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世界末日) ◎雨颯


Recommended Posts

01

希和哭了,她躺在烏雲密布見不著日月星辰的天空下,憤恨的咬著牙,那些水份混雜在細細的雨水中,融成一種令人深厭的氣味。此刻的她眼中只有自己的手掌,為了防止雨水滲入眼中而遮擋在她和天空之間的那雙手,為什麼她非得看著那雙手,她想著,索性側過身,拿開自己的手,以免再看見那些該死的生命線。

青苔微螢,這裡是一棟大樓的頂上,屋齡遠超過十八歲的希和,是她有出生以來一直生活成長的居所。當然,這並不意味著毫無人煙的頂樓會是她常來的地方,在這間公寓七層三十五戶中,希和的家人們分別居住在四樓和一樓的兩間名列在不同人名下的房子裡。至少在今天之前是這樣。

是的,在十九個小時前,馬雅曆法傳說中的世界末日延著時區爬到了台灣,把這場雨降臨在只有一根擎天101當然撐不住的台北城,時針說明現在已是午夜,她睜著眼面對電腦螢幕,心中是萬分的緊張,還有雀躍,她在臉書動態上打了:

感謝他媽的上帝,這一切終於會在今天結束

2012.12.21的第一篇動態,希望會是最後一篇

五分鐘前,沒有人按讚,沒有任何真正認識她的人敢在底下留言,完全沒有,只有一群自以為是網友不停發送著著,「怎麼了?幹嘛這麼悲觀?」、「末日都是騙人的,別傻了」、「吃芥末日今天應景來去吃壽司好了,要不要一起去?」這些消遣對她而言無關痛癢,她心中只有一種執念式的期待,且不管父親已走到她身後催促她應該去睡覺,更不提螢幕上「章魚林正在輸入訊息」上面的那行「對不起小希,我明天...」,這些平時惱人的大事全部變成了瑣事,沒有一件可以影響她的情緒。她關掉網頁,點開電腦上的小時鐘,瞳孔黏上秒針緊緊的好似依存,每一動,她的心情就好一分,才過了十秒,她就幾乎要樂歪了。

睡眠是無法在這種狀態下進行的,凌晨一點的希和窩在棉被裡,整個人已經近似瘋癲,和一個小時前相比,除了興奮,還隱隱多了一點點煩躁,她雖然不再始終盯著秒針看,但仍三不五時的望向床頭上的小豬鐘。這個舉動給她影響是:更多的煩躁。那個自稱章魚的男人也終於要去死了吧?她想著,期待著,這是一種愛和仇恨交雜的心理狀態,姑且不論今年暑假的其他點點滴滴,想到七夕那天,他附在她耳邊說的那些話,握在手裡的他的手,學校旁那個公園的鞦韆,一幕幕的景像迴盪在她腦中。

這就是傳說中人死前的最後一次回憶嗎?

這個念頭莫名湧上,整個夜晚中第一次,她顫抖著,也許是因為寒冷,也許是其他原因。

Edited by 雨颯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他孤伶伶一個人站在星空下,思考著這一切的發生。沒錯,對,他反覆確認著自己的心意,已絕?是的,毫不遲疑的他給了每個問給自己的問題正面的答覆,然後盡可能細心的一一檢索下個可能疑惑,就像急切渴望能治癒困難病症的醫師,他是那樣的絞盡腦汁,真的,他是如此的確定,如此的確信,自己的願望即便不是唯一能扭轉局勢的關鍵,至少是個契機,可以催化一切的發生。當然,該怎麼做到是個問題,但他相信在這個時機點,奇蹟絕對會降臨,一切都這麼的篤定,就在世界末日終於要開始的此刻。

中原標準時間十二月二十一日下午,一點二十二分,彰宇因為一個噴嚏清醒過來,發現自己倒臥在一個從未來過的地方,迷濛的細雨和自己失去意識前所見的星空呈現出強烈對比,當然躺在這樣的天氣之中又是身處戶外,他發現自己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能感受得「濕」的地方。他疑惑的同時又打了一個噴嚏,試著坐了起來,他不在乎濕冷,捉著上衣的角擺擦拭了自己的眼鏡。

這是一處屋頂,裊無人煙,是的,就像自己希望的那樣,他離開了原本的地方,不在了,消失了,這樣一切都會變的美好。尤其,最重要的,末日不會發生。這樣他摯愛的人們就不會失去,沒有人會感到痛苦,一切由他承擔。

這不是遠大的抱負,事實上,對彰宇而言他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他愧歉整個世界太多,他是一個太過特別的存在,一個異類,不和諧於世界,並且背叛了一般人類的常態。但這不表示他的生命中常經歷排擠或冷落,並不是。相反的,他的不一樣帶給他眾多的「特權」,例如特別聰明機敏,做事念書特別輕鬆,不用特別花心思就能受人喜愛,全部都是與生俱來的,他絲毫沒有這麼爭取過。

他很難過這些發展,事實上,每當他遇上自己身邊有人遭受到排擠時,彰宇總是會特別憐憫他們,願意比一般人更多的去關愛他們,接納他們的缺陷,甚至,在心裡為自己的優勢敢到內疚。為什麼自己可以獨享這麼好的事?明明自己完全沒有特別為此努力,怎麼可以平白賺到這樣的好處?他不停的反省,再而三的反省,並試圖放棄一些自己的「特權」。

事情沒有改善。事實上,十九年如一日的過去了,沒有一件他努力想改變的事真的完成,那些人還是受到排擠欺凌,自己還是一樣享盡一切,甚至他還比跟自己同樣優勢派的朋友們更優勢,十九歲的他已經有了許下終身的女朋友。所以他希望自己消失,至少,能將他的「特權」還一些給世界,讓末日別這麼早出現、地球晚一點毀滅。

思緒回歸濕冷的大樓頂,這個奇怪的環境,他眼透過鏡片看見一切飄忽的景象逐漸安定,除了依舊冷雨。他用盡全力張大感官的範圍感受著,周遭真的毫無人煙、沒有車聲,寂靜。他覺得這次他終於成功了,願望實現,他真的消失在原本的世界中。頓時,他第一次感受到發自內心的喜悅,祝福原本認識的一切,失去自己他們將更加美好,他甚至覺得到新世界的一切也變的美好,連空氣都好聞了起來。

但也可能這裡就是末日過後的世界?

這個念頭轉瞬間就消失了。怎麼可能嘛?他笑道。

Edited by 雨颯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A.

對不起,我明天說不定就消失了...

什麼意思

五 00:35看過

已經過了整整三天,她終於鍵入了新的訊息。

你現在在哪?

B.

聖誕節,為什麼我們要為了已經消失的人慶祝一個節日?去年的她坐在教室靠窗的位子上,發牢騷式的問著,站在窗外,手中拿著卡片的他。但當她想起今年的聖誕節即將來臨,久違的開心表情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臉上。

莫希和

欸問大家喔!

既然是界末日沒有發生,那今年我們要怎麼慶祝聖誕節啊?

三小時前

然而,很快的,她又感到沮喪了。怎麼突然開始沒有任何朋友關心她?每次發表動態時附上一張美美的自拍照,以那樣的方法,配合希和甜甜的笑容,她過去常常一下子就能擁有數十個「讚」,但現在的她望著空蕩蕩的臉書,不但竟然有五筆新增動態沒有人按讚,她甚至連好友們的新動態都找不到。眉頭深鎖的希和,心裡除了更深一層的失落外,就是越來越多的不解。

這世界在她眼裡並沒有任何變化。

沒有啊!她回頭望著房間。在她眼裡,這裡的一切還是跟往常一樣的可愛,房間裡唯一不可愛的書櫃上還是擺著滿滿的參考書和複習講義,以及一些她從沒翻閱過的神祕書籍,不知何時破裂的窗戶,碎玻璃依舊肆無忌憚地躺在地板上,等待劃破她潔淨的雙腳的機會。尤其是那她一直最喜那半毀的房門破損的形狀,雖然已經嚴重到不可能關得起來,但她從不許任何人改變它原來的樣子。

不解,為什麼一切正常,但她就是覺得哪裡奇怪。事實上,自從昨天晚上收到他的簡訊,失落的希和跑上自家屋頂哭了許久以後,終於受不了寒冷而匆匆跑下樓,她就開始對周遭的事物有著強烈的違和感。像受到催眠一般,她並不能明白這一切的改變,她沒辦法意識到這裡早就不是她所認識的世界。

自從二十一日末日發生後,全人類在一瞬之間自地球表面消失,所有事物開始快速風化,滄海沒變桑田,因為它就在轉眼間乾涸,造成寰宇出現厚達數十公里的超厚雲層,雨勢卻下得非常細而緩慢。像是時間在把偷懶時的工作一次做完,地貌變形的情況之劇烈過去誰都無法不曾預見。而關於這一切,希和完全沒發現。

是的,像是造物主為希和開了特例,她無法感知到末日造成的變化,即便其他人類不復存在,她的依舊過著自己習慣的生活:上網、傳簡訊、準備下個月的大型考試、睡覺等等。奇怪的是就算全世界電線都斷光、電波塔們全部倒得相當徹底,也沒辦法影響她使用臉書和簡訊。

這個世界現在真的以她為中心,但她依舊不開心。

Edited by 雨颯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Please sign in to comment

You will be able to leave a comment after signing in



Sign I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