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第五位室友?


Recommended Posts

  這是上了大學後,親身經歷的事情= ="(目前升大二)。

  雖然開學的時候教官一再拍胸保證= =#,學校出過事情的只有男生宿舍,女生宿舍絕對沒有一_一狠,不過,最終還是讓我給遇到了= =""。

  但我要說的是,也許這真的不是宿舍出過事情= =',而是先前住的學姊或寒暑假借住的外校人士帶進來的,遇不遇得到……個人認為,還是要靠運氣0_o。

------------------故事開始-----------------

  大一進去,剛好輪到了我們這屆的人育學院住進舊的宿舍(上一屆住在新建好的高級套房宿舍),是四個人一間的房間,雖然是舊的宿舍,浴室和廁所各三間給五個房間的人共用,但是設備還算齊全,看起來也不會太舊。

  其實第一天晚上住進去時,寢室是很安靜的。

  因為室友們還不認識彼此,也剛到了一個新環境,床鋪又在上面,與天花板有著前所未有的近距離接觸,多少有些不習慣。

  不過,在第二天過後,大家漸漸地習慣了彼此,也開始認識彼此,夜晚睡前也會開始聊天、分享在高中的趣事。

  由於本身有些靈異體質(卻很鐵齒,打死不信),所以只要到了個地方有點不對勁,身體就會開始不舒服。

  不過,搬進去宿舍一直到第一個學期結束,身體也都沒什麼不適;只不過,偶爾在假日樓上的同學全都回家不在,坐在四號位子又睡四號床的我,聽見了樓上彈彈珠的聲音。

  偶爾,房內開著冷氣,只有我獨自一人在那兒玩電腦,卻聽見了身後也傳來了彈珠聲,轉身過去聲音卻又消失了,而我習慣將冷氣固定在27~28度,但房內的溫度感覺卻像是降到了16度一般,不禁令我感到一陣毛。

  但當時,還沒有發生任何壓床的事情。

  有一陣子,與我們只有一牆之隔的右邊鄰居寢,突然衝進我們的房間問:「剛剛有誰敲打牆壁嗎?」

  我們一臉茫然。

  鄰居:「剛剛我們全寢的人都聽見了,『蹦』一聲很大聲,大家都愣住了……」

  也有一陣子,左邊鄰居寢向我們抱怨樓上寢蹦蹦跳跳地,很吵。

  但是,打電話上去,樓上寢卻空無一人,不然就是很安靜的在自息或睡覺。

  別人有沒有想到什麼令人發毛的事情,我不知道,不過,這個時候我已經開始質疑起新生訓練時教官對我們的保證。

  切確時間在什麼時候,我已經忘記了,室友也從來沒有感受到,一直都只有我經歷到;不過,那是搬進宿舍以來第一次讓我驚覺這間寢室真的有些許地不對勁兒。

  那個晚上,沒有感到疲憊,只是和平常時候一樣,與室友在各自的床上和彼此聊天、開玩笑、丟枕頭,沒多久便各自入睡。

  半醒半睡之間,我發現整個人動不了,但是床鋪一直搖,感覺就像地震來臨一樣。

  這樣的感覺持續了大概半個小時,終於可以動了,我起身探頭,卻發現我的其他三位室友們都睡的很熟,外面也沒有半點兒地震過後的惶恐與吵雜聲,走廊更是一片寂靜。

  我在看看床下,是很堅固的衣櫥,和2號室友的一樣,更不可能晃動。

  隔天早上起床,查了查新聞,又問了室友和班上同學,大家都一致地回答:「昨晚好的很,沒有地震哪!」

  此時,心裡已經毛到不行,便衝去拜土地公,向土地公擲筊詢問是否有「好兄弟」在寢室內,更是擲出了聖筊。

  但是,卻又無法做什麼,只好請求土地公多多保佑我,也幫我向對方溝通,不要一直騷擾我。

  然而,情況並沒有改善。

  接下來,被壓床的次數越俱頻繁,我的桌子也莫名奇妙被螞蟻入侵,殺了好久都沒有用,只好去買一瓶超強效「雷達」在書櫃上待命。

  漸漸地,被壓習慣了,精神卻一日比一日還要差,身體狀況也是(雖然那一陣子讓我交到了男朋友,目前交往快五個月了)。

  終於,最嚴重的來了。

  有一天,一號與二號室友們去夜衝還夜唱(我忘了),到早上才回來,房間內剩下我和三號室友。

  那一夜,我睡的異常地熟,在夢境中也是迷迷濛濛地。

  然而,到了早上將近六點的時候,我的夢境突然轉變了場景,發現--我在宿舍的床上,卻看到了個透明的人(很高很高)從一號床依序看了看(我睡四號床)。

  「一號,沒人;二號,不是她;三號,不是她……」我聽見祂說,而且是個男生。

  到了我,我便感到我被壓了,而且只有壓左半身,所以又半身是能夠動的。

  我用盡了辦法,在心中罵髒話、六字大明咒、喊佛號、喊我曾祖父……都沒有用,我睜開了右眼,看見了一個很高的男生,陽光照著祂半透明的身體,但那身體卻只有一半,祂直直盯著我看,我嚇傻了。

  後來過了好久,終於可以動了,整個就瞬間醒來,大口大口地喘氣,外頭的陽光很大,我看了看手機,寫著6:50。

  那天是星期四還星期五,我已經忘了。

  只記得,我在上課的時候寫紙條告訴三號室友,她才告訴我:「其實,我剛搬進來的時候,就知道了。那是我妹妹告訴我的。」

  我整個傻掉。

  「你告訴我們有彈彈珠的怪聲後,我回去跟我妹妹說(她妹妹有陰陽眼),我妹妹才支支吾吾的告訴我,在搬宿的那一天,她在樓下看上來二樓,有一個很高的男生站在窗邊(那就是我的座位後面,也是我床下面),一直在看……我本來打算退宿以後再跟妳們說的……」

  我傻了、慌了,心裡大吼:「教官不是說我們女宿沒出過事情嗎!?」

  那晚,在一號室友離開前,我告訴她這件事情(她是屬於神經超級大條的可愛女生),她完全傻掉,但是,她在那晚就回家了,所以應該沒有太大的影響。

  晚上,我告訴一個住台北的男同學(外系的),他隔天便帶我去行天宮給恩主公認作「契孫」,拿了平安符、拜過的糕餅,又收了驚(因為恩主公再次告訴我房內真的友『好兄弟』),之後回到宿舍。

  這晚,就只剩我一個。

  當時,現任男友正在追我,兩人幾乎天天都一起吃晚餐。那晚,兩人相約去吃豬腳麵線(中壢真的很難找到好吃的豬腳麵線,尤其是X原附近),然後又一同約去喝酒,一面將恩主公給的糕餅吃掉。

  那晚,我把家當搬到右邊鄰居那兒,也睡在那兒,等到隔天室友們回來,才肯回去寢室睡覺。

  從拜了恩主公之後過了大概一個月(也和男友開始交往了),所有的事情都很順利,也沒有再發生壓床的事情。

  和男友交往之後,習慣一個星期請四天的外宿住男朋友的寢室,三天回來寢室住(不然會外宿超次),但慢慢發現,縱使身上帶著恩主公給的護身符,耳邊還是會有男生說話的聲音,而且聲音聽起來很詭異、很慢、很毛。

  於是,便將恩主公的護身符放在衣櫃裡(床底下就是和三號室友的衣櫃),看看會不會比較好。

  果真,晚上都沒聲音了,也沒有再發生任何壓床的事情,入侵桌子的螞蟻也不知為什麼地變少了(真的!)。

  就這樣,平平淡淡地考完了期末考,不過,期末的那幾個星期,幾乎都住在男朋友家,因為其他三位室友沒有抽到宿舍,只有我抽到新宿舍,所以他們要提早搬出去外面租的地方,我又不想要一個人睡在恐怖的寢室裡。

  所以,就在離開宿舍的前兩天晚上,火速地衝到傳達室買了郵局的箱子,把笨重的東西都丟到箱子裡,該打包的衣服也火速地塞進行李袋,然後洗了戰鬥澡,趕在11點門禁前請了最後兩天的外宿。

  記得,在離開房間前,我是開著窗戶,沒開電風扇和冷氣,寢室內的溫度卻冷的異常(已經是夏天了,每天熱的要命)。

  我關上燈,也不敢望向洗手檯的鏡子,也不敢回頭,門鎖按下去,馬上就離開寢室。

  退宿之後,就在也不打算踏入那舊宿舍,雖然在那一年中,是個充滿了人情味又活潑的好地方……

------------------故事結束-----------------

  這是我在大一的時候遇到的,事後我一直猜想:也許,那是之前的學姊夜衝後帶進來的吧……0_o

  不過,遇到這種事情,我想,也是要看機運:s。

  雖然祂只是壓我、整我,但是鐵齒的我還是會很害怕T_T。

  只希望接下來的學妹,不會有人遇到……

  這屆進來的新學妹們,竟然輪到住跟我們同棟的新宿舍……一_一狠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 3 weeks later...
Guest
This topic is now closed to further replies.