著徐勝諺不停的拍影片,不願去面對後續的事情。先懷疑他的人是我,沒有保持好距離,讓傅建宇還有溫雨緁感到壓力的也是我。

 

  「我好像太小看感情這回事了……」我抿著嘴說:「我以為只要互相喜歡,就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我以為自己的猜測永遠是正確的……我以為傅建宇百分之百一定不會接受分手,會用盡全力說服我。」

 

  徐勝諺說:「妳知道為什麼我們要做出這樣的決定嗎?」

 

  我搖頭。

 

  「妳沒有辦法自己一個人生活,或許是因為我們給的關心太多,在這些事情都還沒有發生以前,妳的病情其實是穩定的,但這之後卻是不停的在倒退,我知道讓妳去面對接下來的日子很殘忍,但如果讓妳學習自己生活,對病情有幫助的話,為什麼不去試?」徐勝諺挑眉。

 

  「阿諺,你這樣說不對。」溫雨緁搖頭:「又寧,讓病況變好有很多方式,其中一種也是學習喜歡自己,這樣妳明白嗎?」

 

  我愣了愣,先是搖頭,接著又點頭。

  

  「不要傷害自己,就是妳愛惜自己的第一步。」溫雨緁撫著我的左手腕說:「不傷害自己,對我們這些陪著妳的人,就是最好的回饋。」

 

  「所以講了這麼多,妳知道該怎麼往前走了嗎?」徐勝諺挑起眉看著我說。

 

  「我需要一段時間。」

  

  徐勝諺走了過來,用手摸著我的頭說:「給妳一個建議,雖然很多人都說愛情有保存期限,對於未來有太多的未知數,但靜止不前,絕對不會有美好的結局。

 

  

  不讓愛你的人失望的方法,就是把日子過得好。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55. 

 

  分手之後的那幾天,沒有任何做事動力,並默默地退出了徐勝諺所屬的劇組,開始他們所謂的「一個人的生活」,雖然聽了很多大家對人生還有愛情的看法,也從中意識到自己要對分手負起責任,但要改變習慣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做到。

 

  傅建宇的手機雖然打通了,但他依然沒有接起電話,而我只能不停地傳送訊息,告訴他自己有多麼的抱歉。每天晚上都看著手機,期待他能回覆簡訊,就算只有簡單幾個字也好,但最後都是期待落空。

 

  有幾次我趁著沒有課的下午,搭車北上到他的租屋處還有校園碰碰運氣,雖然真的被我遇到了一次,但傅建宇面無表情的看著我,沒有太多的問候,只是騎著機車把我載到客運站,接著說了句再見就離開。

 

  對於這樣的冷漠,我感到很慌張也很難過,但很清楚他是個說到做到的人,怕打擾到他的生活,造成反效果,所以從那之後再也沒有到台北找他。

 

  當一切的期待都落空,沉浸了好幾個月,我開始專注於自己系上的事情,面對那些認為我裝清高的人,仍是有些恐懼,但在這麼多人之中,我相信一定有人也跟林真希他們一樣,願意和我一起做分組報告,甚至是當朋友。

 

  這段時間接到好幾次林真希和裴子瑜的電話,從她們口中得知傅建宇在那天之後找了蘇聿閔喝酒宣洩情緒,隔天就回台北去了。他依然忙於報告當中,也重新找新的打工,回到以往的那個傅建宇。

 

  「又寧,要不要我再打電話跟傅建宇說看看?」林真希在電話那頭說。

 

  「不用了,沒關係。」我苦笑著:「我不想打擾他,而且我已經決定了,要靠自己的努力,追上他。」

 

  從那天起,林真希和裴子瑜也不再提起跟傅建宇復合的事情,漸漸的大家也因為課業的關係,變得較少聯絡,而我依然是一個人生活,只是多了幾個一起做報告的同學而已。

 

  以為思念可以埋藏在心中,但每到寒暑假,都還是會忍不住到高中附近晃晃,看有沒有機會能巧遇,但晃著晃著也就來到「光影咖啡館」,去找徐勝諺要免費的焦糖牛奶喝,順便讓他和溫雨緁看看嘗試跨出舒適圈後的進步與成果。

 

  這一趟自我獨立的旅程,一眨眼就是三年,雖然我依然會習慣性的傳訊息給那個人,依然時不時就到咖啡館找徐勝諺跟溫雨緁,依然需要靠藥物控制,但不同的是,我有了更多的朋友。這些年除了不停地參加系上的活動,跟同學交流,也參加不少文學比賽,甚至被徐勝諺的同學跟學弟妹找去當編劇,在那之後我不只要完成系上的要求的畢業作品,也參與了電影系的畢業製作,算是跨出了舒適圈,認識各式各樣的人,並且互相切磋。

 

  畢業前夕,雙眼盯著電腦螢幕的字數不停增加,手也飛快地在鍵盤上敲打著一行一行的字,仔細將這份要在午夜前繳交的畢業專題做最後的修飾,接著深深嘆口氣後坐在椅子上等待這份報告上傳到雲端。

 

  看著好幾天沒有打掃的房間,我一邊聽著音樂,開始整理還沒有打包好的垃圾和沒有洗的衣服,接著打開窗戶讓空氣流通,並走進浴室洗去一身疲倦。這個長篇故事整整花了我快一年的時間才完成,窩在電腦前的時間比躺在床上睡覺的時間還要多上一倍,走出浴室後習慣性的滑開手機回LINE,順便看著臉書的動態,幾個朋友都紛紛PO出畢展的成果照,當然其中還有受邀請的我在內。

 

  沒多久一封Mail就這樣從視窗中跑了出來,是蘇聿閔傳來的信件,標題寫著「久違的同學」,從收件人數可以判斷的出來,這封信只寄給了我們六個朋友,所以不是高中同學會,而是「朋友聚會」。

 

  像是刻意安排似的,日期竟然就訂在這個周末,剛好是我的生日,地點在徐勝諺他們家的咖啡館。林真希在第一時間用LINE問我有沒有看到訊息,但現在的我沒有心思回應,只是再次打開臉書的聯絡人查看,那個人的名字前亮著綠點,半夜兩點,他還沒有睡,不曉得在忙些什麼,但應該已經看到這封信了,不曉得是否跟我一樣,猶豫著要不要赴約。

 

  這三年來,我們除了過節跟生日會問候外,其他時間幾乎不對話,而我對他的生活,也都是從臉書動態上得知,像是考上不錯的研究所,打算繼續進修國際貿易,和朋友去哪裡放鬆或者畢業旅行,只是這些照片中,沒有趙品媛的身影,看樣子他清除得很徹底。

 

  深吸了口氣,我將視窗點開來,不安地敲打著鍵盤,然後傳送訊息。

 

  你會去嗎?同學會。

 

  莫名的感到很緊張,雖然早已習慣這種期待落空的感覺,但每一次都還是在心裡祈禱著他能給我回應,讓我知道他還記得我,記得有個女孩很努力地追上他的步伐。

  

  我一邊守著手機,一邊將筆電打開,接著把自己的畢業作品用訊息的方式傳給他,以為會有回應,但等了好一陣子沒有顯示已讀,嘆了口氣,接著半躺在椅子上,再次想念著關於他的一切。

 

 

  思念是對昨日悠長的沉湎和對未來美好的向往。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尾聲.

 

  赴約的前一天晚上,我不小心失眠了,即使吃過安眠藥但仍舊難以入睡,就這樣盯著天花板看了許久,也不停地拿起手機確認時間,最後不得已只好再吃下一顆安眠藥,掙扎一會兒才終於睡著,但這個決定是錯誤的,因為它讓我在無意識的狀態下把設定好的鬧鐘給按掉,當我真正清醒時早已過了約定好的時間。

  

  手機有好十幾通未接來電,都是媽打來的,本來說好中午會回家吃飯,但現在連聚會的時間都錯過了,只能拿起手機跟媽報聲平安,接著急忙地穿上準備好的衣服,騎著機車來到「光影咖啡館」。

 

  巷子裡的街燈在幾個月前就已經壞了,到現在都還沒有修好,我小心翼翼的踩著高跟鞋走過那有些積水的地面,終於在更裡面的轉角處看見了微光,先探了探頭查看裡面的狀況,接著推開木門走進去。

 

  「嘿──」我伸手向裡頭的人打招呼:「對不起我來晚了!」

 

  一群人就這樣隨著鈴鐺發出的聲響,紛紛轉過頭朝我這看過來,然後露出驚喜的表情,並給我一個大大的微笑。

 

  「又寧!」林真希朝我揮揮手,示意我趕快過去。

 

  「對不起,我睡過頭了,應該還沒結束吧?」我咬著下唇不安地問。

 

  「壽星沒來,誰敢結束這同學會?」蘇聿閔坐在靠近小舞台旁的座位喊著:「晚到的人可是要接受懲罰的啊!」

 

  「壽星有免死金牌嗎?」我笑著回應,接著伸手跟站在吧台裡的徐勝諺打招呼,只見他抬起頭看了我一眼後,便又忙著幫大家準備餐點。

 

  不想打擾他,於是我朝林真希他們走去,桌上擺滿了許多空杯和空盤,看樣子我真的讓這群人等了好久,於是又彎下腰道歉。

 

  「好了啦,不要一直道歉了。」林真希搭著我的肩說:「還以為妳不來呢!」

 

  「蘇聿閔都特地寄邀請函了,我不來應該會被追殺吧?」我笑著,接著空位坐下來跟大家敘舊。

  

  看著每個人都更加成熟的臉龐,才發現原來高中已經距離我們這麼遙遠,時間過得真的非常快,一眨眼都已經準備大學畢業了。

 

  「妳的焦糖牛奶。」徐勝諺將一個純白色的陶瓷杯遞給我,說:「這是小緁要送妳的,以後就是妳在店裡專屬的杯子了。」

 

  「謝謝。」我開心地看著手中的杯子,上頭印有「HOPE」四個英文字,代表希望。

 

  「既然人來了,那就開始幫又寧慶生吧!」裴子瑜開心地喊著,接著從吧台後方的冰箱拿出一個大蛋糕來,從外觀看起來應該是提拉米蘇,而上頭用鮮奶油加工了一些祝福的話語,讓我滿是感動,因為已經很久沒有這麼多人陪著我過生日。

 

  當大家幫忙插上蠟燭,準備點燃時,李哲偉有些尷尬地開口說:「還……少一個人。」

 

  我愣了愣,默默的將手上的打火機給放下,接著大家陷入一陣沉默。

 

  還沒進門時我就發現傅建宇沒有來,但不想破壞大家的好心情,於是只好表現得一點都不在意,剛才跟徐勝諺打招呼時,情緒雖然是瞬間閃過,但我看的出來他也很在意有人沒有來這件事情。

 

  「咳——咳,應該是有事情耽擱了?」徐勝諺開口說:「問看看又寧的意見吧?」

 

  「嗯……畢竟我已經遲到了,大家也等一陣子了,就先……開始吧?」我搔搔頭尷尬的說。

 

  「壽星說了算。」蘇聿閔聳肩,並搶過我手上的打火機將蠟燭點燃,接著生日快樂歌開始在耳邊響起。

 

  聆聽著這首充滿祝福的歌曲,我忍住感動的情緒,點頭跟每一個人道謝,並在一陣鼓掌中,許下二十四歲的願望。

 

  「希望我愛的每一個人,都身體健康、一切平安。」我一邊雙手交握著,一邊看著蠟燭許願。

 

  「YA,下一個下一個!」裴子瑜開心地喊著。

 

  我咬著唇思考了一下,接著說:「第二個……希望我可以離夢想更近一點!」

 

  「哇,楊又寧有夢想了?這次該不會又是什麼拿到大學文憑就好的希望吧?」蘇聿閔挑起眉好奇的問著。

 

  「以前沒聽說過妳有夢想,是什麼?」平時很少說話的李哲偉也跟著開口。

  

  我看見林真希跟裴子瑜在一旁竊笑著,雖然因為學業的關係很少聯絡,但當我有了未來的目標時,就馬上傳了訊息告訴他們,當然一直陪在身邊的徐勝諺也知道我的夢想。

 

  「編劇或是……作家。」我低下頭害羞地說。

 

  蘇聿閔驚呼:「哇!這樣學長不就可以幫忙拍影片了?互相搭配耶!」

   

  「拜託,人家學長有一個編劇女友,在網路劇很紅的。」林真希白了他一眼。

 

  接著在一陣歡笑中,我閉上眼睛安靜地許下第三個願望,只是不曉得為什麼耳邊突然傳來傅建宇生日那一天,他所許下的願望。

 

  願又寧,一輩子快樂……

 

  張開眼睛不自覺朝窗外看去,外頭正在下雨,停頓了幾秒後才將視線拉回來,給大家一個微笑並把蠟燭吹熄。

 

  一邊開心地吃著蛋糕一邊聊天,徐勝諺則走到小舞台上拿起吉他,獻唱了幾首歌,但不曉得怎麼搞的,情緒有點不穩定,不是低落,而是一種緊張感。

 

  像是安排好似的,在不安的同時手機突然傳來聲響,是一封簡訊,我將手中的蛋糕放下後打開來查看,然後盯著螢幕許久。

 

  生日快樂,下雨了。

  

  是久違的問候,簡單明瞭。

 

  接著我再次看向窗外,外頭的雨勢有越來越大的趨勢,沒有勇氣問他為什麼不來,只好找別的句子回覆。

 

  謝謝。

  我這裡也下雨了。

 

  林真希似乎發現我的不對勁,於是靠了過來,我沒有說話,只是緊握著手中的手機,感受著這封簡訊傳遞給我的溫暖和失望。

 

  「若真的在意,就打給他吧。」林真希拍著我的肩膀說。

  

  「嗯。」我輕聲答覆,接著起身往外頭走去。

 

  站在玻璃窗前的小遮雨棚下,我看著天空想起和那個人的所有過往,他曾經用自己的力量,將我從黑暗中拉出來,並對我許下承諾,也說過很多感動的話,讓我漸漸忘記那些青春時期的痛苦還有傷痕,雖然他最後選擇成全我,短暫的離開在我的生活圈,但這三年來,我沒有一刻忘記過他。

 

  鼓起勇氣按下綠色的按鍵將電話撥打出去,先是響了好幾聲沒有接聽,正當我想要重新撥打時,對方接了起來,用著低沉的嗓音說:「喂。」

 

  「嗨,好久不見。」我回應。

 

  或許是因為太久沒有講電話,於是很快的兩個人便陷入了沈默,我轉身看向還在店裡的大家,雖然開心的嬉鬧著,但眼神不時地朝我這望過來,不用說也知道,大家其實都很在意他沒有來,只是沒有說出口而已。

 

  「你沒有話要對我說嗎?」我有些失望地問著。

 

  「嗯,好久不見,生日快樂。」傅建宇語氣輕鬆的說:「我看了妳的文章,寫得很好。」

 

  「你看完了?好快……謝謝,我花了很多時間寫,你是第一個讀者。」我笑著:「只是……你為什麼沒有來?」

  

  傅建宇陷入一陣沉默,接著尷尬的咳了幾聲。

 

  像是感覺到什麼似的,我轉過身看向不遠的轉角處,沒多久一把深藍色的雨傘就這樣從那露了出來,接著是熟悉的身影。

 

  「你……」我掛掉電話,驚訝的問著:「為什麼不進來?」

 

  傅建宇尷尬地搔搔頭說:「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出現。」

 

  看著他,我忍不住笑著說:「笨蛋。」

 

  傅建宇將雨傘收了起來,抱歉的說:「對不起,我來晚了。」

 

  我搖搖頭,接著走向前擁抱住他,在他耳邊低語:「你知道嗎?我等這天等好久了。」

 

  以為他會拒絕這個擁抱,但沒有,只是伸手摸著我的頭說:「我知道妳一直很努力,辛苦了。我除了讀完一篇好文章以外,也看見妳想傳遞給我的訊息,知道妳沒有放棄過。」

 

  忍不住哽咽,我一邊伸出手擦去眼角的淚水,一邊說:「我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樣的一天。謝謝你,讓我變得更勇敢。」

 

  「是妳讓自己變得勇敢。」傅建宇將我緩緩推開,並且糾正我:「這些收穫,都是妳靠自己的努力贏來的,我很替妳感到開心。」

 

  「所以……在經過這些挫折和磨練後,我能不能再對你說一次那句話?」抬起頭看著傅建宇,我問著。

 

  「哪句?」傅建宇挑起眉說。

 

  「I Pick You.」我輕撫著他的臉頰說:「三年了,我依然想選擇你,你呢?」

 

  「我的選擇從沒變過。」他笑著:「夜深人靜時,我想起的是……楊又寧。」

  

  語畢,我們兩個都笑了,因為傅建宇的那句「夜深人靜時,你想起的人是誰?」正是我的畢業專題名稱,然而在我們陷入重逢的喜悅時,店裡的那群人也正看著外頭這場沒有安排好的小插曲,然後不約而同地露出燦爛笑容。

  

 

  夜深了,我的太陽依然在。

 

                                      全文完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Sign in to follow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