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余光中的看法


Recommended Posts

  • 1 month later...

我們先來談談一個問題吧

你們老師說;[余光中的作品沒有自己的創見,大牌的地方只不過是辭藻和修辭。]

雖然我不太喜歡余光中,但是他寫的東西絕非不是沒有自己的創見,他的辭藻是它的專業,它可以用文學表達出內心的東西,很多東西是眼睛看不到的,然而以文學的方式表達其是須具備許多細膩的心思.

而你說-----但目前就我看來,台灣大部分的文學作品--真的沒啥內容。

這點我要反對,你所說的應該是想要表達現今文學像駢文一樣吧? 華而不實,從歷史的觀點來看,當一個時代充斥著華而不實的文學,這時就會有人提倡-文以載道,但是我要說的是,是台灣的大部文學作品真的沒內容嗎? 也許我們該想想,是我們無法體會作品的內涵吧?

有些人總能看見白楊樹在湖中麗的倒影,而有些人的視線只停留在湖岸真實的白楊樹,這應該就是有大家對文學感受的差別吧?

您說:不符合現實需要,一個勁地抒發自己才懂的感覺。(有許有人能懂吧,但畢竟是少數。)

其實您說的不符合現實需要,這個現實只是表面的,無法顧及心靈,看書是為了什麼? 為了提升心靈與智慧,看到現實生活中無法看見的白楊樹到影,不外乎是與作者的對話,作者的感受會與您的內心產生共鳴,看看簡媜的書吧,或許他的書就是您說的沒啥內容,但我特別喜愛,因為他將生活上很細微的東西寫出來了,你說這對社會會沒幫助嗎? 未必,當一個人的心靈素質提高,會對生命如此熱情,你說呢?

下次看文學的時候試著也看看書中的[美]吧!

將自己的經歷與作者文字結合時,那種雀躍就是生命之火永不熄滅的原因.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們先來談談一個問題吧

你們老師說;[余光中的作品沒有自己的創見,大牌的地方只不過是辭藻和修辭。]

雖然我不太喜歡余光中,但是他寫的東西絕非不是沒有自己的創見,他的辭藻是它的專業,它可以用文學表達出內心的東西,很多東西是眼睛看不到的,然而以文學的方式表達其是須具備許多細膩的心思.

而你說-----但目前就我看來,台灣大部分的文學作品--真的沒啥內容。

這點我要反對,你所說的應該是想要表達現今文學像駢文一樣吧? 華而不實,從歷史的觀點來看,當一個時代充斥著華而不實的文學,這時就會有人提倡-文以載道,但是我要說的是,是台灣的大部文學作品真的沒內容嗎? 也許我們該想想,是我們無法體會作品的內涵吧?

有些人總能看見白楊樹在湖中麗的倒影,而有些人的視線只停留在湖岸真實的白楊樹,這應該就是有大家對文學感受的差別吧?

您說:不符合現實需要,一個勁地抒發自己才懂的感覺。(有許有人能懂吧,但畢竟是少數。)

其實您說的不符合現實需要,這個現實只是表面的,無法顧及心靈,看書是為了什麼? 為了提升心靈與智慧,看到現實生活中無法看見的白楊樹到影,不外乎是與作者的對話,作者的感受會與您的內心產生共鳴,看看簡媜的書吧,或許他的書就是您說的沒啥內容,但我特別喜愛,因為他將生活上很細微的東西寫出來了,你說這對社會會沒幫助嗎? 未必,當一個人的心靈素質提高,會對生命如此熱情,你說呢?

下次看文學的時候試著也看看書中的[美]吧!

將自己的經歷與作者文字結合時,那種雀躍就是生命之火永不熄滅的原因.

說的很對也很好。最近我也開始去挖掘「純文學」的價值,發現的東西和同學你說的一模一樣,雖然我還是不太喜歡這一類的東西。:^)

現在我說說我的看法:

閱讀是令人愉悅的,有的人愛看純文學,有的人愛看大眾文學。

也許大家愛看大眾文學的理由每個人都知道,不過愛看純文學的人也一定有他們的理由。

  我不排斥純文學方面的閱讀,像同學舉例的簡媜,我喜歡看,也喜歡看琦君和侯文詠等等……但不是每個人都能體會那些作家下筆時的心態,艱澀的文字、華美的修辭、優雅的意境……對許多人來說反倒成了一種折磨,寫國文考卷一副是在便秘的樣子= ='。

  純文學之所以是純文學,是因為太少人和作者有同樣的感受,才會和大眾文學相互剝離。

  對心靈的的效果,我不否認這是純文學的一大價值,我要說的是,太多人因為純文學的遣詞用字而被擋在門外:字也看不懂、意境也感受不到……談何心靈方面的幫助?這就是大眾文學總能執讀者價值觀牛耳的緣故。純文學對社會很有幫助,但收效實在微乎其微,再加上有的人單純只是因為成績、作文、當文青……而去看這些東西,反而曲解或是忽略了作家原本想傳達的東西(同學說的「 心靈與智慧」方面),這實在很可惜。:(

  讀者應該有義務去思考作家想藉文字表達什麼。

  作者也應該有義務去思考要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循序漸進」讓讀者體會出些什麼。

  創作是能讓兩方都能有所成長的事才對,而不是比誰比較德高望重,對吧?[c]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 5 months later...
  • 4 months later...

高三下某堂國文課中

老師突然說了下學期有可能請到余光中先生到學校裡來開講座

我那群平時字字豬雞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滿腦子黃色思想的同學們

紛紛哀鴻遍野 表示為何自己早生了一年

最後有沒有來我們學校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他讓當時年少輕狂的我 見識到了甚麼是大師的風範 令人景仰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 1 month later...

我想在批評前還是要先考慮事情的來龍去脈比較好

先說新詩本身的特色:

新詩詩境貴在含蓄,勿採吶喊,或過於白描。運用句式的參差長短製造節奏感,亦可協韻。

結構宜求呼應。想像空間必須無限拉大。

形式上以白話文表達的詩體,句數不限,字數不定,押韻不嚴,敘事、抒情、詠物、寫景,信手揮灑,自成一格。

我覺得新詩最能體現出作者功力的點在於:

在直白與看不懂之間能讓讀者有無限寬廣的想像空間

不過就像打LOL一樣,一個人再有本事,其他隊友不濟事也是白搭。

文學家最大的貢獻就是藉由作品與讀者互動,並提升彼此的素養。

很顯然現在兩造間的落差很大,以至於無法產生共鳴(別逼我講到底是誰害的)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可能是因人而異吧?

余光中令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高三上教的「白玉苦瓜」

有文學性 有藝術美感 也有歷史的情懷(雖然我也是不太能體會它的意涵=3=......)

至於樓上所說純文學與大眾文學的差異

將兩者分別比喻為榴槤跟草莓

喜歡榴槤的人不會沒有 但喜愛草莓的人卻占了多數

(小弟文筆不佳 所以請各位多加評論)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甚麼啊,我還以為余老被批評最大的是他的意識形態耶呵呵

嘛,那種事情都無所謂啦(H)

詞藻好不好、修辭好不好,那都無所謂,重要的是你如何以「詩」一槍打進讀者心中。

我老早看過不少前輩詩文裡盡是看了就很爽的髒話,用常人認為粗鄙的文字入詩作為意象,但那並沒有影響到他們在詩壇裡被認可的程度逐漸提升。若要真提一些大眾讀得懂的詩,我認為他們的詞藻和優雅也未必低於純文學,但是很顯然地那些徒堆亮晶晶句子的廢文很難在時代的洪流活下來。這點對於純文學也是一樣的,事實上得看作者寫作的心態,他要是純粹只是炫技,會留下的頂多就是些創新形式的幾篇作品,但大家所看的只會是他寫得多精妙而不是他有多一針見血。

這點其實在各種假文青藝術領域都是共通點,就拿饒舌歌來說好了,有些歌手只會Bulls*it,寫言不及義的廢歌,要說深度只會愛來愛去又愛得不夠深,要說party MC歌詞又不夠爽而且很難笑,這點在演藝圈上常發生這種事,消費嘻哈又不懂其真意,頂多就是靠自己的生理優勢和名聲讓人給他好棒棒罷了。

至於文壇(不論大眾或純文學)是不是也有這種狀況呢?我還真不敢下定論,雖然我屁了這麼多,但也僅僅是個人觀點,僅供參考囉。(H)

我順便補充一下,為什麼那些將粗俗用字入詩的前輩不受關注呢?我只能說就是大眾接受了那些亮晶晶廢文就是詩的刻板印象,以至於他們喪失對文句象徵解讀的能力,否則,那些字生活中常常出現,誰不懂?

Edited by 夏亞喵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有人還記得鄉土文學論戰嗎?

敝校的圖書館主任兼臺文社指導老師曾說過

文學要向左傾還是向右靠

都是屬於你的選擇

但兩個選擇間並無優劣之分

左有左的好,右也有右的優點長處

如何在天秤的兩端取得平衡

才是我們應當學習的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 2 months later...

我認為文學本來就有『純文學』和『經世治用文章』的分別,『哪一種比較有價值』?我想也各自有擁護者。

為什麼文學界都愛余光中?因為他們使用相同的語言領域,而他竟然能將古典帶到現代,還運用得如此恰當。在此我不是說像國文和德文的領域差別,而是建築師和藥劑師在談各自的專業術語時的困難感。我們是因為不熟悉而覺得無聊,因為沒有深入探討而覺得無用。

我們認為他愛現、刻意,其實他只是在聊他所熟悉的話題罷了。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 3 months later...

Please sign in to comment

You will be able to leave a comment after signing in



Sign I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