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4/25 榮譽獎頒獎集會


Recommended Posts

這是一篇感想,或者說,抱怨

所以如果讓人不舒服,我只能遺憾

我不否認自己是一個自私又膽小的平凡人

因為我已經受夠了當“不能亂丟垃圾”、“要讓座給老人家”的乖學生

公民與道德洋洋灑灑一大本,考試卷上的標準答案冠冕堂皇

你我都心知肚明,大部分的現實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今天的榮譽獎頒獎,很可笑,可笑到我想咆酵

強迫一群根本不想到的人集合,學生鬼吼鬼叫、教官亂吼亂叫,結果雙方互相氣得半死,這就是我對學校集會的感覺

上次,我乖乖地什麼也沒帶去集合,結果聽了一堆沒用的廢話

(我為什麼非得要在乎一個根本不認識、幾乎淡忘的人勇不勇敢,學生會不會跟媒體“起舞”)

這次,我違反規定帶了一本長春藤,也沒看多少,只是如果什麼也沒做,我會覺得白白浪費掉時間很可惜

環繞在周圍的人,不幸地是讓人很想剪舌頭的“活潑”同學,更悲哀的是,

我發現我的朋友竟也加入他們的行為

沒有出聲提醒,是我的錯

就像抓賄選、作弊,大家都知道不對,可是沒幾個人願意淌渾水

我就是如此膽小,所以只默默按耐想大叫的衝動,死死瞪著根本看不進的書

結果,照樣到了結尾的算總帳時間

說到這,我真的很想建議教官都去學學心理學

雖然我也同樣很想給那些被罵還嘻皮笑臉的人幾巴掌,但是,你應該知道有些時候道理與怒罵只會得到反效果

一節課的噪音荼毒、被留下最後走,這已在我意料之中,也沒力氣再去生氣

可是,他千不該萬不該加上最後一擊──登記所有帶書本筆記小抄的人

我快瘋了!

發瘋一樣講話好像不講會死的人一點事也沒有,因為她們的罪行是只出一張嘴,而教官們也懶得一個一個叫她們站起來

而我自認我的自私沒有妨礙任何人,結果呢?

你說我的話太可笑,因為這樣的行為已經冒犯講者與被頒獎的人

就像上課不能吃吃喝喝一樣,我違反的是校規,本來就錯了

我知道是歪理,但我真的是這麼覺得

如果集會是對我言是有意義的事,我自然不會如此

可是,今天是什麼?

頒獎!

我根本不認識她們,司儀模糊的麥克風讓我連名字都聽不清,我一點也沒辦法為她們感到喜悅,她們的喜悅也根本無法分享給我

來到現場充場面浪費時間,我沒有說過任何一句話,忍受我不想接受的一切

畢業典禮上你睡覺,沒有人會罵你,就算是音樂會,也允許來賓翻節目單

一個對我沒有意義、我也根本不想來的集會

竟然還限制不能出聲、不能帶任何東西,只能像傻子一樣坐著發呆,甚至樂隊和同學的分貝讓我連休息都不能

要我在乎她們的感受?誰來在乎我的感受?

我快要瘋了!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

感謝大家看我發了這麼多牢騷

可能沒有機會了,但,我只希望下次集會時待在我旁邊的人,看過這篇的牢騷能節制一點

我無法控制充滿憤怒的自己會說出什麼難聽話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同學!!

你說的真是太好了!

(好到我生平第一次在論壇版按下"推")

不能看書真的很令人生氣

同學能獲獎真的很棒

但...那關我什麼事啊?

我想問的是:

憲法有保障公民不被強迫參加集會的自由

而且這條憲法應該適用於廣義定義的公民

所以沒有年齡的問題

難道學校免於憲法規定嘛?

還是我們不算本國公民?

那麼學生真是悲哀

繳錢給人家管還不准請假

連憲法保障都沒有...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唉 從以前就這樣覺得了

從很久以前我就很受不了有人在不該講話時講話了

要聊天也要看時間吧

有時候 我想專心聽講 聽到的 卻是別人聊天的聲音

坐在一個根本不能坐一小時的地方 我只想逃

腰酸背痛 聽噪音 這就是我們的周會

別叫我去幫忙管秩序 我上學期當風紀時已經受夠了

不過大部分時候 周會都只會找一堆獎的很爛的人來演講

不然就是做一堆對大多數人來說沒什麼意義的事

加上校長的一堆廢話 和噁心的呼喊

"同學們 你們一定要小心 不要讓我們擔心(哭腔) 

好不好 好不好(哽咽)"

校長從沒在對的時間講對話過 

在班聯會主席政見發表會講樂儀旗隊的事 還廢話一堆

說了一堆等於沒說過的廢話

今天又來一次 在頒獎典禮上說受傷同學的事

我管她好不好 我又不認識她 

而且教官老師上課時都有談到這件事了

校長講了這一堆等於白講 只是增加牠的個人秀時間而已

對那位同學關心的人自然會去關心她

不關心的人說這些有什麼用 

我們都知道 這些都是最標準的說法阿

"感謝大家的關心 我會勇敢的"

實在受不了這些政治人物的這種行為:

一抓到上台說話的機會就拼命的說自己最想說的事

也不管在什麼場合。

很想把那個講話慢吞吞 講一個字要換十口氣的傢伙噓下台

回到正題 說我們那個沒人想參加的周會

我現在學乖了 既然沒人想聽 我也聽不清楚

不如就跟大家一起聊 順便吐槽台上的人

換個角度 世界多美好

反正那種地方燈光不好 又要躲教官 又吵 根本不適合看書

不要說我自私 我只是個被強迫聊天的人而已

如果可以 我也不想製造噪音

唉 學校找不到好的講者來演講就乾脆讓我們自習嘛

何必來製造緊張氣氛

連頒獎都亂頒 我們為什麼要在台下乖乖看

台上的人都在亂搞了阿

對教官今天的處理不以為然

牠就跟那些整天抓善良老百姓衝業績的警察沒什麼兩樣

不想鳥台上的同學還是不鳥台上

禁止看書 聽到這句話我的第一個反應

"阿 那就只好講話了"

為什麼要怪罪我這個被罵還嘻皮笑臉的人呢???

沒人維護秩序 我也管不動大家

我聽不到台上 講話 是被大家逼的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也不喜歡週會,不過習慣了啦 抱怨歸抱怨還是得去

所以不要氣了~再怎麼生氣也不能改變學校的做法

以後就帶小抄吧....教官登記的時候就塞口袋。

還有不是我在說,最近教官都好兇

最初由 夜深 發表

我想問的是:

憲法有保障公民不被強迫參加集會的自由

而且這條憲法應該適用於廣義定義的公民

所以沒有年齡的問題

難道學校免於憲法規定嘛?

還是我們不算本國公民?

那麼學生真是悲哀

繳錢給人家管還不准請假

連憲法保障都沒有...

如果我沒記錯 國父(吧?)好像有說過學生,軍人,公務員之自由必須受到限制。 ...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最初由 turn_songyy 發表

唉 從以前就這樣覺得了

從很久以前我就很受不了有人在不該講話時講話了

要聊天也要看時間吧

有時候 我想專心聽講 聽到的 卻是別人聊天的聲音

坐在一個根本不能坐一小時的地方 我只想逃

腰酸背痛.............(論壇訊息:引文過長 恕刪)

對於妳的觀點,我實在很難理解

都是大家逼的,所以講話

這樣和銀行搶犯揮著刀子說“都是社會逼我的”有什麼不同?

管不動大家不代表必須沉淪,我相信妳有選擇的權利

也應該知道這麼做就和妳以前深惡痛絕的人沒兩樣,同樣造成別人的痛苦

還有,我會怪罪被罵還嘻笑的人是有原因的

第一、這之中也包含了那幾個過於“活潑”的同學

我不認為自己錯了,卻同樣因為教官的話而覺得難過,為何當事人的她們可以笑的如此沒有負擔?

第二、我懷疑到底有沒有人知道“察言觀色”的意義

當一頭牛正在生氣的時候,妳還拿著紅布在他眼前搧啊搧,後果是顯然易見的

今天是運氣好,教官只吼個一兩聲(光是這樣耳朵就很不舒服了)

下次呢?留到六點誰負責?

一時的意氣可能個人爽快,但是後果卻是要全體來負責,不覺不公平嗎?

我再問一句,那些跟著人群一起笑的人,有幾個敢單獨站在教官面前嘻皮笑臉?

對不起,我說話衝了點

只是,真的累了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最初由 winnie19880503 發表

最初由 turn_songyy 發表

唉 從以前就這樣覺得了

從很久以前我就很受不了有人在不該講話時講話了

要聊天也要看時間吧

有時候 我想專心聽講 聽到的 卻是別人聊天的聲音

坐在一個根.............(論壇訊息:引文過長 恕刪)

痾 其實沒有那麼誇張

我只是昨天在打這篇文時 越打心情越不好

就寫的有點偏激

其實我是很怕吵的人

只要兩個人在不對的場合講話 對我來說都算很吵:P

我想我說的我跟別人一起聊天 吵

對你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最初由 流水行雲 發表

同學真是道盡學校生活阿...

而且文筆真的很不錯!

沒錯,有論壇的氣氛

令人能夠從心中引起共鳴

如果這種事情在建中發生的話,大家只會很幹,罵一罵發發牢騷就沒了

可是建中生卻缺少像這兩位學姊的正義感...

我是不知道學姊有沒有向學校反應這種事情

不過就算反應了,學校還是堅持自己的立場不會聽取學生意見

最多用官話回應你,如果克制不住的話就用學校名義壓你

學生自治會也只是擺擺樣子,實際上重大決策都會被學校擋下來

深深為台灣教育體制感到惋惜...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是一個坐在小小角落看著別人被頒獎的高三老人

知道帶書沒太大意義

但不想只是呆呆的看著一堆模糊的臉和獎狀

在我眼前飄來飄去

我也承認我是個違規的學生

但因為噪音這種無形的證據 抓也抓不了

只能登記帶書的同學

實在令人不舒服

不過我相信

許多聲音裡面是有替得獎同學歡呼的叫聲

至少我旁邊是有的

我當然也替她們高興

靜悄悄的頒獎典禮也挺怪

就這點我想替部分被歸類為"吵"的同學說說話

大概因為我們習慣把週會和沒意義畫上等號

也就越來越不想重視它

但師長們從不會覺得週會是沒意義的事

所以當然會要求我們做到某種期望的標準

在他們失望的時候就會有失控的局面產生吧

我想要是我 我大概也會發瘋了...

我體諒

但不代表我希望這種情況繼續存在

依我的淺見

學校得要更加謹慎的規劃週會主題

才能抓住我們的心吧

這也不是做不到的事情阿

上次不就有被譽為最值得的一次週會演講出現嗎

(雖然我沒聽到...= =)

唉~最後的全校週會竟然是這種局面...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哪...哪一次是最值得的週會演講啊?(大驚)

我記得頒獎典禮的前一次週會

台上人上面講(好像是防治性侵害)

我在台下低聲批評的一無是處

(全部都在舉變態的案例,一點都沒有正面積極的防治方法

更糟的是那些案例我全部聽過...Orz

高三沒有必要聽這些吧?)

話說回來

高中三年很少有像樣的週會...

節哀吧(拍肩)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 =+

最值得出現的週會是很久以前

孫維新教授來演講的那次.....

那是我覺得入學以來最棒的週會

我覺得榮譽頒獎典禮把每個人的名字唸出來這樣的程序有點浪費時間

造成很無聊卻又必須浩在那邊的狀況.....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 2 weeks later...

話說大家都不喜歡週會

可是有幾次的週會都很棒耶

超想去

可是都不能去= =

去的人不喜歡去

不能去的人又會想要去

人實在是一種不知道滿足的動物啊

該好好適應才是

話說不想去週會

樂儀旗是好選擇啊ˇ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Guest
This topic is now closed to further repl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